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高空

    鬼兽的吼声已经带上了令妖魔凶兽战栗的迷幻之力,可是余慈仍如前面那样,莫名地完全不受影响,只是震波穿透耳膜,好生难受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诸老所说的信息也以一种非常奇妙的方式传递过来,余慈觉得神魂之上微有触动,想到诸老的言语,心念一动,将那外力吸纳。稍一察验,里面是段洋洋洒洒的信息,纯以神念铺写,束成一团。

    隔了座山峰还能将神念束团,准确送达,那老头在神魂之道上的造诣果然深不可测!

    余慈惊叹是惊叹,可他实在没时间去研究里面的信息,只眼前的境况便占去他绝大部分心力。

    如今,他是在鬼兽的背上!

    世上有“骑虎难下”的俗语,余慈觉得,骑上鬼兽,比那还要糟糕百倍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不知道鬼兽背上危险,也不是不想远离,然而他飞起数尺,想再发力时,体内虚虚荡荡,已经是后力不继,而鬼兽身形猛涨,顶破了他立身的岩石,更是直接把他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脱力之兆……托大了!”

    这就是余慈以“息光遁法”强催土遁的后果。五行遁术,易学难精,尤以土遁为集大成者,土遁精而五遁皆精。概因大地厚德载物,五行之气在大地中均有体现,要在其中穿行,其余四种遁术势必要有所涉猎,也因为如此,土遁最是难学、最是耗力、学到深处,也最是危险。

    寻常通神上阶修士,在学习五行遁术时,往往以水遁或木遁始,次修火遁、金遁等,最后修炼土遁,循序渐进,将危险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修士在通神境界,便是在土遁上造诣深厚的,一口气在地下穿行十余里已经非常了不起,距离再长便要气虚力弱,一不小心遇到五行之气变化,说不得要被破了遁术,活生生闷杀在土层中。据说土遁真正的威力显现,畅游四极八荒而无碍,还要在凝成还丹之后。

    余慈距离还丹境界还有一段距离,五行遁术的造诣也甚是浅陋,全靠“息光遁法”驱动,才能在土石中穿行无碍,更不用说他还要压迫内腑,积累煞气,也因此,这一过程便格外耗力。前后不到一里路,便几乎把他抽干,落得这般局面。

    “现在跳下去……是寻死吧!”

    念头刚生出来,便让余慈否决了。鬼兽的速度他是见识过的,以前还能遁进岩层里去暂避,可如今鬼兽不知怎么着弄出那么一种妖异的火焰形态,在土石中穿行,速度隐然比他“息光遁法”催发的土遁还要顺溜,这种情况下,跳下去就真是嫌命长了!

    如今在鬼兽背上,固然是长毛如针,火烟焚体,可至少有一点,那便是鬼兽的长尾不知被什么强敌给切断了,缺了长尾,鬼兽那能够割掉还丹妖魔头颅的厉害“尾段”,便难以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念头未绝,鬼兽庞大的身躯便跳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响,鬼兽重重撞在崖壁上,脊梁几乎完全嵌进崖壁里去,不过余慈用了一个杂技般的动作,揪着鬼兽颈侧长毛,全身悬空,避开撞击,而在鬼兽与崖壁分离的刹那,又绕回到大家伙背上去。

    余慈停在鬼兽肩颈后一块稍平整的地带,脸色不太好看,做出刚才的动作并不难,可是鬼兽的皮毛又哪是那么好抓的?此时他的手心已被火烟烧得皮开肉绽,全凭着毅力忍耐。

    一击不成,鬼兽更是烦躁,眼看着就要再施手段,却不知为何,脑袋昂起,看向天空,下一刻,它猛地上跳,四肢弹动,脚下火烟翻滚,竟似在虚空中有着落脚点,几个纵跃的功夫,便直登百丈高空,已绝谷之顶,且还在上升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鬼兽……飞起来了!

    余慈当然知道鬼兽会飞,不过像这样的庞然大物蹈空踏虚,总让人分外震撼。鬼兽攀升的速度太快,余慈必须伏低身子,才能抵抗骤起的风压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突然觉得形势不对,鬼兽身上再安全,可他本人是不会飞的。若真到了千丈空高,他的处境便尴尬了。相比之下,就算在地面上遭遇鬼兽追杀,他总还能想想别的办法!

