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惊乱

    掀开帘子,余慈露出头脸。

    来人见了,紧赶两步,脸上笑吟吟的十分和气:“余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嗯了一声:“在下照顾病人,不克分身,曾哥儿代我向麻兄说一声吧,若真有事,烦请麻兄移驾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看来人脸色,他放下帘子,隔绝内外。外面来人愣了半晌,终于还是应了一声,向后去了。

    车中,余慈瞑目养神。刚刚车外叫嚷的人唤做曾亮,本人倒没什么,但他的师傅麻成,却是猎团中地位仅次于游公权的第二号人物。和游公权的谨慎稳重不同,麻成更善交际,为人海派,在猎团中也是呼朋唤友,话语权隐然间已在游公权之上。不过他平日表现出的都是很超然的模样,并无和游公权争位的意思。

    按着麻成的性格,不一刻,车外便有笑哈哈的声音响起:“余道兄可在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麻兄。”

    麻成师徒的称呼够乱的,不过余慈也不计较,从车厢里出来,站在车辕上,居高临下,微笑道:“麻兄急着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急,只是想和道兄商谈一笔生意。”

    麻成脸面颇宽,狮鼻海口,看上去颇是威猛,他徒步而来,走在快逾奔马的铺云浮车边上,脚下却很是从容,便如平常迈步一般,修为当真了得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没有即刻回应,而是举目四顾。

    薄薄山岚中,显出一条山岭中的羊肠小径,不知是何时开辟出来,十分险峻。寻常车驾肯定是过不去的,但铺云浮车不同。这车是没有轮子的,是通过某种符阵,吸纳地气,生成某种浮力,在距离地表数尺高的地方滑行,速度很快,也极是平稳。这样不受地形限制,完全可随猎团中诸修士攀山越岭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猎团中像这样的车子还有两辆。用途却不是乘载病人,而是用来放置那些储物指环中难以放置的大件战利品,准备拉到绝壁城后贩卖。这样稍稍影响前进速度,但没有人会和钱财过不去。

    此时,猎团车队前进的方向,是前方一处山岭缓坡。这里倒是有些人迹,往来于天裂谷和绝壁城之间的人们常从此处过,道路也是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“余道兄?”

    见他有些走神的样子,麻成又招呼一声,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。看着这张脸,余慈心中忽有些不耐,他不免就想,如果先前他真的依言,随曾亮去了,现在这人脸上又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伸手按在车厢外沿处,余慈微俯下身子,与麻成视线相对,正要说话,后面忽有争执声响起,并很快发展为打斗。

    车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和麻成都往后看,见是猎团中两个平日里就不怎么对付的修士,不知为何红了脸,对骂几声后,直接拔剑动手。这种情况在临时组成的猎团中并不鲜见,很多时候,便是因为这种事,搅得整个猎团离散。此刻,便要猎团主事人出面了。

    游公权确实很快现身,叫声“停手”,迅速插入交战双方之中,此时,余慈却不再看那边,而是扭过头,再将视线停在麻成脸上。

    麻成是个高手,立刻对余慈的注目生出感应,有些错愕地回头。便在此时,那边剑光暴闪,几声闷哼声挤做一处,猎团中修士多有惊呼出口的。

    当当两声急响,尖啸声骤起,旋即全场寂然。

    游公权面无表情,两个“争执”的修士,一个侧仆倒地,再无声息,另一个尖啸后退,转眼便在十丈开外,但他胸前重创直透肺腑,再退出二十丈,身子一软,也自倒下。

    一场“争执”霎时间变成流血惨事。许多人都呆了,但只要从头看到尾的,没有人对游公权的辣手表示疑问,概因其出剑之前,身上先飞出一块黑黝黝的铁牌,如有灵性般挡下那侧仆死鬼的穿腰毒剑,后又格开另一人喷射出的飞钉,然后才发剑杀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谋杀,只是谋杀的目标硬得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铺云浮车旁,麻成脸色骤然阴沉下去,这时候,他耳畔却有声音响起:“重赏之下有勇夫,却未必能找到好杀手。”

    麻成心头一跳,未及缓冲,一侧山岭上,有人厉声大叫,几个罪名一发地压下来:“游公权,你杀人满门,淫/人妻女,今日报应到了!”

