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吞魔

    数十里山路一掠而过,余慈已经扑入了妖魔急剧收缩的包围圈。他再没有遮掩什么,许多妖魔都发现了他,可如今,咆哮如雷的鬼兽紧随其后,莫说凑上前来,便是闪得慢些,都给撞成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连续几个倒霉鬼做了榜样,再没有妖魔敢挡在鬼兽前面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也改变策略,凭着五方通灵符强化的感应,哪边妖魔聚集的多,便往哪边去,一时包围圈为之大乱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重新掌控了天空中的大鸟,宽广的视角几乎涵盖了整座山峰尖端。从天空往下看,数以十计的妖魔像是被抖落的跳蚤,从木石暗影中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——这并非是它们的本意,而是鬼兽吼啸声中勃发的罗刹幻力影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山峰附近的包围圈剧烈扭曲,并在极短暂的时间内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余慈再度变更路线,带着暴怒的鬼兽朝着不远处的交战区域突击。在他后面,被幻力扫过的妖魔叫嚣奔跑,有飞行能力的干脆飞上半空,又打着转儿往下掉。这一波过去,余慈可以肯定,这些家伙已经再无法对他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再向前,天上地下两个视角都是豁然开朗,阴神感应中,天地元气的乱流也将那片区域彻底覆盖。之前甘诗真倚靠小憩的大树正轰然倒塌,树冠还没落地,便被元气激流扯碎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可就在那儿!

    余慈心头方一紧,强烈的警兆已经炸响。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包裹在阴神之外的“巽雷天衣”倏然显形,交织的雷网脱体而出,扭合出一团刺目的紫芒雷球,迸射千道强光。

    余慈这一手对雷法枢机的把握堪称精妙,雷火应机而发,更与天地间流动的阴阳之气暗合,爆发的力量远超常规。只听“喀喇喇”一声爆响,阴阳雷罡转化,身后鬼兽的吼叫声都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雷光在强劲的迸发之后,便归于虚无,但在其最耀眼的时候,有一道黑影滋声弹开,上面腾起一层黑烟,然后就是一连串尖锐的鸣叫。

    余慈轰出雷球之后,便不管不顾,往地下遁走。可此时黑影的尖鸣声带动的音波震荡也传导而入。

    他骇然发现,周围土层中沉沉地气蓦地翻涌,流动在其中的黑箐丝也有了活性,交织成网,从中生成一股绝大的蚀腐之力,竟能作用于阴神,急剧吞噬外层的阳和之气。

    “箐魂丝网”也能伤损阴神的,只是需要调整。余慈立知来者必然是操控丝网的还丹妖魔之一。

    双方差距太大,余慈绝不可能与之对抗,当下强拢着阳和之气,往更深层土壤潜下,同时想画一个驱邪符。

    符纹才弄了半截,土层又是砰声闷震,周围地气愈发狂躁,深层土壤像是瞬间化为激涌的大海,强劲地气大浪层层拍击,只两波便将余慈仅有的阳和之气拍散。冰冷阴邪的力量透进来,要冻结他的思维,又像是正合拢的手掌,准备把他拘在其中。

    还丹妖魔的手段果然凌厉!在层层涌动的冲击下,余慈的神智变得有些迷糊,在阴神状态下,这是很要命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“崩”声巨震,发自于神魂深处,余慈已迟滞的思维一颤,便像是触了礁,但随后他就明白,他撞的是“冰山”!那是一直封存在他记忆区间的庞大信息,真如同大海中飘浮的冰山一般,露出水面的已是庞然大物,但有更多的还是隐藏在水面之下。

    几日来,余慈也多次尝试挖掘其中的奥妙,但获得的永远都是外围那些意义难明的片断。此时也一样,不过这个片断倒是清晰深刻:

    那似是一片湛蓝虚空中的震荡,并无实相,只有空间的抖震来表示其烈度。

    余慈仍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可这震荡的片断实在太过清晰,已在他神魂中留了下印记。那印记是如此深刻,更像是开辟的河道,引着神魂力量注入。还丹妖魔的阴邪之气并未减弱,对阴神的冲击一如既往,可这时候,神魂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一震生波!

