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授剑

    “羽清玄是谁?”

    余慈被谢严扯着,驭剑而走,话音刚出口,便给扯得支离破碎,谢严也没有答他。

    此时灰雾爆散,第一波冲击范围达到十里,似乎向后微一收缩,随即第二波爆开。余慈等人所在的位置转眼就被覆盖,里面心魔煞气与天地元气盘结,生成千奇百怪的妖鬼魔物,要将这一行人吞噬掉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谢严凌厉剑气催发,如沸汤沃雪,层层青灰之气转眼便给冲开一个大洞,什么妖鬼魔物,不管他有无形相,都灰飞烟灭。这般威势之下,莫说是余慈,便是后面的于舟和解良都很是轻松。至于后面的何清,和他们有一段距离,没有受到照顾,不过天空那团蛇影不知何时下来,飞绕在她身边,摇头摆尾,似乎有护持之能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上,余慈看得更清楚:“真是鱼龙啊!”

    后面有句话没有说出来:这么大一条!

    今日之前,余慈这辈子也只见过两条鱼龙,第一条是由鱼龙草气机感通生成的“幼虫”,没有什么值得说道处;第二条是他亲手擒捉,贯鳞顶角,品相已是极为不凡,后由谢严购走,只是那夜在绝壁城,被迁移到他“心内虚空”的脊柱中枢抽走绝大部分精华之气,元气大伤,品相暴跌,现在也只能当只宠物养了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第二条鱼龙完好无缺,与何清仙长这条鱼龙相比,都是小巫见大巫。就是在这个距离上看,那条鱼龙都可算是庞然大物,完全伸展开,长约四十尺,若非身子只有杯口粗细,显得过于纤长,那便不像是鱼龙,而是一条巨蟒了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任何一条巨蟒头顶会顶着两根黄澄澄的短角,也没有任何一条巨蟒会浮游空中,以吞噬心魔煞气为乐。有鱼龙护持,何清可以专心控制“法天绝牢”,不为外界分心,如此灵物,让余慈颇为羡慕。再想起他那条退化成宠物的……

    对了,他那条鱼龙在何处?

    当时赤阴突然杀出,毁掉车驾的时候,鱼龙机敏,跑得不见踪影。此时余慈心念一动,那小家伙与他气机感应,位置显现,也是在灰雾范围内,此时正急赶过来。放在以前,小家伙的速度未必比谢严差多少,可今不如昔,元气受损之后,追赶起来便有些吃力。余慈也不好让谢严停下来等着,只好加深与其气机联系,遥遥牵引,等出了心魔煞气的阴霾之地再说。

    但此时,解严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阴魔成形,先击杀了再说,否则流散出去,又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于舟一笑停下,正想说话,谢严第二句便紧跟着过来:“何清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话中明显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老道往余慈脸上扫了一眼,轻声道:“就是绝壁城的事。那夜死伤太多,又惹了金伯苍,山门便提点她下山,调查此事。恰好你们那边送信过来,她见了便要过来瞧瞧,我自然要跟着,恰好解师弟在观中,干脆一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这才明白,为什么因为一个赤阴,便扯出了如此大的阵仗。而于舟跟过来,大概还是担心那位何仙长与他为难吧。

    谢严却冷嘿一声:“瞧瞧?怎么瞧着是给人添堵的?”

    于舟微微笑道:“师兄这话说得过了,若不是她的‘法天绝牢’,那真人阳神可真是不好对付。瞧那语气,分明是被羽清玄亲手下了禁制,而且师兄你瞧见没有,那‘太玄截星锁’也有些问题……解师弟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解良刚去了浑身雷光,瘦脸上并无表情,只道:“若是‘太玄截星锁’,封锁的‘星门’少了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七星照命,才是‘太玄截星锁’的表征,不过若真是七星完备,那真人阳神早化虚无,哪还能驱着月魔傀儡与你们大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于舟说着,往回路上瞥了一眼,那边何清知道事不可为,已经开始收回“法天绝牢”,速度又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羽清玄仍是这一劫以来,最杰出的三五人之一,乃是和方师叔祖同一级数的大宗师,能让她失手未竟全功,那真人阳神虽败犹荣,其全盛期的实力,恐怕也要远超我等……

    谢严嘿声冷笑,却也没有否认的意思。倒是余慈听得心中跳动,又想起天裂谷中那些事来,稍一迟疑,终还是开口道:“那这样的人物,藏头露尾和我这个外室弟子为难,还披着月魔的皮囊,未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值得思量之处。”

