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脉

    “天龙什么之气?”

    余慈确实是没有听清楚,不过何清暂时不想说第二遍,她直接伸手,将蚯蚓似的鱼龙摄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余慈眉头皱了皱,也没有阻止。以何清的身份,想来还不至于和他这个外室弟子为难。

    果然,何清只在手上捻了捻,便将小家伙放掉,也只是确认一下而已,她的注意力最终还是放在了余慈身上。

    “天龙真形之气,是怎么抽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天龙真形之气?”这回余慈听清楚了,不过眨眨眼就反问了回去。

    何清也在皱眉头,她看出来余慈确实没这个概念,稍停,她道:

    “任何一条鱼龙,身上都具备天龙血脉,这个你应该知道?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,这一点于舟老道早就讲过。

    “天龙血脉,只是个虚的概念,落在实处、落在鱼龙身上,便是天龙真形之气。乃是由虾须草、鱼龙草再至鱼龙这一系列过程慢慢积蓄、异化而成,是鱼龙一切生机灵气的本源。”

    何清伸手轻按住自家鱼龙的脑袋,从两根短角中间虚划一道,向后延伸。

    “这天龙真形之气凝而不散,由头至尾,形成一根长弦,贯穿鱼龙全身。以其为中心,分布血肉,衍生神魂。为鱼龙之中枢,一切气机变化,均由此始;一切灵气精萃,均入此间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就是鱼龙的“脊柱”中枢吗?

    余慈是有切实感受的,何清稍一描述,他便醒悟,原来那是天龙真形之气。

    “天龙真形之气是最接近于天龙真身的一点精萃。传说,天裂谷中的虾须草,乃是太古天龙精血所化,繁衍至今,其天龙血脉已是稀淡之无。鱼龙从虾须草开始,彼此吞噬、进化,就是要汇聚、精炼天龙血脉,由此追溯推演出天龙真形,成就天龙之身。

    “天龙真形之气,便是天龙真身的雏形,皮肉贯鳞、生髓顶角、化龙点睛这三个层次,也是相对应于真形之气来说的。鱼龙一身价值,便在这道天龙真形之气上了。”

    何清盯着余慈的眼睛,继续道:“相比之下,鱼龙本身的血肉神魂算不得什么,但它毕竟是真形之气寄托之所。没有这一层外壳,真形之气直接暴露在空气中,会瞬间燃烧殆尽,归于虚无。失去真形之气,鱼龙也就会逐步消散,化为泥土。

    “而你这条鱼龙身上早无真形之气,却还有性命留存,必然是真形之气成功保留在鱼龙体外,又与之气机互通,方能维持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余慈没有理解错误的话,何清所说的天龙真形之气,便是鱼龙的“脊柱”中枢,此时已经在一连串的变故之后,被收纳进他的“心内虚空”,化为一条活灵活现的鱼龙,在里面吞云吐雾、震荡虚空。

    不过,要他就此状况加以解释,则超出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正挠头的时候,何清忽地又向前一步,继续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同时,她身畔鱼龙的头颈也往前探,两边保持着同样的步调,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一位步虚修士,还有一条巨蟒模样的大家伙做出如此姿态,给出的压力相当可观。余慈只是眉毛扬了扬,站在原地没有动。此时,他和何清只有三步左右的距离,那条鱼龙的头颈则探得更长些,以其身体长度,稍稍一个伸缩,就要碰到余慈身上。

    在这个距离上,余慈有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——那是鱼龙“脊柱”中枢,也即“天龙真形之气”强大贪婪的本能所带来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面前的鱼龙,想把他吞掉?

    这时候,何清纤白的手掌按在了面前鱼龙头顶,也不见发力,这条大家伙便是剧颤,伸长的头颈猛地缩了回去,甚至连枫林上空都不敢逗留,直飞向高空。

    何清驱走了鱼龙,又向余慈点点头:“抱歉,鱼龙的本能很难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余慈微微躬身,何清的态度非常难得,况且他也知道鱼龙的本能是怎么回事,自然不会介意。

    不过等他抬头,却看着何清目光灼灼,盯着他的脸:“鱼龙有所感应,那‘天龙真形之气’果然在你身上?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女修第几次询问了?

    余慈可以肯定,他确确实实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,但问题是他也想知道答案啊!

