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动众

    锐利如刀的气劲横斩,四头正在急速狂奔的步云兽身首分离,沸腾的血液当即喷溅如雾,血腥气扑鼻而来,冰珠子似的话音在其中滚动,其实更像是沾血的刀刃铿锵撞击。

    “卑琐逃奴,今日我便行家法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的时候,余慈弹射半空,抽出纯阳符剑,向后飞退。鱼龙的反应比他还快,早早就飞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身体在虚空中滑行的空当,他往前看,正与一对凤眸冷光相触,毫无疑问,那是赤阴。

    赤阴长身立于约两丈高的虚空,身体大都罩在漆黑的斗篷之下,只有玉颜乌发,照映月光,熠熠生辉。此时天幕如黑绸般铺展,半轮明月嵌在其中,光若轻纱,远处群山便是墨染纹路。只是她杀气灼然,与喷溅未止的血雾交织,使得垂映月光里也沁入一抹朱红,像是燃起了火。

    这个高傲的女人,终究是咽不下那般耻辱,追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很好!”

    余慈刚刚触地,耳边忽听到赤阴的赞语。与之同时,他脚下微热,有一圈绿火以他落脚点为中心,扩散开来,形成一个约五尺方圆的惨绿火环,将他圈在其中。绿火并没有直接攻击他,却挥发出强大的咒力,在周边缭绕不散。

    “我有生以来,还从未让人堵门半月,寸步难行!而你却做到了,便是狗仗人势,也很了不起。所以,我将这个‘鬼火阴狱’送你!”

    火焰燃烧的呼呼声中,距离余慈数尺外的地面上,又接连亮起数处火点,这回却换成了紫红色。岩浆般的火流在地面上蔓延,形成一道接一道的深刻印痕。

    余慈目光扫过这些扭曲变化的火痕,周边咒力便在这些印痕的归拢下,散布分流。他和赤阴的修为差距太大,便是明知这里面有狠辣手段,也无法阻止。不久,内圈惨绿火光大涨,腾起一人多高,形成一圈火幕,将他视线隔断,女修低沉磁性的嗓音却始终缭绕耳畔:

    “我以‘鬼火阴狱’将你神魂锁禁,再花上三天时间,逐分逐寸地煅烧你的皮肉骨头,当然,这里的感觉,一分一毫都不会少你的。然后,我们不妨细细聊天,聊一聊你叛教而出后十多年的经历;也聊一聊,你是怎样引发照神铜鉴的异力,与它建立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在赤阴冷澈透骨的话音里,余慈轻缓呼吸,眼睛眯起来。他的视线被惨绿火幕遮挡,不过他现在已经不用通过眼睛视物。因为照神铜鉴就在赤阴身上,与他相距不过十丈远,气机连接早已经重新建立起来,神意星芒从镜中生成,被赤阴还丹修士的气场弹飞,侵入周围生灵脑宫,点染颜色,使方圆数里范围景物,都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相隔五日,重新体验,感觉倒是没有生疏。而荒原上冬春之交,生灵已是不少,通过转换视角,他能够清楚地看到,前面赤阴斗篷下翻卷的裙袂及因吐露杀意而微微启合的红唇;还有后方那个摔下车的车夫,被这边场面吓到,正向回路上撒腿狂奔;便是周围地表的细微变化,他也尽收眼底,在火流蔓延的同时,刚刚抽出新绿的草甸上,分明扑了一层……

    寒霜?

    赤阴的声音忽然断去。女修终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她从余慈的呼吸和气机变化上察觉到异常:

    “真有些胆色的样子。在这荒郊野外见面,你不意外?”

    余慈暂放下疑惑,思路转移,同时也笑起来:“我当然意外,我意外……那镜子你贴身放着,不觉得烫吗?”

    笑声未绝,寰宇剑鸣。

    赤阴的反应已经是一等一的迅速,在余慈突然将话题转到镜子上的时候,她已经发觉不对劲,要发动“鬼火阴狱”,先将这逃奴控制住。然而那一刻,森寒剑意自顶门直贯而下,瞬间将其锁定。

    另一边,在赤阴发动咒术的瞬间,余慈也已经催运雾化剑气,向外疾冲。他盯着挥发咒力的火墙,也看到了外围正急速扩散的白霜。便在此时,神魂感应的片断和目见的情形一个交汇,有个影像一闪而逝,位置,就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余慈头皮一麻,刹那间,他脑中所有杂念清空,只有最纯粹的本能驱动,剑气如雾,身形则化入其中,像是被荒野的风吹散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土石飞溅中,地面轰然炸开。一道灰白影子破地而出,一爪探出,取的正是余慈方向。

    余慈毛发倒竖。这破地而出的家伙,一身修为当真恐怖。他因为神魂感应的缘故,全身气机统合已经领先一线,全力飞遁,可在对方一抓之下,方圆半里的空气竟在瞬间冻结,以半山蜃楼的犀利,竟也举步维艰!

    赤阴全身发冷。森寒剑意锁定的时机恰到好处,正是她咒术将发未发之时,她发动咒术的气机变化,也就成了引爆剑气狂潮的契机!高空之上,澎湃剑气如飞瀑垂流,撕裂千尺虚空,要顺势将她斩成两截!