    于舟对他点点头,正要说话,一旁解良突然道出三个字:“天裂谷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起看过来。

    解良沉沉道:“七十年前,天裂谷浩劫。动手的两位,一个是罗刹鬼王,另一个是太玄魔母。”

    除了余慈莫名其妙,其他人都是神色震动,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这次天裂谷动乱,已经涉及到罗刹教和蕊珠宫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从后面赶上的何清。余慈看得清楚,当这位女修开口,谢严这边的气氛便有些异样。莫说是谢严,便是一贯木讷的解良,唇角也抿了下去。

    倒是于舟老道,神色算得上平静,平静得甚至有些过份,他还有闲给糊涂中的余慈解释那些陌生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老道不可能说得很详细,只是提及大略,让余慈知道,所谓蕊珠宫,乃是修行界南国一个极了不起的大宗门,乃是刚才提及的太玄魔母一手创立,那太玄魔母乃是此界最顶尖的人物,已度过三次四九重劫,成就地仙之身。

    但相较于她的修为,此界中人还是更佩服她调教弟子的能耐。她大概是在上一劫末期,动念收徒,千多年来,也不过收了寥寥三五人,可这几位,最差的也是长生真人的水准,在此界闯下赫赫声名,尤其是大弟子羽清玄,大有青出于蓝之势,修行百年即强渡四九重劫,成就大劫法神通。

    只这师徒二人,便使得创立不足五百年,人口不超过百位的蕊珠宫,一跃成为天下有数的大宗门,便是离尘宗这样传承万载的中西部巨擘,也要让其三分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大概也是因为锋芒毕露,那太玄魔母不知为何与罗刹鬼王交恶,双方约战于九天外域,交战经月,又从九天外域横跨亿万里,撞入天裂谷,引发七十年前那场劫数。那一战后,似乎双方都元气大伤,行事低调许多,蕊珠宫近些年已经少有人在外修行了。唔,那一战,羽清玄确实随行护法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围尖厉啸音骤起,已成形的阴魔捕捉到此地浓郁的生机脉动,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于舟停了口,旁边谢严往外围一瞥,皱眉道:“都是些低等魔头。真人阳神心魔燃爆,怎么就这一点儿不入流的东西?”

    何清淡淡道:“若成形阴魔伴生灵智,觉察危机远遁,又如何?”

    谢严冷瞥她一记,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也不多说,剑气雷光并咒术倾泻而出,转眼将冲来的阴魔灭杀一片,这些低等魔头,对他们来说,完全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余慈在旁边看着,前面听到的太玄魔母和羽清玄等人的名号事迹都沉潜下去,这些站在世间顶端的大人物,离他太遥远了,就像是那罗刹鬼王一样,明知道与天裂谷之事相关,难道他还去揣测这些“巨人”的心思吗?

    他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事上来,看几位仙长随手挥洒,清空周围心魔煞气及成形阴魔。

    尤其引起他兴趣的,是谢严和于舟二位。

    两位仙长都是使剑,此时也是挥发剑气,没有用其他的手段。可就是这剑气扫过,无有实质的阴魔竟然也灰飞烟灭。之前谢严突围时,也是如此,只是事态紧急,余慈没有多想,现在看来,实在厉害得很。

    类似的东西他以前不是没见识过。在南霜湖、在止心观外的山道上,那南松子便多次展现出心魔煞气的威力。余慈很清楚,这种东西,看似没有实质,却是专门攻伐神魂,污染灵明,用咒法符箓是对症下药,但用剑气,余慈也不是没有灰头土脸过……真不知谢、于二人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听他赞叹,谢严瞥他一眼,皱眉道:“大日悬照,本体不移,其光无远弗届。你心中剑意法度森严,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?”

    余慈微愕,他半山蜃楼剑意是由叶缤强灌进来,用剑的法子则是自己琢磨,还真没有人给他讲过什么用剑的道理。

    谢严见他模样,奇怪之余,心中却是微动。一念既生,干脆给他念了一段口诀,不过三五十字,正是以剑意破邪妄的法门。随后这位仙长就勾动唇角:

    “不过是些小技巧,点破窍门就不算什么了。眼下正好有东西练手,你也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余慈讶然回眸,却见谢严并没有看他,而是冷眼盯着何清,女修弯细的眉毛此时正皱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虽然是余波未平,但重心已经转移。从本章起,鱼刺兄就要涉及到更高的层面了。以蕊珠宫开场,会涉及到更深远的背景,呃,也只是背景而已。

    拍拍手,跳跳舞,大年初三求红票!兄弟姐妹们为了鱼刺兄的未来,给力支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