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吞噬

    “机会!”

    在半空中金光剑气扫身四方的时候,赤阴就把握住了身后于舟极微小的一次分神,但她咬牙没有动。直到月魔中跳出的真人阳神将恶念刺到余慈身上,于舟本能地向那边转移注意力的时候,才陡然真煞震荡,向前疾冲。

    于舟很快做出反应,就算被赤阴抢到先机,仍有一道似有若无的剑气穿进来。那一瞬间,赤阴移经换脉,变化脏腑位置,又布下七道真煞拦截,已经最大限度地消融剑气,可消融得了剑气,却抹不消老道三百年浸淫的杀意。

    心脉微痛,赤阴只觉得有一点冰寒自伤痛处起,突然迸发炸开,瞬间传递到躯干四肢的每个角落,一时全身都是凉浸浸的。她低哼一声,逆血冲上喉头,前冲的身子一时间竟是控制不住,向前仆跌。她明白,老道是真动了杀机,绝无半点儿留手!

    通体被杀意浸透,已是心脉伤损,但赤阴终究躲过了最致命的一击。在身体几乎要仆倒在地的瞬间,一道咒文流过心头,她的身影陡然扭曲、分化,竟是一分为二,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射。

    “好分身术!”

    于舟赞了一声,对赤阴的决断颇是欣赏。毕竟现在重点不在这边,他一击未竞全功,也不追击,嗡嗡剑吟声中,身化流光,冲向余慈的方向。

    赤阴终于没忍住那口逆血,在剧烈的运动中呛出来,染得唇瓣愈显鲜艳朱红。这刻正是那真人阳神化为一道金虹,长笑远走之时。

    “那没骨头的东西,根本就没想着硬抗!”

    赤阴念头未绝,便有咒音响彻天彻:“乾坤法网,五方绝狱。疾!”

    真人阳神笑音中绝,而此一瞬间,赤阴也感觉到,她身边的空气凝固了。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针对她,可是这一记类似咒术的手段,波及范围却是广及十里开外。咒法范围内的大气,似乎被泼了一层粘胶,让人伸不开手脚。赤阴想强行冲开,但真煞方一鼓荡,便又收回。

    后面……还有东西!

    造成这一切的,并不仅仅是咒法的效果。不知在什么时候,虚空中已经埋下了别的机关,至于机关如何,赤阴不想试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那真人阳神似乎也感觉到危险,化为一片金光散射四方,浑不知要往哪里去,眼看就要遁入虚空,忽有一道流光,自雷云后飞出,在虚空中回转,首尾相接,形成一个颇大的圆环。

    在漫天耀眼金光下,圆环显得有些黯淡,然而很快,虚空中便有无数金光毫芒,如飞蛾投火,向这边聚集,仿佛光环有着偌大的磁力一般。

    转眼间,金光流火已成规模,在光环上跳跃流动,碰撞时更有电光闪烁,滋滋有声,此时此刻,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比这个圆环更显眼的了,便是圆环中央,那个慢慢显出的金光人形,也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赤阴长长吸气,稳住窍内那颗震荡不休的金丹。圆环一出,周边天地元气就呈漩涡状,以天空圆环为中心,慢慢旋动,可以说,这方圆十里天地,已尽在那圆环的控驭之下,原来的自然状态,暂时被圆环独特的运行方式所支配,任何恶意的刺激,都有可能引发方圆十里天地元气的集中强压,当然更包括圆环本身的强大/法力。

    像圆环中央那金光人形,便是触发了圆环禁制,就算迅速分化,散入周围虚空,依然被圆环从周边天地元气中抽出来,锁入环心,一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如此惊人威力的法器,她记忆里有些印象。不过,来人身份似乎对不上号?

    那一声咒音后,驱动圆环的人仍未现身。

    天空中,金光人形,也就是月魔中跳出的真人阳神在激烈挣扎,想脱出圆环控制。圆环上金光电火暴闪,不时发出尖锐的嘶啸轰鸣,圆环威力虽强,但仅以层次论,被困住的这位确实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来得更高。圆环内金光聚得越多,控制越是艰难,其环形轮廓一直在震荡,甚至几次扭曲变形,看上去崩溃在即。

    谢严和解良都在外围,没有靠近。这圆环威力虽强,但操控艰难,真想控制得如臂使指,怎么也要真人修为。驭环那人修为不逊色于他们二人,但和真人相比,还有距离。全力发动时,说不定会有误伤。