    此一瞬间,余慈的阴神倏然虚化,绝非是消散,而是化为一片无形的震波,混杂在周围激荡的地气中,受其影响,为之扭曲、崩解。可最终依靠其独特的穿透性,还是从地气中过去,并在深刻印记的统合下重新归拢聚合,先还原为独特的“震波”,随后化形。

    只此一闪念的功夫,余慈已经脱出了还丹妖魔的钳制,天高水阔,任他飞游。

    变化是如此诡异,还丹妖魔直至地气禁锢合拢才发现不对,此时余慈早已脱出老远。

    妖魔怒叫着二度发力,要凭借弥漫四周的“箐魂丝网”再次锁住余慈阴神。可此时余慈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奇妙的状态,周边浮游的黑箐丝刚有异动,他的阴神便再度虚化,依旧是化为那种穿透性极强的震波,通过大气的传导,轻而易举地破开了“箐魂丝网”,和后面妖魔的距离拉得更远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妖魔肯定是想再出手的,然而虚空中“锵”声剑鸣。

    看上去纤弱的美人儿刻展现出她超强的把握时机能力,沧浪剑气瞬间掀起一场席卷方圆里许冲击,与她纠缠的两个妖魔被牢牢压制,虽然只有短短一刹那,也足够她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余慈阴神再次感受到一股吸力,但这里面没有恶意,余慈便顺着这力量猛地投向剑气喷发的中心。周围似乎有妖魔不甘心的咒音侵袭,可在沧浪剑气的护持下,这些有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冲击都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沧浪剑气乃是四明宗一门以防御著名的剑诀,取的是“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”之意,对邪魔外道手段有极大的克制能力。

    余慈阴神在此剑气护持之下,分毫无损,径自投入肉身,两相契合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心神却有些恍惚,他还没有从那片湛蓝虚空的震荡回神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分明从中获得了某种感悟,那来自于湛蓝虚空震荡的边缘,某个极微小的波动变化,只是一闪而逝,却是最生动不过的例子,使他悟出了神魂形态的一种变体,并即刻运用出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以此感悟为线索,串起了前面几日片断的收获。他不知道豁口空间内,那千百颗燃烧的血滴,是如何、又为什么储存下这些信息,并将它们输送到他神魂的记忆区间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做出一个直觉式的判断:

    那片湛蓝虚空的震荡,是两个伟大力量相隔亿万里的宏大碰撞,或许就是一场大战的肇端……

    然后他才真正醒来。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狼籍的崖壁之下。旁边就是持剑拒敌的甘诗真,这位美人儿师叔并无什么大的动作,然而短剑轻摆,布下的剑罡便严密周整,不给妖魔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可是余慈看到了,极细的汗珠正从她发际流下。

    女修的情况不太妙,事实上,除了他以外,这片崖壁下的平坦地域上,所有生灵的情况都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鬼兽吼啸声压过一切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“查嘎,鬼兽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鞑聒在大叫,额头上的晶体闪动着强烈的碧光,语气已经出离愤怒了。

    刚刚试图抓住余慈的黑影,在不念咒时,总用它独特的卡嚓卡嚓的声音讲话:“那个通神小辈,他引来了鬼兽!”

    查嘎来不及细说,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已经席卷这片地域,随之迸发的罗刹幻力,也对每个生灵都造成冲击。

    鞑聒脑子一懵,热/胀的血液差点儿把颅骨撑破,它大吼一声,额头晶体碧光连闪,全身肌肉骨胳都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,却也没有让幻力引发的冲动将他击垮。

    它也参加了当日狄罗大人对鬼兽的围剿,作为幸存者之一,他对罗刹幻力终究有了些抗性。他想再问查嘎,可是那边已经响起了一声闷嚎。

    那是查嘎痛极的惨呼。

    鞑聒骇然望去,只见鬼兽通体燃烧着青白的火光,像一座小山般冲过来,查嘎已经不再是那个精擅于在阴影中游走的家伙,它几乎被撞成了一堆烂肉,此时半边身躯都被鬼兽巨口撕扯着,再不成形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和狄罗大人一战之后,鬼兽早已是强弩之末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鞑聒是经历过那一场战斗的人,它还清楚地记得,鬼兽大发神威时,击杀还丹妖魔如砍瓜切菜,上百名修为不弱于它的强者合力,都被杀得七零八落。那还是有狄罗大人的牵制,如今狄罗已死,谁能挡住它?

    身后气机有变,鞑聒是个机敏的家伙,一回头,便见后面一直作为攻击主力的同伴,展开与其痴肥身躯绝不相称的速度,连续闪了几闪,便从那女修布下的剑罡外层抹过去,转眼跑得不见踪影。当然,那个狡猾的家伙还叫了一声:

    “鞑聒,快走!”

    应该把这个混蛋塞进黑魔法坛里,抽出它身上所有的油脂!

    鞑聒怒吼一声,也要转身离开,然而身侧大气轰声暴鸣,更早一线,赤紫电光已经贯穿它全身。如此雷火还伤不到它,可是其带来的小小的麻痹,却是此刻最要命的东西!

    它心头冰冷,额头晶体已映出那通神小辈扯着同伴登崖逃走的影像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又是一周之始,一日一更的废材划圈圈求留守首页的红票。希望能有惊喜,对我和大伙儿都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