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回程

    转眼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,春暖时节将近,天气愈发和暖,绝壁城中却是暗流涌动,各宗还处在磨合期,都在努力适应没有白日府的日子,在为白日府覆亡后,资源分配和空白的添补耗尽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天阴,似乎很快就有一场雨雪。

    史嵩坐在书房内,瞑目养神,手肩抚在断肩处。

    他今年已经二百七十余岁,距离还丹修士三百年的寿元极限已经非常接近,肉身又受此重创,生机流失,更上一层的希望已是渺茫,然而生命终结前,了结了数十年的大敌,心中黯然之余,又是难言的轻松。

    只有事后回顾,才能真正看明白道理。当年的绝壁城,金焕就是耀眼的太阳,日正中天,将旁人全都遮蔽在阴影中,威势无双。可如今,太阳被射落,他史嵩想要代之而起,却发现还是有所欠缺,不得不和无回剑门、玄阴教、净水坛同分一杯羹。对此,他出奇地没有懊恼失落,而是非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如今绝壁城难再有一家独大的局面,万灵门迁回绝壁城已成定局,在城中的利益争取也非常顺利,但要想坐稳位子,还要努力经营。在现阶段下,和那位余仙长处好关系,无疑是最重要也最有效的法子。

    早点儿派人去南方,把小九接回来吧,那丫头不是和余慈很是相得么……

    想着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,史嵩微笑起来,取过案上沏好的茶水,轻呷一口,这时熟悉的气息从外院走进来,那是胡丹,万灵门真正的擎天柱。

    “唔,趁个时间,把门主的位置交付出去吧。胡师弟当然是最好的人选。”史嵩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他与胡丹虽出自同门,也是同一个师傅,但年龄差距颇大。史嵩还曾在师尊逝世后,代师授艺,与胡丹的关系亦父亦兄,比对自家的几个儿子还要放心。只是,胡丹的心思太野了,一直想到外面更广阔的天地去闯荡,寻求更进一步,这本无可厚非,可万灵门却是离不开他,如今金焕这大敌已去,还要早早用宗门责任把他拴住才成。

    心中计较之际,胡丹跨门而入,叫了声“师兄”。

    史嵩见其面色凝重,有些奇怪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止心观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止心观?”

    史嵩一时没转换过思路,犹在迷惑之际,胡丹已压低声音补充:“止心观派宝德道长前来,协助谢仙长打理绝壁城防务。至于余仙长……即刻便要回返了。”

    “滋”地一声响,史嵩手上茶杯里,茶水瞬间蒸发,随即茶杯粉碎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绝壁城中流动着浓重的不安气氛。

    不安的源头来自于离尘宗的某个决定:一手主导了白日府灭门之事的余慈余仙长,不再负责协助谢严仙长维持绝壁城防务的任务,被宗门召回,继任的宝德道长已经在宣读了宗门谕令后,正式走马上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又要变天么?

    敏感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乏。尤其是经过一场大变故之后,这类人的比例更是大幅攀升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玄阴教告了状,前几天不是剑拔弩张的,眼看要打起来么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还是控制不力,天裂谷动乱以来,都没那夜死的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嘿,必然是因为戳了马蜂窝,别的不说,那落日谷的虎须也是他能捋的?”

    流言满城,但不管怎样,事实就摆在眼前——余慈,这位绝壁城近日来的风云人物,忽然被拿开了,且有了一个身份相当的代替人选。更重要的是,城中真正的、唯一的大人物谢严仙长,对此一直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许多人变得紧张,他们大都是参加了当夜覆灭白日府行动的,原本以为,这余慈就是代表了离尘宗的意志,才横下心来做一票狠的,可如今这又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如果本门弟子都被拉回去受罚,他们这些真正下手的,又会是个什么下场?

    余慈啊余慈,你可把人给害苦了!

    绝壁城众人或惊或怒、或怨或恨的意念,作为当事人,余慈并无所觉。他在车厢锦榻上闭目养神,鱼龙浮游在他身边,二者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。驾车的车夫若不是已经了解了这位仙长老爷的脾气,说不定要以为车里面的人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离开绝壁城的第五天。

    车声隆隆,在荒野上飞驰。四匹神骏的步云兽放力狂奔,翻山越岭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这是追日车,本是金焕的座驾,当初金焕携金川、匡言启等前往止心观,乘坐的就是此车。白日府覆灭后,此车归了万灵门,而这回史嵩特意拿它出来,以之送余慈回观,除了礼数周到,还有一份希冀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心思,便连驾车的车夫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想着仙长老爷不要出事吧。”

    车夫脑子里也在胡思乱想。仙长路上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沉默,看起来是个心情不佳的样子,想来城中流言并非无端。到了止心观,和那边的宗门内线牵了头,还要尽快把确切消息传回去才是。

    正想着,乌光一闪,仙长老爷的那条鱼龙在车外玩够了,从帘幕的缝隙里钻进去。

    车夫瞥去一眼,觉得这小家伙好像又大了些,而且速度也有加快。也不知仙长老爷是拿什么喂的?

