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重现

    伏龙跑掉了。此人实力很强,但更是奸滑,见势头不对,干脆借着禁空法阵失效的空当,脱身远遁,正像他拦不住游公权那样,游公权也拦不住他,至此余慈还未亲见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游公权和伏龙战这一场,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守势,消耗极大。不过等他缓过气来,贼人们最后翻盘的希望也没有了。这群贼人也是临时整合,见他们中间头号人物逃走,第二高手和五六个同伴被砍瓜切菜般放倒,又怎会硬顶下去?当即星散。

    混战就这么终结了,猎团修士倒也没什么伤亡,慢慢聚拢,脸上或多或少有些讪讪之色。这些人中少有庸手,大战时却是各自为战,若非余慈,便要中了奸计,被人各个击破,此时自然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余慈却懒得理会,他进铺云浮车中,探视甘诗真的情况,见其仍未醒转,叹了口气,瞑目打坐,恢复元气。但没过多久,外面便有喧哗叫骂之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死便死了,这辈子玩的女人比你们这群废材加起来还要多百倍!”

    “离尘宗的小辈,你和师娘玩得舒服吧,软在里面了?”

    “离尘宗的小娘们儿在哪儿,爷爷死前要乐一乐……唔唔,唔唔!”

    这是给堵住了嘴,余慈眼神微冷,不过他比谁都明白叫骂之人的底细,当下走出车厢,见果然是湖海散人。

    这厮是游公权专门擒来的,大概是对其驱动的禁空法阵心有余悸,刚从与伏龙一战中喘过口气,便飞到山岭后面,将以湖海散人为首的四人抓住。刚才余慈以湖海散人脑宫中的神意星芒定位,引动五雷符,将这些人轰了个全身焦黑,虽未致命,可等游公权过来,也再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旁人也就罢了,湖海散人颇有几分硬气,咒骂不休,也吃了不少苦头。余慈出来时,他的嘴里便给塞满了沙土泥石,狼狈到极点。

    游公权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块岩石上,面无表情,见余慈出来,才勉强露出笑容:“若非余道兄天视地听大/法测得贼人奸计,我今日必然无幸。大恩不言谢,道兄日后若有事,请发一言,公权必倾力以赴!”

    客套话说到这个地步,也极有真诚之意。余慈却看出此人是有些心灰意冷,大概到绝壁城,猎团解散之后,他便会恢复到独往独来的状态,绝不会再尝试重组猎团了。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目光移到地上瘫着的湖海散人身上。湖海散人正在地上吃灰,两人目光一对,他便瞪大眼睛,呛出了嘴里的泥土: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他终于记起了移山云舟码头的那次照面,一个结论也就顺理成章:“你不是离尘宗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他想岔了,但他很快就明白这毫无意义,努力喷出嘴里的土渣,叫道:“我有话要说,我有话要说……看在咱们有一面之缘的份儿上,我说一个天大的秘密,只要你能救我一命!”

    刚刚还叫骂不停,现在却又求饶保命,余慈对这家伙的脸皮厚度很是佩服,又见周围修士都有好奇之色,便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秘事,不可传于六耳,你我单独谈!”

    余慈哑然失笑,看周边人的表情,若给他诓过去,还不知会惹什么麻烦。他不再理会,拂袖便走,极是干脆。

    湖海散人愣了,又见周围修士冷笑着上来,一时心中大慌。他也不是什么视死如归之人,外表粗鲁倔强,却心思灵动,刚刚叫骂,就是为了引余慈出来,如今两句话谈崩掉,又怎会甘心?当下把心一横,挣扎着叫道:

    “事关一处秘府……

    话说半截,轰一声响,尘烟爆开,满地寒光,不知有多少细针溅射,且根根凌厉,能够破开护体真息,伤及肉身。猎团修士猝不及防,一下子大乱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受到影响,比如游公权。他冷哼一声,身上真煞爆开,将及体的细针吹得七零八落,随即驭使的龙雀剑化为一道精芒,破开尘土烟障,直抵原湖海散人所在。

    那里正有黑影闪现,抓起湖海散人,翻身便走,此时龙雀剑化芒而至。

    “叮”地微响,游公权轻咦一声,龙雀剑竟被那人手中一柄短刃弹开,那人身子猛震一下,却借了股力量,去势更疾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同伙。”

    余慈的驭剑术比不过游公权的精纯,不过距离如此之近,雾化剑气就渗入尘烟之中,无声无息来了记狠的。黑影已远去十丈,却是惨哼一声,体内气脉遭剑气重创,看样子已吐了血,去势立挫,也让人看清他的打扮。

    一身夜行衣,外面披了件同色的袍子,全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,不露半点儿皮肤。此时湖海散人便被他提在手中,软绵绵的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游公权怒哼一声:“藏头露尾之辈,留下!”

