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淘沙

    “这青石是什么材质?蕴着如此高温,面上一点儿不显?”

    余慈用纯阳符剑敲击,怎么看这玩意儿都不像能蓄热的样子。他绕着青石转了几圈,心念一动,符剑蓦地插进地面和青石相交处,那里有一道极微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乍一出剑,余慈的精气神自然灌注于剑身,仿佛是手眼的感觉延伸出去,对剑尖接触的情况了若指掌。他轻喝一声,劲力潜运,用力极妙,半人高、数百斤重的青石整个飞起来,显出下面一个黝黑的洞口,不知有多深。原来这石头与下面岩层并非一体,不知是被谁移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里有人活动的迹象?

    挑开青石,微热的气流冲出来,吹散周围薄雾。余慈在旁边,感觉温度也不是特别高。

    青石咚声落地,发出好大一声响,余慈正探头想往洞口看,心头突地一激,不是因为青石,而是与之同时响起的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旋风般转身,视线穿透凹坑的雾气,巨大的影子刚刚从另一边崖壁上滑落,慢慢地移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天裂谷已然入夜,凹坑中光线黯淡。可那巨大的影子周围,却有点点火星蹿动,而比火星更明亮的,是一对通红的兽睛。暴戾残忍的光芒,和火光下明暗不定的兽脸揉在一起,展现出最纯粹的狰狞和凶暴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鬼兽!

    冤家路窄……又或者,这地方本就是它的落脚之地?

    余慈脑中闪过那块堵着地洞的青石,随即他便挥去一切杂念,,握紧纯阳符剑,开启符剑威能,灼目的火环“轰”地一声燃烧起来,在他脚下随元气的涨落起伏而扩张、收缩,凹坑里瞬间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光芒耀眼,鬼兽血红的眼眸微微眯起,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大,踩在崩裂的地面上,却只有极低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迅速靠近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还是是再遇鬼兽之后,余慈第一次与它正面对峙。感觉……不太好!

    其实余慈与鬼兽类似的对峙,也只发生过一回。那是和叶途一起碰上的,当时二人在鬼兽眼中,便如爬虫一般,鬼兽初始纯粹是用牛赶苍蝇的态度,全不把余慈放在心上,结果被余慈燃烧九阳符剑,斩断一根牵心角,由此暴怒,余慈当场被吹飞,根本没有和它正面放对的资格。

    时隔半年,余慈再次站在鬼兽面前,或许仍然不敌,可终究与上次不同!

    他慢慢举剑,展现出明显的敌意。鬼兽由此受到刺激,巨口大张,一声如雷咆哮。吼出的狂风呼啸,轰地碾压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强压,余慈身外无瑕剑圈涨开,嗡声流转,势成浑圆,正是江流石不动,卸力之法极是精妙。鬼兽风啸虽然强横,也只把余慈平平推后数尺,挨着地洞停下。

    看似轻松,其实余慈并不好过。硬挺鬼兽吼声风压冲击,就算卸力精妙,也像是被千斤大锤轰击,胸口一闷,一时回不过气,而此时鬼兽巨躯已经扑上来。

    百尺距离对鬼兽来说也就是两步冲刺,庞大的身躯奔行时,破空声出奇地小,冲击的强压完全收束,只待撞到目标才彻底爆发。鬼兽除了幻法外,再不通任何咒术,但专精肉搏,这种手段已经融入它的血液里,时刻都能发挥它的最大优势。

    这一撞撞实了,余慈当场就要变成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薄雾翻滚,鬼兽巨躯一冲而过,闷啸之音让人心头发沉,却没有任何撞击出现。

    鬼兽越过地洞所在,又冲出七八丈远,才停住身子,它回过头,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目标哪儿去了?

    余慈从地洞往下坠。他是主动跳下,地洞口径大约只能容一人进出,以鬼兽的体型,肯定进不来。

    地洞下是一条笔直向下的甬道,四壁平滑,倒如琉璃一般。在与鬼兽对峙时,余慈操纵一颗神意星芒射入其中,一路下行。神意星芒找不到寄生体的情况下,感应非常模糊,但也测出甬道深约百二十丈,下方是个元气比较燥动的空间,暂时没有觉出危险性。

    余慈也没想着要一滑到底,他只能借用这甬道,迅速拉开与鬼兽的距离而已。他在四壁上稍稍借力,控制降速,同时抬头观察鬼兽动态,随时准备用“息光遁法”遁入周围岩层中去。土遁多风险,但在此时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鬼兽的吼声从上面传来,经过甬道的收束,闷闷如雷,但余慈尽可支撑得住。

    他又下行数十丈,觉得差不多了,正要启用遁法,背后一层热浪涌上。

    温度似乎并不太高,但耳畔“呼”地一声响,余慈觉得耳鼓发涨,有一股力量,像是深夜中的潮水,倏地涨起,将他灭顶。

    余慈甚至没来得及体会力量的强度,脑中便轰然一震,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、同时抽干了肺部的空气,窒息的感觉猛顶上来,脑子刹时间一片空白,思维就此停滞。与之同时,他的身体机能也似在瞬间给锁住了,五脏六腑、筋络气脉统统停滞,他身子僵得像一块石头,在甬道中直坠而下,转眼便是百丈。

    照这个速度下去,等他接触地面,势必给摔成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死亡临近!

