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驭器

    神意扫过,在如今的状态下,显得分外灵敏和精密。余慈可以辨认出物件的形制、颜色,甚至能够体会到物件独特的触感。但正因为太过详尽了,反倒不好确认。

    似乎不太一样?

    “冰山”上剥离的信息片断,也仅仅是片断而已,说得更准确些,那根本就是一个闪逝过去的画面,又极是模糊,想将其与实物准确对应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便在他发怔之际,头顶崩纹密布的岩层间隙,透出光亮,高温烧炙的灰土也簌簌落下。这其间,鬼兽躁动的气息非常“醒目”,和它的情绪相对应,岩隙中火光流动,呈现出灰白颜色,偶有火苗透出,滋滋作响,声势颇大。

    余慈心绪绷紧,已经准备接下鬼兽雷霆万钧的冲击,可是一息、两息、三息……

    岩隙中火光耀眼,可鬼兽非但没有冲下来,其气息所在的位置甚至还向后靠了靠,似乎有些犹豫,或者在忌惮着什么。

    豁口内青、红血液依然在燃烧,放射的光芒与头顶岩隙中的火光交织在一起,给这片空间着染色彩,极是妖异,且妖异之中,又有变化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,几个呼吸的空当,这片区域,青白光度似乎有些增强,温度也有所上升。

    岩层内鬼兽再往后缩,但很快止住了退势。或许是觉得前面的表现比较丢人,沉沉吼声穿透岩层,岩隙中火光猛蹿,喷射的焰芒在虚空中聚合、滚动,形成一个模糊的轮廓。随后火焰一层层摞下,凝化实质,再向外膨胀,显然是在转换形态。

    出来了!

    平台周围,两色血滴的燃烧火光此消彼长。青白火光显得比较“兴奋”,焰光拔起,摇曳不定,相形之下,血红光芒便失色不少。崖壁就变得白惨惨的,略透着青。

    光芒中,鬼兽吼声如雷,一声高过一声。它这回形态转换的速度要快得多,数息之后,鬼兽小山般的庞大身躯便雄踞于平台之上,吼声震荡豁口空间,煞是威风,却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余慈看到,周边温度进一步提升,幅度非常大,空气因高温而扭曲。鬼兽火炭般的兽睛微眯起来,身上火烟缭绕,更似有一种极大的吸力,使得平台附近的青白火光焰尾都向那边倾斜。转眼间,鬼兽火烟最外层,便形成一道清晰的光边,其间光芒时刻跳变,感觉何其熟悉!

    罗刹幻力……似乎比鬼兽身上还要来得精纯。

    余慈终于能够给这燃烧的青色血滴下判断,结合各方讯息,那溅血之人,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?而青、红两类血滴,前者有这般来历,后者又哪能差了?

    片断信息和在此基础上的判断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,余慈就像是在梳理一个乱缠的线团,时不时地发现一个线头,可是总在半截就扯出别的线头来。一刹那的功夫,余慈的思绪便不知飞了多远。

    总算不断升高的温度将他扯回现实。余慈再看鬼兽,大家伙分明是在吸收罗刹幻力。它巨大脑袋上的表情很类人化,余慈在很多地方见过类似的表现,那是凡俗之辈在吸一袋烟叶、饮一觥美酒之后,陶然沉醉的模样,且是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看着这情形,余慈想起诸老所言,这时候再回想上面凹坑的情况,鬼兽用青石封住地洞入口,大概一方面是抵挡此间精纯的“罗刹幻力”的诱惑,另一方面,则是用一种比较克制的方式来吸收吧。

    但如今,鬼兽的忍耐克制全部破功!

    不一会儿,鬼兽再度咆哮。吼声极度高亢,同时它巨大的身躯也不安其位,来回踱步,通红的兽睛圆睁,来回扫视,最终盯在了余慈阴神虚影上。

    扑击!

    这一下来得全无先兆,余慈刚有躲闪的念头,鬼兽的巨躯便已经撞上来,热风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“嗵”地一声响,鬼兽撞在了平台上之外渐高的崖壁上,岩石粉碎。余慈怔了怔,才想起他现在是阴神状态,并无实质,撞也白撞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鬼兽几乎就是擦着他躺倒在地的身躯碾过去,脚下只要稍有偏移,说不定便把他的躯体踩扁了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寒,阴神迅速侧移,拉开了角度,果然鬼兽第二波冲击紧跟着到来,这回终于远离了他的躯体,挟着火烟热风再次冲过。

    鬼兽仍然撞了个空,不过余慈已经不能等闲视之。周边安息香气越发地稀薄,但更重要的是,鬼兽身上火烟及外围青白光边温度又有提升,那是罗刹幻力在燃烧,生成的火焰竟然让阴神也有烧灼感。

    鬼兽没有发动第三次撞击,而是摇晃脑袋,想变得更清醒些。过了片刻,这家伙的视线放在了平台上,余慈躯体那边。

    它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余慈再不迟疑,心念一闪,阴神归窍。

    肉身实在的感觉传抵中枢。余慈再不耽搁,神意催发!

