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嚎叫

    高崖之上,燃起了冲天烈焰,巨兽的身躯此刻尽化为火焰中沉沉的暗影,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化为灰烬。但事实上,自高崖上传下的压力有增无减,在火光的映衬下,余慈甚至看到巨兽在其中摇摆头颅,抖震毛皮,全然无恙。

    眯起眼睛,余慈盯紧了高崖火光,心中积聚的乌云终于被火舌烧出个窟窿,疑惑不再:

    鬼兽!

    这厮是天裂谷中的一方霸主,也是传说为罗刹鬼王所遗弃的宠物。它一直生活在天裂谷中,却不知为何,出现在距离天裂谷两千里之遥的这里。

    真是老朋友了,自从在天裂谷下,目睹其发动惊天幻术,击杀万千妖魔之后,余慈便再没有听到它的消息,至今也有四五个月。时间过得飞快,天裂谷的局面也大不相同,却不知鬼兽出现在这里,与那边的局势有没有关系?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又想起一件事。当初天裂谷中,和叶途在一起的时候,便曾遭遇到过与昨夜类似的骚乱。当时天裂谷中猛禽凶兽也是狼奔豕突,慌成一团,始作俑者正是崖顶的鬼兽。

    当时他只觉得鬼兽威势无俦,后来才明白,是鬼兽吼声中带着令生灵躁动的迷幻之力,连越界而来的妖魔都不能幸免,更不必说相对要弱一些的谷中生灵。

    只看谷底躺倒的修士们便能明白,鬼兽的吼声依然凌厉。不过雷鸣般的吼声终究不能长久持续下去,慢慢地便转换为声声压抑在喉咙里的低鸣。火焰包裹下,鬼兽似乎往下边扫视一眼,但没有任何后续动作。

    从余慈这个角度去看,高崖之上,鬼兽似乎还有别的目标,在以吼声宣告其存在后,这大家伙竟是返身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不明白这虎头蛇尾的算是怎么一回事,余慈也来不及多想,忙着查看诸老等人的状况。初步探知几个都是昏迷,并无生命之危,但不再耽搁,拉着人便往码头里送。

    山谷中躺着六个人。余慈要在鬼兽回返之前,将他们带到山腹中去。还好,通过接泊区的甬道口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修行人体力不同寻常,余慈两手各挟着两人,又把剩下的两位挑到肩上,向甬道那边狂奔。行至半途,里面人影闪动,却是周虎和昨日收容的冯朝二人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发现外面剧变,赶出来帮忙救人。余慈看得清楚,两人鼻孔下还有没来得拭去的血迹,鬼兽的吼声震波竟是穿透了厚厚的岩层,对码头内的修士实现了杀伤!

    山腹里面也不安全,但总比外面好一些。

    三人正忙着交接伤员,余慈胁下忽有人呻吟一声,清醒过来:“勒死我了,混蛋小子,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诸老?”

    余慈和周虎都是一喜,其中尤以周虎为甚。诸老堪称是码头内地位最重要的人物,若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,余慈或许要吃排头,至于周虎,作为专职护卫,下场恐怕就不那么美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这边同时吁一口长气,诸老则挣扎着下了地,五官七窍沁出的血迹未干,精神却还算得上不错,甚至比周虎和冯朝都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老头先是转头遥望崖顶,却已经找不到将他震昏的罪魁祸首,只能摇头道:“好险,幸好及时用‘魂转’之术,将针对神魂的冲击转到肉身上去,否则靠得那么近,说不定就是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诸老不愧是精研神魂之道的大师,那“魂转”之术,能够转嫁神魂冲击给肉身,奇功秘技,余慈还是首次得闻。但紧接,诸老的眼珠子便盯过来:

    “你又是怎么回事?你能挡住那撼魂冲击?”

    老头疑惑,余慈也在糊涂:他什么时候对鬼兽的迷幻之力有抵抗力了?山腹外包括诸老这精研神魂之道的大师在内,都在吼声中瘫倒,偏偏他除了耳鼓轰鸣,便再无他恙——要知道,他现在嘴里可没咬着牵心角!

    “余老弟师承离尘宗,有什么秘法也不奇怪……诸老,我们快进去吧!”

    周虎把几个昏迷人员都递给冯朝,让他送进去,伸手便来扯诸老。他担着天大的干系,无论如何都不敢冒险。偏偏诸老倔脾气上来,挥去了周虎来扶的手,就在甬道口卡着,无论如何都要余慈给他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此时,山崖背面,忽有呼啸如雷,便是没了撼人心魄的异力,也觉得地面微微颤动。隔着一座山峰,人们还是能够感觉到来自于鬼兽身上独特的力量,正肆无忌惮地放射出来。

    哪来这么多事!

