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网

    “解仙长?”

    余慈仰头看天,高空垂降的云层和翻腾的雷火,他以前也见识过一回。那还是当日清除止心观附近妖魔之时,因高度压缩积聚的雷火激流,瞬间造成方圆十余里大气震荡轰鸣的景象,只要见过一次,就很难忘记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看到了于舟,白发皤然的老道就站在赤阴身后,相隔数尺,手中长剑并未出鞘,可赤阴的身体姿态却非常僵硬,看起来极是被动。这时候,那边“月魔”的呼声也传过来。

    月魔?大概就是这个妖魔的名称了,这家伙来历蹊跷,一开始出手,还有一些要将他擒捉的意思,但在谢严回救之后,便立下杀手,没有半点儿犹豫——不能擒,便杀,可说是目的明确,决断迅速,绝不像是寻常妖魔粗暴直接的路子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惹了这样一个仇家?

    天空中轰隆一声雷鸣,紧随而起的,就是月魔尖锐刺耳的嘶啸,那声音连雷声都压不住,音波扩散,月魔高及九尺的身躯远远弹开,雷光映照下,他身边莹光乱飞,像是洒下了一圈琉璃片,身上却没有余慈预想的焦黑重创,便有一圈电光流动,也被护体魔气迫开,没有造成明显的伤损。

    余慈眯起眼睛:“那是……冰块?”

    月魔的反应实是可圈可点,雷光临头的一瞬间,它运用驱动寒气的天赋,在外形成一个厚厚冰层,有效隔离了电光。然而至大至刚的雷音随后碾过,这却是冰层隔挡不住的,虽然月魔以啸音相抗,但外围冰层还是砰声破碎,也就形成了余慈看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没完!

    撕裂长空的电光忽地暗下,转而在云层中游动,隆隆的雷音成为了夜幕雷云下的主角。看上去威势比不过电光裂空的威煞,但事实上恰是针对月魔驭寒凝冰的天赋而来。雷音震荡中,内蕴的至阳罡煞如大潮般起伏跌宕,将方圆十余里的大气都碾得滚沸,由外而内,月魔一身妖魔邪气,在里面蒸煮,几乎聚不成形。

    厉啸声中,月魔怯了。他本来是满心欢喜,觉得脱开了绝壁城的樊笼,回返教中后,已停滞许多的修行,或可再生契机。至于擒杀余慈,在这四野无人的荒山,不过是举手之劳。哪想到,余慈这小子,竟然能说动谢严为他护驾,致使他出手便是锐气受挫,好不容易摆脱纠缠,想脱身离开之际,迎头又遭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断界山地界上,出手便掀动无俦雷法,那几乎就是离尘宗解良的招牌。

    小小外室弟子,哪来这么多人物给他撑腰!

    连迭意外之下,月魔心中憋屈便不必提了。心情剧烈反覆,最是消磨志气,连遭打击之下,他连反击的心思都提不起来,只想着迅速脱身,可这时候,想脱身,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方圆十里雷音如潮,而侧下方,谢严又是隔空发剑。他与解良关系极好,自少时起,并肩迎敌的情况数不胜数,默契早生。此时他所发剑气,不再一昧凌厉锋锐,剑芒裂空如电,与漫天雷音结合得天衣无缝,其中气机融汇,正是相辅相成,威力大了何止一倍!

    月魔的天赋寒气,能凝冰隔绝电火,却肯定挡不住这如电剑光,偏偏他受雷音震荡,体内魔气紊乱,难以正常发力,虽是全力闪躲,还是被剑光余波扫中,闷哼声中,半边身躯都被剑气浸透,谢严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,剑光连斩,接连撕裂夜幕,与滚滚雷音相和,便如霹雳横飞,一轮剑气过去,将月魔打得左支右绌,连连怪叫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天空云层一亮,粗大的电光长剑突然破云而出,这回就是货真价实的电光雷火了。这一下蓄力已久,发时又全无先兆,月魔完全没有想到,难以再凝冰抵御,竟被赤紫电光结结实实劈中顶门。那一瞬间,它每一寸身躯皮肉都被杀伤性的电火充斥,更有雷音撼动攻杀,阴阳雷劲盘转,将他全身上下、里里外外彻底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雷火对妖魔之躯的杀伤那是不用说了,谢严剑光闪耀夜空,也不比雷火稍逊半分。两方力量交击,月魔身外嘭地炸开一团灰白水雾,伴着血肉横飞,啸音瞬间暗哑,自高空直撞下地面。

    又是嗵声大响,月魔身上本是光滑的表皮此时焦黑翻卷,裂开无数小口,有浊白的体液沁出。然而最为严重的伤势,还是自左肩斜斜向下,不知多深的一道剑痕,周围皮肉,已出现了清晰的崩裂纹路,而这些纹路正在进一步扩散中。

