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山腹

    “哦,哪儿?”

    余慈仰头去看,震耳欲聋的声响依旧,但碧蓝的天空中,除了几朵白云,便再没有任何碍眼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要看到还早呢,现在是移海云舟和码头的泊阵对接,至少要一刻钟才能弄好,这段时间咱们不能靠太近,慢慢往回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看着中年人娴熟地在鹰猿身上及周围撒下药粉,掩住血气,这样的处置是为了避免附近的猛禽凶兽甚至是妖魔寻踪而至,给数十里外的移海云舟码头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一切做好,余慈主动拎起鹰猿的尸身,和中年人一起回返。

    途中他再次抬头,只见天上几朵白云已在震荡轰鸣中散去,碧空如洗,无有瑕疵。然而他知道,在他视力所不及的万丈高空,正有一个庞然大物驻留,正放射出强劲的震波,与地面预设好的符阵联系。

    已经是来到移山云舟码头的第二个月,余慈对码头上的事务开始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移山云舟码头,说是码头,其实周边无河无海,而是四面环山,看起来名不符实,但它确实是移山云舟接送乘客、物资的所在。余慈初到时,也很困惑,还是在赵希谯,也就身边中年人的指点下,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船,就有什么样的码头。

    那移山云舟乃是修行界当之无愧的最为巨大的运输工具,乃是由此界数一数二的大商家大通行建造,大逾山岳,浮游在万丈高空之上,满载可携万人,往来于此界东西南北各处疆域。

    由于体积和设计的限制,移山云舟更像是一座永不沉降的浮空城,只能在一定高度的高空中浮动飞行,难以自由起降。这样,接送人员、货物的工作,便由移山云舟上附载的“接引云梭”来完成。

    余慈所在的码头,其实就是引导、安置接引云梭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提着鹰猿的尸身,在山林中穿行。其实翻过山就是码头,可两人是往下走,到半山腰,寻到一处近丈高的岩石,由余慈扳动机关,岩石侧滑,现出可借两人并行的洞口,二人进入后,又自动合上,光线昏暗下去,不过两边的珠光仍能提供照明之需。

    外面隆隆的轰鸣声被隔绝大半,只有震荡还隐约传入,余慈二人沿着开辟好的甬道前行,赵希谯摇头道:“不知这天裂谷动乱何时才能彻底平息,整日里在不见天日的地方过活,就算不给妖魔吃了,也要活活闷死!”

    声音在甬道在闷闷回响,余慈嗯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所在的这片空间,是在山腹中开辟,还算得上宽敞,但确实不便。

    以前码头上的人并不是住在这里,而是在山腰另一边建起一片宅院,生活很是安闲。在天裂谷动乱之后,凶兽妖魔横行,才不得不迁入此间,有些怨言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在甬道中走了不久,前面略见开阔,同时有一层与灯火迥异的青白光芒闪烁,赵希谯远远便叫道:“周兄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在山腹中回响,前方青白光芒再一闪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越过这一层禁制,再上几层阶梯,穿门而入,便是一个极大的石室。按着厅堂模样布置,摆上桌椅等物,形制还是颇是精美,里面光线比甬道要亮许多,此时主位上正有一人端茶啜饮,低头时亮出光秃秃的脑壳,映着照明的珠光,明晃晃的煞是惹眼。

    余慈和赵希谯都是微怔,然后一齐行礼招呼:“诸老。”

    那人仍喝他的茶,爱搭不理,直接把二人晾在那边。

    赵希谯朝余慈眨眨眼,躬着身子笑道:“诸老,在下去处置猎……呃,去接飞梭!”

    他临时改口,却已是迟了,砰地一声响,那秃头的诸老将尚滚烫的茶盏连杯带水砸在他脚下,碎片四溅:“赵家小儿,我若再见你撺掇余小子出去打猎,便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赵希谯吓了一跳,还好他最是圆滑不过,退了一步,笑道:“是,是,您老要再见我和余老弟出去打猎,您就打断我的腿,一条就行,另一条不劳您老,小子自己来!”

    他哈着腰,迅速退走,临走还不忘给余慈使个眼色,大约是“帮不了你”之类的意思,余慈笑了笑,将鹰猿的尸身扔给他。

    喝退了赵希谯,光头诸老又对上余慈,他除了头上光秃,脸上也不见半根眉毛胡子,脸上又颇多横肉,面目极是凶恶。他两眼一翻,嘿地冷笑道:

    “离尘宗的小辈都是不知死活的么?”

    余慈正要开口,诸老已紧接着训斥道:“我受你家观主请托给你医治,不是让你逞能寻死的!你神魂重伤初愈,正是诸邪交侵的时候,不思静养,却整日里练剑杀生,积蓄煞气……嘿,要说是你邪魔外道也就罢了,偏偏修炼的还是玄门正宗,你是嫌心魔滋生的不够多吧,嗯?”

