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养鸟

    鬼兽带起的热风,在豁口空间内慢慢散去,飘扬的金丝垂下,在余慈手中现出全貌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形制简约,却极精致的金绿宫绦,比钩索形态时长出数尺,并无其它缀饰,只在两端垂下千根流苏,即是刚刚轻打在鬼兽头顶的金丝,略透着绿光,这是两个弯钩崩解变化而成。

    在那信息片断中,余慈便见到其中一位大人物,在腰间系了这条宫绦,这也是他灵光启动的根源。

    他早早就知道此物神妙不凡,可是这钩索与其他法器不同,他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法器。自与南松子一战后,几个月来,余慈尝试了多种办法,想对钩索加以祭炼,却回回失败,根本找不到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他终于恍悟,原来这东西仍有一层变化,而要开启这种变化,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刚才,余慈因片断画面激起灵光,确认物件形制,明确目标,刹那间气机聚合,精气神像投入无底洞般注入钩索中,一切变化都在瞬间完成,非常完美,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契机,不在余慈本身,而是所处豁口空间内,燃烧的罗刹幻力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余慈清晰感觉到,他借用了此地充溢的罗刹幻力,纵然只是极微弱的一丝,但那才是开启钩索新形态的最关键因素。

    余慈瞑目感应。此时他体内并无丝毫罗刹幻力,刚才他的身体只是一个沟通罗刹幻力和钩索的渠道,不过,这一过程终究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这里面牵涉到的气机变化太过复杂,余慈需要好好整理一下,但不是现在。天知道鬼兽被惊退后会不会杀回来,如今他可没有把握能再次发动这条宫绦的异力。

    刚萌生去意,余慈忽觉得身上有异。

    这才他记起,经了黑潮强压,他身上衣物损毁,此时甚是不雅。急切间寻不得遮体之物,只能将身边那幅红莹莹的轻纱围在腰间,再用钩索——即是那宫绦系了,勉作遮体之用。

    金绿流苏打在腿上,感觉煞是古怪。

    摇摇头,他目光扫视。他身上一些物件,刚刚躲闪时都落在地上,现在看来,照神铜鉴毫发无损,这并不意外,胸口还真紫烟暖玉能够保存,便让人有些惊喜,似乎这玩意儿挥发紫气,消融了一些压力。至于纯阳符剑,上面已有些裂纹,这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手上储物指环坏掉,里面装着的物件损毁了十之八九,还好他最要紧的几件东西都抵挡住黑潮强压,留存下来。除了腰上红纱、宫绦,附近还有他祭炼多日的道经师宝印。

    此印用北斗石制成,已经用“天罡地煞法”完成了四层祭炼,此时已有清光隐隐,再有两层,便可以达到“炼化”的水准,到那时收入体内,时时滋养,也不用像现在这么麻烦了。

    感叹中,余慈将法印拿在手中,继续搜索。

    很快他看到一样东西,那是一枚经过特殊手法制成的妖物头颅。不过拳头大小,呲牙凸额,双目血红,颇是狰狞。余慈还记得,这枚妖物头颅,是他首次前来天裂谷的路上,在荒山破庙中,从一伙骗子的头目手中得来。那个假充上仙的家伙姓甚名谁,他一时忘记了,只知此人后来也被他一剑斩杀。

    再见这诡异的玩意儿,余慈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,也意外这玩意儿竟然在压力中留存。

    可惜它再坚硬也有个极限,强压之下,上面已经裂开几道细薄的缝隙。

    在其旁边,倒是有一个完好无损的物件,小巧精致,闪烁寒芒,乃是一把寸许长的小剑。余慈对它的印象很是深刻,因为这是他打破凡俗三关,进阶通神之后,从斩杀的第一个强敌颜道士身上,得来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这把小剑削铁如泥,但形制太小,便是个婴儿也拿捏不住剑柄。前段时间,余慈练习祭炼之法时,也拿它来练过手,可惜全无反应,想来也不是法器一类。

    小剑锋芒太利,不好持握,想了想,余慈干脆将它插进妖物头颅刚形成的缝隙内,不能说严丝合缝,也插得严实,剑柄则卡在外面。这样一来,二者结合,造型倒颇为别致。

    稍稍收拾,余慈不再耽搁,疾掠而出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已经是惊退鬼兽之后的第十天,余慈还在天裂谷中打转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离开,他对这个云雾弥漫、湿气深重,又充斥着危机的鬼地方,早已经厌倦了,可是他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是:他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!

