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同路

    游公权驭剑停在半空,颇为疑惑。

    以衣着论,下方年轻人纯是野人打扮,但其面色白皙,举止深有法度,让人不敢轻侮。

    此时游公权也看到了惹事的祸端。

    一只灰黑色的丑陋大鸟,正敛翅卧在约年轻人身后约半人高的岩石上,神态萎靡,却仍伸出长颈,在年轻人背上挨蹭,这个模样,谁不知此鸟是有主之物?

    他冷瞥旁边,那里倒伏着一个人影,不知死活,应该就是发出信号的家伙。更远处,赵家兄弟则先后站了起来,似乎并未受伤,脸色却都是发白,倒似受了极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二人也见到头顶悬浮的游公权,大喜,一人便道:“游仙长,此人剑上厉害!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说:“他有惊魂妖术!”

    游公权点点头,剑光收敛,落在地上,没有急着出手。他并无宗门师承,全是凭借坚忍不拔的性子,用近两百年时间,从一个爬虫似的小人物,最终还丹成就,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传奇。因为这样的人生经历,他阅历丰富,心思谨慎,从不打无把握之仗。

    见了当前局面,他心中已有了谱,猎团这边怕是占不住理,如非必要,最好不要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他正筹措词句,准备与那人交流。那年轻人却先一步开了口:“看你是个头领,请问这是何地?距离移山云舟码头有多远?离绝壁城有多远?”

    年轻人修为肯定没到还丹境界,但面对高他一个层次的游公权,却神色如常,胆色见识均是可观。

    游公权见此,便觉得年轻人气度不凡,愈发不想节外生枝,稍一思索便道:“此地是断界山支脉,离绝壁城较近,往东北行一万四千余里便是。至于移山云舟码头要更远些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回应,气氛便大见缓和,年轻人点点头:“原来是走偏了,多谢指点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当然就是余慈。两日前,他驾着大鸟,飞越千里长途,到达天裂谷东岸。几乎一刻不停地载人飞出上千里路,大鸟“混球”早给累得五痨七伤,再无余力,余慈只好步行,与之同时还要照顾好病人。

    自从强行提气,击杀那痴肥妖魔后,甘诗真便身子有恙,时昏时醒,昏迷的时候多,清醒的时候少,大部分时间,还要由余慈背着行进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迷了路,只知东南西北,却无法辨定码头、绝壁城等地的方位。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在山中走了两日,终于碰到这一拨人马,因为“混球”招来麻烦,小打两场之后,终于问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,猎团收到信号的其他人都赶了过来,林子里衣袂破空声接连响起,一个又一个人影闪现,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子,将这片林地封锁。后面来人见这边如此模样,有的惊讶,有的好奇,有的则是抱着与发信号那人同样的心思,心头暗喜。

    猎团中鱼龙混杂,人心纷乱,余慈微皱眉头,这时候,一直趴着的“混球”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,伸出细长的脖子,用圆滚滚的脑袋蹭他的肩背。余慈哑然失笑,聚起一团精纯元气,沿着大鸟头颈,一路抚过去,终于让它振起些精神,发出嘎嘎的叫声,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周围修士见他身陷重围,依然如此作派,有的恼怒,有的则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余慈其实也在思量,被这二三十号人围上,真要翻脸去手,他势单力孤,只能逃走,这也罢了,可要护着昏睡的甘诗真,实要煞费心思。

    这时候,游公权却是做出了决定:“道友是要往绝壁城去吗?我们恰是从天裂谷回返的,要去绝壁城销货,不妨同行,路上若见妖魔凶兽,也能多些照应。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就是要招揽人了,周围修士敌意都是大减。

    猎团不是强盗,虽然有不少所谓“猎团”,没本儿的买卖偶尔也干上一些,但那是副业,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去干。况且,如今他们从天裂谷回返,拼生拼死多日,已是满载而归,捕捉金眼毒猿都是顺手为之,对横财之类的东西,看得已是淡了,毕竟再好的东西,也要有命来花用。

    余慈念头转过,想起一事,便点点头:“承蒙头领照应,不过我这里还有个病人……”

    游公权闻言目见一扫,果然见到大鸟所伏青石一侧,隐约有个人影,大半藏羽翼之下,看不真切。他倒是无所谓,而且携着病号,只能让余慈的危险性降低,他招揽起来更是放心:

