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凹坑

    心象统驭物象……

    余慈咧开嘴笑。在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中,所谓物象,乃骨血精魂等形神之属;所谓心象,则是从形神中抽象出来,又根据自我把握而描画的更简单更直观的形象,是物象的象征,也天然统驭物象。

    在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修行中,描画心象大约相当于通神中阶,洗炼阴神的功夫。以前余慈是靠着结构推演的法子,取巧判断出心象所在,以此阴神成就,其实他的心象还未真正成形,修为上是有瑕疵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,这个瑕疵被抹去了。

    余慈确实没有真正描画出心象,直到现在也是如此。因这本就是一个长期的水磨功夫,若无顿悟,持续三年五年也不奇怪,但余慈另有机缘。

    他的机缘就是心内虚空中的天龙真形之气。

    从天龙真形之气抢入心内虚空的那刻起,便以其天龙真意的强势,夺去原本未成形心象的地位,成为“心内虚空”的中心,等于是将心象吞噬。这后果本是毁灭性的,但因为天龙真形之气没有明确意识,只有原初的本能,最终还是敌不过余慈强韧的意志,反被余慈所控制。

    如此,腾笼换鸟也好、借尸还魂也罢,一来二去,这天龙真形之气反而坐上了“心象”的位置,使心象瞬间从无形转为有形,几乎一步到位。

    当然,它毕竟是外来户,需要调整适应,所以才有了心内虚空绵延数月的“细雨”,那就是天龙真形之气将自身菁华和余慈形神交融,彼此影响,直至浑然一体的过程。在此过程中,天龙真形之气改变着余慈,余慈也以自我的习惯和意志对其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玄妙的经历,余慈先前心象难成,是因为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,可如今有天龙真形之气打底,再怎么说他也有了能够用力的“扶手”,自此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当雨歇云散,这一过程便功行圆满,心象终于成形。

    心象成形,他便自然跨越通神中阶,阴神洗炼已成,只待一段时间的温养后,尝试出窍……但绝非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《玄元根本气法》能够在面世之初,便被迎入“祖师堂”,自然有其独到之处。其以物象建心象,以心象驭物象的思路,与普通先天气法截然不同。在此门气法中,通过简单直接的心象,主导复杂玄奥物象的一切变化,化繁为简,自然贯通,极得惟精唯一的妙诣。所以在修行中,除了洗炼阴神外,还另有妙用。

    余慈手持纯阳符剑,视线集于剑尖,于是有煞气吞吐,森然如霜。剑上生煞,正是余慈近段时日一直追求的极限杀伤。且他可以在念动之间,将精气神倾注于剑,由此官止神行,已经初窥飞剑之术的堂奥。

    其实这与之前贯伸无名指,聚精气神于毫厘之间是一回事。那是一种测试方法,也是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修士修行,除了少数修炼方式比较特殊的人外,其神魂元气总是在朝着相合相抱、逐步交融和凝聚的趋势走的,最终达到收束生机,凝成还丹的目的。这其中有“呼应”、“合流”、“贯通”三个层次,与神魂元气的融合进度相对应。

    余慈早在明窍境界便做成了第一步,后又通过元神驭剑的顿悟完成了第二步,此后逐步精进,力求“贯通”,终于在此刻功成。

    神魂元气节节贯通,聚于毫厘,无所不至,再向上便是“神气合抱,定鼎枢机”的功夫,而那已经是还丹境界的范畴。这也就是说,仅就气法而言,余慈已经做到通神境界能够做到的极致!

    现在唯一需要确认的,便是他温养阴神的火候。余慈倒真有些跃跃欲试,想就此试验一回阴神出窍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他还是放弃了。阴神出窍乃是一道绝大险关,若是火候不足,防护不周,便会与外界元气发生激烈反应,导致心火内焚,魂飞魄散。于舟、解良等人在指点他修行时,都极严肃地告诫他,就算进入通神上阶,没有师长在旁护法,也不能轻易尝试出窍,否则后悔无及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们说,上回在绝壁城,余慈也经了这么一回,尚心有余悸,类似的蠢事,是绝不会做第二回的。

    摇摇头,压下残留的兴奋感,余慈将心神放回现实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头顶云雾深处,不知鬼兽是否将形态转换完毕,此时又是怎样的动向?如果那厮记仇,不依不饶地追过来,他还要依靠周围的地势,与之周旋;便是不过来,在这片茫茫云雾中,他总要找到能飞回去的办法吧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选择,熟悉周边环境都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低头打量脚下结实的岩石地表。

