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时机

    嚎叫声里,山腹内的诸老看到,甬道尽头封路巨岩之上,鬼兽探过来的火焰脑袋,剧烈扭曲,最终维持不住形体,缩了回去,只在巨岩上留下一片焦痕,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外面便是巨震,虽然着力点已不是这边,诸老仍觉得地动山摇。此战过后,不管结果如何,绝谷泊阵必然是受损严重,短时间内是很难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类似的念头一闪而过,不再挂心,诸老现在更担心余慈那小子——不管对余慈观感如何,如今那小子引开了鬼兽的注意力,给了山腹中人喘息之机,却把自己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若外面的真是他所猜测的鬼兽,余慈这一手未免太过冒险!

    老头出身的大通行,是此界最大的商家之一,势力广布修行界各地。老头本人又地位超然,一些寻常修士眼中的秘辛,他只当常识来看。像是鬼兽和罗刹鬼王的关系,他便知道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余慈是去挑衅一头战力相当于步虚修士的巨兽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啊!

    诸老嘿了一声,强自稳住心绪,将注意力放在眼前。他手指摩挲,稍稍发力,从牵心角上蹭了些粉末下来。这件宝物虽有灵效,其实算不得坚硬,当然他需要的份量也不是太多,不对此宝的运用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希望那小子回来后不要着恼吧……

    老头心中转着念头,垂眸再看手中牵心角时,忽地一愣。

    对了,那鬼兽头顶,三枚牵心角,全掉了?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山腹之外,天空阴云未散,天色已是黯沉到极至。不过绝谷之中,还是被鬼兽身上的焰光照得透亮。余慈手上,也有一团光源,正放射出赤红的光,而那光芒,正从鬼兽两条后肢之间抽出来!

    这一刻,鬼兽的嚎叫声扫荡山腹,又穿透岩层,响彻绝谷。

    余慈运用“息光遁法”,从厚厚岩层中穿出,速度绝快,又无声息,鬼兽一门心思要钻到山腹里面去,竟是反应不及。余慈知道事态紧急,也真下得去手,纯阳符剑威能全开,凝成长及四尺火焰剑刃,毫不犹豫地插进鬼兽后身要害之地。

    唔,只剩半截尾巴?念头闪过时,他已得手。

    穿透鬼兽身外焰光,火焰剑刃便有损耗,还要破开其坚如精钢的毛皮阻碍,真正插进去的未必有多少,可灌注其中的半山蜃楼剑气却不好相与,那疼痛也是是不掺一点儿虚假!

    出手之前,余慈便知是去捅马蜂窝,所以一剑得手,在鬼兽嚎叫声,他毫不犹豫,发力后纵,用上了刚学到手的“息光遁法”的倒跃势子,正好避过了鬼兽撩起的后腿。风压刮面如刀,却也只是让他借了把力而已。

    等到鬼兽从崖壁内抽出脑袋,暴怒转身,余慈已经在“息光遁法”的作用下,跨越半里的距离,背部贴上了对面崖壁,由“息光遁法”加持的土遁之术发挥作用,他的身形再度穿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仍估低了鬼兽的爆发力。此刻,余慈的身子其实已经完全没入岩层中,只在最后将目光往外一瞥,只见到鬼兽那被狂躁和愤怒彻底扭曲的巨大脑袋,在他眼前迅速放大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,余慈深入岩层内部,向后疾退。而盘旋在低空的鱼龙则将绝谷的情况反馈回去:鬼兽庞大的身躯瞬间跨越了半里的距离,重重撞在余慈之前穿透的崖壁外层!

    此时余慈已经在遁法的牵引下,深入岩层近两丈,身外忽地一震,鬼兽撞在崖壁上,生成的巨力透过岩层传导过来。

    那力量竟是超乎寻常的强劲,鬼兽这次撞击,似是用出了“隔山打牛”一类手段,崖壁看起来没有损伤太多,可那股震力却是从余慈身上碾压而过。

    余慈闷哼一声,还没探明自己有没有受伤,便觉得口鼻发闷,本能地一个吸气,却是给憋得脑际一昏,内气运行紊乱,隔绝土石的体外波动也为之消散,四面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刚刚鬼兽那一撞,竟是把“息光遁法”加持的土遁之术给破了!

    只一瞬间,余慈便从如鱼得水的状态,转而被密实的土壤岩层困住。幸好他此段时间,修为增进,自然外烁,将周边土石推开极微小的一段距离,否则土遁被破的刹那,他可能就要被压成肉泥!

    “还有这一招?”

    余慈不信邪,还想通过“息光遁法”脱身。可现实就是,他今天下午才刚刚修炼此法,远远称不上纯熟。在鬼兽的干扰下,包括四面土石的强压下,他试了两次,都是失败。

    鬼兽的撞击仍未消停,以其强大的冲撞力量,余慈已经感觉到,他与鬼兽之间这层土石,几乎是给撞得酥了,再撞几下,说不定就要崩塌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撞击却是停止了。

    余慈微愕,但绝不会错过这机会。他再次启动“息光遁法”,周围土石的压力依然存在,对遁法的运转造成影响,余慈也不能保证气脉流转无误,但他这回却是另辟蹊径,从遁法九个基本势中,唯一一个静止的势子入手。

    先前余慈已经试验过,静止的势子远比不过前面八个移动的势子爆发力强,可是在积蓄力量、稳固状态方面,却要远远胜之。

    余慈运使之下,内腑的压力丝丝累积,影响元气运转,在体外慢慢形成一圈独特的波纹。不过数息,身外忽然一轻,土遁之术的效力竟然恢复过来,余慈的身体自然与岩层中丰厚的土行元气相互沟通,土石压力不再。

    更奇妙的是,随内腑压力增强,之前感应到的外烁力量更加明显。在此静寂之地,余慈感受得更加清楚,那外烁的力量隐约也有方向可循,似乎是……

    那飞动八势?

