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双姝

    “这就是接引云梭?”

    余慈初时以为,接引云梭是红色的,但很快就发现,红彤彤的颜色其实是外围裹着的一层火光。

    随着红云降下,他看得越发真切。云梭外围包裹着一层云气,但云气中透出一片片的火舌,即使看起来燃烧得并不剧烈,但里面的梭体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赵希谯为余慈解释:“那是泊阵和移山云舟对接时产生的‘磁火’,接引云梭就是以磁火为动力上下,云梭外层材质抗火,又有避火符刻在上面,看起来危险,其实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哦了一声,想了想,忽然道:“这么说,接引云梭其实不会飞?”

    赵希谯听了便竖起大拇指:“余老弟一语中的!”

    一旁周虎点头道:“世上能飞天的法器、法宝不计其数,但那都需要还丹以上的修为操控。至于人人可操控的匠器,能飞天的则是少之又少,且因符阵驱动的设计问题,不是极大,就是极小。像敝行的移山云舟,便是这‘大’的代表。

    “相比之下,接引云梭的体积,既不足以刻下足够威力的符阵,又不能缩减到符阵可载的重量,敝行只有另辟蹊径,以移山云舟和泊阵符阵气机对接,生成磁火,牵引云梭,上下来回,算是解决了这一问题。”

    余慈想起了宝光的鬼纱云,那玩意儿应该就是飞天匠器中“小”的代表了,而且材质特殊,轻若无物,因此才能飞举升空。

    交谈中,接引云梭已经慢慢沉降到绝谷顶部,泊阵正在调整磁火强度,使其外围火光越来越弱。余慈已经可以透过云气,看清云梭的外形。

    接引云梭与其说是梭状,其实更像是两片扣合在一起的柳叶,中间有一块比较明显的凸起弧度。长约十五丈,宽五丈许,其实也算是庞然大物了,便是从圆光术里看着它贴着谷口山峰降下,也觉得颇有压迫感,愈让人好奇,那移山云舟又会是怎样的壮观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接引云梭降下,周虎也是呼一口气,整个过程就是进入谷口的这段时间有点儿危险,一个不好就要撞山,但由于控制磁火的需要,又不得不把泊阵安置在此,实在矛盾。

    这时候赵希谯转身往外走:“我去铺子里守着,看看有没有生意可做。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,余慈想起上位交卸任务的师兄提起的事,等接引云梭携客抵达或离开时,他应该稍事检查,看里面有没有不妥当的人物,这也是他护卫巡查的职责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看看吧,云梭里面可以进吗?”

    周虎便笑:“去看看也好,不过等半个时辰后云梭表层降温,又要发回移山云舟上。余老弟可不要给带上去了!”

    余慈也是哈哈一笑,紧跟着赵希谯后面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门,两人便找了阶梯往下走。山腹分为两层五个区域,上面是泊阵中枢和驻留人员居所,下面则是仓库、外来人员临时住所还有余慈两人即将前去的接泊区。

    接泊区就是接引云梭的乘客进出之地。一边与绝谷联通,另一边则是接到山腹之外。人们从接引云梭上下来,可以通过接泊区直接通到外面。原本这里的通路是接着山腰上的宅院,但如今为防备妖魔,那边的道路封闭,人们就要绕个弯,从之前余慈和赵希谯进来的甬道出去。

    确保这群人的进出不会被妖魔凶兽查知,以保护码头的隐秘性,也是余慈这个巡查的职责。

    赵希谯对时间把握得很准,二人进入接泊区的时候,恰是这一波乘客从云梭下来,沿着指引,进入到山腹中。双方打个照面,赵希谯便笑哈哈地迎上去:“诸位远来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赵希谯八面玲珑,很快与乘客们搭上话,开始推销自家的货物,余慈则缀在后面,冷眼旁观。这一波三十余人,男女都有,道俗不同,看起来品流复杂,但修为都是不弱。他还没眼力将这些人的修为看个通透,不过从神情姿态上,也能发现些端倪。

    一眼扫过,余慈的视线很自然地投到人群中一位女修身上。那女修高髻如云,面若桃花,穿一身水红织绵薄衫,肩背织物尤其轻薄,有肉色透出,胸前更是推挤出惊心动魄的弧线,极是妩媚风流,毫无疑问是这群人里最引人注目的那个。

