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魔雾

    明蓝受伤了?

    这场景出现的太过诡异,尤其还有何仙长那突兀的一句话,使得余慈为之警惕。他扭头去看,明蓝仍咳着血,连腰都直不起来,此时的她,比任何时候都要显得苍老和虚弱,让人怀疑她是否在下一刻就要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可是,眼睛总是会欺骗人的。

    余慈眯起眼睛,与之相对应的神魂感应里,明蓝那边,有光芒闪耀。

    那光芒是如此特殊,以至于不需要照神铜鉴的辅助,纯凭本身的神魂感应,余慈便能“看到”,在明蓝的位置,光芒不停闪烁、时刻变化,亮度也明灭不定,放射出的光和热主导了一切,明蓝本人的生机脉动反而给遮掩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明蓝颤巍巍举步,向这边走过来。初时咳声不止,直到走出二三十步,才渐渐消停,这时她取出手帕,慢慢擦去手上唇边的血渍。

    等清理干净,她已经越过了余慈所在的位置,走到赤阴倒伏之地,垂头去看,灰白的头发披下,谁也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离她最近的,反是是何仙长。女修态度依旧严肃,不过此时严肃中似乎有些凝重,她开口道:

    “是否妨碍两宗关系,要看两方的意见。这位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身侧人影一闪,于舟老道走到余慈身边。余慈似乎听到了剑气在虚空中的鸣啸,这一刻,周围的气氛明显变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也有压力传下来,可未及细看,明蓝已经开了口:

    “很精彩。”

    声音似乎经过胸腔和喉头的共鸣,再震荡空气。乍听来声响不大,可是耳膜都有明显的震感。

    余慈眉头跳了跳,这不像是明蓝的口气,而且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明蓝没有解释的意思,她慢慢蹲下身去,伸手轻按住赤阴已经冰冷的心口,唇齿微张,似乎在颂念经文。听起来像模糊的呢喃,但每个音节都清晰地回响在人们耳中。初时,那诘屈聱牙的经文谁也听不懂,但后半截,明蓝好像在和人对话,一字一句,均清楚明白:

    “吾主曾言,人心最妙。它有世间最瑰丽之色、最激荡之音、最醇香之味。相形之下,所谓灵果佳肴均味如嚼蜡,不堪入口。故而祭祀供奉,人心为上品,血肉神魂次之、天地灵物再次、烟火之祀则可绝矣。”

    余慈不自觉屏住呼吸,那声音像是潮涌的湖水,一波波地漫上来,将人灭顶。其中则有层层凉意,将人裹住,直至透骨刺髓。

    此时,明蓝抬起头,青春不再的容颜上竟是璨然一笑,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:

    “一轮人心翻涌变幻,飘摇若鹏举万里,灿烂如烟火经天,五色五色五香混染,千变万化,赏心悦目,这很好!神主又怎会怪罪?”

    怎么又扯上了神主?

    余慈觉得脑子涨大了一圈。明蓝说的这些话,他字字句句都明白,可组合在一起后,这些字句的意义反而虚化了,只有一个似有无若的形象在眼前飘荡,化入到明蓝身上,让她璨然的笑容更多了一层令人呼吸不畅的力量。

    耳边一声剑吟,或许是于舟的提醒。明蓝大概也听到了,她笑容微敛,却是伸手,指了指天空:

    “不应该更关注下那边么?”

    怎么?

    明蓝的动作有一种牵引人心的力量。这一刻,不论是余慈还是于舟、何仙长,包括天空中的谢严和解良,都忍不住顺着女修所指,偏移目光。

    那里,是在天空中游动的蛇影。刚刚它吞下了一个真人阳神,正是努力消化的时候,而在众人视线汇聚之际,蛇影确实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游动的长躯多了些不正常的翻滚,肚皮位置则有一块明显地凸出来,让人担心是不是下一刻便要给涨破肚皮。

    何仙长秀眉微蹙,咒音发动,天空蛇影一个蜷缩,再猛地绷直,借着力量,蛇吻大张,一团灰色气柱从中喷射而出,粗约儿臂,长贯数十丈,持续了五息时间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天空中,蛇影才一喷吐完毕,灰色气柱便迅速盘结,形成一团巨大的灰雾。霎时间风云激荡,灰雾形成一个漩涡,偶尔有金蛇蹿动,光芒乍隐乍现,那个方位的天地元气随着漩涡滚动盘旋,并将力量向中央汇聚,似乎有东西从中孕育生成。

    大概是那个真人阳神吧,为什么颜色变了?

