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息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被扯进了一个梦幻般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他看到,两个虚影每一次冲击,都带动方圆数十里的天地元气,尤其是撞进巨大的豁口之后,更是如此。周边的山石崖壁随时都要崩溃掉,也早应该崩溃掉,就像前面隆隆倒塌的四个山头那样。

    可是,山体终究还在。

    余慈一阵恍惚,他似乎看到了,山体在扭曲晃动,像是一个巨大的活物,将暴烈的冲击消化掉。

    当此感觉生成之际,余慈像是忽然高拔出这片战场,居高临下,眼神可以穿透千里云雾。然后他看到了,就在这巨大的山体上,无数闪亮的符纹,在山石间、云雾里一层层蔓延开去。

    在由符纹构成的回路中,来自于交战双方的恐怖力量显化出来,化为通红夺目的岩浆,沿山体符纹回路而下,一路灭绝生机,却无论如何都难以摆脱符纹的钳制,一直坠入那无底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就是这股导下的力量,轻而易举地撕碎了峡谷保持亿万年的稳定物种圈子,深渊中,成千上万的妖异生灵瞬间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宏大的视角并没有保持太久,连带着一整串图景都若断若续,随时都要中绝的样子。余慈感觉到非常严重的眩晕,便在天旋地转中,空间内一切光线抽离,无边无际的黑暗降下,无比纯粹、无比幽深,似能把人的灵魂吞噬进去,再消蚀干净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剧震,一切影像俱都消散。

    呆在原地,余慈不知所以,阴神虚影在不停闪灭,刚刚穿梭来回的影像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精力,现在能继续维持阴神状态已经非常了不起。良久,阴神虚影变得凝实,但他的感觉已与先前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首先,余慈觉得阴神变“重”了。

    豁口内千百点火光,放射出海量的信息,堆积在他神魂中。固然识神广大,承载堪称无限,可如此复杂繁密的信息一发地挤压进去,还是带来了极大的压力。经过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洗炼,神魂外层本已经颇为清晰的记忆区间,硬给塞进了一座冰山。“冰山”巍峨耸立,高可参云,更有不可计量的部分,隐藏在无底的深海中。

    他想要探知其中的奥妙,但未及接近,便承受不住这庞然大物的重压——无序的巨量信息交织在一起,混乱而危险,一个失控,便可能冲毁神智,把他变成疯子,偏偏他又没有将其驱离的办法,只能让意念远远避开,在冰山外围游弋,偶尔接触一些极微末的片断。

    那些片断天上地下,海域星空,跳变不定,偏有一种吸人心神的异力流注其中,关注得久了,阴神都给要扯得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余慈忙移转心神,不再内观,而是转向外间。此时他发现了第二桩异处:阴神变得“清明”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非常微妙,余慈只觉得神意扫过豁口内的空间,认知突然有了变化。那是一种“条理”,一种“脉络”,莫名地从心中抽出,铺设在周围空间中。这一下子,这片巨大而混沌的山体豁口,其内蕴的某些信息便给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的阴神虚影无意识地凌空虚划,以一条曲曲折折的分界,将周围空间一分为二。青、红两色血液分立两边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“两方对立,彼此克制。怎么造成的,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余慈也没有真正明白,但他抓着了线索,就这样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,一点点地追查下去,遥望那若隐若现的源头。不知不觉间,阴神虚影飘起来,裹着一丝半点儿的香气,没入上方崩裂的岩层中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有符纹……”

    顺藤摸瓜的感觉真的很好。那不只是推断外间的局面,也是在调理阴神的状态,慢慢适应“冰山”带来的变化。在余慈不自觉的情况下,他已开始推演一场久远的大战,而那场大战的所残留的信息,也在影响着他。

    随着过程推进,自然而然地,余慈的思路愈发清晰,精神愈发健旺,阴神虚影则愈发凝实,细密的气机在其中钻进钻出,带起一溜溜毫芒,绕体流动。

    这些,余慈却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此时也不知是他的心神追着线索,还是线索扯着他的心神,他已经进入到一个浑然忘我的状态,正因为如此,阴神的变化愈发地深透,抢占他记忆区间的“冰山”,也将丝缕“寒气”——更多的信息片断挥洒开来,融入余慈意识中。这些片断往往能帮助他更深入地思考下去。

    余慈似乎明白了很多,但有更多的事情不明白。他仍在追索,然而外界一个突兀的刺激惊醒了他。

    意念流转,他看到了一对血红的眼珠。

    鬼兽正在用它粗壮的前肢拨着青石,往地洞这边移动,余慈的阴神虚影便在此刻飘悠悠地冒出来。鬼兽当即停下,青石平拍在地上,发出砰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“嗥!”