    龙雀剑飞动如龙,牵引他的身体,十丈距离一掠便过,他探出手,指尖真煞哧哧作响,要将这重伤的家伙生擒。

    出手一击,余慈已测出,来人的修为,最多也就是通神上阶,无论如何都不是游公权的对手,便缓了一下。然而紧接着,他就听到了游公权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已近在咫尺的人影陡然分开,黑影去势再度加速,游公权却是浑身一颤,就那么坐倒在地。余慈反应极快,身形前冲,要为游公权作个掩护,而这也与黑影放出的气机冲突,冲出几步,余慈心头寒意骤起。

    一抬眼,就见到一线黑光劈面而来。

    余慈放出剑气拦截,与黑光尖锋一触,心中寒意瞬间又深重一层,他想也不想,剑气嗡声变化,周流环绕,刹那间启动无瑕剑圈,亮出这学自梦微师姐的防御神技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他看到,与无瑕剑圈相触的那道黑光,无声分裂,瞬间化为一圈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气芒,激烈跳变,只一晃眼的功夫,便自剑气圈中渗进来。

    “诛神刺!”

    见到这此界排名前数的凌厉杀法,恍惚间仿佛时光倒流,重演南霜湖上的那一幕!余慈只觉得头皮发炸,总算心智未乱,剑气一收,同时袖中祭起照神铜鉴来!

    闷浊的重音响起,余慈身子微震,冲势顿止,可那波要命的气芒,却给宝镜挡在外面,丝毫未能入体。

    那黑影见诛神刺无功,也给惊得一颤,回头深望了余慈一眼,挟着湖海散人埋头狂奔,转眼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在他袖中,宝镜热得发烫。这情形,与他当日在山道上挡下南松子所发诛神刺之时几乎一模一样。当时,诛神刺没有如传说中突破一切有形之物那样,突破照神铜鉴,反而被镜子吸纳了,又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,使得照神铜鉴发生异变,主动挣脱了他的手,吞掉了扑上来的魔头。

    然而也从那一刻时,照神图消失。

    余慈对那时的记忆堪称刻骨铭心,此时不免又担忧照神铜鉴的情况,忙检视一番,重点是放射出神意星芒的功能。还好,除了温度升高,其他的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这时他又想起游公权,毫无疑问,此人必是中招了。近前去看,果然见这位还丹修士脸色难看,正自瞑目端坐,努力抵挡渗入体内的气芒。余慈想起梦微师姐中招后的状况,便有些担心,这位散修论修为精纯,未必比得过梦微师姐,中此毒招,辛苦结成的还丹还保得住么?

    猎团诸修士灰头土脸地赶过来,见到游公权的模样,一个个都是失色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余慈就看到,游公权的脸色舒缓,情况竟似大有好转。

    小半刻钟后,游公权吐出浊气,睁开眼睛,脸上分明余悸未消:“厉害,竟然是诛神刺!”

    周围修士都是哄然,只有余慈见他虽是狼狈,却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,按不住好奇,问道:“你化去了诛神刺的气芒?”

    游公权点点头:“差一点儿就给攻破还丹,好险啊!”

    这时他见到余慈的神情,他马上明白过来,连连摇头:“这诛神刺必然是火候不足,我已感觉到了,诛神刺分化的气芒粗砺得很,绝对达不到传说中的那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如此才算合理。余慈缓缓点头,他对诛神刺的认识都是了解梦微伤势的时候得来的。知道诛神刺是由修士真罡真煞凝就,从无到有,以特殊手法炼化为一圈气芒,发则聚散由心,可在有形无形之间自由转化,破一切阻碍,直抵人身要害,堪称是此界最阴毒的“暗器”之一。

    正因为需要炼化,此杀法与使用者的修为息息相关。刚才那黑影不过通神上阶,与还丹上阶的南松子自然没法比。若是南松子出手,游公权怕是要当场毙命,绝无侥幸之理。

    虽然身体无恙,不过游公权的脸色很不好看,便问道:“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不多解释,转身回返,众人都以为他眼睁睁放跑了湖海散人及其同伙,心情不佳,却不知他现在已是忍不住要笑:

    “抢谁不好,你抢湖海散人?”

    再不管那边的杂事,余慈登上铺云浮车,静下心来,远方那缕奇妙的感应便从他心头泛起,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时间太紧了,连续迟更,抱歉。现在拼凳子补眠,希望能睡会儿,且一觉醒来,红票大涨,阿弥托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