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恐怖

    看到于舟的表情,余慈才发现自己话中有歧义,尴尬一笑,正要补充,神魂感应中却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猛扭头,恰与远方赤阴瞥来的眼神相触,冰冷的寒意遥隔数里,也清晰注入心口。然后,女修的身形变得模糊,漆黑的斗篷已经彻底融入到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她要跑!”

    余慈最明白赤阴的性情,这女人挟怒而来,誓要取他性命,此时却给逼得悄悄遁走,比之前堵门半月还要来得耻辱十倍。这仇怨当真是倾三江五湖之水也洗脱不尽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她觉得耻辱,余慈白日府覆灭之夜后便开始着手,扣准她的性情,步步经营,甚至冒着照神铜鉴丢失的危险,都要将赤阴诱来,一举解决后患,要是这都让她跑掉,岂不更是不甘?

    他迈步想追,可刚踏出一步,肩膀便吃于舟按住:

    “‘法天绝牢’下,没有你何师叔的允许,想遁出方圆十里的范围,还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边虚空中一声爆鸣,赤阴的身形真的给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真煞扩散,与周围空气发出“哧哧”的摩擦声响,赤阴想再度改换方向,可这时候,却有一条两指宽的光带虚空凝就,赤阴心中微冷,认得这是当时在天空中圈禁住金光人形的圆环本体,不知何时又重新凝合,用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绝不敢被光带合围,只能向后飞退,那光带紧随而上,呈现一条由外而内回环的轨迹,牵动周边元气,便如一条勒在她脖子上的绳索,越勒越紧,逼得她喘不过气。眼前不敌,那光带却“砰”地一声化为千百光点,消失在虚空中,与之同时,来自于舟的凌厉剑气已要抵上背心。

    这时赤阴才发现,她不知何时,已经退到了距离余慈和于舟不过半里路的距离,于舟入微剑意浮游虚空,早将她气机锁定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赤阴素白脸上透出一层青气,竟不管随时要穿透护体真煞的剑气,强行转身。

    这位高傲的女修,已经在连续不断的刺激下,失去了平常心,又或者,是在众强者环伺之下,终于忍不住绝望了吧。

    于舟浊眼微阖,一直未曾出鞘的长剑锵地跳出半尺,恰送到他右手上。赤阴修为确是可圈可点,已经结成金液还丹,与他并无层次上的差距。只是,真正生死搏杀,不计伤损,他有十成把握,在三剑之内,将其斩杀当场,为余慈绝此后患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有闲向身畔余慈道一声:“看我使剑!”

    赤阴厉啸声起,在金丹控驭之下,她周身真煞潮涌,声势凌厉,但同时又有罗刹教幻法的飘忽变幻,好像是那海市蜃楼,平空起高阁,潮起云来,动人心魄,偏又几无实质,难以捉摸。两人相隔半里,气劲呼啸已是响彻耳边,其中有咒法明暗交替,杀气重心几度移换,直接作用在对手神魂之上,造成种种幻觉,已把罗刹教百变千幻的手法运用到极致。

    赤阴本体也融入其中,似乎消失无踪,又好像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将牵心角含在口中,一切对他神魂的冲击都没有作用。当然赤阴幻法不只是针对神魂,周边元气受赤阴真煞牵引,生成种种刺激,作用在他五感之上,同样能够形成迷幻的效果。便如此刻,在他感觉中,至少有六处杀气环绕,每一处都能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,照神铜鉴却只有一个而已。对余慈来说,那就是黑暗中最醒目的灯火,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余慈终究没有被迷惑住,这让他能够以最清醒的状态观察于舟使剑的手段。

    又是“锵”地一声响,于舟手中长剑终于彻底出鞘,这把伴他近两百年时光的“逝水剑”,出鞘的瞬间便似失去形体,化为虚空迸散的星屑,随后连那点点光亮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于舟没有牵心角,同阶修士全力施展的幻法,任他心志如何坚定,也无法完全豁免。只可惜,女修的心思在出手前便暴露无遗,无论她的杀气如何变化,于舟都能扣住脉搏,剑意闪灭均由此而起。

    “嘶”声轻啸,虚空中溅出一道血光。赤阴以为自己瞒过了于舟,正准备发动咒术,给余慈致命一击,却是胸口中剑,什么咒术都要给堵回去。这还是于舟受到了幻法干扰,剑气迫发稍有瑕疵,以至于那丝缕剑气没有击穿赤阴心脉,只造成了不轻不重的外伤。

    但一剑即中,什么幻法都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于舟绝不会再给赤阴惑人心神的机会,剑气再发,精准地捕捉到赤阴移动轨迹,虽然这回因为赤阴全力护身,造成的战果还不如上回,可是连续的剑气震荡,毕竟给了赤阴绝大的压力,使得她金丹运转停滞,气脉紊乱,紧接着,第三道剑气迫发。