    说起真人,圆环中心那金光人形,倒是货真价实,至少,真人阳神的资格,应是有的……只是还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世上修士,若要成就真人,有两个条件。一要塑成真形,即是将肉身修炼到不死不坏的境界,不受生老病死之苦;二即是阳神圆满,即周身元气由神魂统驭,聚则成形、散则化气,心境圆融无缺。两项齐备,理论上才算得上真人。

    但一般而言,真形好塑,阳神难成,在修行中价值也不一样。在许多一流宗派眼中,真形是死功夫,只要有一流的步虚术,辅以丹药,用以苦功,也算是有明确路径。可阳神却是道胎法身所系,最最紧要不过,也最最艰难不过,世上为修成阳神,抛弃肉身,以求得道的,自古以来,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阳神难成,可一旦成就,就是有大/法力、大神通。谢严二人距离真人都差一步,但离尘宗是修行界有数的大宗门,眼界开阔,对真人阳神都不陌生,在他们眼中,眼前这位,虽是气息境界都没有错处,可未免有点儿糟践“阳神”这等层次了。

    谢严便冷笑:“与此人并列,世上真人当掩面羞走,无颜以对天下。”

    解良则道:“或许是心魔劫数……唔?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或许是受了刺激,金光人形尖笑出声:“离尘宗小辈,想用‘法天绝牢’困我,除非是姓方的过来……哇呀呀,给我开啊!”

    怪叫声中,圆环猛地一涨,大气中响起连串元气摩擦的轰响。

    “崩”地一声,似乎终于承受不住真人阳神的冲击,圆环碎片飞散四方。乍得自由,金光人形尚未来得及欢喜,却惊见圆环崩散之时,四散的碎片竟仍然保持着强大的磁力,扯着上面环绕的金光,四面一分!

    像是撕开一层布帛,绕体金光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糟,糟糕了!”

    开战以来,从未有过的仓皇从金光人形心中泛起,他再也顾不得其他,鼓荡余力,纵光化虹,要趁“法天绝牢”分解之际,远遁而走。

    地面上,余慈一直在观察天上的局面变化。在圆环崩碎的时候,他只觉得心口一闷,只觉得空气在瞬间沸腾了,天上厚厚的雷云支离破碎,地面也在晃动,脚边甚至出现了长及数丈的裂缝,且还在继续延伸。

    地震了?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于舟已经赶过来,在旁提醒道:“法天绝牢一出,十里元气尽为其所用。这是你何师叔借天地之力,撕裂阳神外围元气屏障……”

    于舟的话听上去脉络清晰,但那却牵扯到了极复杂的气机牵引变化、元气的聚散作用,甚至影响到了更深入的咒法层次,现在的余慈是不懂的,他只是奇怪,哪个何师叔?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看到了,破碎的雷云中,一道细长如蛇的影子突地蹿出来,时机方位拿捏得分毫不差,乍一现身,便与金光人形所化虹光迎头撞上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金光人形感觉着前面拦路的家伙并不甚强,便压住侵扰阳神的旧伤,强行发力,要将其一举灭杀。

    然而法力将出未出之时,咒音震荡,冰冷的咒力凝化利剑,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,直插进来。咒力本身并不致命,可它撕裂金光,撞击神魂,形成的震荡,使得前面以祭法祷文强行压制的旧创,终于突破禁锢,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已经黯淡许多的绕体金光下,有灰蒙蒙的阴影次第铺开,一、二、三……整整六处,遍及金光人形胸腹四肢,且在持续蔓延。绕体金光想夺回这些区域,但未及发力,前方那细长如蛇的影子直撞过来。

    撞击未至,蛇吻大开,强绝的吸力瞬间锁住目标,竟是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天空光线骤暗,而那吞掉金光人形的蛇影则是猛地膨胀,似乎是受不了内里的巨大能量,要给撑得爆开,但最终,蛇影没有爆掉,而是在半空中慢慢游动,像饭后运动,帮着消食儿。

    “吞掉了?”

    余慈在地面上看得目瞪口呆,他绝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。而且,那仍在持续游动的蛇影,看起来也太面熟了些。

    半晌,他忽然记起一件事,转而望向于舟,问了一声:

    “观主,这位就是……何师叔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于舟的老脸变得非常精彩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囧了,为什么调整起来这么难?连写文的状态都往下掉。这一章算起来写了七个小时。

    今天真无语了,只希望兄弟姐妹手里还剩点儿红票,安慰一下。我会尽力调整的,尽快恢复状态,努力把时间往前提。

    为延迟更新道歉,郑重道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