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持中

    “抱歉,有些失算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几乎是半挽着甘诗真的身子,踏着崖壁向上狂奔。

    女修轻嗯一声,非常简短,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回应还是呻吟。

    鬼兽的威能谁也没有想到,余慈想到了,却犯了以己度人的错误。他忘记了甘诗真并不像他那样,可以无惧于“罗刹幻力”的侵袭。因此,女修在鬼兽吼啸声贯耳之际便中了招,即使灵智未失,神魂上的冲击也不是一时片刻能消解掉的。

    但她的情况,比别人又要强一些。后方额嵌晶石的妖魔,正发出刺耳的尖嚎,虽然听不懂,但余慈完全能将其理解为最恶毒的诅咒。

    诅咒之音未绝,鬼兽便与那妖魔来了一记最直接的碰撞。也许是五雷符送去的麻痹还未消失,妖魔消卸力量的方式堪称拙劣。吃这一撞,便直直贯入崖壁之中,相隔数十丈,余慈也能感觉到下方的震荡,且不只一记。

    那是鬼兽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从引着鬼兽到此,也不过十余息时间,三头还丹妖魔的强大联合就分崩离析,干脆之余,也让人大感意外。此时的鬼兽依稀已有当日力敌千百妖魔的威风,看起来,吸收“罗刹幻力”确实很补——仅以身体而言。

    念头转动的功夫,下方妖魔的嚎叫已经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驱虎吞狼后,虎威犹在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余慈设想过的最糟糕的可能之一。他摸了下腰间系着的宫绦,这几日他一直尝试着控制此宝。事实上,从钩索转为丝绦之后,这玩意儿已不像之前那样死沉沉的,用天罡地煞祭炼法下手,也有反应,但进度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余慈明白,没有“罗刹幻力”,祭炼一事,正是事倍功半,真不知要多少时间,才能抹消前任主人对此宝的影响。如今鬼兽若再追过来,还能用此宝将其吓退么?

    一步跨上崖顶,余慈毫不停留,认准方向一路狂奔,如雷吼声稍稍中断片刻,又轰响在耳畔。

    “鸟儿,来!”

    余慈强下指令,天空中惊飞的大鸟犹豫一下,还是遵循指令,敛翅下来。

    虽是半抱着一个人,但女修身子柔若无骨,挽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重量,余慈用细密的步幅蓄力,同时给自己加持一道神行符。转眼他已经纵贯整个崖顶,前方已是万丈深渊,他也毫不犹豫,从悬崖上一跃而出

    凭借符法加持,余慈在虚空中滑翔至少五十丈,才有下坠趋势,而此时,对面的山头则还有三十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大鸟掠至,余慈足踏鸟背,提气轻身,顶风而行,转眼三十丈已过。

    大鸟还不适应背上载人,余慈也不认为它能跑得过飞掠如电的鬼兽,当即跳下,落在这边山峰上,又向前狂奔。中间回了次头,鬼兽庞大的身躯已经升上那边崖顶,浑身青白火光在雾气中若隐若现,稍有些怔愣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希望鬼兽对另一边一身肥油的妖魔更感兴趣些。可惜,鬼兽最终还是选择了刚刚给它一记五雷轰顶的家伙,吼声激云荡雾,碾压过来

    此时余慈已经沿着山脊,飞奔到下一个考验胆色的地点,如法炮制,一跃而出,大鸟也按指令飞到他预计的地点接应。

    余慈身体腾空,眼见就要踏上鸟背,鬼兽的吼叫声不期而至。

    吼声对余慈无效,但大鸟实在消受不起,惊鸣声中拍翅乱飞,直接把余慈给晾了过去!

    “混球……你就是混球!”

    余慈已经下决心,回头就把大鸟的名字定成“混球”,但这没用,他急向下坠。神行符残余的灵光仍未散去,再行加持只会造成符力紊乱,他只能尝试激发雾化剑意,准备二度滑翔,撞到下方山腰上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身上陡地一轻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女修嗓音如丝如缕,微弱却清晰。余慈随后便如腾云驾雾一般,飞越虚空云雾,落在对面山崖之上,而本挽在他臂弯处的女修,则虚悬于万丈深渊之上,裙袂飘飞,轻纱似的披风裹身,愈显娇弱。

    对面鬼兽咆哮而至,巨躯雄伟如山。

    相隔百多丈,余慈所在的山体也微微颤抖,直面鬼兽的女修真不知承受了怎样的冲击。然而这一刻,女修纤瘦的身子纵然是风吹便去的样子,却依旧稳立于虚空之中,全无异样。

    余慈愣了愣,末了想到,对幻术一类的神魂冲击,修为深湛、意志坚定的修士,确实有办法暂时强化自身的神魂壁垒,加以抵挡。但这只是权宜之计,抵挡幻法的根本,还在于远超对手的神魂层次。