    鱼龙在车厢内游动,与之同时,有一条更为神异的“鱼龙”游在余慈的“心内虚空”之中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一直驻留在“心内虚空”中,此刻里面空旷了很多。中央小湖依然存在,可是周围的山林图景已经不见了,只有小湖上“鱼龙”狂舞,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。

    由于“鱼龙”的强势影响,虚空的动荡一直在持续,从二十天前开始,便从未停止过,不过慢慢地也有了急缓强弱的变化,便如此时。

    虚空震荡正缓缓平息。中央小湖上,“鱼龙”虽还在狂舞不休,但此刻,它更多还是在吞云吐雾,且已经成了规模,正面四面八方散开。由于动荡余波未止,“心内虚空”中已起了风,吹动云雾,慢慢升举,随着规模越来越大,便像是千里乌云,笼盖四野。穹顶明月也半遮半掩,最终完全隐没在乌云之后,心内虚空的天已经阴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淅沥小雨便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雨露滋养,润泽大地的感觉极是清新舒畅。飞雨落湖,水雾接天,那条鱼龙活动范围顺势转移到了天上去,在雨幕云层中时隐时现,乍看去,颇有行云布雨的神通模样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其实是和“鱼龙”联系在一起的,视角分离只是因为习惯问题。他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,在云层中翻腾的“鱼龙”,正将身上一层层浓郁精纯的元气挥发出来,化为云雾雨水,丝丝缕缕降下。

    “心内虚空”呈现的景象,都是他血肉神魂的真实反映。这证明此刻在余慈体内,也有津/液分泌,滋润身体筋络脏器等。余慈估计着,这应是“鱼龙脊柱”抢入心内虚空时,带进来的原身的精气,此时却都便宜了余慈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以来,“心内虚空”一直都是这个局面。开始时是受鱼龙影响,虚空诸景在动荡中绕其旋转;而在旋转一段时间后,鱼龙又会行云布雨,滋润周边。就是在这样的不断循环下,这股由从外部天地抢进来的精气,和余慈的血肉神魂慢慢浑融交织,不分彼此,正是一个彼此适应的过程。

    受此精气津/液滋养,余慈明显感觉着身体恢复速度加快,尤其是受损严重的神魂,原本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的重创,至此不过二十天,就恢复了七七八八,其进度让所有人都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体察着“心内虚空”的情况,余慈估计着,大概再有半个多月,这个适应过程便差不多功行圆满了,他倒要看看,那时候会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雨势”渐止,眼看“心内虚空”又要开始下一轮的震荡旋转。黑暗天幕却突生变化,一圈圈一片片山峦林木影像,突兀呈现,围绕中央小湖,层层铺开,像是国手的泼墨山水,神妙无方,而又真切动人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一震,这景象,自从远离绝壁城五十里之后,便再没见过了吧?

    真想念啊!

    心神从“心内虚空”弹了出来。锦榻上,余慈蓦地睁眼,看着缕刻花纹的车厢顶板,思索片刻,敲响了车壁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入夜了,驾着追日车的车夫其实已很是困盹。还好经过几天的相处,他知道车里的仙长老爷虽说不太爱说话,心肠还是不错的,便准备向车内的仙长老爷请示,今夜便在附近扎营……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听到里面敲车壁的声响。他本能地应了声:

    “仙长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下车往回跑吧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车夫正莫名其妙的时候,车厢里忽有劲气涌出,猝不及防之下,将他打落在尘埃。要知此时追日车是以高速行进的,虽然夜间速度稍慢,但这么一落下去,车夫还是摔了个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他惨声呻吟,又惊又恼,抬头看时,追日车已经奔出半里开外。而此刻,一道弧光自车前虚空中来,抹过狂奔的追云兽的颈部,再穿透车身。黑夜大幕下,看不到血液喷溅,只见四匹追云兽齐齐栽倒,带着那部名贵的车驾轰然侧翻。

    破碎的车厢里,余慈身形飞射而出,却有一个冷冷声音,如影随形:

    “卑琐逃奴,今日我便行家法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凌晨更新确实容易出问题……再次为延迟更新道歉。这样,趁下星期一加更的时机,把更新时间调整到晚上六点到十点这个空当,让等更新的朋友们不再那么辛苦,有什么问题,我也可以及时调整,也请兄弟姐妹们继续支持!

    昨天没看到红票榜,不知道有没有被爆,不过单论红票量,兄弟姐妹们已经很给力了,希望今日依然如此,减肥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