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寄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诸老所言,实在是最正确不过。

    当余慈运起“归虚参合法”时,身心便处在一个极其安静谐和的状态下,恍若归于虚无,只有元气活泼泼跳动。此时,一切波动都显得分外清晰,尤其是先前击杀鹰猿的兴奋感,便如同燃烧的火苗,以其活跃的姿态,干扰着功法运行,而且也对神魂元气造成某种影响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这么持续下去,余慈修行的效率自然会降低,不过很快,一片和暖氤氲之意从心底漫开,像是一池温水,将余慈身心浸泡其中,“火苗”熄灭,而随后而来的极其舒适的体感,使得余慈很自然地进入到身心虚化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还真紫烟暖玉的功劳。

    这块原属于万象宗的镇宗之宝,辗转数回,落在余慈手中,正慢慢显出它独特的功效。特别是在神魂受创之后,这块温玉便持续温养着余慈神魂,净化因神气虚弱而滋生、侵入的心魔煞气,它功效迂徐和缓,医疗看起来不如天龙真形之气,以至于余慈最初竟然将其忽略掉,但日积月累,其作用绝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余慈感觉到这一点,还是因为修炼“归虚参合法”,这法门如何清所言,确实不会增长修为,但它能够洗涤身心,使心神空寂安定,对元气变化非常敏感,在这种状态下,还真紫烟暖玉上挥发出的氤氲紫气也无所遁形,为余慈所察知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种状态下,“心内虚空”开辟,余慈心神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心内虚空”仍下着雨,淅沥沥地一直不停,“鱼龙”便在天空云层中穿梭飞动。

    现在余慈已经明白,这场雨就是天龙真形之气与自家神魂元气同化的表现。“雨珠”就是天龙真形之气的精萃,遍洒而下,便象征着滋润余慈血肉神魂;而“鱼龙”影响“心内虚空”旋转,也是对余慈血肉神魂的适应过程。这样彼此沟通,不是“谁吸收谁”的问题,而是从“共生”走向“同化”,最终浑然如一。

    也只有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独特的物象、心象浑然之状况,才能通过这种自然的方式达成目标,换了别的法门,先不说能不能吸收天龙真形之气,便是吸收了,要想消化,也要经过很辛苦的转化过程,更不必说中间强行转化的损失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中,“归虚参合法”起的作用也不小。此法最大的功效是将一切本我、外来之气返本归原,还原成最为本初的阴阳二气,而无“我”与“非我”之别,能使一切异气都化入其中,再无分际,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炼化异气的法门,与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用在一起,正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但对余慈而言,两种法门结合,还有另外一个好处。要知余慈当初架设“心内虚空”的结构,遵循的就是梦微所描述的朴素的阴阳之道,但那只是理念上的东西,缺少直接感悟。直到修炼了“归虚参合法”,他对阴阳二气的把握便愈见深入,使“心内虚空”的基本结构逐步调整优化。

    这种调整,是随着余慈感悟加深,一点一滴、逐分逐毫地进行,自然而然,不需耗费他心神,而这也是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特点之一。

    像现在,“心内虚空”中差不多是改天换地,余慈却全然不管,只是将心神集中到他感兴趣的方面。

    细雨朦朦中,“心内虚空”光影错落纷纷,从极远处的外围泛起,有山石、草木、鸟兽的影像,时闪时没,方位不定,范围不同,心念投注得久了,会有些晕眩,不过余慈这些时日来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这情形和以前“心内虚空”中照神铜鉴的投影颇不相同,这不是一个死板的山林印象,而是始终处在活泼的变化中,可惜东一片西一片的,时隐时现,没有一个完整的范围轮廓。

    这种差异在余慈从赤阴那里取回照神铜鉴之后,便已出现。多日来,余慈早已适应,如今只守定心神,在纷杂的影像中移换心念。他心中有明确的目标,那片纷繁的影像的变幻速度倏地加快,有无数个场景片断流动,瞬息之后,又倏地停止。

    余慈蓦地睁眼,与之同时,一道星芒从他袖中飞起,穿石透壁,转眼便无影踪。

    这是照神铜鉴上发出的神意星芒,余慈心神一直与其联系。且与在绝壁城中不同,他已经能够通过心念控制,操纵星芒略微调整路线,最终穿透山腹,飞到山腰宅院之上。

    宅院中,两股生灵气息便如磁石,吸引着星芒跃跃欲动,想要扑下去,嵌入其中。

    余慈目测弄不清二人的修为,但在此状态下,却能有最直观的感应。

    以他本人为标尺,加以判断,余慈便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那黑脸道士即湖海散人,凝成阴神,有通神中阶修为也就罢了,感觉中他确实是个高手。可那妖艳的红衣女修褚妍,看起来烟视媚行,依附于人,可其修为竟比湖海散人还要高上一层……也就是通神上阶,阴神出窍的水准。

