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斩火

    交错之际,震波与源头光芒激烈碰撞,均匀平顺的波纹立刻崩解、破碎,但最终还是穿透过去。力总是相互的,鬼兽的神魂力量击碎了余慈阴神所化震波,而震波也将力量作用到源头光芒之上,仅一丝半缕,颇为细弱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从规模上讲,以鬼兽狂暴的神魂力量,便是十个余慈的阴神揉在一起,也要给碾碎了。可是任何强大的力量,其本身都要有一个稳定的结构,不然便等于将雄伟大殿的梁柱用牙签来代替,只自身的重量,便要将其压垮。

    阴神震波透入的力量不值一哂,但震断一根“牙签”,则全无问题!

    视界中,原本还有些规律的波纹线路一下子乱了套,源头光芒的形态变得更为狂暴,眨眼便是几十次涨缩,代表着其神魂力量已经紊乱至不可收拾,最终轰然塌陷。

    光芒骤暗。

    余慈身子一震,阴神归窍,奇妙的视界终于褪去,他重新看到了豁口空间内,血滴燃烧的火光。可在他眼前,另有一团青白火焰闪耀,比这些细碎火点强烈千百倍。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盯着空间内静静燃烧的青白火焰。火光依稀还保留着鬼兽巨躯的轮廓,但既然用“静”来形容,便是因为,火焰中那狂暴但脆弱的意识,已经消散。

    鬼兽意识,就此抹消!

    血肉也成为了幻力燃烧的燃料,再过不久,所谓鬼兽,便要彻底消失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的心情出奇地平静:可以说这是一场赌博,但当“眼光”长进,事情总是变得容易。

    鬼兽毫无疑问是强大的,就算它身受重伤,依然可以在还丹妖魔的围堵中来去自如;但它同时又是脆弱的,因为它承载了远超自身极限的力量,尤其那力量还是直接作用于神魂的幻力之属。

    余慈正是通过观照神魂层面的“法眼”,洞彻了鬼兽的强弱虚实。他所做的,只是在一栋摇摇欲坠的房子前,踢上一脚,然后看着它塌掉!

    已经全无自主意识的青白火焰仍在燃烧,一刻不停。

    他在火焰旁绕了两圈,可以感觉到,没了鬼兽意志驱动,火焰中蕴着的力量,其运转方式似乎在进行改变,此过程没有意识的参与,驱动它的,是与天龙真形之气类似的先天本能。

    余慈有种感觉大概,这最后形成的,便会是抹消鬼兽痕迹,原汁原味的“罗刹幻力”吧。

    记得诸老的信息中提到过:当寄主被幻力彻底吞噬,火中将会生出神主的祭品,名曰“幻灵”。余慈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想了想,他转身往里走。作为与罗刹教隔海相望的洗玉盟中人,甘诗真或可给他答案……唔?

    心头一激,余慈毫无征兆地下挫、侧滑,身体化为一团模糊的影子,在地面上几次弹射,远遁出五丈开外。

    恶风骤起。

    妖魔气息搅动豁口空间内的空气,如滚如沸,与修士还丹真煞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余慈只觉得护体真煞受到强烈冲击,身子一震,他已被带得飞起来。

    仓促间回头,余慈看到,燃烧的青白火焰旁边地面上,正冒出一个相当肥硕的形象。

    那人影……姑且算是人影吧,足有九尺高下,余慈已经算是比较高挑的了,但与其相比,个头恐怕也就刚刚到这位的胸口。不过,这相当引人注目的高度,若与其宽度相比,又似乎不那么起眼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小山,山上累累的全是肥肉堆积起来,似乎大风吹去,便能有一阵抖荡。肥肉堆积的小山从肩上位置开始急剧缩窄,但脖颈头颅依然是相当巨型,且没有明显分际,一眼看去,便像是根粗短柱子,插在上面。

    这种造型,怕也只能用“非人”来形容了吧!

    余慈认得,那正是之前参与围攻甘诗真的痴肥妖魔。在鬼兽出现的第一时间,这家伙便逃走了,却不成想会在这种时候出现。

    这样的遭遇战,他没有胜算!

    挫了挫牙,余慈往豁口空间更深处瞥去一眼,那里,甘诗真的影子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再往妖魔那边看,却见那个痴肥的大家伙正站在青白火焰之前,似乎在发愣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一动,用刚刚获得的“法眼”能力,开启那独特视角。一望之下,却是颇为失望。痴肥妖魔看着有点儿失魂落魄,其神魂力量的映像也有点儿躁动,但结构还算稳定,即使不如甘诗真那般层次分明,也不是鬼兽那样能够以小搏大的状况。

    显然,痴肥妖魔还具备相当的理智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巴豕张开双臂,想拥抱那熊熊的火光,当然,也只是做个姿态,用以表达它心中的狂喜。

    它没有料到,鬼兽竟然被如此轻易地击败,意识也被抹杀。之前做的准备大都派不上用场,但这不是很好么?即使吞吃了鞑聒,它的实力暂时有了大幅度提升,与鬼兽/交手,也必然有极大的风险,现在,最困难的事已经解决了。

