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杀剑

    “昂昂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吼啸声透过岩层,传导进来,厅中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。兽潮来得非常突然,势头又相当猛烈,在外面修士呼救后不到半个时辰,漫山遍野就都是奔涌的野兽,大的小的、强的弱的、跑的飞的一窝蜂似的涌过来,转眼碾过移山云舟码头所在的山体,继续向东奔逃。

    “难道寒潮又来了?”

    赵希谯是指上回从两界甬道透过来的寒潮,顶到天裂谷上之后,向东蔓延约百里,所过之处,草木植被遭到毁灭性破坏,而引发的妖魔凶兽的大迁徙,更是荼毒数万里方圆,诸老等人都是亲历者,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余慈和闫皓已去询问几个逃来的修士外面情况,并将他们安置下来,此时厅中只剩下诸老、周虎、赵希谯三人。后者说话,诸老是懒得答理的,只有周虎摇头道: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听余老弟的说法,更像是某个厉害的妖魔滥发威能,引发骚乱。应该是暂时性的,就是现在环境复杂,后续的混乱不知会有多久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明白,其实这边最可怕的不是兽潮,而是兽潮过后,各类猛禽凶兽因为变易的环境和陡然加大的生灵密度,在本能驱使下,重新开辟势力范围,引发的各类厮杀。

    这类厮杀以前几日最为频繁,受到血腥刺激的猛禽凶兽,甚至会失去理智,乱杀一通,更不用提那些混杂其中的妖魔,对生灵气息极其敏感,就算是藏身在山腹中,也很说能瞒过它们的感应。

    所以说,后面这两三天会很难熬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传讯飞剑法阵,否则离尘宗的高手或可及时来援。”赵希谯为之扼腕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废话。传讯飞剑法阵是此界出名复杂的法阵之一,布下阵来,范围动辙有三五里方圆,码头这一点人,绝对照顾不来。

    而且有余慈在的时候,这种话他肯定不会说。

    他不是对余慈有什么不满,只是明眼人都知道,余慈被安排到这里,说是巡查护卫,其实是向诸老求医来的,也就是过来疗养。就算这个年轻人确实有几把刷子,但允其量是通神中阶的修为,谁也没指望他能像那些步虚修士一样,坐镇此间,便能将码头化为金城汤池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赵希谯重重叹了口气,余音未绝,山腹中“通”地一声响,下面有惨叫声传上来。

    “妖魔!”

    赵希谯整个人跳起来,周虎不像他那么过激,却也立刻起身,护在诸老身边。

    此时山腹下层已是大乱,气劲交击声乒乒乓乓连成一片,中间还能听到几声闷哼,此外就是一种极低沉的呼噜声,像是猛兽喉咙里的咆哮,回荡在山腹中,音如雷震。

    周虎扭头去看诸老。老家伙终究是经过风浪的,嘴唇抿住,将话音一丝丝挤出来:“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!”

    明确了诸老的态度,周虎把头一点,护着老人疾往下走,后面赵希谯跺跺脚,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下面情况是乱,但除他们三人之外,所有战力都在那边,若能及时平定,局势还稳得住,若是被杀进来的家伙各个击破,那死得才真叫憋屈。

    到了下层,声息更是强烈。气劲交迸以及修士的呼喝声更易分辨。周虎这样训练有素的立刻便听出来,这是闫皓指挥着刚逃难来的修士们将闯进来的妖魔往仓库的方向引,那里空间较大,不至于像住宿区一般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三人都很熟悉码头地形,从一个岔道过去,还抢在诸修士前面到了仓库,与修士们汇合。人多势众,他们不免松了口气,然而未等闫皓给他们说明情况,那群逃难来的修士中便有人大叫: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道黑影便从厚厚的岩石中跳出来,带起的腥风弥漫整个仓库。还好前面有人提醒,众修士都散开一些,只有个倒霉鬼被黑影丈许长的身躯擦了点边儿,闷哼声中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影从地下冲起来,身形却丝毫不停,直撞向头顶的岩层顶板,然后身体毫无阻碍地融了进去,转眼消失得无形无踪。看到这黑影,虽只惊鸿一瞥,赵希谯还惨叫起来:

    “地魂妖!”

    随即便是“啪”地一声响,他结结实实给了自己一个耳光:“这张烂嘴!”

    诸老和周虎则是脸色难看,不管这地魂妖强弱与否,在此山腹之中,四面都是土石,岂不成了最利于地魂妖的战场?

    还好仓库里几个修士都还没乱,前面发声提醒的修士似乎对岩层后的感应颇为敏锐,众修士便在他的指点下松松散散围个圈子,把诸老三人也圈进来。闫皓这时才有机会和三人讲明。

    刚才他和余慈去安置这群修士,却碰到这头地魂妖和另一头可以地行的妖魔撞进山腹。这两个妖魔正在厮打之中,陡然闻见生人气味,狂性大发,四面乱冲。那头妖魔混战被杀,这只地魂妖则要滑溜得多,在岩层中乱穿,众人无奈,只能且战且退,让其引到这仓库中,以便施展手脚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地魂妖却是迟迟没有再扑出来,隐藏在人们无法探知的暗处,蓄势不发,只将阴森的凶意透过出来,四面流动,仓库里的气氛随之绷紧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希谯却发现少了个人:“余老弟呢?”