    想到鬼兽随时都要回返,余慈低骂一声,直接做出了反应——他双手不得闲,干脆撞了老头一记,出奇不意之下,硬把他顶/进了甬道里。

    老头踉跄中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,回头便要破口大骂。然而绝谷之顶,忽地轰地巨响,碎石沙土滑落,簌簌有声,让人怀疑这片谷壁是不是要塌掉半边。震声里,一道模糊的影子从对面谷顶上甩过来,重重砸在另一侧山壁之上,直接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绝谷光线骤然一亮,鬼兽巨躯紧跟着从百丈高崖上一跃而出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清晰的弧线,身外熊熊火焰燃烧,给皮毛染上一层妖异的朱红色彩。

    轰声巨响,鬼兽也撞在对面山壁上,冲力所及,当即便有大块崖壁剥落,直坠而下,就砸在甬道入口边上,飞溅的碎石射进来,当当作响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周虎再不管其他,强扯着诸老往山腹中走,余慈断后,同时找到机关,关闭甬道入口。在封路的巨岩轧轧落下的时候,绝谷中忽然炸起一团尘烟,那是鬼兽的目标,被它从高处撞下,摔得五痨七伤,但一时竟还未死,挣扎着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已经衰弱但依然强韧的气机鼓荡,余慈眉头一跳,如果没看错,这是一头还丹妖魔!

    用还丹来标识妖魔水准,或许有些不太准确,却也能表现出妖魔的强大。可惜,强大永远都是相对而言。鬼兽的低吼声由远而近,挟着呼呼风啸,巨大的身躯没有任何减速,急坠而下。

    嗵声巨震,绝谷地面似乎跳了一跳,随即便是血光迸射。

    那妖魔也是厉害了,在千钧一发之际,用一条腿的代价逃过鬼兽大山压顶式的扑击,嚎叫着往边上逃,方向竟然是甬道这边。

    余慈醒觉,向后疾退,然后,封路巨岩便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妖魔撞在了封路巨岩边缘,从没有合拢的缝隙处,还能看到它灰黑的脚爪。但下一刻,山腹内似乎猛震一记,那半截脚爪蓦地飞出,血点喷溅到甬道里面,随即甬道完全封闭,山腹外也陡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诸老暴怒的吼声只响了半截,便似是被利刃割断,戛然而止。他终于意识到近在咫尺的危机,山腹中,所有人都屏息宁神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封路巨岩上,有细细的磨擦声传导进来,鬼兽似乎这块岩石很感兴趣,在用爪子或者是皮毛轻蹭,低沉的吼声在其喉咙里打转,透过岩石,愈显沉闷。

    山腹内诸人,包括余慈,都希望这大家伙兴趣尽快消褪,早早滚蛋才是正经。但念头还未转过,炸雷般的轰鸣便打穿崖壁,碾压进来。

    在狭窄的甬道中被音波穿过,余慈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,他向后飞退,才一退进接泊区大厅,便见里面东倒西歪,周虎和冯朝,甚至包括后面跟过来帮手的几名修士,都站立不稳,有的直接昏迷,像周虎这样修为稍高些的,勉强坐地运功相抗,却是面目扭曲,额头上青筋几乎要挣破面皮。

    吼声倒在其次,恐怖的是吼声中迷幻之力对神魂的冲击,余慈毫不怀疑,若鬼兽再这么吼两声,山腹中有八成的修士都要神志错乱。

    稍微从容些的除他之外,只有诸老。这老头脸色愈发苍白,却是眼神灼灼,神智清楚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余慈扭头看他一眼,未及说话,又是一记巨震,鬼兽没有再吼,却是重重地撞在崖壁上,甬道内似有“咯”地一声,那是甬道机关受到外力冲击过甚,毁坏锁死。这也是一道安全措施,不过对鬼兽来说,甬道它本就是进不来的,倒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正想着,岩石上“滋”地一声,像是热油泼在上面,余慈心头一激,转眼去看,只见黑沉沉的甬道尽头,忽然有一道焰光亮起。火焰吞吐,扭曲变形,似乎从崖壁的某个缝隙中慢慢地透进来,光芒最初是正常的橘红色,但随着透进来的体积越来越大,橘红颜色便逐渐消褪,代之而起的,是观之有阴寒之意的灰白颜色,里面还透着一层铁青。

    灰白火焰辗转演化,渐渐构成轮廓。余慈和诸老都看到了,那分明就是鬼兽巨大的头脸!

    这算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余慈想不明白,但他清楚,事急矣!

    余慈知道再耽搁不得,当机立断,从储物指环中取出牵心角,扔给了诸老:“救一个算一个,含在嘴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牵心角,你有这种东西……等下,外面的难道就是鬼兽?”

    老头似乎想通了什么,哇哇大叫,余慈恨不能一脚踹过去,但紧接着便听到老头叫道:“要是有这东西,我能布成法阵,暂时屏蔽神魂冲击!”

    余慈微怔,转脸看他,目光又扫过厅中东倒西歪的人影,想了想,突然咧嘴笑道: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心神一动,停留在山腹某个角落的鱼龙倏地蹿出,从某个通气孔里钻出去,展开其绝顶速度,不过数息时间,就到了绝谷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鬼兽巨大的身躯尽入其眼中。

    余慈咬牙,身形突地前冲,没有经过甬道,而是撞向旁边的厚厚岩层,没有任何窒碍,他的身形没入其中,倏乎不见。

    诸老方一怔,便见已经将整个脑袋化为火焰探进来的鬼兽蓦地巨口大张,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。

    那不是吼声,是尖锐的嚎叫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囧,完全没有过星期天的概念了,焦头烂额,有气无力求红票,希望兄弟姐妹们能给一把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