    鬼兽的吼声充斥凹坑,激荡来回。余慈其实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是敏锐的阴神感应将空气震荡还原,拟化为听觉,至于音波杀伤之类,自然就滤去了。

    一吼无功,鬼兽很是焦躁,它血红的眼珠死死盯着这边,身体明显有一个吸气蓄力的过程,巨躯竟然又微微涨了一圈,这才张口暴啸。

    大气“嗡”声剧震,余慈看到,强劲的音波几乎要凝成实质,化为一圈清晰波纹,以鬼兽为中心,急剧扩散,震荡所及,四面本来光滑的崖壁都崩开了细细的裂缝,石粉飘扬,旋又连着凹坑内的薄雾一起,给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余慈阴神虚影晃动一下,透体的光线有些扭曲。如此威煞,若是肉身在此,非但脆弱的耳膜保不住,说不定连脑袋都给轰开,但在阴神状态下,也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还有一层急剧跳变的异力以更隐晦的方式,冲击阴神。只可惜,从昨夜起,这种异力便对他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余慈思维清晰灵活,稍一转念便判断出,这是天龙真形之气在发挥力量,其内蕴的天龙真意,能抵御强压,消解大部分针对神魂的冲击,起到稳固神魂的作用。

    因此,在阴神状态下,鬼兽拿余慈几乎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这边也出了点儿问题,鬼兽吼啸的音波太过强劲,将他阴神外围裹着的一点儿安息香气吹散,阴神直接暴露在天地元气之下,虽不像那夜在绝壁城,反应如油滚刀割般激烈,但也颇有不适。

    适应、控制阴神与天地元气的反应,是修行上必须经历的过程,只是此刻实在不是锻炼的好时机,余慈不敢多做停留,阴神虚影直接沉入岩层,往下方豁口投去。

    临去前他瞥了一眼,只见鬼兽身外火烟中,火星乱迸。每一点火星都时刻生灭,那正是异力的外化形态。

    这是罗刹幻力。

    结论来得突兀,便并非是毫无根据的空想。如今余慈的思维已经活跃到了一定程度,记忆活化,如灵感迸发,当注意力倾注过去的时候,神魂中便自然跳出与之相对应的信息,排列对接,供他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这回跳出来的信息,正是之前诸老用秘法投到他神魂中,直到现在他才有空去看。

    细观之下,余慈才明白,怪不得诸老说这信息很重要。诸老是大通行的重要人物,本身修为平平,但接触到的信息层次,决非是余慈这种外室弟子所能企及的。

    按照诸老的说法,鬼兽原名为“勾玉狼狐”,乃是血狱鬼府中天生异种,天然有致幻、破幻的法力,寻常体型不过半人高,七八尺长。形成鬼兽这么巨大的体型,是因为它常年在罗刹鬼王身边,受其神通浸染,得了神主的几分幻力精髓,偏又难以消化,便像是人类暴饮暴食,身体吹气球一般涨起来。体型一大,便不再“可爱”了,故而被罗刹鬼王丢弃在这天裂谷中。

    那勾玉狼狐额头形成的三只牵心角,是它全身最脆弱之处,却也是它驱动幻法的根本。有这三只角在,即使他对罗刹幻力消化不良,总还能借用其神威,同时维持自身灵明不失。

    可如今,它三角尽失,运用罗刹幻力又毫无顾忌,诸老就判断,鬼兽很有可能已被罗刹幻力侵蚀。这是一种逆向的吞噬,首先损伤的是神智,慢慢浸染神魂内外,同时也作用于肉身。鬼兽将肉身转化为火焰形态,任意钻山入土,几无实质,便是这状态的征兆之一。

    诸老在东方,便见到过两个类似的例子,都是罗刹教的信徒承受不住神主幻力,在火中化为妖异的“幻灵”,成为神主的祭品。

    看完这段信息,余慈不免感叹:这罗刹鬼王一系,不愧是妖魔出身,诡异得很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破开岩层,回到了安息香气弥漫的豁口空间内,阴神感觉随即转佳。但很快,他就咒骂出声:

    那混球,脑子确实不好使了。竟不顾幻力侵蚀的后果,又转化为火焰形态,追击过来。

    这里和上面不同,平台上可摆着余慈的肉身,一个不小心,可能就让鬼兽给踩成肉泥!

    余慈心念连转,急思应对之策,却忽地一怔。此刻,他活跃的思维捕捉到了一个信息,那是从神魂中“冰山”外围剥离下来的。

    阴神感应倏地转移,定在了附近某个物件上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预热,预热一下。新的一月,恳请兄弟姐妹们投下红票,支持敝人,支持问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