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血宝

    余慈在丛林中飞掠,此时他距离目标不过三五里路,翻过山头便是。

    鱼龙感应范围中的那位,正是早前在移山云舟码头见到的看起来很是安静羞涩的女修,不知是什么原因,停留在那里调息。

    余慈也知道,在如今的局势下,到这个码头来的修士,大都往天裂谷去捕杀妖魔,每个人都有几分实力,不可小觑。可那位女修给人的感觉就是弱质纤纤,全无锋芒,与其他人大为不同,也让余慈印象深刻。且在这种荒郊野外入定疗伤,这女修怕是个缺乏经验的雏儿,让人摇头。

    不过余慈更想知道的是,从接引云梭上下来,也有几个时辰了,女修怎么还在码头附近,前面的时间难道都在绕圈子?

    看那女修性情不错,若是询问,或可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山头在望,鱼龙感应中,女修也依然瞑目调息,没有醒来的征兆。

    之前那熟悉的吼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,余慈还是没有弄出个所以然来。他在天裂谷听到的兽吼声不下千百种,给他深刻印象的也超出三十种,仓促间哪能辨认清楚……咦?

    眼看就要翻过山头,余慈身形倏地前仆,直扎进前方的树丛阴影下。

    与他所在山头遥遥相对的另一个山峰之上,此时正有一个人影浮起来。

    黑夜中,两个山头相距超过十里,本来很难看清对面的人影。但若那人高高升起,将身形完全置于月光之下,甚至于嵌入半边月轮之中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今夜月轮半缺,光晕昏黄,算是颇为黯淡,然而那人升起后,不知怎地,投注下来的月光蓦地澄澈许多,原本许多月光照耀不到的丛林角落,此时将黑暗略褪去一些,天地间一时间竟似亮堂不少。余慈只觉得,便是满月无云的天色下,也未必有现在这般明亮了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瞠目,这时候,他已经把那人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月光下,以月轮为背景,又半侧着身子,那人只显出一个略显黯淡的轮廓。然而从那云裳高髻,裙袂飘飞的娇巧身影来看,分明就是余慈刚才还在寻找的玄阴教上师碧潮!难道这女人之前也在这里兜圈子?

    碧潮便虚立于当空明月之下,月光照耀,宛若飞仙。余慈却忽然觉得,那月光似乎正受碧潮的驱动,化为一片虚幻不实的光波,自高空漫下,涤荡丛林。而这正是月轮变得明亮的原因!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突兀的感觉,但绝非凭空想象,而是余慈的神魂感应透过照神铜鉴归拢再向外发散之后,从周围丛林的细微气机变化中,得出的模糊判断。

    月光如潮水,漫过之地,其细微变化说不得也要反馈到天上去,为碧潮所察知。这应该是一种借助月华之力,类似于神魂感应的搜索法术,范围至少在五里以上,且还在不断扩展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让余慈很是佩服。和此法相比,也许照神图要全面的多、详尽得多,范围也大得多,不过那毕竟是借重外物,不比碧潮,完全通过自身修为、法术,达成这一效果。

    余慈所有的山头暂时还没给包进去,就是漫开的神魂感应范围与其搜索区域有些重叠。

    这时就看出照神铜鉴的神异来。现在余慈的神魂感应已经很自然地先通过宝镜,再扩散开来,自然沾染上照神铜鉴的异力,使得神魂之力也如那神意星芒一般,如同虚而不实的幻影,难为旁人察知。

    倒是鱼龙,离那不断蔓延的月光潮水有些近了……等等,人呢?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跳,这时才发现,本在鱼龙感应范围内的柔弱女修,此时竟已杳然无踪,何时离开的,竟然全无征兆。

    他怔愣半晌,若非此前一段时间,他一直通过鱼龙锁定女修的位置,印象深刻,恐怕要以为刚才那瞑目调息的女修,只是他一时的幻梦!

    “见鬼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心中略觉不安,他感觉到,这方圆百来里的山林,似乎真的有大事发生了,今夜自己出来的还是有些草率,准备并不充足。而此时,受碧潮操控的月光潮水,有漫上他所在山头的趋势。

    虽说白日里,碧潮在他面前极力放低了姿态,但听到女修在香车内的低语之后,他也不知道在这荒郊野外,二人真碰面了,会是个是什么结果。余慈不敢耽搁,也不再想那位“柔弱女修”的事,召回鱼龙,屏住气息,贴地疾掠下山。

    在丛林中跑出近十里外,余慈再回头,此地仍能隐约看到月光下碧潮的影子,却见碧潮已经终止了那搜索法术,在那边绕飞一圈,但仍没有什么结果,最后身形一闪,竟是高速往这个方向来了!

    余慈将身形藏好,气息未乱。他看得清楚,碧潮的方向虽差不多,但其实是一条斜线,和余慈错开至少十里以上,很快飞过去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是往东去……走了?

