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成象

    余慈在虚空中游动,感觉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鱼龙虽不是余慈,余慈却是鱼龙。

    他在淅淅沥沥的雨雾中盘旋,外围是无垠虚空,大小对比强烈,可是他有一种清晰的感觉,外围虚空以是他为轴运转的,他就是虚空的中心,可以且必须操控这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前面感觉到的冰珠、还有外围的火光,便显得分外碍眼。

    冰珠应该是九天罡风渗入的罡力,阻滞气脉运转,损伤元气。偏又是千丝万缕,散落周身,想要一一驱除,十分麻烦。不过,那是在常规情况下,如今心内虚空开辟,体内一切变化都超脱物象的局限,由繁化简,映现其中。

    虚空中,鱼龙只一个摆动,千百颗冰粒便彻底粉碎,丝丝寒气也融在雨雾中,由鱼龙吞吐消化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看来简单,却是牵涉到余慈筋络骨血、五脏六腑的方方面面,瞬间便有千万处细腻精微的元气变化,在体内各处展开,其复杂程度,足以令高出余慈一两个层次的修士为之头痛。大概也只有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独辟蹊径的心象法门,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完成。

    罡力祛除之后,鱼龙的目标转向外围火光。如果他没有猜错,火光便是鬼兽身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先前九天罡风的罡力与这火光虽然都呈现在“心内虚空”中,可余慈没有混淆其中的差别。他在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造诣一日深过一日,这点儿变化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差别便在于:九天罡风的罡力是先作用于他的身体,又反映到“心内虚空”之中,中间有一个转化的过程;而外围火光,则跳过了以上过程,就像是当初天龙真形之气那样,直接抢进“心内虚空”里面!

    而且它和天龙真形之气类似,那里面有一种隐晦但又确实存在的意识……或者说是天龙真形之气所拥有的那类先天本能。这种意识或本能的存在,使得四面分散的火光,没有一点儿乱象,汇聚起不可轻忽的力量,试图和鱼龙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“虚空开辟、引气入境、内景外成、天地如一……解仙长说得不错,我这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不知怎地进入了第二阶段,真幻转化略现端倪,能引外气归于‘心内虚空’,天龙真形之气是如此,眼下这火光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念头闪过,双方已是碰撞一记。

    虚空四面火势焰光暴涨,似乎有强劲的力场生成,飞扬的火舌齐齐向鱼龙所在的虚空中央弯曲,纱雾似的火烟融进了雨丝轻雾中,部分雨丝被蒸发,但更多的是被雨丝浸透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紧接着,剧烈的冲击便在虚空中央迸发。

    冲击的强度超乎预料,余慈只觉得天旋地转,蓦地睁眼,已从“心内虚空”中脱离,呼呼的风啸声和火焰燃烧的爆响混杂在一起,塞满耳鼓。他这才发现,自己竟是被包在火中的!

    来不及去想为什么会这样,他厉啸一声:“开!”

    余慈身外已经濒临崩溃的剑气圈高速运转,冲破了火焰的包围,跃入虚空。在那瞬间,他忽地感觉到,这层火焰其实并没有“为难”他,反而生出一点儿斥力,倒似欢送他离开,实在古怪。

    才一出来,他便微怔,此时他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沉沉的雾气,那独特的雾霾烟尘气息,只要过鼻一遍,他便绝不会忘。

    “天裂谷!”

    而且是上不着天、下不着地的天裂谷。余慈身体悬空,周围数十尺,竟然没有任何能够借力之处。而在百尺之外,飞腾的焰光正辗转曲折,形成那巨大而又熟悉的轮廓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什么时候,鬼兽又化为火焰形态的。但他刚刚驭剑一冲,竟然从鬼兽身上飞了下来,这可就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飞天之术,余慈很快就往下坠。此时他透过层层雾气,看到鬼兽的方位,那团火焰仍在燃烧,这一回鬼兽形态转化,花费的时间要似乎比上回长了许多。

    盯着那边,余慈脑子飞转。现在再飞回鬼兽背上,说不定半途就要送到它大嘴里去,而若能够趁其形态转化的空当,借机远遁,不失为上策。

    转眼做出决定,余慈屏息宁神,手中还沾着鬼兽血水的纯阳符剑上指,虽是在急坠过程中,他还是双手握柄,做出了一个标准的持笏朝宗的势子。这种势子全无攻击力,却是收束神思,澄心定意的不错选择。

    凭借这个势子,余慈一些浮躁的心思消去,他用精神上最完满的状态,开启了袖中的照神铜鉴!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神意星芒散射四方,扑入云雾中各个角落。自从宝镜失而复得后,余慈已经很少用这星芒喷涌的法子。概因千百视角难以统一,损耗精力,还影响反应速度。但如今事态紧急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星芒如雨,每一点星芒都有灵性,自发捕捉周围生灵,侵入其脑宫,反馈信息,

