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出窍

    余慈储物指环中,多有药材、丹丸,上回碧潮送给他的安息香也有一些,这些东西的碎末飘飘洒洒落下,随后又被虚空中的黑潮碾压冲刷,变得更加细碎,落了余慈满身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的身体撑不过去,大概也就是这般下场了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?

    余慈现在连转动眼珠都非常困难,也就更难确认周边环境。他只能看到头顶裂纹处处的岩层,感觉就像是上方的凹坑倒了过来,有一种空间倒颠的错乱感。

    他试图运用神魂感应,可是神意力量才扩出尺余,便给硬压回来。周围的黑潮强压甚至要顺势冲入,激荡神魂。余慈没想到竟是这种后果,他神魂受震,就像是被扔进了海啸大潮里,拍天巨浪前后相叠,轰然而至,总算余慈意志强韧,前面激发的天龙真意余威犹在,才将神魂稳住,没有第一时间被大潮摧毁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强绝的压力仍是无休无止,不将他神魂碾碎誓不罢休。此时余慈神魂元气联系何其紧密,前者的压力,后者也要挨着,由此再延伸到肉身,已经不堪重负的肉身又加上这一份压力,差点儿真的崩溃掉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绝不能继续下去!余慈脑中转过千般想法,但现阶段能够且唯一能够施行的手段,也有那个而已……

    他定定神,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,将嘴唇张开一点缝隙,努力吸气。此时在他口鼻方寸间,有各类药材丹丸的碎末混在一起,还渗着瓷瓶碎片之类,吸进嘴里,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最易溶解的总是那些精制的丹丸,只用唾液稍一浸染,碎末的成份就有了分别。大部分是没用的渣子,留在口腔里,还有一小部分,融成丝缕热流,滑入喉咙里面,迅速散开。

    “希望有效果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闭上眼睛,一串诀要自心头流过,神魂元气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类似于战栗的感觉,从头顶起,瞬间贯穿至脚底。在这细微的抖颤中,余慈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抖落、分离,旋又感觉身上覆了一层厚厚的膜。在“膜”中温养片刻,他意念流动,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,转眼将那层膜切开。

    束缚裂开,余慈自然一挣,忽地全身轻举,飘悠悠地飞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视角转换。余慈只觉得这片天地翻转倒颠,稍一怔茫,他便看到了地面上僵卧的自己。余慈一时不知是什么感觉。再举起手,他看到的是两条极淡的虚影,事实上,现在他飘起来的身子,都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阴神出窍!

    余慈用的是离尘宗秘传的《落胎衣出阴神法》,视阴神如婴儿,肉身如胎衣,出阴神时如婴儿出母体,讲究小心翼翼,养护甚精,初出窍时有纯阳之气回护数息,对初试者来说,已经是最稳妥的法门。而且,余慈还有别的安排。

    他心念移转,视线盯上人影手中握着的纯阳符剑,出窍前便积蓄好的力量迸发,瞬间咒力穿刺!

    纯阳符剑内蕴的火力受到刺激,呼地外涨,再加上这处空间温度本就甚高,空气中噼剥连响,有一片火光暴起。强劲的火力将周边空气燃尽,地上人影的衣物也立化飞灰。不过更重要的是,火光卷过的同时,有一层浓郁的香气扩散开来,弥漫周边。

    这就是安息香。

    前日碧潮上师将此香与龟鹤炉一并送来,余慈嫌香炉笨重,便放置在自己房间内,香料则随身携带。与丹药不同,香料就算已被碾成碎末,反而更好燃烧,用纯阳符剑火力化开,这片空间立时异香扑鼻。

    香气铺开的瞬间,周边虚空好似垂下了一围厚厚的帐子,挡住了外边刮来的寒风。世上很多名贵香料,都有定神驱邪之效,阴神未成时,可以养护神魂;阴神成就后,则可以缓解阴神与外界元气的激烈反应,安息香也是如此,效果甚至还在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余慈的阴神便在这个香气形成的帐子里,这帐子还在扩大。要知安息香很是耐用,碧潮送来了两斤多,便是日夜不停,也能用上一个多月。可由于充分粉碎,余慈纵火去烧,瞬间便燃去了八成,由此生成的香气之浓郁,便是在长时间扩散之后,也没有明显稀薄的迹象。

    周围的压力有减弱的趋势。

    此刻余慈有一种感觉,初出窍的阴神正越来越凝炼,运用《落胎衣出阴神法》带出的纯阳之气,似乎被某种力量束缚住,一时片刻竟还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那是药力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他吸入药末,是有理由的。储物指环中的丹药种类并不多,有三种治伤医创的、有两种培元养气的,除此之外,便只剩下一类沁魂丹。