    “贵友病重么?我们这里倒是有人通些医术,若是不良于行,还有‘三希堂’特制的铺云浮车,放置病患,正得其所哉。就是驱动起来耗费不小,道友需要支付些赀财。”

    话里带着些商贾气,却也坦白。余慈又放下些心思,再一点头,到岩石后面抱了甘诗真出来。

    女修仍在昏睡,面颊苍白,小半藏在低垂的发幕中,但只是露出的这些,便已经尽显其楚楚之态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周围不少人都是轻轻吸气,合在一起,声响便是颇大。

    山间数月,多见得丑陋妖魔,血腥厮杀,又哪见过这样娇弱可怜的美人儿?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游公权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他梦见云雾沉沉的天裂谷中,一团阴影迎风便长,从极小而极大,直至充塞天地,巍峨雄浑,座落在群山之间,浑然如一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此物上面,似乎有一个花冠?

    正要细看,那山岳般的巨/物便崩裂倾颓,当头压下,余慈一震醒来。

    余慈在车厢中,风吹帘幕,外面还是黑暗。

    他本是盘坐修行,却突地睡了过去,但惊醒后还是精力充沛,通神上阶的修为已经稳固,全身倒似有用不完的力气。车厢更深处,纤弱女修呼吸微微,犹自瞑目沉睡。

    虽说女修时昏时醒,但这一回昏睡的时间特别长,余慈不知她出了什么问题,也不敢惊动,只是小心照顾着,想着尽快回到宗门,自有长辈为其诊断。

    天光尚早,余慈知道刚才自家心神被记忆区间的“冰山”干扰,有些头痛,想了想,再度沉潜心思,心内虚空铺展,鱼龙游动其中,便如国手的画作,与天上明月,地上小湖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不过,心内虚空还是多了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便是巍峨大山。似乎是记忆区间内“冰山”所化,与远方未知之虚空融在一处,缥缈不定,只见隐约山脉走向,更多还是一片阴影,看得久了,便觉得好像浮在空中,如仙山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是火烟轻雾。这个离得倒近,便裹在鱼龙心象之外,薄薄一层,时隐时现。粗看去,倒似鱼龙吞云吐雾,卖相颇佳。对这个,余慈可以肯定,必是罗刹幻力无疑!

    这应该是在豁口空间内,无意间吸收的一股,至于为什么会吸进来,余慈倒是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这是引气入境的本事……

    这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不知不觉到了第二阶段,引外气归入心内虚空,后面的路途便超越了先天气法,算是自加的功课了,不知又要怎样走法?他正要进一步整合思路,车外有人唤他。

    “余仙长,余仙长,在吗?”

    余慈掀开帘子,迎面便见到一个中年人缩头躬腰,站在那里。见他出来,身子躬得更低,小心翼翼地说话:“余仙长,冒昧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不过中等身材,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,余慈倒是认得他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范佬,猎团中人大都叫他“范老”。概因其脸上颇多风霜愁苦之色,看起来年龄比包括游公权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大,事实上他不过四十余岁,在团中算得上年轻的,“范老”的称呼,调侃的意味儿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范佬在团中身份比较尴尬,他虽然也是通神初阶的修士,但战力颇弱,平时帮不上忙,之所以能留在猎团中,是因为他算是一个商贩的身份。用比较优惠的价格收购些小玩意儿,省了团中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余慈冲他点点头,合上帘子,便坐在车辕上说话:“原来是范兄,寻我何事?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惊动了车厢上的“混球”,大鸟又拿脑袋蹭他,余慈笑着推开。却见一边范佬也偷偷伸手,碰了碰车厢边垂下的大鸟羽翅,“混球”压根儿没感觉,又蜷着身子眯眼困觉。

    注意到余慈的目光,范老脸上一红,终究是鼓气勇气,又凑近了些:“余仙长,这只鸟儿,真不能割爱么?”

    余慈笑着摇头,范佬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。这两日,包括游公权在内,多有人希望将大鸟买去。其实他本是把这大鸟当成临时的代步工具,卖不卖的也没什么。但横渡天裂谷的几个日夜,实是仰仗它甚多,余慈不是过河拆桥的人,便想着把大鸟带回止心观,养好伤势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范佬便有些失望,不过他咬了咬牙,终又说话:

    “余仙长,若您肯松口,我愿用戒子来换!您现在缺个储物指环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最近时间真紧啊……有气无力要红票。只求兄弟姐妹们给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