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遁法

    “当然想要。”

    余慈笑眯眯地回应。他看得很清楚,诸老是在钓鱼,但技巧实在粗劣,所以他不咬钩:“可惜我身上没有比血宝更珍贵十倍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的态度,诸老知道自己太过急切了,老头儿一辈子埋首研究神魂之道,在人心把握上是很是精准,却缺乏实践的技巧,更没有那耐心,当下怒哼道:

    “别装糊涂,你肯定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余慈不放:“这些天我是看出来了,你行事百无禁忌,神魂伤势却一日好过一日,必然是有种能化消阴邪煞气、温养神魂的法子。我一生精研神魂之道,正需要收集类似的法门,你若有心,我愿意再拿出一枚蜃影玉简,与你交换!

    “那枚蜃影玉简,乃是一劫以前从天遁宗流散出来。里面记载了其宗门内某个教习,演示遁法、杀剑的二十四个片断,形神兼备,虽没有述其精要,但你们精研剑道的见了,必有所得,论价值,远在那‘息光遁法’之上。如何?”

    余慈听了心中一动。那蜃影玉简,就是在玉简中以特殊手法封存了各类影像,有静止和动态两种,高级的蜃影玉简可将动态影像的声光效果完全复现,有些特殊的种类,甚至连气味、触觉都能保留,当然价值也是不菲。诸老所说的这种,必然是高级货,里面留存的影像绝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能够一睹天遁宗的杀伐秘剑,研究其剑意奥妙当然很好,可惜……

    余慈摇了摇头:“诸老,天遁杀剑之类,对我来说或有参考的价值,但并非必需之物。我有自己的剑路,虽不能说是完美无瑕,却也是多年锤炼,已成习惯。天遁杀剑‘一击不中,远遁千里’的手段,其实与我‘夺抢生死之机’的做法形似而神非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剑意,余慈不自觉有了兴头,差点儿来了个长篇大论,总算是看到诸老脸色难看,才又把话题硬拽回来:“另外,我也不想瞒你,我能够温养神魂,并非是靠什么法门,而是靠着外物,至于是怎样的外物,因为干系不轻,恕我不能透露,但此物肯定无法交易,故而这机会,我只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余慈在这点上确实没有虚言。他的神魂创伤之所以恢复神速,一是靠的从鱼龙身上得来的“天龙真形之气”,一是因为那块还真紫烟暖玉。两样东西都是比较私密,没可能将其与别人分享。

    如此,别说诸老拿出的只是蜃影玉简,就是把天遁宗的核心秘典拿出来,余慈也没法去换。

    诸老死盯着余慈,好半晌,终于确认余慈并不是和他讨价还价,而是确确实实地回绝了。他光秃的脑门便有些发红,这是他暴怒的前兆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做好迎接他口水的准备,但不知为何,老头却是硬生生地将火气按下去,闷哼一声,把挡路的余慈推开,要到仓库里去。临进门时,他忽地停下,转过脸来: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化消煞气的办法,也许你很有自信,但我还要提醒你,神魂牵涉人身最玄妙之事。所谓心魔,若是真如扫灰搬土一般,随便清清便能弄干净,也就算不得心魔了!”

    他是研究神魂的大师,在这上面的评断,绝不像是评论剑术那样外行,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

    “心魔不是外物,而就是你神魂本身,所谓心魔煞气,不过是它的外相,纯粹是唬人的玩意儿。真正的心魔,无形无相,向来是潜移默化而不自知,惑乱心性于无形之间,一旦滋生,你的神魂便已经变异,想要扳回来,则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以为,有了宝物护身便可高枕无忧,你看那些精修苦炼千百年,成就长生真人的,哪个没有几种应对心魔的法门、宝物?但接下来的劫数中,因心魔翻覆致死的,从古到今,从没有断过!

    “论心魔之盛,此界以剑修为最。因剑生煞,缠绕终生,不是剑斩心魔,就是心魔毁剑。你不是剑修,却能以剑生煞,无坚不摧,相应的心魔缠绕,将来也难以避免。若要免其灾祸,眼下便要未雨绸缪,言尽于此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说罢,诸老拂袖而去,这话像是威胁,又像是诅咒,但以老头的性子,不至于下作至此,余慈觉得,这更像是老头自觉无用武之地后,甩手不干的宣言。他不免失笑,也发现这事儿仍算得上是虚无缥缈,至少比不过眼前的事情急切,便暂时将其抛在脑后,也回仓库去,养精蓄锐,应对后面可能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后再无事端,直至长夜过去。

    兽潮早已经漫过山体,向东奔流,旷野中竟是出现了一阵难得的寂静。不过自余慈以下,没有人会过份乐观。慌张混乱的兽潮已经过去,如果西边没有天裂谷寒潮那样的威胁,绝大部分野兽还是会返回原本的居住地,但在此过程中,必然穿插着猛禽凶兽争抢地盘的厮杀,那场面会更加血腥狂躁,那时候,对码头的考验才真正到来。