    他伸手想捂住伤口,但手掌稍一碰触,那伤口崩裂的速度反而加快了。也在此时,攻入体内的剑气二度爆发,迸发的力量挤迫着浊白体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,还挟着细碎的肉沫。

    月魔呆住了,身体结构的坍塌微响,从这副身躯的各个部位传出来。不只是剑气伤损,阴阳雷劲的“清洗”,造成的内伤还要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这副身躯,崩溃在即。

    随着月魔坠落,地面上于舟和赤阴都转过目光。刚才离尘宗两位步高修士一轮狂攻,前后呼应,又如狂风骤雨一般,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于舟倒也罢了,赤阴身为玄阴教上师,她了解的事情,要比这些离尘宗的修士多出许多,此时她已经猜到了月魔的真实身份,感觉很是复杂——此人出手,其心可诛,可若不是这厮突然跳出来,此刻不成人形的,恐怕要换成她自己了吧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不由稍作偏移,另一边,余慈非常专注地盯着月魔坠地处,对她的注视并无反应。越是如此,赤阴心口越是沉郁难解,她如今的想法,冥冥中与月魔如出一辙:

    区区逃奴,怎能让这些人兴师动众?

    心中念头最强烈时,忽有一个刺激,自虚空中来。

    隆隆雷音之下,一切声息都给遮掩掉了,可那独特的波动,在她这十几年罗刹教生涯里,却是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那是呼唤神主,以身为祭的祷文!并非是罗刹教的系统,可那种“味道”,是不会变的。

    娇躯微冷,但很快她就发现,这不正是个机会?

    心念一动,气机便有反应。对此,赤阴身后的于舟最是清楚。老道白眉一皱,正要说话,“喀喇喇”一声响,电光长剑自云层中劈刺而下,雷音伴生,几无半点儿空隙,取得正是刚刚摇晃着起身的月魔。

    电光再度将月魔吞噬,可天上地下所有人都看到,那月魔在电光贯下时,竖起了掌刀,电光陡然一个大的扭曲,崩溅的电火四面飞射,将周围大片草甸烧得焦黑,月魔的身形却在电光里逆冲而上,有一点金芒,便是耀眼的电光也遮不住,自月魔脑宫起,由内而外,由上而下,化为一圈金色光波,嗡然扩散,转眼给月魔镀上了一层金色外壳。

    下一刻,月魔仰天长嘶,千百金光嗡然迫发,便如一个巨大的芒球,在刺目光芒下,轰然炸开!

    “剑气!”谢严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不错,正是剑气,而且精纯凌厉,比之谢严也毫不逊色。夜幕雷云,在此刻支离破碎,开裂的云层后,露出解良沉肃的面孔。

    金光剑气四面扩散,看似没有目标,可涵盖的范围却是极大,无论是解良还是谢严,甚至包括地面上的余慈等人,都在剑气锋芒的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谢严冷哼一声,手中长剑震荡,层层剑气铺开,如浪卷云舒,金光剑气虽是凌厉,却也很难破开剑气防御,如此非但护住自身,还将侧下方的余慈一并护住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也用不着谢严操心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他却看到了,这波金光剑气过后,月魔胸口轰然爆裂。紧随其后,月魔身躯便像是燃起了炮仗,噼呖啪啦一串爆响,由躯干到四肢,浊白体液裹着碎肉四面飞溅,可那绕体金光却是越发耀眼,便是放射出剑气之后,也未稍减!

    那金光还蕴着高温,月魔崩溅的血肉还未冲击金光圈子,便纷纷蒸腾化烟,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看着这幕,谢严心中忽有了答案,而上空解良的声音早一步传下来:

    “真人阳神,寄生于妖魔傀儡之中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余慈眯起眼睛,仰头去看半空金光强芒,正奇怪的时候,解良的声音传下来。他心口突地一跳,某个猜测从心底升起来。也在此刻,他头顶一热,自战时一直维持的神魂感应,将某个极恶的凶意明晰、放大,刺在他神魂之上。

    天空中,金光陡然扭曲。

    余慈身上猛地一沉,知道对方将目标放在他身上。但未及反应,雷音骤起,同时有剑芒横空,隔空截击。

    嘶啸的劲风吹卷,掀动尘烟,让余慈一时睁不开眼。可在此时,有一个尖锐而陌生的嗓音大笑:

    “走也,不劳远送!”

    身上的重压突地消失无踪,只有那笑音带着满腔的得意劲儿曳空远走。

    余慈呸了一声,吐出满口土腥气,正要骂两声,忽有冷冷清音响彻天际:

    “乾坤法网,五方绝狱,疾!”

    笑音戛然而止,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第四位。这才叫兴师动众嘛。

    比较囧,在这个点儿更新有点儿不习惯哈,趴桌上睡一觉就到点儿了,明天我会把时间调得更早些。

    不知道兄弟姐妹们还有红票没?这个点儿就把剩余的全投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