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古怪

    “挨罚,挨什么罚?”

    只看宝光的表情,余慈便知道结果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小道士跑到近前,喘了几口气方道:“确切的情况我也不清楚,不过师傅与那人密谈了半个多时辰,出来的时候很轻松的样子,我去探口风,他只说具体的事要听那人安排,但怎么看,都不像有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“那人”就是何清,余慈知道这必然是于舟老道为他出力,心中自然感激。不过,密谈?

    这个说法实在有些古怪,这两天,谢严、解良和于舟一直为绝壁城之事与以何清为首的山门来人讨论交涉,这三位挚交明显是同进同退,这种情况下,于舟与何清……等等!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了,宝光对何清的称呼,可实在不像是晚辈对长辈的敬称。

    眉头一皱,正想多问一句。宝光却看到了在他身边浮游的鱼龙,伸手碰了碰,招呼道:“哟,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这条鱼龙自从归了余慈,还一直没有起名字,倒把“小家伙”这个称呼用惯了,鱼龙那低弱的心智竟然还有了反应,余慈也懒得再改。,任人叫去。

    逗弄鱼龙两下,宝光紧接着叹了口气:“人比人,气死人,鱼龙比起来也一样!你看她那条,再看咱们这条,差别也太大了!”

    小道士话中颇有不甘,说的倒都是实话。与此刻在止心观上空蜿蜒游动的庞大蛇影相比,两人身边的小家伙,实在是可怜得紧。

    同样是鱼龙,身形上有着千百倍的差距,如果说天空中那条鱼龙要用巨蟒来形容,小家伙就只能算条蚯蚓,还是缩水的那种——记得当初胡丹交给他时,小家伙更是凄惨,现在这般,还是由于余慈习惯性地以“饲灵法”喂养,使之透出皮鳞光泽,恢复基本生机之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外在表现而已,内里的差别更是严重。

    自从“脊柱”中枢将鱼龙通体精气移入余慈心内虚空,其品相大跌,头上本已经隐现的角状突起都不见了,已经从“生髓顶角”直坠到“皮肉贯鳞”的层次。一个层次的差异,就是天差地别,中间的距离,对鱼龙来说,可能要用千年万年来弥补。

    更何况,没有了“脊柱”中枢,鱼龙那种本能异力已经大大下降,它还是最喜欢停留在余慈身上,汲取元气,可已远远称不上“大胃王”,每日只吞下一点点儿,便够身体正常生长所需。按这个进度下去,千年万年之后,它只被自己的同类抛得越来越远……小家伙恐怕也只能当一个宠物来养了。

    余慈又看了眼天空蛇影,他早有心理准备,对此也没什么感觉。倒是宝光,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,但在面对长辈的时候,还是非常懂礼貌的。可看他称呼何清,不是“她”,便是“那人”,殊不客气,岂不可怪?

    想了想,他问道:“何清仙长和于观长他们,是不是有些嫌隙?”

    小道士根本就藏不住心思,闻言脸色一变,张嘴想说什么,但到最后竟然绷住了他那张有名的大嘴巴,只是咳了一声,道:“这个我不太清楚……对了,我要回观去侍候师傅,先回去了,余师兄你忙!”

    说罢也不管余慈怎么个想法,转身便跑。余慈看着他的背影,为之哑然。

    这里面肯定有故事、有问题,且是不好为外人道的那种。看宝光的反应,余慈便是猜也能猜出几分,不过既然宝光不愿意说,于舟等几位长辈也没有向他提起,他再追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摇摇头,他背后在林中走了几步。照理说,既然观中已有定论,他现在回去倒是正好,可如今他心中莫名有些感慨,干脆寻个干净的地方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背靠大树,他仰头看天。天空中,庞大的蛇影依然盘旋不去。看得久了,这蛇影像便是一条长索,总觉得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余慈明白,这是一种约束力,是拜入离尘宗之后,必然的结果。在这里,他获得了仙长的指点、获得了秘法传承,也能够使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丰富资源,这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,也让他修行之路突然变得一片坦途。但与之相应的,他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、遵守一定的章程。

    其实对外室弟子来说,这种约束力微乎其微。可在以往的十多年中,他自由自在地野惯了,为人处事,一任本心,往往不用考虑后果,两相比较,差别就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他不免去想,这世上有没有一个既让人自由自在,又让人修行无碍的模式。但回头再想,便觉得这想法实在贪心,哪有把天底下的好处占尽的道理?

