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雷吼

    两头凶兽都是大块头,身长都在丈二以上,狰狞凶恶,然而此时尸体交叠,汩汩鲜血很快便摊开一地,死得再干脆不过。

    余慈自家知道自家事,他的土遁之术粗浅得很,穿透厚厚的岩层不是不可以,速度肯定提不起来,但刚才从泊阵中枢穿出时却是无比流畅,便像是穿透了一层水膜,阻力微乎其微。那必然是“息光遁法”的功效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件事,让余慈不得不重视起来。他蹲下身去,指尖探入剑气撕裂的伤口,搅了两下,心中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知道余慈解决了凶兽,山腹内也派人出来,帮忙收拾,领头的自然是赵希谯。在处理妖魔凶兽尸身上,整个码头怕是没有人比他更内行了。闫皓也跟了出来,他要实地确认绝谷泊阵的受损情况。

    赵希谯他们都在办事,余慈则是竖起那根沾了凶兽鲜血的指头,看得入神。直到闫皓发觉他行为古怪,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上去望风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笑,甩去指尖沾染的血渍,身形飞纵,这回他刻意用了“息光遁法”,上行的速度未必有多快,但衣袂破空声却是越来越小,到了绝壁中断更彻底消失,连带着他的身影也在阴影中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脚踏谷顶,余慈长长吁出一口气,呼气声像是从紧/窄的缝隙中穿出来,生成一段尖锐的哨音,暖热的气柱径不过两分,直迫出三丈开外,才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借助此法,余慈散去了体腔内骤增的压力,之前以“息光遁法”穿透厚厚的岩层时,类似的感觉更为明显,这股内聚之力是运使遁法时自然生成,在体外,形成一圈隐晦的波动,最大限度地消去了破空声,可能也有消减阻力之类的功效。但同时也带给了身体极大的压力,甚至隐约作用于神魂。

    其实压力没什么,余慈真正在意的是,运用此法,剑上威力似乎有增强?

    他对天遁宗“一击不中,远遁千里”的遁法不感兴趣,但如果这遁法能够增加他剑上杀伤,就算是一点点,也能引起他足够的重视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来,余慈一直努力使得手中剑锋芒更利,以符合自己的剑路。随着剑意调整重组,他剑上杀气渐重,爆发力和杀伤力都有不小的增长。可毕竟达到了修为所限的顶峰,此后想再进一步都比以前要困难十倍。

    却不想在运用“息光遁法”时,那几个基本势子,会自然形成这样一种“内压”,挤迫脏腑之余,也催逼元气,使贯脉而出的气劲更为凌厉,且似乎每一个势子都似在为后面的突击做准备,使得发剑时,杀伤力又有比较明显的提升。

    名为“遁法”,余慈倒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极高明的蓄力法门。他不免感叹,天遁宗不愧是当世大宗,随便拿出些东西来,便不可轻视。如此想来,真不知那些更高层次的“遁法”,又会是怎样的神通?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不免想到诸老提起的蜃影玉简,如果那玩意儿真比“息光遁法”强过十倍,他都有点儿按不住心思……

    挥去那滋生的念头,余慈在谷顶站着。

    绝谷谷顶在方圆数十里内,算是高处了。站在上面举目望去,苍山层叠,青蟒绵延,残阳似血余辉,披散开来,偶尔映得几只撕咬中的野兽。夜幕已在东边山脉尽头,也即夕阳照射不到边沿处垂下,并不断扩张它的领地。

    原来不知不觉已是一个白日过去,码头周围不算平静,可比预估的情况要好上许多。那些骚乱中东去的猛禽凶兽,此时仍有大部分未曾回返,码头附近兽类搏杀是有,却远不到先前评估的烈度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,余慈也稍稍放心。他并非是干站着,而是用了“息光遁法”九个基本动作中,唯一一个静止不动的势子。他在室内修炼时,倒把七八分力都用在这势子上面,却没察出异处。如今心有所得,再体验时,果然发现就是这个势子也能生成“内压”,只是要平缓得多。

    力量一层层加上去,没有前几个势子的爆发力,但堆积起来的合力,实际上要还要超出不少。“内压”加到极处,余慈隐约感觉一种对应的外烁之力,但未及深入体会,头上鹰唳声起。

    绝谷中死去凶兽残留的血腥气,即使经过及时处理,对各类猛禽凶兽也有极大的吸引力,甚至有可能引来妖魔。余慈站在谷顶小半刻钟,头顶便有两三拔鹰、鹫之类的猛禽在上空盘旋,只是绝谷的地形不太利于飞禽扑食,它们才隐忍下来。

