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猎团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整个豁口空间都颤抖一记,四面崖壁上现出可以目见的裂纹,磅礴剑煞瞬间寻找到目标,从四面八方聚合。

    痴肥妖魔大张着嘴,却半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,巨口中喷出了牵心角的碎末,包括失控的罗刹幻力燃起的火。

    隔着鬼兽所化的青白火焰,余慈和妖魔遥遥相对。看着妖魔肉山巨躯顶着近乎凝固的空气,似乎要向这边冲来来,但只三步,难以消化的罗刹幻力轰声爆燃,由内而外,将那肉山吞没。气机牵引之下,甘诗真布下的剑罡嗡声引动,从妖魔后心贯穿,碾碎了它全身每一块骨头。

    巴豕必然是不甘心的,它本来可以从容斩杀两人,再吞食消化罗刹幻力,有牵心角的帮忙,它有很大机会成功,可如今,一切成空!

    前方熊熊燃烧的青白火焰,与它身上火光紧密呼应,最终融在一起。获得了更充分的燃料,青白火焰的燃烧势头愈发猛烈,转眼将痴肥妖魔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引火自焚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,余慈心中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此时,豁口空间的震荡愈发剧烈,刚才形成的裂纹则在飞速蔓延。

    “甘师叔?”

    余慈本以为女修会尽早出来的,可是迟迟不见人影。他心头一凛,绕过青白火焰,往深处去,走了几步,借着火光,遥遥便看到女修倒伏的身影。

    忙奔到女修身边,查息探脉,确认女修只是强行提气后陷入昏迷,余慈才暂舒一口气。但紧接着,旁边的崖壁就崩碎掉,碎石飞溅,打在身上隐隐生痛。余慈顾不得其他,将女修抱起,向外便走,但此时听到,在飞石声响中,突兀出现一个极脆的声音,清晰悦耳。

    余慈视线一扫,有一个莹莹发光的小物件,大概是从岩层中崩出来的,正好落在前路上,他顺手拾起,随即拔步狂奔。

    豁口空间确实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有黑潮输送的信息打底,余慈对此间的感应非常敏感清晰。他知道,两色血滴火焰形成的均势,已经破坏殆尽,其中蕴积的庞大力量则彻底失控,对周边岩层进行猛烈的冲击,这处高人交战的遗迹,马上就要崩塌毁灭。

    余慈几步冲到平台附近,匆匆收拾了自家的物件,又向外跑。然而此时,前面等着他的,是一层不知有多大规模的火墙,在豁口空间内,先后两次获得“燃料”的罗刹幻力已经完全占据上风,正肆无忌惮地烧灼空气,将那躁动多变的火焰喷射到空间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豁口外的强风吹进来,推着火焰前压。

    余慈眼神凝定,前冲的势子丝毫不减,但缠在手臂上的宫绦脱解下来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啪!”

    像鞭子那样甩击,千百根金绿流苏瞬间化为一股,重击在前方火墙之上,如中实物。他猛地一震,呛出小口鲜血,身子仍向前冲,同时哑着嗓子喝道: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巨大的火墙应声打开一道缝隙,余慈身形抢入,一冲而过。

    在这里,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罗刹幻力的运转法度。他按着前面的做法,暂时引部分幻力为己用,再通过与之一脉而出的宫绦传导变化,终能做到短时间内驱动火焰,但这也是凶险到了极处,稍有不慎,他和怀中女修,大概就会落得与痴肥妖魔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破开火墙,出口在望。一声长啸,天空中早收到他指令的大鸟直插下来,余慈一跃而起,恰逢大鸟舒展双翅,双方身影一合,略微下沉,终于向侧上方飞动。

    手心灼烫的感觉传来。余慈这才发现,有一股青白火焰透过宫绦,蔓延上来,瞬间漫过手掌。他心头一动,手腕猛抖,宫绦如波浪般颤动,一层极微弱的光晕铺开,将那青白火焰卷入其中,转眼吸食一空。

    再看时,索身冰凉,金绿流苏随风摇摆,似乎那青白火焰不过是余慈的错觉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余慈将宫绦系在腰上,正想再看甘诗真的情况,心中忽有所感,往后看时,便见到那边如花瓣盛开似的峰顶正往下沉降,转眼又四分五裂,隆隆轰鸣声碾过云雾,惊得身下大鸟猛振双翅,再往上飞。

    余慈喝止住大鸟,凝神细看,视线所及,山体无有幸免,尽都崩解。势头之猛烈,无论如何都不像自然趋势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时间,云雾中那一座山,便崩溃了!

    尘烟漫起又落下,终至全无痕迹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“……若有余仙长消息,还望及时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的,上师慢走!”