    嘿了一声,他觉得自己的心思有些虚妄了,所以他擎出了纯阳符剑。

    虚妄又纠结的心思,转眼便被剑气斩断。

    经过那一日斩杀阴魔的锻炼,余慈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专注于剑的感觉。那种状态下,一切错乱的思绪都会被还原,让他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,去解决最复杂的问题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其他的各类修炼,无论是《玄元根本气法》、符法修行还是神魂感应、祭炼等等,虽然都可以达到专注的目的,往往也是成就感十足,却远没有练剑让他觉得快意。

    这与他长年以来的感觉很相似:他擅长符,但更爱剑!

    把玩着纯阳符剑,尺余长的木制剑身上,符法纹路清晰可见。注入“先天一气”,便见有近两尺长的火焰剑刃从剑上延伸出来,稍一挥动,火刃嘶啸,轻松没入一侧树干,留下一道深深的焦痕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愿意,他能够轻松将那棵合抱粗的大树斩断,而在一年前,这无异于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变化,除了分识化念,进入通神境界,更重要的还是叶缤赠予半山蜃楼剑意,使他的剑道造诣出现了质的提升。在半山蜃楼剑意驱动之下,同阶的修士变得不堪一击,甚至能对更上一层的还丹修士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当日在荒原上,谢严传授给他剑意破邪妄的法门,虽然只算是一个小技巧,却使他对剑意的理解更上一层,这两天,他一直考虑某个问题,希望能在剑道修为上再做突破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停的时间太久了,鱼龙摇头摆尾地凑过来,在他身上挨挨蹭蹭,吞噬着因“饲灵法”而愈显美味的元气,余慈也不管它。没有了“脊柱”中枢,小家伙的威胁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,若是放开肚量,说不定还要撑死它。

    小家伙也早没了“野心”,只是绕体环游,玩得不亦乐乎。但不过数息,它身子突地一颤,余慈和它心神联系,亦有所感,抬起头,眼前却是一暗。

    枫林上空,修长的蛇影盘旋而下,没有进林子,却是把拳头大的头颅连着细长的脖颈垂探下来,头顶两块似鹿茸般的短角,颜色也是乌黑,但顶端发叉处,却透着黄澄澄的颜色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,这大家伙五官清晰,双目还是眯成一条缝,黑漆漆的看不清的位置。显然,此物虽是巨大,也还在“生髓顶角”的阶段,没有化龙点睛,成就天龙之身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成就天龙,又哪会接受人的饲养呢?

    闪过这个念头,余慈站起身来,朝这条鱼龙头顶侧方的人影施礼:“何仙长。”

    何清刚从枫林外走进来,短襦长裙,颜色极是素淡,只是面容依旧严肃,习惯性的表情,使颊侧现出浅浅的弧纹,让人觉得她始终都是板着脸的,用一种严厉的姿态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见面以来,余慈还从未见她笑过。

    何清目光在他身上一扫,开口道:“余慈。”

    余慈以为她要说及处罚决定,应一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“你擅长用剑?”

    余慈愕然。这和处罚什么的风马牛不相及,算是聊天吗?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古怪,但这个问题恰切中他前面的想法,便笑了笑,朗声道:“禀仙长,弟子喜欢用剑。”

    何清目注他的面孔,略一点头:“你如何使剑?”

    余慈仍不明白何清的想法,不过女修连续两个问题都切在他的痒处,余慈也不管其他,依旧笑道:“以剑搏生死,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倒不像是随便说说。”

    虽说神色没什么大的变化,可何清的语气越来随意,她向前迈了一步,拉近了和余慈的距离,轻声道:“阐释一下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余慈也没什么可藏掖的,他站直身子,声音宏亮:“弟子只希望用剑,能够抹消与强敌的一切差距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刻意织组词汇,只是将自己的想法直白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所谓抹消与强敌的差距,并非是要一剑斩下,当者披靡,而是说在他剑锋之下,任何强敌都要被他强拉至生死线上。对方挥手能让他灰飞烟灭也没关系,他只要在此之前,一剑中其要害,更早一步终结其性命,便已足够。

    何清听后不语,目光终于从余慈脸上移开,微微摇头:“像,又不像……

    话音忽止,女修脸上忽地露出货真价实的惊愕表情,看向余慈身边。余慈莫名其妙,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在其终点,正是游动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女修的嗓音忽地沉下数分:

    “你这条鱼龙,‘真形之气’何在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,假期最后一天,恳请兄弟姐妹们以红票支持!减肥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