    因此余慈毫不犹豫,抹画神行符,想凭借此符短时间凌空虚渡的能力,重踏实地。

    转眼符成,余慈往下瞥了一眼,见此时距离谷顶都有了一段距离,鬼兽却还在攀升。余慈暗咒一声,正要松手下跳,空中陡起尖啸,他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,巨大的震荡伴随着鬼兽的咆哮,一同袭来。

    震力瞬间贯体而过,余慈闷哼一声,刚要松开的手猛地内合,死死扣住鬼兽皮毛,任是上面火烟翻腾,也死不松手。

    空中强风带来了清晰的信息:妖魔!而且是极其强劲的厉害家伙。

    双方的速度太快了,余慈又在鬼兽背上颠簸,视界模糊,只觉鬼兽飞掠如电,在空中辗转腾挪,与另一条约略与人形相似的灰影接连碰撞数十记,大气中响起连串爆音,沉郁如雷,连成一片,更有狂风嘶啸,刮面如刀。

    多亏余慈反应迅速,强留在鬼兽背上,否则四溢的乱流就足够杀了他。而不像现在,鬼兽身外火烟腾起,在防护自身的同时,不自觉也把他护住……当然,要是鬼兽反应过来,后果也不太妙就是了。

    此时鬼兽大发神威,一爪子将那灰影拍飞数里,灰影显然是受了伤,绝不恋战,借势调头就跑。余慈这时才看清,那是一个通体呈黑灰颜色的怪物,外型与人类相肖,但背后脊柱一溜倒刺,十分扎眼。

    鬼兽咆哮着追出数十里,眼看就要追及,天空阴云开裂,又有两个飞天妖魔冲出,与它纠缠。这两个妖魔明显要弱上许多,吃暴怒的鬼兽接连两次重击,便给拍得四分五裂,直坠下去。但这么一来,前面那个黑灰色的怪物,也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鬼兽仰天长啸,激荡的音波横扫六合,连头顶的阴云都给撕裂。这里面蕴着攻伐神魂的异力,音波所及,阴云中乱象顿起,七八个妖异的身影藏不住了,或扑下来,或逃出去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余慈发现不对劲了,这鬼兽怎么有种让人围杀的意思?

    鬼兽发力,血光崩溅中,又将扑下来的几个妖魔打散,随后它身形腾空,转眼破开这低空云层,身处千丈高空,且继续攀升。下方还有妖魔蠢蠢欲动,但不自量力追上来的几个,都被鬼兽撕碎,这才暂时消停。

    那些破界而来的妖魔又把它盯上了?先前余慈还奇怪,怎么鬼兽突然从天而降,现在看来,说不定就是被什么强力妖魔打下来的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存了这个念头,再看鬼兽,果然见出端倪。

    先前事态紧急,他是忽略了,如今再看,鬼兽其实已很是狼狈。除了断去的半截尾巴,这大家伙的皮毛也是左秃一片,右少一块,斑斑点点,还有无数大小不一的伤口,遍布全身,或愈合,或开裂,显然是长期间累积而来。

    但最为醒目的,还是它左侧肩背之上,一块碗口大小的伤口。内里皮肉腐烂,脓水流淌,不知透了多深。余慈记起,这正是叶缤穿云一剑造成的重创,现在看来,这伤势久未处理,倒是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大概自从两界甬道开启以来,鬼兽便一直在打杀中度过,还没有喘息的机会吧。

    余慈嘿了一声,不知是该幸灾乐祸,还是佩服。

    那些妖魔也奇怪了,似乎都以鬼兽为目标,且是不死不休。便是天裂谷下,被鬼兽惊天幻术所慑,也不过就是片刻功夫,便又蜂拥而上,倒把鬼兽吓跑。如今两界甬道封闭,妖魔数量骤减,可这形势依然未变,实在古怪。

    正思索时,他忽然觉得不对劲儿,身外风声呼啸,寒意浸体,鬼兽竟然还在往上升。以下方低空云层为参照,现在怕不是已是飞到距地面十里,近两千丈的高度了?

    余慈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由高空十里到三十里左右这段区域,为传说中的“罡风带”。非但空气稀薄,冰冷寒彻,且九天罡风常年劲吹,透人肌骨,无孔不入。除去那些高空禽鸟,天生有御寒防风的本能,寻常修士只要修为未至还丹境界,周身气机未能圆融如一,便挡不住罡风侵袭,不知不觉便要被罡力侵入,损伤根本。

    余慈被鬼兽载着,飞到这里来,任他胆色如何了得,也要在心中叫苦。而且他不知道,鬼兽是不是还要往上飞——罡风带往上,便是有“碧落”之称的天域。那是步虚、乃至超越步虚修士的劫修群体才能自由来去之地,对内里详情,余慈也不清楚,只知道传言中,修为未至步虚境界,且不说能不能飞上去,便是飞上去了,也要在片刻之间化为飞灰,绝无侥幸可言!

    或许是他终究有几分运道,鬼兽在突破了二十里左右高度之后,便没再继续攀升,它甚至是将背上的余慈忘记了,只在认准了一个方向,摇摇摆摆地飞行,此时才显出它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余慈最初还分心辨认方向,但到后来,罡风呼啸,差点儿就把他从鬼兽身上掀下去,而那天地间蕴育的丝缕罡力,便在风声里丝丝作响,意图渗过护体真煞的壁垒,穿透进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定时更新的一章。在万丈高空高呼红票,兄弟姐妹们可听得到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