    声音方起,便有十多人齐齐相和,都是中气充沛之辈,音波在山岭间轰传。

    山道上猎团诸修士骇然上看,只见两侧山岭一个接一个的人影飞掠而下,观其身法,竟无一个不是强手。而此时,山中流岚薄雾不知何时已然加重,更在山风吹卷下,漫过车队所在。众人的视界一下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猎团修士都是实战经验颇强的人物,立时察觉到山岚有异,有的闭住呼吸,却也未见什么毒性。

    游公权厉啸一声,剑气撕裂云雾,排空直上。要一马当先,击垮这波人马,然而飞不及十丈,模糊的视界中,又有一声高亢的笑音轰响:

    “游公权,且让俺伏龙看看,你的龙雀剑仍有当年利否?”

    大气骤起颤音,随后就是轰声震荡,雾气散开一片,只见两个人影交错撞击,旋即缠成一团,在低空大战。

    这伏龙笑音一出,猎团中见识较广的修士都是震惊。此人在北地三湖区域的散修中,也是赫赫有名,修为曾达到还丹上阶,却因为行事嚣张,得罪了清虚道德宗的大方羽士,小施薄惩,一指打得他拖命而逃,修为也连跌两个层级。

    虽然狼狈到家,但那大方羽士乃是洗玉盟有数的真人修士之一,能从他手上逃命,伏龙的名气不降反升,在整个北方修行界都薄有声名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名声上的加成总是不少,更何况此时他虽然只是还丹初阶,但辅以更高层的修为见识,其战力则肯定要超出不少。将游公权与其比对,任是谁都看低前者一头。

    麻成把心情稳定下来。虽然意外频生,但局面上还是没有大的变化,无论是山岭上的呼喝、漫涌的雾气、伏龙的邀战,其实都是一个目的:使猎团中绝大部分修士袖手旁观,将游公权孤立。

    雾气虽重,但因为离得近,他这边看得还算比较清楚,当下又通过某种渠道,指使手下在外围喊叫:“只诛杀丧尽天良游公权,其余人等,一概不论!”

    猎团中又是一阵骚动,这种计策其实很明显,但人们的微妙心理总是会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踏上去。

    便在他身边,剑气丝丝流动,转眼形成一道内敛的气壁,将铺云浮车封在其中,车上却是静默。

    麻成忙别过脸,不让人看到他脸上的笑容。猎团中大部分高手的心态他都把握清楚,此时决无可能再有人帮着游公权,只有旁边铺云浮车上的余慈,让人捉摸不透。可如今,此人分明有自保全身之意,实在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前面那些古怪,大概只是此人眼明心亮的缘故。嘿嘿,自做聪明的人物,这世上还少么?

    他趁热打铁,低声道:“余道兄,局势未明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他低呼一声,向后便倒。

    比他的反应更快一线,剑芒暴闪,森森寒意自头顶直落,划过喉头胸口,几乎要半他剖成两半。还好一层乌光闪动,嗡声震鸣中,将剑气挡在体外。

    这是麻成身上一块“乌金法牌”,遇危自发,可为主人挡住致命的外力攻击,乃是他身上最宝贵的一件护身法器,如今真是救了他的命!

    但也只是救命而已,乌金法牌挡得住剑气,却挡不住随剑气爆发的凌厉杀意,那杀意便如同烧红的长针,直刺入脑,刺得他浑身剧震,神魂已然受创!

    麻成顾不得形象,就势在地上打一个滚,翻身便走,同时在心中破口大骂:赵氏兄弟害我!

    他曾问过和余慈交过手的三人,有关余慈的底细。头一个瞬间被打昏的不算,赵氏兄弟的说法比较一致:都说余慈剑势凌厉,但更厉害的还是那慑人魂魄的妖法,两兄弟就是猝不及防之下,心神受震,被余慈舍剑用腿,踹飞出去,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可如今亲身经历,麻成只想着将怒火和恐惧合着唾沫一口喷到他们脸上去:你娘的妖法!这分明就是剑意由虚化实,震魂慑魄的上乘剑道,只此一剑,便是这些散修想都不敢想的无上秘传。他在北地三湖时,也只在那些大宗门修士身上见过!

    谁能告诉他,这余慈究意是什么来历?

    半空中,游公权已经和伏龙交战在一起,真煞流动,弥漫里许方圆,修为稍弱的,便觉得大风触体有如刀割一般。山岭上飞掠而下的修士已经近在咫尺,偏在此时,第二号人物麻成这边又起变故,猎团大部分修士只觉得昏头昏脑,战意已经去了七成,保命惜身的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不知是谁尖啸一声:“一个不留,杀!”

    话音刺得猎团诸修士一震,另一边,铺云浮车上,余慈厉声道:

    “离尘宗余慈在此,何方贼人,敢在此放肆?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迟更,深致歉意,但绝不会断更的!连续一个多星期睡觉时间不超过四小时,我有点儿佩服自己了……好困,有红票提神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