    “不劳远送。”

    从码头走出,碧潮再施一礼,与诸老告别,登上了香车。不用她说,车辕上黑袍人影便驾驭步云兽,缓步启动。

    香车在山路上行进,两侧草木丰茂,鸟语花香,不过几十日光景,满山春日气息便浓烈至斯。充盈着生机的芳香声息沁入车内,引发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碧潮单手支颐,斜卧在床榻上。整个香车是在一座极致华美的拔步床基础上改建而成,不惜工本之下,这里堪称将奢华和舒适做到了极致。这是香车前主人的手笔,不过用了这些时日,碧潮倒是有些喜欢起来。

    前主人喜好排场,香车中常有几位美婢服侍,碧潮爱静,车内除她之外,便无第二个人。那轻声曼语,便似自说自话一般:

    “可惜了,那个年轻人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回声,但碧潮肯定该听的人已经听到了。所以她继续说下去:“那年轻人对你来说,便是块最好的磨刀石,若他身死,你的修为三十年内,难有寸进。”

    车内车外沉默半晌,碧潮终又说话:“回去后,派人到天裂谷打探;以后每五日便发信去码头和止心观,询问消息;宴会前半月,你我再去码头和止心观走一遭,确认那人音讯。”

    “他必是死了,何必多事?”冷冷声音终于回应,像是暗夜中殷殷剑鸣。

    “半途而废,为修行之大忌。这些事情做来本不费什么功夫,白做便白做了,但一旦做成,比什么都要来得有效,到那时,再无人能置疑你我的诚意。这些也只需多一点耐性吧,何必吝啬于此!”

    车子内外又是静默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春日辉光遍野,洒在人身上,暖洋洋的好生舒服,照得久了,或许也让人困觉。

    不过,游公权的精神好得很。他高踞于山峰之上,目光炯炯,扫视四面山林。这里是周边数十里的最高处,居高临下,山林中任何较大的动静,这里都能看到,包括同伴们发出的信号,以便及时做出支援。

    猎团几十号人,就散布在这数十里方圆的山林中,努力搜索目标。

    游公权是一位无门无派的散修,有还丹初阶的修为。在散修群体中,这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,凭借这个,他成为这个临时猎团的主事人。

    所谓“猎团”,顾名思义,就是一些修士联合,形成的长期或暂时的组织,大约就是进入危险地带,做一些猎杀凶兽、寻觅宝藏、探寻矿脉之类的事,多见于散修群体。如今的天裂谷,凶兽妖魔横行,自然是“猎团”出入的宝地。

    游公权这个“猎团”,是典型的临时组合,是以一个修为最高的修士做号召,在天裂谷拉起来的队伍。陆陆续续地消耗、补进人手,至今已有近三十人。在临时猎团中,规模已经算是庞大了。

    游公权也是头一回组织起来这么多人,颇是意气风发。猎团不乏通神中阶、上阶的修士,但这些人都用恭敬的态度听他吩咐,受他支使,这是他两百年间从未有过的体验。

    “哗”地一声响,吸引了游公权的注意。

    东南方山林中,一道灰影腾起,在空中略一盘旋,又降下去。游公权眼睛尖利,看出那是一只体型颇大的鸟类,看起来已受了伤,拍翅时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同伴的信号便从那里传出。

    游公权眉头一皱,他是老江湖了,一眼便看出,大鸟形体特殊,不比寻常,天裂谷周边地带,还从未见过,论价值,当在猎团现在搜索的“金眼毒猿”之上。更好运的是,那只大鸟似乎先受了伤,更容易捕捉,那边的人大概就是看中这一点,临时变更了目标,并招人帮忙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如何处置,那边信号又起,这一回,是求援的!

    游公权骂了一声,转眼两次信号发出来,那人肯定是遭了极大的变故。他虽恼那人擅做主张,节外生枝,但却不能不救。当下低啸一声,傍身百多年的龙雀剑化为一道精芒,绕体而飞,裹着他往那边投去。

    驭剑飞行何等迅速,十余里山林一掠即过。不过他还不是第一个来援的,在高空中他便看到,离那边最近的赵家兄弟身化狂风,蹿进那边林子里去。

    此二人出身于一个南方小宗派,修为倒是不俗,都在通神中阶,修炼一种“连心神通”,二人心意相通,气机相连,对敌时招法奇特,便是以游公权的眼界,也颇多称许的。

    有二人打头阵,游公权便开始降速,同时眯起眼睛,打探对方虚实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耳畔收入“嘶”声轻啸。他精于剑技,立知这是剑气破空之音,且是好生凌厉。念头刚动过,砰砰两声响,林木掩映下,赵家兄弟变成滚地葫芦,直撞上林中树木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游公权心头凛然:怎地一照面就败了?

    他压下高度,驭剑掠过林梢,却看见一个年轻人,裹着兽皮,披散着头发,手中持一把青芒莹莹的短剑,正仰头看来。

    视线相对,游公权忽发现那年轻人眼中光芒流转,森森然似能穿脑剖心,凌厉非常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抱歉抱歉抱歉,回家太晚了,请大伙儿原谅。今天更的迟,但明天应该是按着常规来,还请兄弟姐妹们继续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