    上扬的调子配合狰狞面目,光头诸老已把“凶恶”这个词儿演绎到极致。余慈却还沉得住气,也不多说,只微笑称是。

    诸老看他的态度,想再发火,可思及这段时间训斥的结果,没的又泄了气,只能强振精神,呸了一声,挥手让余慈离开。

    余慈不卑不亢,行礼如仪,道一声“诸老辛苦”,便转向厅后。

    看着余慈背影,诸老刚才情绪激昂的面孔也慢慢沉静下来。他摸着光滑的下巴,无意识地挠动,心中的困惑像是漫开的云雾,越发地厚重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余慈应付过诸老,轻车熟路地在山腹各个隔间甬道中穿行。作为移山云舟码头中枢所在,山腹给划分为五个区域,上下两层。

    上层是码头的核心所在,分为两部分。一是与移山云舟对接的泊阵核心,那里遍布复杂精微的符箓、法阵,乃是整个码头的重中之重。由大通行常年派修士驻守,也负责处理泊阵的一些普通问题;二是码头驻留人员的居所。由于大部分时间驻留人员都生活在山腰的宅院中,这个地方便显得有些狭小。

    余慈此时便穿过居住区,进入了泊阵中枢区域。

    赵希谯早在这里等他。由于这两个月来,遭到的类似的训斥已是不少,他也懒得再提刚刚的事情,只笑道:“余老弟,来来来,我带你去看那接引飞梭的神异,你到这儿两个月,还是第一次碰到,下回要再见,可要等三个月以后了!”

    说着他推开旁边石室门户,两人进得室内,迎面就碰上一人。赵希谯见了他,便叫道:

    “周兄,你可把我害苦了。明明今日是你在厅中值守,怎么换了诸老过来?”

    “这可怪不得我。诸老结束闭关,见没了余兄弟,用膝盖想也知道你们干什么去了,他要堵你们,我能怎样?”

    与赵希谯说话这人,姓周名虎,是个昂藏大汉,留着络腮胡子,面目粗豪,脾气倒是不错。此人乃是大通行派驻在此的修士之一,但并不负责泊阵事宜,而是做前面那位诸老的护卫。

    算上余慈,移山云舟码头常驻人员只有五位。其中诸老、周虎,还有里间正在操控泊阵的闫皓都是大通行的修士,算是此地的主人。赵希谯不是大通行的人,却也身属于此界有数的大商家三希堂,常驻此间,是借着移山云舟的往来交通,开家店铺,做些稀奇物品的购销买卖。

    赵希谯也没有真的在意,他能在三希堂挂上号,又在此独立经营店铺,必然极是精明圆滑,刚刚埋怨,也是瞅准了周虎的性子,开个玩笑。此时他便转移话题,问起接引飞梭的事:

    “在这儿下的有几位?”

    “上面说是三十四个,嘿,天裂谷越乱,这里越是热闹,赵掌柜,恭喜发财!”

    赵希谯却是摇头:“这段时日,前来猎杀妖魔凶兽的太多,类似材料的价钱都往下掉,反倒是以前不值钱的药材,如今一涨再涨……三五十年内,怕都不可能再跌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因为谷中寒潮迸发上涌,使得天裂谷大片区域的物种圈子遭到破坏,那些猛禽凶兽还能迁徙避难,以前那些俯拾皆是药材却是遭了灭顶之灾,成了稀罕物。

    在商言商,余慈则对此不敢兴趣,只是打量室内的布置。以前这地方他也来过,但接引飞梭到来之际,这里许多东西都有变化。周虎便在赵希谯示意下,拿开一侧墙壁上遮着的幕布,显出挂在上面的圆镜。

    圆镜径长约四尺,比余慈见过的任何一面镜子都要大,此时,镜面上有光影流动。显出山的另一边,群山环绕的绝谷。

    最初见时,余慈还吃惊于此镜的功能,与他的照神铜鉴何其相似。后来才明白,这是此界颇著名的一个法术,叫“圆光术”,通过预先的布置,能够将远处的情景投影过来,一般是用在机关消息上,这里则是为显示出绝谷中泊阵本体和接引云梭的情况。

    常年接收、发射震波,以呼应移山云舟,使泊阵所在的绝谷寸草不生。此时谷中像是刮起了旋风,谷底的沙土正打着旋儿被驱离开去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赵希谯笑道。

    余慈睁大眼睛,镜中圆光术显示的情景也在周虎的操控上,移向天空,那里一朵红彤彤的云彩,慢慢沉降下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今日加班,更新稍迟,抱歉。随着本章发出,外面的精彩世界正在掀开一角,敬请期待。敝人更晚了,就要恳求兄弟姐妹们的爆发力更强才行!高呼红票,嗷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