    这不是明确的意识,而是生灵感知死亡的本能。便如同烧红的铁针,向余慈发出最后的警告!

    余慈意识最底层,死寂之中,陡生波澜。

    强绝的封禁下,本能未必能唤醒意识,但本能肯定能撬动本能!

    无边黑暗下,有音波扩散。初时还如丝如缕、时隐时现,但到后来,便觉得雄浑阔大,又沉沉郁郁,闻之顿觉如万里云聚,激荡雷音。

    雷音碾过,余慈沉寂的意识微微颤动,有一个模糊的意念陡然破开那强绝的封禁,循着雷音指向,高跃入空。

    恍惚中,余慈觉得自己在无边虚空中蜿蜒游动,驾驭云气,甩击天雷,吞吐天地阴阳之气,无有始终,自由自在。但不知为何,有一层无形压力,时时刻刻碾压着他,想催毁他的自在逍遥。

    他被激怒了。所以,在激扬的情绪中,他昂首摆尾,仰天长嗥。

    天龙吟!

    一层无形封禁砰然破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吸纳的天龙真形之气,终于展现出其强绝本能。来自于太古天龙的高傲和强横,虽未必能在层次上压过对方,却也绝不允许自身受到压制。所以,那深层本能觉醒,冲开了虚空中无边无涯的黑潮。

    天龙真形之气已经和余慈不分彼此,它的本能便等于是余慈的本能,造成的冲击像是连环炸开的炮仗,在余慈意识最深处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震荡。震荡中,几乎被高层次力量压熄的灵智之火,呼地燃烧。

    余慈蓦然醒觉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的意念驭龙冲天!

    虽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失去了意识,但活跃的本能仍带给他足够的信息。余慈乍一醒转,便知道情况危急,身体距离地面不过十丈,从百丈高空坠下的速度则没有任何减缓,他当下厉啸出声。

    剑气嘶气扩散,便在此时余慈的身体恰恰冲出了深长的甬道,坠入一个宽广的空间。

    半山蜃楼发动,余慈身形化雾,或许略显滞重,但终究是在千钧一发之际,将纯粹的下坠力量,向旁边推移。

    砰声大震,余慈身体撞地,随即向旁边抛飞,细密的剑气将岩石地表绞碎,犁出一道深沟,下坠的巨力大多都转移到这里,余慈固然撞得五脏六腑翻转,终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余慈在地上喘口气,只觉得胸口压得难受,他只以为是伤势所致,并不在意,想起身,心头却是一跳。

    他动不了!

    他的意识冲破了禁锢,可是在这片广阔空间内,却涌动着一层海潮般辽阔又沉重的力量,牢牢地封住他身体。包括肌骨筋络、五脏六腑,气血经脉,他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,只因那驭龙冲天的意念,带动了半山蜃楼剑意,冲开坚冰,才为身体保留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此时情况变得很古怪。余慈的意识无比活跃,充盈着生机,可是他的身体却是僵死在地上,连个小指头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不只如此,外间沉重的力量时时刻刻碾压着他,虚空中更有强大的漩流,几乎是扭曲了空间,将那独特的波纹,扫过余慈身上。

    余慈感觉到,他的肉身承载着强大的压力,而比肉身脆弱得多的衣物,已经开始崩解。不只是衣物,他身上的所有物件都承受着强压,照神铜鉴和还真紫烟暖玉都非凡品,还撑得住,但他手指上的储物指环,却顶不住了

    “咯”地一声微响,储物指环呈现出细密的裂纹,余慈心头一跳,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意念,指环便轰声破碎。

    无数物品从虚空中喷射出来,还在半空,便砰砰连响,炸成碎末。自从获得指环以来,数月间收集的诸多丹丸药材、法器工具,便在此瞬间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余慈还眼睁睁地看着由叶途赠给他的翡翠药锄,那件极有纪念意义的工具,在虚空中扭曲、炸裂,飞溅四方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一些东西,由于其特殊材质,仍保持完整。

    道经师宝印,数月来已完成四层祭炼,在重压下扩散出朦朦毫光,落在他脚边。

    一幅红纱,是从南松子手上缴来,虽不知其名,却是还丹修士本命阴魔寄存之法器,此时轻轻飘落,上面红光莹莹,分毫无损。

    双头钩索,从鬼兽巢穴中得来,此时那弯月般的双勾不击自鸣,灰绿色的索身如活蛇般扭曲,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余慈收集到的小玩意儿,也在强压下留存,却炸到视线之外,一时见不得了。

    大浪淘沙,余下的总是精品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此章为定时发布,大机缘将至,高呼红票支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