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驱兽

    尴尬还在,不过那并非是重点。余慈还在和甘诗真交谈,了解这里的局势,几句话的功夫,他就把握住诸般事项的中心:

    怎么打破眼前的僵局?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在局面已经变动了。他和甘诗真会合在一起,肯定超出了妖魔们的盘算,且在五雷符发威之后,对面的妖魔必然会针对现在的情况作出调整,以期重新形成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在旧局面变化、新局面还未成形之际,势必会有一段的混乱期,这空当,就是余慈二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错失了这个机会,余慈二人很可能就要面对上百妖魔的围攻,尤其根据甘诗真的情报,在那边,至少还有三个以上的还丹妖魔。

    这是个让人头痛的数字,不过余慈更惊讶于女修的描述

    “开始围攻的是四个,斩掉一个?甘师叔,冒昧问一下,您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丹上阶,如今正在步虚的瓶颈上。”女修轻声细语。

    余慈则咧咧嘴,再次确认,这位弱质纤纤的师叔,其实战能力绝不会弱。没有等阶的绝对压制,取得这等战果,并震慑众妖魔超过十日,实在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称呼上的窘迫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余慈发现,这位甘师叔实在不是一位能拿出长辈架子的人物,她会和人交流,但更习惯保持安静,更重要的是,她不介意由别人掌控话语主导权,而将自己变成一个彻底的倾听者。面对这样的人,他没必要改变前面的交流方式。

    等明白了这一点,他的脑子更加活络,有一个想法在他心中萌生,并渐渐成形。

    余慈在心中掂量几回,觉得这个想法颇有几分可行性,或者说,这是他短时间内能想到的最实际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,只差一件事:“甘师叔,你有没有这种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全身筋络骨肉抖动,使神魂与肉身分离,直至剖开“薄膜”,阴神出窍。

    从肉眼视角到阴神视角的转化,也是自然而然,这“落胎衣出阴神法”,余慈是越来越熟练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阴神出窍后,十日间,余慈也尝试过两回,但为安全起见,都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这一回有人护法,他便趁机多熟悉下,感觉相当不错。外围一层阳和之气缭绕,也慢慢渗入,滋润神魂,那充实的感觉,甚至让余慈以为阴神已凝成了实体。

    “天钧正/法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四明宗的“天钧正/法”,是聚魂定魄,安心宁神的著名法门之一。余慈本是想问女修,有没有像“沁魂丹”那样的,有利于阴神出窍的丹药,却没想到甘诗真精擅此法,使出后,功效更在“沁魂丹”之上。

    甘诗真看着阴神虚影,烟眉颦蹙,仍是担心:“这也太过冒险!你进入通神上阶未久,神魂不固,法力低弱,难有自保之力。而妖魔感应敏锐,一旦被嗜食神魂的妖物发现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哪来这些心思?”

    在女修面前,余慈是越来越放得开。他阴神虚影在虚空中绕行数周,熟悉感觉,同时笑道:

    “要避开妖魔感应并不难,我自有办法。而且,谁说我没法自保来着?”

    阴神虚影随手抹画,灵光灼灼,一道符箓顷刻书就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“五方通灵符”,此符初步将云篆雷文、龙章凤文和妖图鬼纹的一些符画揉合,原本是余慈知道的最复杂的符箓,可如今已经是驾轻就熟,就算是首次以阴神状态抹画,也没有任何窒碍。

    经此符加持,余慈阴神感应愈发敏锐,方圆数里内的生灵脉动,几乎都瞒不过他。然后他心念一动,先前封存在照神铜鉴中的五雷符从青光中飞出来,停在阴神头顶上空。

    经过贯气法九次加持,如五雷符说是五雷珠还差不多。虽还是远不如解良拥有的恐怖雷珠,但浮游在头顶,电光环绕,大如拳头,一层层紫芒从核心处透出来,看上去威势极大。

    甘诗真秀眉紧蹙:“这样就更瞒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模样,余慈哈哈一笑,不再逗她,再颂一声咒文,头顶雷珠噼呖啪啦一阵乱响,忽地铺开一层雷光细网,罩落而下,覆在由女修“天钧正/法”加持的阳和之气外围,紫光电芒骤然一亮,旋即连着头顶雷珠,都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这“巽雷天衣”,以雷火结衣,攻防一体,乃是五雷符的应用变化,由解良传授。余慈以前运用着还差几分火候,可在阴神状态下,感应敏锐,与外界元气勾连甚深,运用符法,反而来得更为顺畅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甘诗真才算稍稍放心。她并不介意余慈耍这种花枪,反而轻赞一声:

    “你在符法上的造诣,已经是登堂入室了。”

    稍一停,她又想起一件事来:“阴神既成,你准备选择哪条路呢?”