    唯一让它有些苦恼的是,这种火焰形态,不太容易被他吸收。如果留下的是鬼兽的尸体,那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但没关系,眼前熊熊火光里,已经没有了那位神主大人的意志,完全是靠着既有的方式运转,如此,火中便不会产生幻灵,与神主发生联系。它有足够的时间来吸收——当然,是在清除掉所有的障碍之后。

    它哼哧哼哧地扭头,蠢笨的样子总会把人迷惑住,可事实上,这段时日它奉名和鞑聒等在此收集“罗刹幻力”种子,对此处的地形了若指掌,再加上妖魔敏锐的感知,豁口空间内,两个修士的情况已尽在他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那个男修很有脑子,又意志强韧,想必很有嚼头;至于那女修,细皮嫩肉,怕是入口就化了吧,只是修为精湛,清醒时它万万不敌,务必要趁着其状态糟糕之际,一举拿下……可惜,没法细细品尝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巴豕转过身,盯住了在更深层地域盘坐的女修,痴肥的身躯慢慢启动,速度却是越来越快,最终身化狂风,冲击而上。

    扑至半途,眼角处人影一闪,却是那余慈与它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要跑?巴豕心念闪过,随手发出一击,也不管那人死活,又向前扑。对它来说,眼前女修才是最大的威胁!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有人吐气开声,随后就是剑气嘶啸。巴豕微怔回头,入目情形让它心头一颤,但紧接着,就是咧嘴大笑:

    “蠢货,你想干什么?斩碎罗刹幻力么?”

    男修的动作确实有让它发笑的理由,那家伙或许是看出它对罗刹幻力的渴求,想着引开他的注意,竟挥剑去斩那熊熊燃烧的青白火焰。理所当然地,一剑抹过,火焰全无反应,倒是那柄青芒隐隐的短剑,凭空气化。

    一剑无功,男修便展现出他强韧的心思,手指凌空虚划,转眼竟又凝成一把符剑,同样一剑挥下,结果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,男修开始凝炼第三把。

    “要是靠逗笑来拖延时间的话,小子你真做到了!”

    巴豕笑得很开心,心头却是杀机深重:“可惜凭这心思,你死定了!等我吞了你的同伴,再回来慢慢地炮制你……”

    念头未绝,它张开的嘴巴便是僵住。

    豁口空间内,光线剧烈变动,映得人影连晃,妖异诡谲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第三剑!

    余慈手中七星符剑再度挥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眼中闪耀的火焰已不再是火焰,而是随时都要吞噬他的生死大敌,火焰的力量运转方式,便等于是敌人的气脉流动,余慈这一剑,便抓住了敌人气脉运行的一个关键节点,森然剑意嗡声穿透。

    脑中、身上都轰然震荡。

    在他把握不住罗刹幻力运转法度的时候,这股力量炽烈而不可捉摸,时时跳变,如同一个不真实的幻影。然而,当他触及到那个关键的节点,他头一回把握到了这种力量的真身,也就直面其惊人强压。

    符剑上青光乱闪,但终究还是保住了形体。之前七星符剑总被罗刹幻力莫名消蚀一空,如今击在实处,直面压力,余慈反而更好化力消解。

    呼地一声响,伴着挥出的剑芒,青白火焰本体喷射出数丈远的灿烂芒尾,火星蓬然洒落,火焰中固有的运行法度终于打破,其内部结构也就此动摇。

    巨大的反作用力撞进体内,神魂层面也有强劲的冲击袭来,余慈控不住身体,向后飞掼。

    天旋地转……这不仅仅是形容。在现实层面,豁口空间确实在晃动,岩层崩裂,碎石掉落,震荡似乎是蔓延到了整个山体,余慈甚至怀疑,下一刻,这里便要塌了!

    余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事,但他却看到,那痴肥妖魔正咆哮着回返,只不知是要杀他泄愤,还是要尽快吞掉明显动摇的罗刹幻力。

    妖魔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那家伙柱子一般的脸面上,张开了一个可怖的黑洞,几乎占据了整张面孔。强劲的吸力使得火光焰芒向那边偏移,形成可以目见的光柱,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道这妖魔吸收了罗刹幻力之后,会变成什么模样。但这种情况下,不给它下绊子便真是没天理了!

    七星符剑脱手而飞,在离手的刹那,这枚独特的剑符便失去了剑的形体,还原为符箓的本质,化为一道青光,在明灭的火光中穿行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,由于余慈把握住了罗刹幻力的运行法度,这飞符一击,恰恰赶在那节奏上,嗡然震鸣声里,青光竟然融入了燃烧的罗刹幻力之中,便如同顺水而下的鱼儿,轻轻甩尾,便直钻进妖魔张开的大口中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豁口深处,剑鸣声起,刹那间,整个空间便陷入到女修凛然刚正的剑意中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谢谢兄弟姐妹们,让《问镜》重新站在红票周榜上,在首页留下一个直通车,减肥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