    千百个不同的视角在眼前呈现,无比丰富,同时又支离破碎,让余慈看得眼花缭乱。还好余慈别无他求,只要确认自己周围环境就好,所以他不管视角显示的什么情形,只观其方位,转眼便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余慈手指画符,画的仍是神行符,且不忘用贯气法加持。可符成后他却没有使用,反而用了千斤坠的功夫,下坠的速度不降反升,很快就和鬼兽隔了一层浓雾,再看不见那燃烧的焰光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又启用了“息光遁法”,这门出自天遁宗的遁法,最基本的功用便有收敛气息这一项,用在此处,正是得其所哉。

    用了遁法,余慈却没有提气轻身,而是直坠近两里路,三百丈高,在内脏都快受不住的时候,余慈才启用神行符。

    经过九次贯气加持,神行符真正有了“白烟鹤羽飞游神,足底生云快似风”的神异,余慈急降两里多路,下坠的力量已经大到一个惊人的程度,可在开启此符后,符力倒似能驱动周围云雾,编织大网,层层拦截,虽然一时消不去重力,可下坠速度却在减缓,且程度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余慈便从一块急坠的石头,变成一团几无重量的幽魂,在云雾中轻轻一个摆动,就侧移出一段距离。余慈认准了一个方位,蹑空踏虚,很快移出近千尺,此时神行符符力耗尽,余慈身子一沉,又向下坠,但不及二十丈,他脚下便现出一片黑沉沉的岩石。

    余慈手中纯阳符剑殷殷震鸣,在最后这段距离,驭剑消去冲力,落地后只一个翻滚,便卸去力量,安全着陆。

    从鬼兽那边算起,余慈在短时间内,降下至少七八里路,看起来应对轻松,有条不紊,其实已是穷尽一切力量,眼下稍一提气,体内空空如也,虚弱感如潮水般漫上来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不能强撑,就地坐下,运起玄元根本气法,恢复精力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自然开辟,余慈心念进入其中。才一进去,他发现,已淅沥沥下了几个月的绵绵细雨,不知何时已经停了,当空明月朗照,无边虚空变得清爽干净,像一匹黑色的绸缎,铺展开来。

    鱼龙也不在虚空中狂舞,而是回到了中央小湖中,蜿蜒游动。

    难道是刚刚与火光冲撞,天龙真形之气受了损伤?

    乍不现雨雾,余慈倒有些不习惯了,他将心念移到中央小湖,方一投注,他便自然而然地和鱼龙合而为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奇妙的感觉浸透心灵。

    那不是受伤和虚弱的感觉,而是圆满无瑕,平安喜乐。好像是鱼龙做完了一件大工程,在那里心满意足地歇息。

    完满?

    余慈心神触动,整个心内虚空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突然把握住了内里的一个“契机”,那自然而然的势子,更像是“契机”主动钻进他手里去。

    随后,“契机”变成一杆如椽大笔,蘸满墨汁的笔尖就点在中央小湖,游动的鱼龙头上,势如流水就下,没有任何犹疑,余慈沿鱼龙身姿,由头至尾,一笔贯穿!

    墨汁铺染开来,却有着预设好的渠道,丝丝缕缕、点点滴滴,每一处都有所描画,却又不多一丝,不少一点。偶尔心意所至,或有微调,也是从容自然,没有任何窒碍。

    笔尖提起,“心内虚空”轰地一声响,震颤不休。鱼龙便在震荡中破水而出,昂首飞动,天上明月清辉投注,身下小湖波光粼粼,外围无边虚空也层层回应,这一刻,整个“心内虚空”联成一片,彼此气机贯通,浑融如一。

    余慈蓦地睁眼,弹起身来。其实他气力恢复未及两成,但精神出奇地健旺,他发了会儿呆,便抬起右手,平平伸直,然后慢慢蜷起四根指头,只余无名指探在外面,笔直如剑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刻意做什么,只是目光凝视,下一刻,这根手指的尖端亮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发亮,只是形容。那瞬间的感觉,就好像是余慈全身的重量、全身的气血、全副的心神统统集中过去,倾注一切,全无保留。

    无名指端有千钧重,余慈身体的其余部位却飘飘然似要飞上天去。

    解良的刻板无波的声音似乎又响起来:

    “以无名指贯伸,聚精气神于指端毫厘之间而无碍者,为节节贯通。至此,心象统驭物象,以高驭下,无有不至之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不过刚刚开始。在高潮到来之前,高呼红票、红票、红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