    从安全降落时起,余慈对此地便非常好奇。他发现,脚下这片实地,似乎并不是他前两次到天裂谷来,见到的那些依托在绝壁上的坡地、石梁,而是一座实实在在,高拔起来的山峰,至少从他可见的范围看,并没有和天裂谷绝壁相粘连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天裂谷广大无边,东西相隔以万里计,内里也不是完全由云雾添充。从离尘宗的资料看,在谷中云雾深处,其实是耸立着无数高低不等的山体。有的甚至从谷底一直延伸到云雾之上,远远看去,像是云雾中浮游的岛屿。

    有些“岛屿”上还可以住人,许多地方都被开发成为修士的落脚点。余慈所在的山峰,高度离云雾顶端还差得远,远到照神铜鉴飞射的神意星芒,还无法抵达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至少是十里以上的深度了。

    自余慈以阴神驭宝镜,重启宝镜神异以来,数月间已经把照神铜鉴现阶段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现阶段的照神铜鉴,虽然开发出神意星芒这个非常有用的手段,却还达不到当初“照神图”映彻方圆五十里的程度。神意星芒若是自然投射,追索生灵目标以驻其脑宫,最多远及十里,大约是他神魂自然感应极限的两倍。当然,余慈意念驱动、又或者先寄生在鱼龙等目标之上时,则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余慈觉得,应该是阴神驭宝镜后,从宝镜那里获得一部分主导权的缘故。他还没有搞清楚照神铜鉴的神异根源,使得宝镜威力受到他自身实力的限制,也是应有之义。

    其实,十里范围也差不多够了,就是支离破碎的视角分辨起来让人难受,也很难有一个对周边环境直观的整体印象。余慈尝试着拼接几个视角,最终还是放弃。不过在此过程中,他倒是发现一桩异处。

    那是在照神铜鉴感应范围的边缘地带,大概也是在这个山峰边沿了,由于分不清东西南北,只能说是在他左手方向。与其他区域不同,那地方生灵明显稀少,神意星芒没找到几个目标,破碎的视角中间,是大片大片的空白,而靠近边缘地带,更是一片纯粹的虚无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,便往那边移动,十里左右的路程一会儿便到。

    怪不得感应中一片虚空,果然是一片死地!

    余慈视线所及,没在这里发现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,没有鸟兽、没有草木,甚至连块苔藓都吝于出现。站在这里,除了风过时的呼啸和自己的呼吸,便再无任何声秘。

    站在山崖边上,余慈看着脚下翻卷的云雾,感觉非常古怪。这里像是山体的边缘,不过从这里遥望过去,大约在一里外,还有一片黑沉沉的影子,那是另一处山峰。

    不只是对面,错开一个角度,另一侧同样有类似的山体呈现。余慈数了数,这附近,至少有五座山峰环绕,分布得非常整齐,间隔都差不多,中央则是一个径约里许的“山谷”,和周围山峰相比,未免太窄小了些。余慈投了块石子下去,很快就听到了响声。深度……

    二十丈?

    这点儿高度,以余慈如今的修为,直接跳下去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余慈终究还是比较小心地攀援而下,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只是觉得这段崖壁有些过于光滑了,倒像是有匠人刻意斧削过一般。

    双脚接触地面,余慈却是一怔,和岩壁相比,这“谷底”可是粗糙得很哪。

    低头扫视,这里像是经了一场地震,地面上处处都是崩裂的痕迹,长的几乎要撕裂整个“山谷”,短的不过数分,然而无论长短,都深不见底。余慈甚至怀疑,这地面,包括下方的山体,是不是已经给震得酥了,再加把力,便会彻底崩坍。

    可周围光滑的崖壁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余慈在“山谷”内绕行一圈,越发觉得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山谷,而像是在山体中段挖出的一个凹坑。至于这坑是怎么挖出来的,尚不得而知。倒是坑底这些崩开的裂纹,隐然从凹坑中心放射开来,颇有规律。

    余慈走过去,却见那里的地面凸出一截,细看去,乃是一块半人高的青石,上面略呈弧形,看起来颇为光滑。余慈刚一探手触摸,便咝地一声缩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烫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挖坑不埋人,写此章有感。呆话说完,高呼红票,望兄弟姐妹们鼎力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