    显然,女修还没有达到这一水准。

    鬼兽呼啸而来,甘诗真轻缓吐息,心神澄澈,平举手中短剑,做了一个引剑不发的势子。

    这是四明宗《持中法剑》的起手式,取“君子引而不发……中道而立,能者从之”之意,演绎剑理,便是分判清浊,划立标尺,使合道者从之,不合道者去之。

    剑气的震荡在云雾中扩散,所及之地,女修本身便成了无可改易的标准,统驭虚空元气,使之与自身契合。鬼兽挟滔天杀意而来,与这片虚空格格不入,立时就引发了强劲反弹。

    虚空倏地扭曲,这一刻,鬼兽冲击的已不是女修本人,而是与之相连相接的一片天地。鬼兽确实撞了进来,但它惊人的速度却不可思议地骤降,云雾虚空像是化成泥沼,陷住了它的手足。

    女修柔美精致的脸上全无血色,然而一对眸子澄澈明亮,流盼中剑气森森,透过千尺虚空,刺人发肤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虚空中的战斗方兴未艾,剧烈的震荡甚至传出数十里外且犹有余力。感应敏锐的生灵完全可以从中获取非常丰富的信息。

    鞑聒身子动了动,全身几十块被鬼兽碾碎的骨头齐齐发出呻吟,可这不妨碍它灵敏的感应:

    “终于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作为一众妖魔的临时头领,鞑聒修为见识都有非凡之处,但最了得的还是它的隐忍手段。刚才乍与鬼兽碰撞,便知道绝无胜机,便发了狠性,闭息装死,任鬼兽践踏嘶咬,体无完肤,也丝毫不动,终于挣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如今鬼兽遇到强敌,一时半会儿未必收拾得下,这便是它最好的逃生机会。

    蓄得一口精气,它正要动身,心中忽地一沉。

    微弱的脚步声慢慢靠近,每一下却都响在它心上。额头晶石上闪烁微光,将来者身影映入,与轻盈的脚步形成鲜明反差的,是对方充溢着油脂的痴肥身躯。

    “呼呼,鞑聒,你怎么落得这么难看!”突起的嗓音便如杀猪般尖锐难听。

    “巴豕,你……”

    鞑聒叫了一声,话音尖锐,但未及扩散,便有一只肥大的脚掌重重踏下,将它的胸口整个踩陷进去。一击之后,鞑聒面部诸窍同时溅血,然而它生命力极强,一时竟未死去,只是喉咙咕咕作响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鞑聒,你明白的,如今的鬼兽,最珍奇不过。大祭之后,它前主子便彻底切断与它的联系,如今它一身‘罗刹幻力’,可都是无主之物,若能得到,比咱们采集到的‘罗刹幻力’种子,要好上十倍……可得到之后,为什么还要送回去?”

    痴肥妖魔尖声大笑:“等我吞掉鬼兽的血肉,消化它一身无主的‘罗刹幻力’,完全可以从中参悟出最终极的神魔之道,假以时日,我就是又一个血狱鬼府的妖王!”

    “你个蠢货!”

    鞑聒喉咙里血沫喷涌,同时涌出的还有含糊不清的咒骂声:“你的脑子让罗刹幻力给烧了,你不可能胜过鬼兽,你……呃!”

    它额头晶体光芒连闪,上面映出一个小巧的影像。痴肥妖魔用粗大的手指捻着那东西,微微摆动:

    “看,牵心角!狄罗大人干的最大一件好事,它把这玩意儿从鬼兽头顶打下来,现在则在我手中。有了这玩意儿,鬼兽运使的那点儿幻力,就是个笑话!”

    说着,巴豕准备将牵心角放进自家大嘴中,但又顿了一下:

    “对了,我差点儿忘掉。实力上,我和鬼兽也有差距,虽然和那女人交战后,那家伙重创的可能性很大,不过为保险起见,鞑聒,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……来吧,很快,你、我、鬼兽,当然,还有罗刹幻力,都会融为一体,你可以见证一位新妖王的诞生,我给你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尖锐的笑声里,鞑聒的身体剧烈抖颤,想挣扎着逃走,可是一切都是徒劳,额头晶体中,巴豕的脸面上,漆黑的窟窿越张越大,直至黑暗吞没一切,包括那连串绝望的嚎叫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甘师叔这看起来无比娇弱的人儿竟真能力敌鬼兽!

    余慈觉得今日所有的惊奇加起来,也压不过现在的错谬感。

    女修和鬼兽的身形高速流动,两座山峰之间虚空已成为战场,时闪时灭的影子和剑气狂飙向外扩散,当余慈从惊讶中回神,千尺云雾已澄静一空。

    没有云雾的托载映现,剑气轨迹和气劲冲击变得更难捉摸,但撇除这些外相,反而更容易发现其中更本质的东西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又呈现出那一片湛蓝虚空的震荡,当此契机出现,他体内气机有了一个小小的变化,最终作用在眼睛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天地顷刻间换了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最后的铺垫,就让这里的一切终结吧。当然,红票什么的一定要长久,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