    想到眼前的仙长,可能是山门内最精通鱼龙之道的高人,余慈也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,稍稍组织词汇,将那夜在山阴坡地上,阴神出窍后遭鱼龙吞噬、与肉身联系成功打开“心内虚空”使阴神归窍、鱼龙“脊柱”即所谓“天龙真形之气”抢进去与他争夺“心内虚空”的主导权、最终被他战而胜之的过程说出来。

    出于习惯,他仍将有关照神铜鉴的信息瞒下,某些地方不免含糊其辞。但他描述的事项本就稀奇古怪,某些环节模糊也很正常,至少何清没有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等他叙述完毕,一转眼,却见何清正以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望着他,与此目光相对应,女修面上惯常的严肃、刻板统统不见了踪影,有的只是惊讶、感慨乃至于……

    没等余慈弄明白里面的元素,新的情感便从何清眉眼间绽开,那是微笑。

    论美貌,何清未必比得上慕容轻烟、赤阴这样的绝色,但她整日里不苟言笑,乍一开颜,便如阳光破开乌云,似乎让整个枫林都亮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第一次看到何清的笑容。

    笑容里,何清又摇头:“打通内外虚空……不知解师弟知道这消息后,会是个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“打通内外虚空?”余慈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何清笑容渐渐敛去,语气却还算得上温和:“我也只是猜测,具体的情况你还要去请教解师弟,他应该会给你更细致的解释,我就不误人子弟了。但如今却可以确认一点,你确实吸收了天龙真形之气,且是将其收入‘心内虚空’之中,在那里将其吸收、转化,最终为你所用。”

    看何清的表述,似乎很不错的样子。余慈便追问道:“吸收这个,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好处?”

    何清看他一眼:“你到真有些我们实证部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夸奖么?余慈略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何清却不介意:“确切的好处很难形容,毕竟真形之气乃是天龙血脉所化,有无穷奥妙,与人之血肉神魂融合,以高就下,肯定对血肉神魂的强度、质性有所提升。这是最基本的……

    “从另一个层面讲,等修为见识到了,完全可以由真形之气追溯推演太古天龙真身玄妙,由于是切身体会,对长生修行大有裨益。可以天龙真身,为自身真形、阳神的参考。”

    余慈大概明白,何清之前类似于“羡慕”表情的缘由所在,但对他来说,那太过遥远了……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他的心思,何清稍顿又道:“听你描述,天龙真形之气所化鱼龙,已与你‘心象虚空’彼此感通,涉及到物象心象间最玄奥的联系。我猜测,等你将‘天龙真形之气’完全吸收,使之再无内外之别,在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上必然会有一次大的跃升,至于能跃升到何种地步,你最好去请教解师弟。”

    以何清的身份性情,显然不会是随口说说而已。余慈心中一喜,忙躬身谢过,未及起身,却听何清沉声道:

    “天龙真形之气与人身血肉神魂终究有所不同,渗透吸收,绵延日久,日后磨合期也很漫长。我这里有一部‘归虚参合法’,虽不能精进修为,却是专为消融异气而作,你不妨拿去参考。”

    不等余慈反应过来,她又道:“你非山门嫡传,我传你此法,不可落于文字。且用心听来,我只复述三遍。”

    这下余慈便是有千般疑问,也要压后。当即凝神细听,这口诀也不甚长,不过千余字,余慈自阴神成就之后,神魂潜力激发,聚精会神之下,过耳不忘并非难事,三遍之后,便记忆无误。

    何清又让他复述一遍,见其记下,又点拨他几个关键之处,方才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余慈学得认真,但心中的疑惑却是越积越多。今日的何清,与他最初所见的那位女修几乎判若两人,这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何清没有为他解惑的意思,只道:

    “修仙问道,机缘第一,心性第二,根骨最末。你拜入我宗,得谢师兄他们传授心得,铺平前路,机缘一项上,已是令人称羡。日后修行,务必尽心竭力,勇猛精进,不要耽误了这份机缘……不要让他失望!”

    余慈微怔,虽然没有明指,但最后这一句,语意沉沉,大有不祥之兆,那个“他”,指的应该就是不久于人世的于舟老道。

    疑惑积得像一座山,他抬眼看何清,女修却又恢复了先前严肃的神情,余慈再无法从她脸上看到任何信息。随后,便有一声唤:

    “余慈。”

    这是何清再次直呼他的名字。余慈心神一凛,应了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你在绝壁城中,负责协调诸宗,共御妖魔。然而与妖魔交战时,计划布置不周,行事简单粗暴,致使城中修士平民死难者甚众,你可知过?”

    余慈愕然,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躬身道:“弟子知过。”

    垂头的时候,他好悬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囧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连环爆?在晚上更新,只能乞求兄弟姐妹们红票投出来狂飙突进,后发制人了啊啊啊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