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紧迫

    “随心阁?给谢师伯和我的?”

    余慈讶然接过,才到手上,他忽然醒悟这是什么,也不管宝德就在眼前,神识探入,将内里信息扫过一遍。里面留言非常简单:

    “替代之物随队而来,请谢、余二位仙长准备,四月初五,财货两迄。”

    即使余慈先前已有预判,可真见得这信息,也是怔了。别人看得必然是莫名其妙,可余慈明白,这信息就是表示,他和随心阁的周有德管事协议终有回音,而且确确实实是个好消息:

    当日在天翼楼上,周有德答应在随心阁寻找可供于舟延命的宝物,已经有了着落,并且正随着随心阁商队西来,将在四月五日,天翼楼上的夜宴上,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好!”余慈一击掌,猛站起来,把宝德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冲宝德一笑,余慈心情真的很好,他当时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心思,却不想天从人愿,有这么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。正要说话,一个念头忽然闪过,如同闪电劈开脑海,他笑容僵住。

    “余师弟?”宝德觉得余慈有些神神颠颠的,开口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余慈则盯着他看:“宝德师兄,现在谢师伯不在山门?”

    “呃,不错,宗门有令,让谢师伯去北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解师叔也不在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一起去的啊!”

    宝德觉得,这位前途无量的师弟变得有些莫名其妙。这事儿早两天便知会了吧,何须再问?

    余慈不再说话,半晌,他闷着头向外便走,走得匆忙,肩头撞上门框,也混然不觉。

    宝德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发现自己有些乱了方寸,他的额头都要涨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偏卡在这么一个要命的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易宝宴开始的时间是四月初五,如今已经是三月上旬,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可先前准备用来交换的鱼龙,其天龙真形之气已被他收取,如今品相大跌,早就不值钱了,那时用“小家伙”去换,怕是要被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就是要更换一个与延命之物同价的宝贝,若是谢严、解良二人在此,余慈大概也不会去伤这个脑筋,可如今二人奉宗门令谕北上,此时早在千万里之外,那宝贝该怎么找来?

    余慈不免后悔,在移山云舟码头,他因为养伤,没有及时入谷捕捉鱼龙,即使那也是在碰运气,总比现在捉襟见肘来得强些。

    穿过两进院落,他感觉稍稍冷静了些,再想了想,扭身便朝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原来在丹崖上,白日府一共收拢了十余处灵脉窍穴,每处地点都修建院落、密室,供府中人修行。白日府覆灭后,万灵宗等宗门没有立刻接收,而是稍事修葺,将这灵脉宝地供离尘宗仙长居住。

    其中,崖顶的“德芳斋”算是数一数二的宝地,此时住着的,不是地位最高的何清,而是来自北地三湖区域的尊贵客人。

    余慈运气不错,他夤夜来访,踏入德芳斋的时候,却恰逢甘诗真闭关修行的间隙,很快就见了面。

    进入步虚境界,似乎没在女修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甘诗真还是一贯娇弱安静的模样,见余慈进来,但抿唇浅笑而已,说不尽的娴静温柔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余慈心中则要急切的多。进厅说了几句,便开口道:“甘师叔,我那件东西可还在么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从南松子手上缴来的那幅细纱。当日他受那褚妍提醒,发现这原为阴魔寄身之所的不俗法器,似乎还另有玄机,便在铺云浮车中拿出来端详。哪知恰逢甘诗真醒转,发现细纱上流动的邪气,怕他吃亏,难得摆出长辈的架势,将细纱暂要了去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急切,甘诗真有些奇怪,但还是点点头,亲到后面,捧了一幅折叠好的红纱过来,轻声道:

    “这是你那幅细纱。我仔细察看,确实是传说的五阴迷神障没错,为炼制此邪物,不知害了多少性命,便是宝物,毁去也是应当。可若不计祭炼的邪法,此物本身却是以六蛮山的‘食阳蚕丝’织就,非常难得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稍顿,又道:“另外从细纱上的痕迹来看,此物本来已是一件祭炼过的法器,用的是天罡地煞祭炼法,只是后来被人拿来以邪法抹消、压制,也就是说五阴迷神障不是它的本来面目,至于实情如何,仍要你来研究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这幅细纱递过来,浅浅笑道:“上面的邪魔祭法,我已经全部清除掉,你可以用天罡地煞祭炼之法重新动手,说不定开还原其本来面目,我想,应该是一件颇强劲的法器……嗯,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不,哪有?”