    所以,码头内的气氛依然沉重。虽然已是白日,但密封的山腹内没有任何变化,仓库里的修士大多保持着沉默,自顾自地打坐调息,便是有人说话,也不自觉压低了嗓子,似乎是怕声音传到外面去,招来祸端。

    余慈不喜欢这种气氛,干脆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经过昨夜一战,他隐然已经是码头地位最高的人物,没人会置疑他的行为,便是有,也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,余慈先用“贯气法”锻炼符法,又拿出一点儿时间,祭炼照神铜鉴和道经师宝印两件法器,最后以“归虚参合法”调适心境,又启动“心内虚空”,察看里面天龙真形之气与自家神魂元气的同化程度。这是每日例行的功课,整套做完,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按着习惯计划,午餐过后,就是重新整理、钻研剑意的时间,一边揣摩一边练习,一般会持续到晚上。不过今天,余慈忽然想换换花样。

    他把刚到手的“息光遁法”玉简拿出来,以神识扫视一遍。感觉中,这门遁法确实比较简单,玉简中寥寥千百个字配上几幅简单图像便说得清楚,有通神初阶的修为便可尝试修炼。

    息光遁法共有九个基本势子,包括飞纵、奔跑、翻滚、上蹿、下扑、矮身、横移、倒跃、静止等九条。这九个势子有一个总纲式的心诀,而每个势子又都有与之相对应的行气原则,大约就是飞纵时凝气于何处,横移时气脉如何震荡等。

    玉简上记载详细,又没有故弄玄虚,搞些云山雾罩的理论,看得出来,制作此枚玉简的人,就是要传授一门“实用技巧”,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余慈有“先天一气”傍身,经络气血几无窒碍,稍一存思,便知道这些气脉运转方式对他来说毫无困难。不过他也注意到了,这里面掺杂着一些基本咒术,隐约与五行遁术相通。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世间遁法,向以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之五行遁术最为基础,据说能轻易与天下任何一门遁法融合。像是余慈见的“息光遁法”,更近于身法挪移,再不勾连五行遁术,便要有点儿名不符实了。

    虽说五行遁术是修士基础中的基础,但余慈对此并不精通。他走的是野路子,对五行遁术,只在止心观的时候接触了一些,也就是把土遁练成“穿墙术”的水准。

    此时着手练习“息光遁法”,别的都没什么,就是涉及到五行遁术的这块儿,结合起来颇有些生涩。房间空间又小,练习很不方便,稍稍比划了两下,他便摇头,不再进行下去,只在脑中揣想疑难。

    山腹中难知日月时辰,但机关消息解决了这个问题。在申时初,屋内铜钟清鸣。这便是要余慈接班值守的信号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耽搁,整束得当,往泊阵中枢行去。在他前面值守的是闫皓,只是当余慈走进中枢所在时,这个老实人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绝谷泊阵有凶兽闯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运用圆光术,房间墙壁上的镜子上,显出绝谷泊阵的现状。这个停泊接引云梭的绝谷中,确实有凶兽在其中,而且不是一个,是两头。尤其倒霉的是,这两头凶兽都是身躯庞大,还在激烈搏杀中,浑不知它们之间的战斗,会对泊阵的符纹安排造成多么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摇头:“得,我去把它们解决掉!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迟疑不得。拖得越久,对泊阵符纹的破坏越大,修复起来就越困难。码头里就闫皓一人有修复泊阵的能力,若是工程太大,耽搁三五个月也不是不可能。余慈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转身想走,忽又停住:“还要绕圈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要到绝谷泊阵,正常通路是从山腹上层走到下层,再进入接泊区,打开与绝谷联通的甬道,这才能进得谷中,这样算起来,去一趟怎么也要近六十息的地间,那时候,凶兽肯定又把泊阵破坏不少。

    不如,直接过去好了!

    初时只是一个念头,但经过对“息光遁法”一下午的存思揣想,甚至于实践,余慈此时的思维、肌体均处在一个非常活跃的状态。就是这么个念头,将那份活力激发。

    余慈全没多想,身形一纵,竟是直接撞向厚厚的岩层。

    没有撞击声,余慈的身体像是一波无有实质的烟气,瞬间渗入崖壁中。

    闫皓反射性地去看墙上圆镜,只见绝谷,两头拼斗中的凶兽颈侧突然飙射鲜血如雾,庞大的身体没有消去冲势,重重的对撞在一起,就那么交叠抽搐,进入濒死状态。

    旁边垂立崖壁的阴影中,余慈的身形从模糊到清晰,最终现身在两头凶兽旁边,看着尸身发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进村前的更新。话说这几天是小封推,我却连个星期天都没有……撞墙、撞墙、撞墙!椎心泣血啊,求红票求安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