    十天过去,他还在附近打转。

    当日鬼兽飞行近十个时辰后,才落到此地。以其速度推论,就算是中间有些弯绕转折,也定然远离了天裂谷东岸。也就是说,余慈所在,乃是一个悬于云海中的“孤岛”,想跨越这茫茫云海,没有飞天的本事,一切休提。

    换了旁人,此时大概已经要崩溃掉了。余慈也消沉过,但一次日升月落之后,理智和勇气便都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还远远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值正午,隔着层层云雾,余慈见不到太阳,不过难得明亮的天光使他能够很轻易地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他坐在山顶,仰头看向云雾深处。

    这片云海之中,大约有七八座山峰高悬,都是不知其山脚在何处,只将其雄伟的山体排列在云雾中。此地距离那日的豁口空间大约有百里路程,这百里路,却是困难艰险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山峰间没有任何现成的路,也许再向下降个百余里会有,但要下去和天裂谷深处更凶残的猛禽凶兽乃至于妖魔打交道,显然不现实。余慈是靠着神行符能够短暂浮空踏虚的能力,在大略测定距离后,在山峰与山峰之间移动,几次险死还生,终于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从这边再往东看,已经无法看到任何山体的阴影,姑且相信,这就是此“孤悬山脉”距离天裂谷东岸最近之地吧。

    除了豁口空间所在的山体附近,鸟兽草木绝迹之外,周边这些山地,倒是生机盎然,这也证明了,此地确实远离峡谷东岸,物种圈子没有受到天裂谷寒潮的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在这里,猛禽凶兽徜徉流动,扑杀猎物,或成为别家的猎物。余慈便扑杀了一头凶兽,将其外皮扒下来,代替红纱为遮体之用,同时还制作了一个简陋的包袱,把道经师宝印之类的东西放进去,扎好带着,一下子便从容许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个猎物!

    嘬唇发出一声尖利的哨音,云雾中,一道黑影盘旋而下,双翅扇动强风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颇丑陋的大鸟。双翼展开足有两丈七尺,身躯肥大,脑袋却显得很小,且与猫头鹰的面目很是相像。

    这只大鸟,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设伏布陷,在六天前活捉的,然后余慈便将大部分心力都倾注过去。

    余慈并不是闲着没事儿溜鸟儿玩,这是他经过长时间考量,想到的一个跨越无边云海的办法。

    一切根基于谢严传授给他的“饲灵法”。

    在绝壁城时,谢严传授给他“饲灵法”,要他以自身元气滋养鱼龙,保住其品相,以利于交易金骨玉碟。后来因种种变故,交易告吹,鱼龙也品相大跌,差点儿小命不保。可阴差阳错之下,却让余慈养成了宠物,灵动非凡。

    乘鬼兽高飞,急切间没能唤得鱼龙过来,若非如此,以小家伙的灵动乖巧,和超长距离的侦察能力,这几日想必会更好过些。

    眼下余慈便想着,将这只大鸟养成鱼龙那般。不能说乖巧听话,至少也能理解他的指令,他就可以坐在鸟背上,横渡茫茫云海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些异想天开,不过余慈也是见过万灵门驯养的血雕,乘人载物,并无难处,结合他饲养鱼龙的经历,他至少也有五成把握。

    唯一麻烦的是,大鸟不像鱼龙,天然能够吸收消化人身元气,余慈只好亲自动手,用“饲灵法”培育的元气,给大鸟喂食,并给它按摩推拿,整整忙活了五天,终于让这家伙开始理解他的指令,余慈今日特意放飞,果然获得了成功。

    “再养几日,便是有些危险,也顾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急切,除了归心似箭外,还有更现实的威胁。从四天前起,余慈便隐约听到了远方的吼啸之音,那般强劲的呼声,如雷鸣大泽,掀动暗流,除了鬼兽,再无第二个。

    若鬼兽再来一回,余慈再没有任何应付的办法。

    正想着,云雾中,大鸟猛地一颤,却是看到了地面上一条极肥硕的巨蟒。

    此鸟最喜欢生吞蟒蛇之类,如今又飞了半晌午,如何能让美食从它眼皮子底下逃走?“饲灵法”根基浅薄的劣势暴露无疑,这一刻,本能压过了指令,大鸟展翅,脱开了余慈的钳制,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余慈低骂一声,但辛苦数日,余慈绝不能让自己白白用功,他开始加强指令控制,加深与大鸟的联系,随后脚不沾地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山间绕行片刻,余慈终于发现正努力张开勾喙,享受美餐的大鸟,摇摇头,余慈稍加安抚,环目四顾,见这里怪石嶙峋,草木丰茂,倒是僻静。沿山体信步上行,余慈准备再找个高处,进行下一次试验,可没走两步,他神色微动,旋又垂下头,脚步节奏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六步、七步、八步!

    木石阴影之后,忽有黑影暴起,怪啸声中扑杀而来,但迎着它的,却是一道火焰剑刃。

    剑气嗡声震鸣,黑影被一斩两断。污血飞溅中,余慈脸色微冷,这黑影形貌丑陋,气息分明是……

    妖魔?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下面是携美同行时间。为保住红票榜挂尾位置,高呼红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