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磨剑

    阴风从山石草木间吹出来,并无定向,旁边大树枝叶簌簌抖动,似乎也感受到寒意。余慈的感觉则很清楚,那风不是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吹过来,而是从地表涌起,且是森森然冷了神魂,才影响到肉身。

    余慈手中纯阳符剑光芒闪耀,周边温度骤升,却还是没能挡住这阵阴风。不过仅隔一线,他心念触动,脑宫中似有“锵”地一声震鸣,多年积蓄磨炼的杀伐之气,在精纯剑意的统驭下,一发即收,正是以剑意破邪妄的法门!

    黑暗的丛林似乎亮了一下,伴着杀伐剑意,丝丝剑气铺开,周围刚抽出来的细嫩草叶和树上细枝被扫掉一片,平地涌起的阴邪之气随之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任何耽搁,剑意迫发的同时,他脚下移动,瞬息便去了七丈之外。身形方动,他刚刚立足的地面上铮铮连响,数根尖锐的指爪破土而出,便是在黑暗中,那顶端指甲也透着青惨惨的光,若他再迟一线,两脚说不得要给撕下来。

    移位的同时,余慈已将牵心角含在口中。

    他通过鱼龙感应到这边有邪物埋伏,却不想此物竟是以攻击神魂发端,即使他现在已经学得剑意破邪妄之法,但以攻代守未免浪费,还是用牵心角护住神魂来得更经济些。

    转念间,他脚尖再点,这次则是扑到了树上去。刚一闪开,那边又“铮”一声响,尖锐指爪竟是如影随形,速度比余慈也差不到哪儿去。未等惊讶,一团黑影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黑影乍一出现,便直扑而上,速度比在地下还要快出三分。余慈没有再躲,火焰剑刃自符剑尖端透出,哧声中和黑影碰撞一记。焦臭的气味飘上来,余慈斜斜弹飞。

    那黑影也顺着树干滑下地面,在此过程中,原先微瞑的眼睛张开,丛林中似乎亮起了三盏灯,将数丈外飞退的余慈身影锁定。才一接触地表,它的身形便开始下沉,从地下发起攻击,是黑影的习惯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它呈品字型排裂的三只眼睛里,同时映入了对手骤然反冲的身影。对手明明去势未尽,身后又全无借势之处,但反冲的速度竟比退势更快三分。它下沉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但相比之下,还是迟了!

    大气中“嘶”声轻啸,余慈手中火焰剑刃骤然虚化了,连带着他的身体也变得模糊。他几乎是贴着地表返身扑至,数丈距离瞬间抹消!

    黑影暴吼一声,声震山林,已半陷进土中的前肢抬起,拍向已近在咫尺的敌人,比这更早一线,是它口中喷射出去的一道青灰气柱,然而才一出口,剑光便扫荡而过,将其蒸发殆尽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蓬声闷响,黑影被余慈前冲的势子带起来,大片土石被掀飞,便在崩溅的尘烟中,重重撞上身后的大树,死死地钉在上面。

    它可断金铁的利爪似乎是击中了目标,又似乎没有,但火焰剑刃却是实实在在地撕裂它的胸膛,带着后面尺余木制剑身尽贯进去,强绝剑气在体内轰然迸发,炸开了它的脏器,而比剑气更凛冽的杀伐之气则更早一步贯穿脑宫,绞碎神魂,也绝了它最后一点儿意识。

    黑影开始本能抽搐,它的生命力十分顽强,但这只是肉体的本能,在神魂绝灭、内脏破碎的现在,它绝不可能再复生过来。

    余慈就站在黑影尸身之前,吁出一口气。他的上衣被撕裂了几个长长的裂缝,尖利的指爪擦过肢体表层,火辣辣的疼,最近的一道伤口从左肩下方擦过肋下,并不深,但若他的身形偏差一点儿,那指爪便要插进他的心脏去。

    但这一点儿,就是他的胜机。

    预先加持的神行符发力,使他在短时间内蹈空踏虚,强行反弹回来,在打时间差的同时,也瞬间将半山蜃楼剑意提升到了极限,一剑由中宫直入,在生死前找到一线胜机,结了黑影的性命。

    相比从前,余慈的反应依旧超凡,可催运剑意,瞬间将杀伤提至极限的爆发力,以前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两个月来的成果,是他从剑意破邪妄的“小技巧”中,寻找到的大收获,也是他在剑意运用上的一次突破。

    运用剑意,实有一个明确的脉络。从基础来说,首先要明白元气如何运转、气脉如何疏通、剑气如何形成、效果如何掌控等,概言之,便是实实在在的使剑之法,是曰剑技。

    剑技通透,便要接着弄明白,如此剑技,一剑横空将有怎样心念、怎样的气魄,使剑中含灵,流转有生气,是为剑势。

    剑技、剑势均已明晰,又要与使剑人的心意勾连,使二者更符合使剑人的性情心志,豪迈之人有豪迈之剑,阴柔之人有阴柔之剑,如此调整契合,一剑挥出,心、势、技浑然一体,无有滞碍,方是剑意成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系统的过程,是要经过长期孕育,方能渐渐成形,然而余慈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天赋、性情和机缘等种种原因,他早早消化了叶缤赠予的剑意印痕,本身已经具备了“半山蜃楼”这样一种成熟完备的剑意,运用之中并无滞碍,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,