    余慈用鱼龙跟踪了一段时间,果然见碧潮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,转眼越过五十里的感应界限,一路向东,真的是走了。

    天上月轮迅速黯淡下去,恢复了半刻钟前的昏黄。

    余慈将目光移回到那几个山头之后的天空,稍一思索,念头便已明晰:“小家伙,去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“无知小辈!不知死活!人头猪脑!其蠢无比!”

    山腹开辟出的空间上层,偌大厅堂之中,诸老暴跳如雷,光秃秃的脑门上热气腾腾,大概弹个火星过去,便要“轰”地烧起来。

    码头内所有常驻人员都集合在这厅堂内,除了诸老,所有人脸上都是无奈,眼看着这个地位最尊的暴躁老头面目扭曲,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要你戒杀、要你调养、你偏给老夫去外面惹事,要不是前几年欠了于舟那厮一个人情,你以为老夫会费心去治你这自以为是的混蛋小辈?早该把你扔到天裂谷下面去,和那些妖魔凶兽搅在一起,杀个你死我活,也算遂你的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老说的是。不过眼下有强力妖魔在咱们这片儿活动,咱们出入就有些困难,还有泊阵安全也要重视起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开口,便轻描淡写地将话题转移。看他的态度,诸老满脸横肉都在抖颤,不过余慈却不给他再次发飙的机会,紧接着就用正事塞他的口:

    “妖魔凶兽,甚至还有强大修士的搏杀之地,距离码头不过七八十里路,可以说转瞬即至,且周围生灵躁动,显然影响颇大,我们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出于谨慎考虑,余慈并没去山那边,不过鱼龙去了。通过鱼龙的视角,余慈将那片地域仔细察探一番,发现多处打斗痕迹和残破的凶兽尸身,算上已被他斩杀的黑影还有那个吼声的源头,这片地域竟然集合了近十头妖魔凶兽。即使天裂谷动乱未息,但这个密度明显过了。

    众人暂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就算是咆哮如雷的诸老,其实也相当重视这个消息。在场的人都经过天裂谷动乱之初的妖魔凶兽冲击,窝在山腹里,等着那些凶物从头顶上碾过去的感觉,真是糟糕透顶,没有人愿意再经历第二遍。

    余慈目光转向赵希谯:“赵掌柜,如何?”

    赵希谯是鉴定宝物的行家,手中拿着那块灰色的块状“血宝”,神情凝重:

    “这血宝品相颇高,若我所料不错,应该出自一种名叫‘地魂妖’的妖魔。此妖魔精擅地行之术,最擅长藏于地下,伏杀目标,也精通搜索生机,潜行突袭之道。成熟的地魂妖,可将其猎杀生灵的怨气吸纳入体,与血肉混杂,生成这‘腐风’血宝,吐息中蕴有阴邪怨气,伤人神魂,十分厉害,结此血宝的,怕不是已接近还丹妖魔了?”

    其实他隐约觉得评估有些保守,但他实在不信余慈能以通神中阶的修为,击杀更高层次的妖魔,就算妖魔重伤也一样。只能朝余慈点头:

    “也亏得余老弟神勇,将此妖魔斩杀,否则等它稍稍回力,怕是要大肆掠杀生灵以恢复元气,咱们这山腹,在地魂妖看来,便如平地一般,说来便来,说走便走,这里的布置,也有大半派不上用场,到时候怕是要鸡犬不宁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虎和闫皓都是点头。两人对码头的布置最熟悉不过,知道若是地魂妖过来,至少在第一波袭杀之前,周围的符禁、阵势绝对无法发现此妖魔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拿来我看!”

    诸老恶声恶气地说话,赵希谯忙堆起笑脸,将血宝双手奉上。老头将这表面凹凸不平的块状物掂来倒去,看了半晌,点头道:

    “这里的阴邪之气虽然散去大半,但内里结构天成,储备阴煞,事半功倍,且有滋养之功。正巧我缺个类似的材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老!”

    赵希谯当即叫起苦来:“这‘腐风’血宝,小子还想与余老弟交换……”

    诸老冷瞥他一眼:“你那边除了些炼器炼丹的材料,还能有什么好东西?这件材料既然入了我眼,便是由你收去了,我也要买过来。嘿,你是要倒手赚个差价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一语将赵希谯噎住,诸老又将目光投向余慈:“我用一篇‘息光遁法’与你交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见余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他火气又想上翻,险险忍住,闷哼道:“这部遁法乃是天遁宗所出。那天遁宗的‘绝影三遁’号称天下独步,虽说这‘息光遁法’要差得远,但怎么说也比寻常五行遁术来得优异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对什么血宝、遁法都不太感兴趣,但知道此时不能再刺激这老头,便一笑拱手:“如此多谢诸老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厅中角落里,当地一声响,声震全室。厅中五人都是一怔,然后便话音从布下的机关消息中传出来:

    “快开门哪!天裂谷妖魔骚乱,已成兽潮,马上就要压过来,你们大通行不能见死不救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万恶的拆迁万恶的安排,原来俺也有成为反角的一天。求红票,求安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