    不过此女显然是个有主儿的,旁边立着一人,个头比她稍矮,面皮微黑,留着八字胡,感觉中很是壮硕。最令人侧目的是此人还是道装打扮,却是揽着旁边女修腰身,旁若无人。

    余慈在观察别人,别人也在观察他。在场的都是修为有成之辈,余慈的打量虽无敌意,但也能引起感应。尤其是他身姿高桃,容貌俊秀,还惹得那妩媚的红衣女修妙目频频扫过,朱红唇瓣微启,似笑非笑,很是勾人。余慈还不怎的,女修旁边的黑脸道士却是目光凌厉,盯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道士的盯视,余慈没有理会,目光却是移到另一人身上。此人与那红衣女一起,便是乘客中仅有的两位女修了,不过她的身姿仪态与前者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此女随着人流走出来,却是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她身姿纤瘦,微垂着头,让余慈只看到她柔顺亮泽的发幕。在人流停下,听赵希谯卖弄口舌的时候,她便静静地站着,直到大部分人又开始移动,她才继续前行,依旧垂着头,步幅不大,看起来安静而略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跟着长辈出行,余慈目光转了一圈儿,却又觉得不太像。虽是看不清她的脸,余慈还是觉得这应该也是一位美人儿,那个似乎颇好色的黑脸道士便常把视线落在此女身上,眼神灼灼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除了前面这几位,乘客中倒是没什么太显眼的人物了,余慈也不可能真的去逐一盘查。此时他工作重心应该是放到确保山腹之外,看有没有妖魔凶兽窥探这上面。

    看着乘客三三两两顺着标识往外走,余慈当先进入甬道,准备确认外面的情况。不过走到出口处,却见外面遮蔽的岩石移开,周虎探进来半身:“附近没什么问题,余老弟你在这儿守着,我跑远点儿看看。”

    余慈皱起眉头:“周兄,此事应当由我来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诸老说过,你伤势未愈,前面这几个月还是以修养为要。今儿你出去一趟,便让赵掌柜吃了挂落,如今诸老就在厅中,我可是不可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周虎哈哈一笑,纵跃入山林中。余慈眉头皱得更紧,不过此时后面乘客已陆续出来,他只能留在这里,给即将出去的修士说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几拨人过去,他鼻前忽有幽香沁入。扭头看,正是那位安静羞涩的女修,这时候再看,她果然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时候来天裂谷的修士,肯定都有非凡之处,但女修给人的感觉便是弱质纤纤,余慈不免多嘱咐一句:“外间妖魔凶兽横行,极是凶险,务必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女修细声开口,声音不大,却还算清晰。她似乎是侧脸往余慈这边看了下,不过甬道里光线昏暗,余慈终究也没看清她的模样,只觉得她眸光清亮,自有一番神采,倒也不是他想象中那般过于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摇摇头,看着女修走出甬道,后面又等了两拨人,算算人数,却是少了两个,他心中一奇,返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进入接泊区,迎面便碰上赵希谯。这位掌柜的今日没有做成一单生意,却并不失望,只道:“有两人要在这里长住,看样是把这儿当成据点,在天裂谷猎杀妖魔了,你今后怕是要累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中默算一回,猜道:“那一对儿?”

    他是指那黑脸道士和红衣女修,刚才他便没见这二人出去。赵希谯眨眨眼,笑道:“不错,两人都是散修,已然登册,一个道号叫湖海散人,另一位则姓褚,芳名一个‘妍’字。”

    他怪腔怪调,惹得余慈一笑。但随即就沉吟道:“若是时常外出,就让他们去住外面的宅子……”

    赵希谯嘿嘿一笑:“倒是不用咱们催了,二位便嫌里面气闷,主动要到外面住,配合得很呢!”

    大概是艺高人胆大吧。余慈觉得那黑脸道士修为相当不俗,估计着应该已经凝成阴神,在这片山林里,只要不是特别倒霉,遇到流窜的强力妖魔,倒也不惧什么。不过,出于护卫巡查的职责,余慈觉得有些事情,还是要做一做……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我回去养养神。”

    赵希谯好生奇怪:“你不是要看接引云梭么?再过会儿可就要飞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的。”余慈摆摆手,转身离开。留下赵希谯莫名其妙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余慈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间,瞑目平卧床上,默颂口诀,逐渐身心舒展,如同飘浮在无所凭依的虚空,慢慢地连自己的身体虚化了,只有神魂元气破开一切桎梏,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归虚参合法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事实上从上一章起,已经有书友的龙套角色进入问镜。只是照顾到一些朋友的阅读感觉,这里就不点明了,看出来的朋友会心一笑就好。

    引吭高歌求红票,兄弟姐妹们不要手下留情,往这里砸就对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