    然而不可忽略的一点是,即使半山蜃楼入微入化的剑技、剑势已经和余慈非常契合,但余慈和叶缤的性情心志还是有差别的。尤其是此前十多年的流浪生涯,余慈在生死搏杀中已经形成了一套他自有的剑路,也即眼手心胆浑融,抢一线之机,立分生死。狠辣凶性或有过之,但终究不是叶缤从容不迫的强者风范。

    只这一个差别,便使得半山蜃楼剑意,会和余慈有一个较长的磨合过程。按着这个轨迹发展下去,余慈大概会受强势剑意影响,逐步改变用剑的风格,甚至变化性情,向叶缤靠拢,得到半山岛的三五分真传。

    可在两月前,余慈从谢严口中得到了离尘宗剑意破邪妄的法门。这个小技巧并不出奇,然而却触及到运用剑意的根本问题。余慈受此启发,突然明确了他用剑的路子,知道了他想怎样使剑!即使他对剑意、心性之类的问题还不怎么明白,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运用半山蜃楼剑意的基础上,重塑自己独有的用剑风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变化,微妙到余慈本人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,只是他想这么做,并且真的这么去做了!这一下,便让他的前途变得难以测度,也许会很好,也许会很糟,但不论如何,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只属于他的路途。

    如今,余慈已大致理顺了剑意脉络,开始向调整剑意过渡,并已初有成效。

    一剑了结那个实力不俗的黑影,余慈没有立刻拔出纯阳符剑,而是用了个小符箓,燃起一团火光,照亮了数丈方圆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被钉死在树干上的黑影全貌,然后,他的神色便凝重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没看准黑影的头脸,因为这家伙的半边脸孔早给一股巨力打得血肉模糊,连带着整个青黑头颅都扭曲变形,余慈只能从气息确认,这是头比较接近兽类的妖魔。

    不只是脸面,就是妖魔左边半身,也有一块巨大的创口,皮肉翻卷,从肩后一直划到后腿根,隐约可见肋骨露出。

    这两处伤势,绝不是余慈造成的,换句话说,他杀的是一头先期已经重伤的妖魔。想想当时的局面,应该是这头重伤的妖魔想出奇不意,将他扑杀吞食以补充养份,反被他一剑宰掉。

    余慈回想刚才闪电般的交锋。这家伙可在地下移动,速度可观,也能喷吐煞气一类的阴邪之物,攻人神魂,而这还是重伤之下的表现,真不知它全盛期会是个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而将它伤到这种程度的家伙,又会是怎样的实力?

    就着火光,仔细观察了下妖魔身上的创口,余慈有了大概的印象。这才将纯阳符剑抽出来,妖魔已略有僵硬的身体滑落地上。想了想,他再度迫出火焰剑刃,一剑插进妖魔受损的半边头颅的头骨裂纹处,稍稍翻搅,不一刻,便取出一块不怎么规则的块状物。

    这两个多月,余慈从赵希谯那里学到不少处理妖魔凶兽的知识、手法,知道有些妖魔,特别是那些拥有“非肉搏”手段的,比如眼前这能喷吐阴邪煞气的家伙,体内偶尔会凝有一些比较珍贵的“结晶”,称之为“血宝”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余慈对血宝本身没啥兴趣,取出来是想让诸老和赵希谯这样的行家从中判断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将血宝收好,余慈起身。山林中不知何时起风了,呼呼风声中,好似妖魔死前的暴吼仍在丛林中回荡,然后,余慈真的听到了吼叫声。

    他眼皮一跳,那瞬间他忽然觉得,这吼声怎么有点儿耳熟?

    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,再想捕捉便有些缥缈。仔细听,吼声的源头非常远,不知隔了几个山头,经过多次折射,而且还在不停地移动位置。余慈侧耳听了半晌,倒是有些给绕糊涂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便体现出鱼龙的作用来,余慈心念一动,小家伙便飞上半空,朝着那边疾飞过去。不过是几个山头而已,在鱼龙的高速下,几十息的时间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鱼龙感应范围全开,一路飞掠,映出的丛林残影走马灯般流过。对此,余慈两月来已经比较适应,依旧能从中分辨出不少信息。

    蓦地,他心头微跳,念头转换,让小家伙倒飞回来。

    鱼龙感应铺开,很快余慈便“看到”,刚刚小家伙途经的某个区域,有人瞑目端坐,调运气息,看样子,似乎在疗伤。

    “是她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章写的,差点儿破了誓……话说明天起就要下工地了,除了保证每天更新外,具体更新时间会很不固定,兄弟姐妹们暂时适应下,时间不会太长的。不好意思要红票了,掩面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