    余慈恍然大悟,原来这才是“息光遁法”的正确用法,即以“静势”蓄力,同时串联气脉,与那“飞动八势”相连。“静势”便如大坝蓄水,“飞动八势”则是规划好的河道,前者蓄得越多,在河道内的冲击力便越强,效果自然就越好。

    他意念流动,转眼将八个动势存思一遍,也就等于是考虑了多个方向的脱身方案。在此过程中,他虽未真正移动,但内气流转变得圆融,感觉中似乎在慢慢抹平动静转换时的棱角。

    便在余慈迅速适应这感觉的时候,眼前忽有光芒透进来。

    土石的密封性依然完好,就是前面被撞酥的地方,也不至于透光。余慈心头一惊,内气差点儿又出了岔子,他眯起眼睛,却看不真切,随后切换到鱼龙的视角,却惊见鬼兽小半个身子竟然都没入这边崖壁中,竟是又重施故伎,化为火焰形态,破壁入石。

    以鱼龙目见的情况,这一次的转化,可比之前那回要快得太多了!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遁法?

    余慈见了鬼兽几回,可从未见到它有这么一招。

    不敢再耽搁,余慈心念一闪,便要动静转化,向后飞退。偏在此时,耳畔响有微声:

    “小子,注意了!”

    这是诸老的话音。不知那边山腹中老头用了什么手段,能将声音传到这边来,但显然这是一种单向传输的模式,诸老没有半点儿与他相互交流的意思,只是以急促的语调说话:

    “你要注意了,鬼兽三根牵心角皆断,怕是抵挡不住罗刹幻力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说什么,余慈全没有听到,概因火光已经蔓延到身前,还原成具体轮廓,说不定就是鬼兽巨大的嘴巴,事急矣!

    他运用“静势”积蓄的力量在这一刻决堤而出,以遁法自生的外烁趋势轰然逆流,即使是余慈操控技巧不熟炼,有一部分浪费掉了,但仍有可观的力量转化为“息光遁法”九大基本势之一的倒跃之势,哧声喷发。

    余慈身形蓦地虚化了,周围的土石岩层不再是阻力,而是元气交流的对象,余慈在其中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,倒似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前进。只一个呼吸的功夫,余慈便暴退近百丈,深入到山体深处。

    然而绝谷中,已经没有了鬼兽的踪迹,鬼兽巨大的身躯完全转化为那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火焰形态,向这边狂飙突进,且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余慈也向后疾退,不用眼睛,也能感觉到前面灼人的高温,随时都有可能把他吞进去!

    身后突地一空,余慈以倒跃的势子穿透了整个山体。但未得他弄清楚周围形势,侧面风紧,黑暗中,有一头巨熊模样的凶兽,两人多高,正狂奔过来,双方对个正着!

    无论是巨熊还是余慈,都绝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。这时候就看出余慈超卓的反应,纯阳符剑完全在本能的驱使下,一剑平抹。

    挟着半山蜃楼剑意的寒冽,还有“息光遁法”对煞气杀伤的加成,余慈一剑挥出,赤红焰光吞吐间,带起颜色更黯淡的血光,随后蒸发殆尽,那是巨熊眼珠碎裂后,崩溅的体液。

    但巨熊的冲击也是近在咫尺,余慈确实避不过去,他也是心头一动,借剑势生成化力之法,吃了一记闷撞,却把力量导向上方,身形大鸟般腾起。刚飞起数尺,身下便是火热。

    巨熊意外失了双目,正狂躁之时,崖壁之后,比它更狂躁十倍、凶猛百倍的大家伙已带着冲天烈焰破壁而出,这一下角度正好,喷薄而出的火光碾过巨熊身躯,只闻得一阵焦臭气味儿,巨熊凶兽已是身化焦炭,凄惨死去。

    杀掉一个倒霉鬼,鬼兽身体由虚转实,身外火光似有收敛,显露出内里青灰的毛皮。形态变化,身形也是暴长,上方略突起的一块山石当即给挤得崩了。待恢复到正常形态,它又是一记声震四野的咆哮,扭头待寻找那伤了它要害处的凶手,忽又一怔。

    一个微弱但清晰的声音在它头上响起:“小子,安定神魂,不要抵挡,我送段消息过去,这很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上方,余慈苦笑:“我知道重要,但诸老你能不能挑准时间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揪紧了手中陡然硬如钢针的皮毛,纵然触手如焚,也绝不撒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鬼兽震怒的吼啸声如雷震,撼动群山,回音层叠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抢了指挥部的电脑发出此章,迟了一个多小时,抱歉了。在此狂呼红票,怎么也要在首页留一个入口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