    当初赵希谯拿这丹药换血宝的时候,便说服下一丸可保神魂一日不散,对练习阴神出窍很有帮助。余慈正是用他灵敏的嗅觉,分辨出口鼻间的药末中含有沁魂丹的药香,便是微弱,也聊胜于无,给自家阴神加一层保险。

    余慈无疑赌对了。

    黑潮强压似乎被香气克制了,又或者刚才反制的力量已经用尽,此时此刻,余慈一下子从容许多。在香气围拢的帐子里,他终于有空闲去打量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余慈曾想过,他身处之地应该是一处非常隐秘的地方,也许是哪位修行前辈的洞府,让他无比狼狈的黑潮强压,则是洞府的封禁之类……

    可入目的情形显然不是那回事儿。这里是一个半开放的巨大空间,或者说是一块巨大豁口。仿佛是天神之斧重重砸在山体上,轰开了这样一个深约五里,上下最高处达百丈高的空间,余慈可以隐约看到外面云雾弥漫的虚空。

    人类站在这里,显得分外渺小。

    豁口整体都是一个斜面,外面阔大,越向内越是窄小。但余慈所在的地方明显是一个例外。这里似乎被人工打磨过,在地表的斜面切出一个非常平整的台子,上下都是如此,余慈就落在这个平台的正中央,头顶正上方,便是那个长达百二十丈的甬道。

    余慈阴神飘起来,看着头顶黑沉沉的甬道,不知为什么,忽觉得一股极沉重的力量从甬道中降下来,自头顶而入,压得得阴神一沉。这感觉一闪而逝,等余慈反应过来,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经了这么一回,余慈本能地不想再看那个甬道,阴神感应自然拟化六识,扫描周边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到了点点散落的火光。

    火?

    余慈忽地打了个寒颤。在这片光线昏暗的空间里,无论如何,火光都应该是最耀眼的东西。这些星星点点的火光分明已经存在很长时间,可在此之前,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,似乎之前这边笼了一层厚厚的黑布,直到此时才掀开,向他显露真容。

    火光有两种颜色,一种血红,一种青白,在豁口各个区域都有分布,但平台周围最是密集。每一点火光都不甚强烈,如豆大小,在流动的风中闪烁不停,似乎随时都要熄灭,可余慈分明感觉到,那里面蕴藏着某种难以形容的力量。

    阴神感应像触手般探过去,这是很自然的反应,可乍一靠近,余慈骤觉寒意,巨大的危机感从神魂深处爆出来,让阴神也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黑潮复起,起则扑天盖地!

    安息香气围成的帐子瞬间被轰开一个缺口,余慈阴神猛震,差一点儿便给冲得散了,他急念定神口诀,险险维持住,但此时第二波、第三波、第四波……无穷无尽的冲击接连而至,偌大的豁口内,真像是掀起了拍天大潮,要碾碎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余慈明白了:这里没有洞府,没有封禁,有的只是这些摇曳的火光,而这些火光本身就是毁灭性黑潮的源头!

    转眼间,余慈便到了崩溃的边缘,此时此刻,安息香、沁魂丹统统没了用处,香气帐子支离破碎,没了帐子的阻隔作用,余慈对外界的元气的变化愈发地敏感,受到的冲击、感受的痛苦也就愈发地强烈,此时此刻,只有他本人的意志,才是维持住阴神不散的最后希望。

    很讽刺的是,在这种情况下,余慈对火光的感应反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晰程度,恍惚的意识中,他看到了,火光其实不是火光,而是两种剧烈“燃烧”的气息,其源头,便是“火光”核心处,一点晶莹如玉的……

    血滴?

    当此认知闪过,余慈脑中轰地一声响,似乎有一圈桎梏被砸碎了,无数千奇百怪的影像蜂拥而入,在他意识深处流动演化,重新排列。

    余慈突然明悟,这便是黑潮!

    那是庞大到让人崩溃的信息,从这巨大豁口的千百火光中透出来,想送入来人的意识中,可由于层次的落差,渠道不畅,以至于化为扑天盖地的黑潮,化为纯粹的破坏力量。直至余慈灵光一现,抓住了其中某个契机,用这契机为钥匙,一下子打开了沟通的门户。

    强芒骤闪,发源于他意识深处,刚刚排列出头绪的信息。

    余慈看到了,无边无际的云雾中,虹光划空,利如刀斧,一闪切过四座山头,再重重砸在云雾更深处庞大的山体上。

    山体崩裂,一道巨大的豁口就此出现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两道如虚似幻的影子,从外间云雾中直撞过来,一直纠缠、碰撞,其间溅射出千百血点,极是惨烈。

    血点落在崖壁上,便如油脂着火,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前后呼应一下,大伙儿应该能看出这是什么。嗷嗷,新的一周,呼唤红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