    天空中响起殷殷剑鸣。谢严振剑,凌厉剑气破空而去,在灰雾边缘搅了一搅,冲散了一些雾气,但也仅此而已,他的神情愈显严峻。与之同时,解良在空中移换了位置,那颗多年贯气加持的雷珠露了相,涨成拳头大小,悬浮在他肩头,空气中布起一层时闪时灭的电网,同时他开始画符结印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不知在何时起了一层雾,那是由老道最精纯的剑气弥漫而成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事情在起变化,且是朝对他们不利的方向去的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道他们四位看到了什么。在他本人的神魂感应中,天空灰雾蕴含的力量太强大了,不止是在实际层面,便是在神魂感应中,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神意投射过去,立刻就消失不见,连带着神魂都有些不稳,似乎又要离窍而去。

    吃过神魂被强扯出窍的亏,余慈不敢冒险,全面收回神魂感应。不过这时候,他注意到,不远处,明蓝那边也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神魂感应里,明蓝身上一直光芒闪耀。此时,那边射出的光芒更在进行无比复杂的跳变,急剧的强弱明暗变化令感应无所适从,而这与他肉眼所见的真实场景发生了极大的背离,等这一切汇聚到中枢,眩晕便产生了。

    余慈眼睛闭上又睁开,便在此瞬间,明蓝的身形虚化了。不只是她,还连带着地上倒伏的赤阴,包括周围数尺的空气,都在反常地波动,像是一片虚而不实的投影。

    于舟注意到这边,叫一声“何师妹”,离得最近的何仙长却只是摇头:

    “大幻挪移,一去千里。法天绝牢便是全力控制,也不过五五之数,不值得分心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明蓝所在位置便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余慈都没有说话,他只眯起眼睛,看着那片空地,光芒透过眼缝,冷如霜刃。

    老道伸出一只手,挡在他身前,让他退后,同时轻声道:“集中精力在眼前!那真人阳神化魔,只有更难对付。你何师叔的‘法天绝牢’,对付这一个,怕都吃力。”

    余慈嗯了一声,他不会把已过去的事纠结在心里,影响判断。此时局面确实紧张,从他这个角度看,天空中谢严和解良是第一道阵线,于舟是第二道,至于何仙长,则似乎以那“法天绝牢”操控十里方圆的天地元气,尝试干扰真人阳神的聚气举动,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正看着,眼前忽地人影一闪,谢严竟落下来,宝剑也已归鞘。

    “谢师兄?”于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谢严水色的眼珠先往余慈这边瞥了眼,才道:“这势头有些古怪。上面那禁制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于舟点点头:“禁锢灵明,放纵心魔,真是狠辣手段。但作用于阳神之上,更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手法眼熟,你当年在南方修行,对此法有没有印象?”

    “南方?”

    受他提醒,于舟心念一转,忽往何仙长那边瞥了眼,声音沉下些许:“太玄截星锁?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谢严以拳击掌,忽地拽起一旁的余慈,向后飞遁,同时厉叫道:“退开!那不是聚形,而是心魔冲煞……何清!”

    余慈被他扯着,飞射如电,后面于舟也驭剑而起,化为如虚似幻的一道水光,紧跟上来。这种情况下,余慈尚有闲多想一截:“原来何仙长全名是何清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那位何清仙长念颂咒音的速度骤然加快,那光带又从高空显现,拉得长了,在灰雾外围绕行一周,首尾相接的瞬间,虚空中“滋”地一声响,那片天空猛地震荡,灰雾内聚的势子一滞,随后向外猛烈膨胀。可是光带扣合的圆环束在外围,竟将第一波势子硬生生挡住!

    此时的灰雾,像是被强束了腰身的胖汉,中间凹下一圈,两侧则有丝丝云流给挤出来,又在圆环强大的磁力下回流,画出一圈圈弧线,勾在圆环上,整体如同精心编织的筒状花篮。

    可谁都能看出,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太久了。

    解良开始后移,他身外金蛇电火缭绕,一声爆鸣,人影便消失不见,再现时已和余慈等人相去不远。最后才是何清,这位女修仍颂咒音,看似一步步后移,但一步就是百步之遥,缩天地为一指,速度也丝毫不慢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圆环承受不住外涨的力量,开始崩解,灰雾飞涨之际,那真人阳神沉寂已久的尖利声音陡然在天空中炸响:

    “羽清玄,老子要操你一万遍啊!”

    音波贯耳,除了绝望,就是怨毒。

    呼声中,灰雾阴霾轰然爆开,转眼弥漫十里,遮云蔽月。黑暗天幕下,青灰之气扭曲盘转,森森然如万鬼齐出,扑将上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绝壁城大战的情节到此差不多就结束了,后面只要稍一扫尾就好。坦白说,五十万字才写到这里,让俺有点儿惊讶,这样看来,某些朋友说的情节过慢,不是没有道理。但从另一方面说,网络发文,没有了实体出书数的约束,总让人有一种尽情描写的冲动,男人嘛,一冲动就可能出问题……

    呃,自我批评到此为止,在今后的发文中,缺点会努力改正,优势会继续发扬,节奏正逐步适应,希望问镜的质量也持续提升。

    为此,请兄弟姐妹们以红票支持吧。多动一下手指,翻到末页,在那里投票、评论,嗯嗯,有捧场啥的当然更好。减肥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