    但或许是滞留太久的缘故,这几只猛禽便有些焦躁,刚才突然爆发了一场小冲突,随即这些扁毛畜牲就振翅高飞,追逐着转眼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余慈被惊醒,也知道现在不是用功的时候,不过对上面的变故,他还是有些奇怪。正想着,脚下微微震动,他刚闪开了些,便看到诸老光秃秃的脑袋从谷顶土层下探出,再一冲,便拔身上来。

    老头儿土遁倒使得顺畅,不算之前那一回,余慈可说是瞠乎其后了。

    余慈笑问一句:“诸老也来透气?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他就想通一件事,转眼再看已清净许多的天空,击掌笑道:“原来是诸老出手,怪不得那些猛禽走得这么狼狈!”

    诸老修为精湛,已至通神中阶的顶峰,论修为,是比余慈要强的。他一生精研神魂之道,对惑神之法颇有研究,出其不意,影响几头扁毛畜牲,不是难事。老头年龄在他五倍以上,余慈偶尔奉承两句,也算尊敬。可惜诸老不予理睬,只是盯着他,道:

    “你用了‘息光遁法’,必然知道它的好处。但此物与我手中蜃影玉简相比,不值一提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不知从哪儿得了消息,急匆匆又赶过来询问,看来是还不死心。余慈前面已经把理由都告诉了他,眼下只能苦笑。很显然,昨夜被回绝后,诸老回去又有了想法,见他表情,便道:

    “我这嘴巴还算严实,也不贪你的宝物。只要你在码头这段时间,将那东西送我研究,我也会把蜃影玉简给你观看,这样你离开前,我们换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个好主意,余慈听了还真有几分心动。不过天龙真形之气老头肯定是见不到的,而还真紫烟暖玉又是别人的宗门至宝,一旦走露风声,说不定慕容轻烟那个女人就要过来理论,对那个莫测高深的女人,余慈颇是忌惮,而且对方真的讨要,余慈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想了想,余慈终究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诸老一时气苦,但看出来余慈有所犹豫,不想就此放弃,便哼一声,也停在谷顶,僵着不走了。

    余慈笑了笑,也不管他,径直观察四面形势

    山林的天色暗得很快,当夕阳沉到天裂谷的雾线之后,山林便给蒙了一层黑纱,且迅速地加深。老天也来凑趣,不知从哪里扯来厚厚的云层,遮星蔽月,使得黑暗以绝快的速度铺盖大地。

    赵希谯等人的处理工作已经完成,就是闫皓那边,进度不太如人意,但修补泊阵是个精细活,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余慈觉得也差不多了,黑暗到来,山林中的危险程度一下子便提高很多。兽吼枭鸣之音时远时近,东去的兽潮回流,已是不可避免的趋势。

    或许是阴云堆积得多了,天空中有郁郁雷音传下。

    今年的春雷来得比较晚呢,余慈被先前的念头纠缠着,也没多想,转脸道:“诸老,下去吧,那事儿我们回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头却没有说话,而是昂着头,呆呆地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余慈微怔,也一样抬头,厚厚的云层里什么都看不到,雷音依旧响着,却没有电光闪烁,煞是古怪。

    待余音碾过,余慈再看诸老,想再说话,忽见老头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秃顶上更是冒出了细细的汗珠。余慈一惊,要伸手去扶,云层又是一声雷爆,这一声来得全无先兆,便似将雷音直撞塞进他耳朵里去。

    旁边诸老大叫一声,五官七窍同时溅血,向后便倒。

    余慈脑门震荡,耳鼓轰鸣,但除此之外,出奇地再没有其他的感觉,至少他不知道,为什么诸老会成了那种模样!

    耳畔轰鸣,余慈的听力也受到了影响,他不敢怠慢,伸手将诸老挟住,向后便跳。下方是百丈高崖,余慈在崖壁上几次借力,也就下来了,可在下落的同时,崖壁似乎震了一震,一股腥膻之气在纷乱的风中透过来,抢入鼻窍。

    余慈身上一激,猛抬头。

    高崖之顶,一头巨兽傲然屹立其上,昂首大呼,声如雷震。

    阴云下,黑暗中,余慈其实只能看到那巨兽黑沉沉的影子,但是,那似曾相识的腥膻气,在嗖嗖的冷风里,愈来愈熟悉,也如头顶阴云一般,累积在心中。

    余慈脚踏实地,一回头,却见谷底包括闫皓在内,几名修士软倒了一地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上方的亮度在提升,非是阴云散去,而是崖顶巨兽身外,有一层火烟流动,先是火星点点,终又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上班前更新。旧识相见,精彩在即,呼唤红票,吼吼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