    赤阴仍在高速移动中,但那大部分已经是靠着惯性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片冰冷。除了面临绝境,更是受到前面荒谬事实的刺激:同样是金液还丹的阶段,这于舟老道竟然纯凭剑气,对她进行了绝对压制!在老道面前,她几无还手之力,连续两剑,看似简单,却已经打散了她体内所有能够反抗的力量,连紫府金丹都暂时凝滞,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她便陷入到这无可挽回的局面中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她看到了于舟的眼睛。那昏黄的眼翳之后,分明跃动着两团妖火,烧灼着她的意志和灵魂。

    这个半截入土的老东西,竟然强横如斯!

    待她明悟之时,额头冰冷,剑气已至眉心。

    赤阴明白,这一剑便是要破开脑宫,毁掉她的紫府金丹,断绝她最后一线生机,而她,竟然连偏头的力气都没有!

    寒意穿透颅骨,女修想睁大眼睛,直面死亡,可是在寒意扑入的瞬间,澈骨的寒流终究是蔓延全身,激起由内而外无可抑止的战栗。

    死亡的鬼灵在放声尖笑,赤阴突然发现,她无法控制自己,至少她不知道下一刻她会因为那战栗而做出什么!好像有另一个自己从心底深处翻上来,恣意伸展,在死亡前的瞬间,攫住所有的一切,推翻她有生以来建立的所有信念。

    那是何其恐怖之事!相较于此,死亡本身,反倒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有一只微温的手,按在了她的后颈上。

    “生死间有大恐怖,世人谁能安度之?”

    吟声起处,赤阴身体突沉,一股力量灌进来,并不甚重,可是此时她根本就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心,就被那股力量直按下去。额头微凉,剑气嘶声而过,差之毫厘。

    赤阴终究没有闭眼,她看着剑气擦额而过,死亡接近又远离,像是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,然后告诉她说:

    请继续,一切如故。

    可那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于舟第三剑无功,白眉当即皱起,视线越过赤阴肩头,落在那人脸上,不悦道:

    “师妹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还未曾得到回应,余慈却惊醒过来。他刚才看于舟连环三剑几乎入了迷,那里面入微入化的剑气流转方式,与他半山蜃楼剑意相似又不同,有许多可参合对照之处。而其中核心的剑意运化,更是有许多微妙处,值得好好研究。

    三剑过后,余慈差点儿就忘了赤阴的问题,以至于他抬头看到女修苍白冰冷的脸,几乎就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你还没死么?”

    从生死线上打了个转儿回来,赤阴显得颇是狼狈,青丝散乱,额头现出一道浅浅的血痕,那是于舟剑气造成的伤损,斗篷胸口处也裂开一道缝隙,露出里面锦绣华服,还有上面殷出的血渍。

    与他目光相对,赤阴面无表情,微微侧脸,如瀑发幕披下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余慈有生以来,还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赤阴,一时有些奇怪。而于舟的话也提醒了他,他视线转移,看到赤阴身后,一个颇为陌生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位,就是何师叔吧。

    何师叔当然不是天空中蜿蜒游动的蛇影,事实上,这位何师叔还是位颇养眼的美人儿。仪态雍容,乌发在脑后盘一个简单的髻,衣饰颇是朴素,让余慈印象比较深的是,这位何师叔秀鼻挺直,眸子幽深,使得面部轮廓清晰深刻之余,显得极有主见,而习惯性微抿的唇角,则让人觉得她颇是严肃,不是太好亲近。

    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面对于舟不悦的语气,女修淡淡回应:“此人是罗刹教派驻的分教上师,身份不同。轻易斩了,或对二宗关系不利。”

    天空中传下一声冷哼,那是谢严发声。但未及多说,忽有声音遥遥传至:

    “何仙长所言甚是。个人之仇怨,实不应干扰离尘、罗刹二宗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道人影从荒野黑暗中走来,似缓实疾,最初说话时还在七八里外,等最后一字出口,已在余慈身前丈许,与他目光一触,便深深躬下身去:

    “敝教上师行径,愚不可及,得罪之处,望请余仙长见谅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大年夜,写完此章后,忽然感觉很轻松。从现在到凌晨的一段时间,虽然还是要赶稿,但应该是在一个比较符合新年气氛的心情下进行吧。好心情来得莫名其妙,不过我很喜欢,也希望把这份儿心情和大伙儿分享,并让这心情延续下去,等新年钟响,等春暖花开,等西瓜甜时,等枫叶红了,等到下一年这个时候,再向后延续,直到永远。

    最后,恭祝大伙儿新春快乐,身体健康,阖家幸福。呃,当然,要是红票开门见喜啥的,俺是很期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