    闫皓脸色有些古怪,想说又没出口,赵希谯见状面色一变:“难道被杀……啊!”

    腥风扑鼻,那地魂妖终于找到了机会,竟然又是从地下扑出来,疾若飞魂。这一下比上回来得更突然,修士中那个感应比较敏锐的人话音刚出口,黑影便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妖魔有着相当的灵智,它知道什么样的目标对它威胁最大!

    诸老等人靠近内圈,地魂妖几乎是擦着赵希谯的身子蹿起来,将他惊得身体发硬,脑子一片空白。还是周虎拉了他一把,将他外边扯,他腿上根本发不上力,斜着往下坐。

    但正是这样,他清楚地看到了,与扑击的地魂妖相对,侧后方一波流动的雾气,像是被风吹着,瞬间绕过疏落站立的修士,倏分倏合,倏地在地魂妖目标之前出现,且没有任何犹豫,直撞上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片空间似乎被扭曲掉了,只是剑光微闪!

    不知为何,赵希谯呼吸顿止。不知是他,仓库内所有人,都在剑光闪动的瞬间屏住呼吸,似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寒雾,弥漫在外,千亿颗尖锐的冰屑浮游在空中,稍一呼吸,便要冷到五脏六腑中去。

    人们耳中听到一串细微到极致的“嘶嘶”声,随后就是一声闷响,地魂妖的目标呆呆站着,而地魂妖本身更快的速度飞掼回去,直到撞上仓库厚厚的崖壁,去势方止,随即软软滑落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下,人们都看到了墙上绽开的巨大血花,然后才是余慈从地魂妖身上脱离,慢慢直起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封住口鼻的冰尘寒意陡然消散,众修士憋在喉咙里的吐息转眼变成了发泄式的啸叫,仓库间一时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一招……”

    闫皓牙缝里丝丝做响,脸皮上似乎还残留着剑气抹过后的寒气。他望向仓库的入口处,从那边沿伸到住宿区,还有一具妖魔尸身,几乎是被余慈同样的手段斩杀。

    两头妖魔,一头一剑,就这么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闫皓也知道,使出这样的一剑未必真如余慈所表现得那么轻松自若,但实实在在是干脆利落。这样的一剑,也只有亲眼目睹,才能体会其无坚不催的力量,还有里面令人心肺冻彻的凶绝杀意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正在盯着倒毙的地魂妖,看着妖魔抽搐垂死,看上去随时都会补上一剑。不知为什么,闫皓竟不太敢直视他的背影,只觉得那见惯了的身形似乎有种刺眼的寒光发散:

    “怪不得诸老说他煞气太重……”

    嘀咕的时候,他也听到诸老似乎喃喃地说了些什么:

    “天遁杀剑……莫非真是天数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这时候倒是赵希谯恢复得最快,他从地上爬起来,只愣了片刻,便几步便赶到余慈身边,却不是看余慈,而是盯着倒毙的地魂妖,越是打量,越是兴奋,乃至不住地搓手:

    “余老弟,这头妖魔中若再有‘腐风’血宝,一定要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余慈此时正长长吁气,待浊气吐尽,方瞥他一笑,笑道:“这是诸人合力所杀,我可不能擅专。”

    “余仙长何出此言。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说话,正是那位刚才一直提醒诸人地魂妖所在的修士。此人个头不高,但极是粗壮,声音宏亮,说起话来,声震耳膜:“若非仙长神剑无双,先后斩杀山魈和地魂妖,我们这些人里,能有几个活下来?若说这两头妖魔不是余仙长的功劳,我冯朝第一个不答应!”

    余慈回眸看他一眼,点点头。刚才和这些人接触的时候,他便发现,这冯朝看上去豪爽大气,但也颇有几分心思,否则也不会在乱局中,迅速成为这几名修士临时的话事人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离尘宗弟子的身份,挟连斩两个妖魔的威势,再有冯朝的积极配合,对于控制那些身份来历复杂的修士,都有好处,余慈也就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此时,山腹外的兽吼鸟鸣声还在持续,仓库中,地魂妖已经不再动弹,血污摊开一片,嗅着这血腥气,余慈往回走,眉头却是皱起。

    仓库中忽然就安静下去,余慈也没在意,只道:“把尸身清理下吧,免得再招来妖魔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便有不少人吁一口气,周围的气氛活络许多。赵希谯当然是要动手,那冯朝也招呼两个人上前帮忙。余慈此时才觉得这些人的态度有些古怪,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,他转而对诸老等人道:

    “今夜就不要分房睡了,在仓库里凑合一晚上,免得遇事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诸老随口应着,鼓出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呃呃,红票掉得好快,呼叫红票,呼叫支援,呼叫后程发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