    他阴神出窍这段时间,最大的收获就是弄明白了这片豁口空间内,钳制他身体的异力源头,并琢磨出一些脉络。此时,身上仅有的一层维持生机的气脉流转被他发挥到极致,一路冲关过窍,借着青红两色血液火力失衡的机会,冲开禁锢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乍一恢复自由,余慈便猛然发力,翻滚、弹身、侧滑连续三个动作一气呵成,在他侧滑出去的瞬间,鬼兽巨躯挟着强劲火力扫过,高温炙得毛发欲焦。

    鬼兽身躯庞大,速度、反应却都在远在余慈之上,此时终于找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目标,自然绝不会放过。才冲过去,它便一个翻身,强行扭转去势,又要扑上来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鬼兽蓦地僵住。

    余慈长长吁了口气,此时,他手中握着的,正是当日在鬼兽巢穴发现的钩索。

    灰绿的钩索在青白光线下,亮出妖异的光泽,两枚小巧的弯钩悬空打转,偶尔撞击,声音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但鬼兽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火光下,这头巨兽身子微微下挫,摆了一个发力的动作。

    已给截断大半的尾巴却是一刻不停地甩动,显得极是烦燥。它用前爪磨地,岩石地面在利爪前像豆腐一样开裂,很快就是一塌糊涂,已不再适合发力。可鬼兽既没有前进,也没有后退,身子仍保持着那个姿势,盯着余慈手中钩索不放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想到的是在鬼兽巢穴中发现的另一条绳索,那是万灵门的许老二使用的“困灵索”,不是凡物,却被鬼兽爪牙齐施,弄了个支离破碎,倒似有深仇大恨一般。

    鬼兽厌憎绳索一类到了极点,可在他巢穴中发现钩索时,却是光泽如新,没有半点儿损伤,很显然,这钩索有种能够让鬼兽深深为之忌惮的特性。

    钩索在余慈手里垂着,稍稍一动,便晃个不停,向后摆的时候,鬼兽就往前凑一点儿,但前摆的时候,又往后退一点儿,身子摇摇摆摆,好像神经质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鬼兽的模样,余慈握着钩索的手稍稍紧了下,先天一气注入,索身像有灵性一般抬起、落下,再次发出“叮”声脆响。此瞬间,鬼兽庞大的身躯分明颤抖一记,身外火烟翻腾,转眼浓重许多,半掩住了它的兽脸。

    余慈愈发肯定,想要全身而退,这根钩索,便是最大的依仗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这玩意儿……

    怎么用?

    余慈想到用钩索对付南松子时的情况,他咬咬牙,钩索甩动,两枚弯钩重重地撞在一起,尖锐扭曲的声音骤起。这一回余慈口中没含着牵心角,全靠天龙真意支撑,脑袋猛地一晕,但终究还是挺了过来。

    鬼兽“嗷”地一声向后跳,一跳便是数丈远,那模样几乎就要转身逃跑……也仅是“几乎”而已。

    余慈咬牙,驱动弯钩再一次撞击。

    晕眩过去,但这回,鬼兽再没有动。

    灯笼大小的兽睛分明在打转,半掩在火烟下的兽脸,显得有点儿迷惑。这极其人性化的表情,使余慈能够特别清楚地感受到这家伙的心理变化轨迹。

    前面是“危险”,后面是“可疑”!

    余慈心头忽地一冷:观鬼兽的反应,这钩索怕是有其独特的驱动之法吧,非那般不能发动里面钳制鬼兽的力量。当然,那驱动之法决不是甩击双勾之类。

    鬼兽似乎也明白了过来,通红的兽睛里再度燃起了火。它仍在犹豫,但这种情绪正以飞快的速度消散,代之而起的,是暴怒和狂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鬼兽的吼啸声直接幻化为雷音,扫荡豁口空间。山体似乎都在晃动,鬼兽巨躯下挫、发力、弹起,化为一团难以目见的幻影,又着山岳崩摧般的冲击力,向余慈扑过来。

    如此冲击,已经超出了余慈的感应极限,他眼睛的作用几等于无。但此刻,他脑中闪过一幅画面,依然模糊不清,可是余慈却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把握住了上面物件的形制。

    一线灵光起,磷火爆燃!

    正前方,鬼兽的冲击戛然而止,冲击余波形成的狂风压住口鼻,让他无法呼吸。此时,吞吐着恶臭气息的巨嘴利齿,距他也仅是数尺之遥,庞大的身躯只要一倒,便能把他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在这个距离下,余慈可以看到鬼兽额头三根断角处的茬口纹路。青白磷火在钩索上蔓延,烧到了余慈的手,却没有一点儿疼感。然后,灰绿颜色褪去,千万根金丝甩荡,轻打在鬼兽断角茬口之上。

    鬼兽刹那间屏住呼吸,紧接便惊嚎一声,庞大的身躯就那么转身,裹着热风,冲出豁口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钩索的形态用前人书中的东西作过参考,兄弟姐妹们有猜出来的没?不管猜不猜得出,红票先投下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