    见女修蹙眉,余慈忙按住心中失望情绪,伸手接过。细纱入手便觉得温热,上面源自于阴魔的邪气果然消失不见,很容易便与他周身气息感通,祭炼起来,肯定再无障碍。

    虽说从来都是破坏容易建设难,但像这么一件法器祭炼五六十层,动辙一两百年的功夫,使祭法与法器合而为一。这种情况下,要将祭炼的成果抹去,也绝不容易。也就是甘诗真出手,若是他,三五个月也未必能干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捧着这件法器,一时不知是喜是忧。

    他此来索回细纱,其实是存了一个心思:就是拿这件祭炼了近六十层的法器作筹码,在四月初五的易宝宴上,不管是交换也好、抵押也罢,先将那延命宝物截下。

    但如今,这点想法也不可能实现了。偏偏他还不能表现出来,他不想给甘诗真造成压力,只能躬身谢道:“多谢甘师叔。”

    女修摇摇头:“没什么的,你几次三番救我性命,这些举手之劳,便不用再说。”

    余慈便是心情不佳,也不由失笑:“哪有这么多回!”

    甘诗真却是认真得很:“有的,我都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笑,却也不再多说什么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甘诗真有些意外:“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余慈心中紧迫,只能乱以他语:“时辰差不多了,我要去何仙长那里修炼。”

    女修恍然,便不再挽留,看着他离开。眼见余慈已经快出厅门,甘诗真迟疑了下,忽然道:“清姨以鱼龙入道,想法与常人颇有不同,你要有所分辨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甘诗真不想多说,只道:“我之前听你说过,你从进入通神境界至此,只有一年左右,如此进度,说是突飞猛进,都有些保守了。如此精进固然是好,可阴神洗炼这些水磨功夫也不能懈怠,否则心魔一起,多年修为或要付诸东流。”

    余慈隐约记得前两夜修行前后,何清似乎说过类似的话,便点头道:“弟子会小心,何仙长也常常提点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清姨对你说过,我便不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女修放下心来,微笑着送他出去。

    余慈出了德芳斋,苦笑一声,抬头看天,星月光辉交映,已是深夜。此时除了何清仙长那边,他还真的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花园小亭中,何清瞑目调息,余慈不敢打扰,垂手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几日修炼大梦阴阳法,回回都由何清阴神引导,这让余慈愈发感觉到何清修为当真是渊深难测,绝不在谢严等人之下,心下颇是敬服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何清睁眼,黑夜中似乎有电火闪亮:“你周身气机浮动,心思烦燥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。之前诸事为难,他却没有第一个向何清求助,也是有计较的。他能看出来,谢严、解良,包括于舟,对何清有些隔阂,里面似乎有一些他不了解的恩怨。平时也就罢了,像这种牵连生死的大事,真出了意外,他可是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但念头转回来,事已至此,怕已经没有比眼前情况更糟糕的了。若真因为手头拮据而错过给于舟延命的宝贝,余慈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他在迟疑,何清则显出好耐性,只是静静看他。

    余慈终于做出决定:“何山长,弟子这里有一桩难处,是有关于观主的……”

    开了口便好办,当下他条理清晰地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述说清楚,重点说了当下的难处,然后便垂手请何清作主。

    亭子里静了半晌,方听得何清道:“此事,于师兄尚不知情吧。”

    语音缥缈,让人难以捉摸。余慈更奇怪何清是如何判断出这一点,只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此时,何清话音变得冷淡:“大概你尚不知晓,宗门对弟子以药物、宝具等续命的手段,并不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怎地?”

    “寿元将尽,以逆天之法续命已是半入邪道,对玄门修行毫无益处,便是继续修行以求突破,十有八九不过是苟延残喘,入魔的可能性大增。这一点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余慈当然不知,不过他摇头道:“十之八九也非全无生机,仍可搏上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仍可搏一搏,所以宗门并未明令禁止,只是绝不允许调配宗门资源用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余慈慢慢点头,开始明白以谢严等人在宗门内的地位,还要在鱼龙身上打主意的缘由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拉警戒线,看爆破。囧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解脱的时间又顺延了……转眼又是一周过去,兄弟姐妹们给问镜在首页留个座儿吧。连续奋战二十七天的杯具的减肥苦求红票。明天看一看能不能更的早一点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