    而天空地下,两个修为超绝的高手,也是齐齐受惊。天空中的震惊于地下竟然还有高手伺机而动,威胁远较赤阴为高;地面下的则是没想到云层中还有人随行暗保,他抢出的时机未免太糟糕了些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三方四人竟然同时被复杂的局面晃花了眼,但紧接着,他们就各自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千尺高空垂流的剑潮竟在气势最盛时轰然翻卷,形成一波斜切过去剑气波浪,切入灰白影子和余慈之间,嗡然激荡,硬生生将对手挡在剑气之后。只是挡住来人身形,却终究挡不住对方迅疾如电的杀招,锵锵连响,数把锋锐尖利的冰刀竟在余慈颈侧凭空凝就,分四个方向直插进去。

    面对致命危机,余慈半山蜃楼剑意全力施为,与之同时,他领口一道光芒射出,便似有着磁力,引得四把冰刀稍稍错开位置,多了一次全无必要的移动。余慈便抓着这空隙,破开如坚冰般的空气,化雾逸出。稍迟一线,冰刀聚拢,锵声震鸣,却只斩到了空气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那灰白影子便往地下遁走,转眼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沉喝声中,高空人影剑光急坠,转眼便身化虹光,直插进霜冻的地面。数里方圆的地表,蓦地震荡波涌,余慈才一落地,便觉得脚下土石地面便如稀汤一般,根本承不住力,更有强绝力量,在地表下轰然对撞。

    这一下,土石地面真成了稀汤,像是在锅里沸腾了,尘烟土沫四起,旋又被爆发的强风吹卷上天。

    余慈刚刚死里逃生,冷汗横流之余,也从领口扯出一根细细的银链。链上缀着一个铁制辟邪,铸形简约,原本是银白颜色,此时已蒙了一层锈迹。

    这是离开绝壁城时,谢严给他的一件护身法器,以防万一。此法器名叫“辟邪元磁”,可在瞬间放出积蓄的先天元磁之力,引偏包括咒法在内的许多攻击。他刚才任赤阴咒法包围,倒也有部分是依仗着这件法器的功用。阴差阳错,最终还是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明白,那灰白影子,究竟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对他骤下杀手?

    此时地面下的战斗方兴未艾,被劲流余波撞击,余慈疑惑未解,却觉得胸口发闷,忙再退得远些。

    两大强者交战,另一边,赤阴却被暂时忘记了。不过女修却不会忘记自己的目标。她盯着翻涌不定的地面,又瞥了眼已在一里外的余慈,唇线下抿,漆黑斗篷在劲风狂飙中微微波动,身形竟是变稀淡透明,转眼已要隐入夜幕之中。便在此刻,她身形一僵。

    “罗刹幻法,天下独步,此事吾等尽知,赤阴上师便不必再演示了吧。”

    苍老暗哑的声音似乎风吹便散,随话音送来的剑气亦是细若微尘,可是在这看似散杂纷乱的剑气中,却蕴着一道令人心悸的杀意——她知道身后有人来,可却完全没查觉到这致命的杀意是如何瞒过她的灵觉,抵在她心脉上的。

    听此人讲罗刹幻法天下独步,可这家伙入微入化的剑意,恐怕才真是无双无对!

    心中瞬间闪过十多个脱身的法子,可无论是什么手法,在后面那人老辣的剑意之下,成功的机会都不过超过两成。

    这就是给……俘虏了么?

    赤阴身形微微颤抖,那不是恐惧,而是充斥全身的耻辱。她咬紧牙关,尽力维持着语气的平静:“于观主是吧?我不过是处置一个逃奴,你们离尘宗却是兴师动众,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背后那人微笑起来:“我不见什么逃奴,而只见我离尘宗弟子……唔?”

    两位还丹修士都感觉到,地面下激烈碰撞的乱流一次大的偏移,随后轰声炸响,地面爆起高达数十丈的尘烟,那灰白影子便破开尘烟,扶摇直上。谢严所化虹光紧追不舍

    虽是黑夜,可在场诸人都看得清楚:月光投注之下,灰影子高及九尺,光滑至妖异的身躯,竟发散出与月色一般无二的清冷光芒,在夜空中其是耀眼。

    “月魔!”

    赤阴和背后那人同时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赤阴清楚地看到,原本算得上晴朗的天空,骤然间阴云四合,整个天空仿佛一下子沉降千尺,积云如城。

    忽有电光如剑,撕裂长空,瞬间十方雷火迸发,飞动的月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便被雷火吞噬。

    嘶叫声炸开,尖锐刺耳,不类人声,便是后面殷殷雷鸣,一时也压它不住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今日晚间六点到十点间加更一章,从此更改时间,改为晚上更新,以顺应书友们的看书习惯,也让俺的更新别再那么囧。晚上更新,感觉着不太利于点击红票的积累,所以恳求兄弟姐妹们,不管是先发制人也好,后发优势也罢,要继续支持啊!俺也会写出更精彩的情节,让大伙儿一饱眼福。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