    从出阴神之后,修士修行其实就迈向了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一曰‘神通’,二曰‘不朽’。

    前者是指以阴神修炼为中心,积极开发神魂的潜力,与天地元气相接,产生种种莫测的感应,以之生就神通,功可驭云掣电,拔山倒海。但在肉身修为上便有所限制,最后多有舍弃肉身,修成“阳神”以求长生的。走这条路,精擅符法是个很好的基础,后面许多修炼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后者则是讲究精气神浑融如一,不分彼此,并不特别突出阴神的作用。既淬炼神魂,又苦修肉身,齐头并进,是种肉身成圣的路子。修至精深处,吞罡吐煞,风雷俱动,有无上威能。

    两条路并无高下之分,而且一直到步虚境界,其实分别都不算太大,只是有所侧重而已。对余慈来说还太过遥远,他有大把的时间去选择、考量,现在他还是要把精力集中到妖魔的问题上来。

    冲甘诗真一笑,余慈阴神倏然闪没。

    阴神的奔行飞掠,是顶舒畅的一件事。没有肉身的限制,穿木透石,飞天遁地,都可做到,那种无所不至、无所不达的畅快感觉,令人沉醉。世上许多修士便是因为喜欢这样的感觉,而选择“神通”之路。

    余慈也很喜欢这感觉,不过他更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大气之中,土层之内,都浮游着肉眼难见的“黑箐丝”,绵绵密密,几无尽头。避是避不过去的,但其对阴神等无形之物难有反应,

    余慈很轻松地便离开“箐魂丝网”范围,同时也越过妖魔的第一重防线,朝外围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余慈以“五方通灵符”加强感应,头顶上还有大鸟俯瞰全景,远近结合,又小心谨慎,在山间游弋的妖魔很难发现他的踪迹,便是有些感应特别敏锐的,他也能及时避开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看到了,果如甘诗真所言,此地妖魔实力极强,至少若是算上三个还丹妖魔,不计代价,一拥而上,女修未必能支持到今日。而出现这种情况,一方面说明敌对的妖魔有着相当的智慧,至少聪明到惜命;另一方面,它们之间也可能并非铁板一块,有保全实力的想法——当然,这只是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这样一群妖魔聚集到此,必有所图。但余慈不管这些,现在是以突围为重,而在他的计划里,妖魔做什么都没关系,只要接下来,它们的反应按照常理进行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转眼便有小半个时辰过去,余慈凭着记忆,飞越了一个山头,距离妖魔的包围圈已有数十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、在哪里?”

    心中念叨着,余慈其实也有些着急。他算不准因为他的介入,会让那群妖魔做出怎样的变化,如果对方立下决断,合围攻杀,纵然损伤会很大,甘诗真、包括他在那边的肉身也必然无幸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抢时间!

    天空中,本来很是听话的大鸟,忽然发出难听的嘎嘎叫声,同时扑扇着翅膀侧飞出去,再不听余慈的指挥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不怒反喜,因为他已经发现了目标!没有任何迟疑,他驱动符箓,一道电光撕裂长空,轰向那片地域。

    几乎是与之同时,数十里外,气劲爆鸣声轰地炸开,群山回荡,激涌不息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凛,方要回头,惊天动地的吼啸声震荡山体,同样是回音层层,且声势更盛,将远方的气爆声压下。

    云雾深处,鬼兽漫步而出,先前的雷火没对它造成任何伤害,但他通红的眼珠像是燃着火,盯死了余慈阴神虚影。

    再一声吼,巨大的身躯化为一道狂风,撕开云雾,直撞上来。

    阴神的移动速度已经相当可观了,但在鬼兽的高速之下,仍然避之不及,被那火烟翻滚的巨躯整个穿透。

    由于缺乏有效控制,精纯到极处的罗刹幻力熊熊燃烧。但相较于全无用处的肉身冲撞,这由灰白向青白色过渡的火焰,烧炙阴神,令余慈浑身一冷,似有阴火滋生。

    嘿了一声,余慈压下这感觉,往来路上飞掠。虚影几次闪没,鬼兽却是回回都能以绝高速度冲撞上去,旁的无用,但那燃烧的罗刹幻力,却实实在在有着威胁。

    余慈聚起阳和之气,护住阴神,头也不回,只是在幻火烤炙得最难受时,往地下一钻,很快又飞出来,时刻钓着鬼兽的怒气,朝着远方刚刚开启的战场疾冲而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又是个毫无意义的星期天,继续加两份儿班……悲催求红票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