    更有意思的是,在神意星芒的感应下,那褚妍修为虽强,可气机晦暗不明,似乎有意遮掩。也就是神意星芒对气息感应敏锐,否则余慈也要给她瞒过。

    遮掩给谁看?自然是她身边那位。

    余慈来了兴趣,神意星芒当下再不停留,一溜光射下,以其特殊性质,轻易没入湖海散人顶门,在其脑宫驻留。效果立竿见影,湖海散人的身形自虚空中显现,从感应的气息转化为清晰可见的影像,周围环境也瞬着染色彩,一一显化。

    余慈透过星芒,将周边一切尽摄眼中。恰逢褚妍嫣然笑语,姿态妩媚风流,只可惜玉手掩唇,余慈无法看清唇形,不知她说些什么。湖海散人听了却是大笑,此时二人已经收拾好房间,当下双双出门,看方向,是往天裂谷去了。

    赵希谯的判断看来是对的,湖海散人应该是来凑天裂谷的热闹,不过那褚研,掩饰住通神上阶的修为,迁就湖海散人这个色胚,若说没有一点儿算计,鬼才相信。

    想了想,余慈将照神铜鉴中已经备好的星芒散掉,不准备再寄居在女修身上。

    自天翼楼上阴神驭镜,激发出照神铜鉴异力已有三个多月。有了这个抓手,虽说一直没能恢复照神图,可余慈对照神铜鉴的理解越来越深刻。他发现,这神意星芒虽是可侵入还丹修士以下,任何生灵的脑宫神魂,以为显化、窥探之用,但进入生灵脑宫后,存在的时间只有六个时辰,此后便会消散,要想继续监视,还要重新布设才行。

    余慈显然不可能寸步不离地盯着这二位,可他确实有一点儿好奇心……

    “就用那个法子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坐起身来,从袖中取出照神铜鉴。因为是阴神驭镜状态,这位老朋友正发散出朦朦青光,镜体也是发烫。余慈放开手,任宝镜虚悬空中,他则掐了个印诀。

    此印诀自于祭炼宝镜的法诀片断,在几个月的研究过程中,余慈从中找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。通过这个印诀,余慈集中精神,和正离开山腰院落的神意星芒建立更深入的联系。

    湖海散人脑宫中,神意星芒突地光芒一盛,旋又收敛。这种变化,无论是湖海散人还是褚研,都毫无所觉,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,神意星芒的性质状态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山腹中,余慈笑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研究,余慈已经初步探明了神意星芒在生灵脑宫发挥作用的原理。脑宫为神魂所居,为人身之中枢,神意星芒进驻其中,其实就是以某种方式,将人身感应的部分信息复制并传导回来,为施术人所察知。这个过程中,神意星芒主要是围绕对方神魂做运动,这一状态,倒像是绕行在余慈体外的鱼龙,从余慈身上汲取元气。

    此一过程中,神意星芒与对方神魂并没有特别紧密的接触,一直是绕行在外围,直至异力耗尽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余慈就是针对刚才这一情况,以愈发精细的控制,改变了神意星芒状态,使之主动“贴”到对方神魂之上,甚至更深入些。此时的神意星芒就像是一个跳蚤,附在神魂上“吸血”,接受的信息明显要更加清晰多样,而且持续的时间也要更长。

    至于持续时间,余慈在自家的鱼龙身上试了一回。小家伙还略显得孱弱的神魂寄生了这么一个“虫子”,其“存活”时间从一个月前初次寄生时开始,到现在还没有消散的迹象!

    余慈便准备通过这个,把握湖海散人的信息。当然,这也是有限制的,根据试验,神意星芒在照神铜鉴的极限作用范围,也即方圆五十里内,还能传回感应图像,超过这个范围,便只剩下一点儿感应,且随着距离的加长,愈发微弱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方式其实已经直接对神魂造成影响,再不能像以前那样,令人毫无所觉。余慈用码头内的几人试过,修为较强如褚老、周虎,都有感应,并本能排斥,使得星芒植入半途而废,而像赵希谯这样比他弱一些的,那感应则要淡上许多,若是手法迅速,大概只令人觉得是一个错觉。

    湖海散人修为和余慈相若,此时又把整个心神都放在美人儿身上,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,余慈一试便已成功。倒是褚妍,心思莫测,修为又高一个档次,余慈是绝不能打草惊蛇的。

    做完这件事,余慈只觉得好笑,他正想进一步探知湖海散人那边的情况,外面却有人敲门,赵希谯的声音传进来:

    “余老弟,有客人哪!”

    “客人?”

    余慈收起照神铜鉴,起身下榻,同时笑道:“哪来的客人?”

    “是玄阴教碧潮上师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工作可能有临时变动,更新时间有可能比较不固定……以前上是“可能”情况,但每天更新是一定要保持的!请兄弟姐妹们一定要支持!偶要红票嗷嗷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