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魂

    很突兀地,鱼龙从山林阴暗处蹿出来,展现出堪比步虚修士的速度水准,一闪便越过树梢,在那个高度停顿一下,随后便爆发出更惊人的速度,化为一道黑线,向高空飞射

    飞到一定高度后,鱼龙纤长的身形在虚空中激烈摇摆,非常兴奋,然而谢严目光随着鱼龙移动时,心情则阴郁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的恣意嚣张的姿态,和死气沉沉的余慈相比,何其刺眼!

    鱼龙由余慈携来,却是由谢严半强迫地逼余慈消耗元气喂养。不管最终目的有没有达到,余慈终究是不打半点儿折扣地做了,为此甚至耽搁了凝成阴神后,激发潜力的关键时期。

    余慈付出的努力和代价,谢严都记着。可是,他甚至没机会作出补偿……

    持剑的手稍稍伸握,谢严锁定了鱼龙移动的轨迹:没了金骨玉碟,鱼龙价值再高,也没了意义。倒是用这个天地灵物为小伙子陪葬,不知道他还满意么?

    “滋”地一声响,半空飞舞的鱼龙身上炸开血花。

    谢严一怔,刚出鞘半截的剑刃停住,他可还没动手呢!

    血花方一绽开,便是无休无止。鱼龙纤细的身躯内像是被塞满了鞭炮,一节节、一串串地炸开,爆炸的力量使其身体剧烈扭曲变化,血沫四溅,形象凄厉到极点。

    山阴斜坡上的所有人,都被这一幕惊住了。

    鱼龙乐极生悲!

    这家伙本是被“美味儿”吸引来的。所谓“美味儿”,就是那个过去十天里,一直用本身元气供养它的大家伙。虽然那些元气也很滋补,但怎么也不如直接将“美味儿”吞下去,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!只是大家伙的力量要比它强得多,简单的记忆里,似乎也有以前在其身上吃亏的印象,它一直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直到刚才,大家伙的某部分突然分离出去了,而且那部分变得很虚弱,虚弱到它再也不畏惧的地步——那是根本无法抵挡的诱惑!

    受本能的驱使,鱼龙没有任何犹豫,冲上前,将其一口吞下!

    心愿得偿,鱼龙简单的脑子里便尽是喜悦。那滋味真不错,虽说似乎不是太好消化,还有点儿别的香气……不,那根本就是一团火!

    只一瞬间,鱼龙的血肉神魂统统被点燃了,随后就是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鱼龙血肉横飞,余慈已经在崩溃边缘的阴神,却获得了缓冲的机会。引燃阴神的“香气”其实是有限的,当燃烧更多目标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被分薄,余慈得以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被鱼龙吞掉了,这个天地灵物与他气机互通,经由照神铜鉴改造的阴神星芒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这家伙,只是余慈也没想到,这家伙竟然如此干脆,说反噬就反噬,当然,它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狠毒的香气有点儿像当初害惨南松子的“一梦归”,都是引燃内火心魔,同时伤害神魂肉身,但是持续时间较短,程度则要猛烈得多。

    从余慈阴神中招到鱼龙炸得血肉模糊,前后时间绝不超过三息,也就是常人三次呼吸的时间。可接触了香气的余慈和鱼龙,已经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儿回来!更确切地说,他们还在鬼门关的隘口上,晃晃悠悠,不知往哪边倒。

    鱼龙气息奄奄,余慈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虽是在香气的祸害下维持住一线生机,可余慈刚刚凝成的阴神遭遇这等重创,距离魂飞魄散也只差一步而已。可偏偏在这种时候,迫切需要获取养份的鱼龙,本能地开启了它强大的吸收功能,要将周边一切能够汲取的元气抽吸消化,以弥补刚才的伤害,这当然也包括了已经落在它肚子里的余慈阴神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完全没有抵抗之力。他像是被塞进了一个巨大的磨盘下,已经虚弱到极点的阴神被压来碾去,已经难以再维持完整的状态,转眼支离破碎,被无可抗拒的吸力扯走。他此时剩下的,也只有最后一点死亡也抹不消的执念,维持着最基本的思维和一线灵光不泯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现在拥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也因为有这一线灵光,就算是阴神支离破碎,余慈也依然维持着对各个碎片的感应,知道每一个碎片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余慈早就知道,鱼龙的血肉神魂浑融合一,几无灵肉之别,但也仅是知道而已。他其实并不清楚,所谓血肉神魂浑融究竟是怎么一种状态,正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然而在此刻,在他的阴神被碾成碎末,融进鱼龙身体的时候,他忽然了解了。

    他察觉到,支离破碎的阴神碎片投去的方向。其实不是鱼龙破损的血肉神魂的任何一处,而是鱼龙身体的最核心处,那是……脊柱?

    大概就是脊柱的位置,感觉倒更像是一条筋络,若隐若现,把握不住实体。但所有的阴神碎片都被吸纳过去,包括从外界抽取的生机元气,统统汇聚至此,鱼龙的血肉神魂虽然仍处在濒临崩溃的状态下,却没有截留半点儿,也没有遗漏分毫,而是将这些养分全部融进“脊柱”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鱼龙的血肉神魂其实只有一个意义:那就汲取养分,再将养分输送到此处。为这个目的,鱼龙的血肉神魂其实并无一定之规,那种状态,不是肉身的、也不是神魂的,而是为了达到汲取各类生机元气的目的,永无休止地变化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余慈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对此时的鱼龙,他好像看到一杆蘸满了墨汁的大笔,凝神注气,写出最简单的一横。这一横的架子,就是鱼龙的“脊柱”,而其血肉神魂,不过是边缘晕染的墨色,与前者相比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一横的架子,统驭了一切,并使一切围绕着它来运转,形成一个简单而清楚的整体。

    余慈莫名地激动起来,好像是回光返照,但他的思维确实是前所未有地明确清晰:

    “整体,这才算得上是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整体思维。”

    修炼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之后,他将神魂肉身,包括后来照神铜鉴,都归纳于“物象”的整体,并利用整体结构相互映照的方式,发现“心象”,凝成阴神。可是与眼前的鱼龙比对,那又怎能称得上是一个整体呢?

    说到底,那只是他取巧,用搭房子的方式,将不同的部件搭在一起,形成一个大致的模样。事实上,他根本就没有放上“大梁”,也就是他一直缺少的“理念骨架”。

    只有像是鱼龙这样,明确重心,连血肉神魂都为其服务,将所有一切都统一到无可替代的‘脊柱’上去的时候,才算是真正的浑融,真正的整体。

    在这种状态下,只要“脊柱”在,什么都在!

    鱼龙所拥有的,正是他所缺失的。

    鱼龙的吞噬已经到了最后的地步,余慈不认他除了思维之外,还有任何东西剩下。可很古怪的,他的思维却是越来越清晰,发散得也越来越广,他又想到:

    其实,如果真以整体思维论的话,这条正在吞噬着他的鱼龙,应该也能算是他“物象”的一部分。只是他以前没有办法将其复杂的血肉神魂结构以一笔勾勒,融入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体系中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那不本来就是一笔么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鱼龙被炸得血肉横飞之时,山阴坡地上的十多名修士,倒有大半以为是谢严出手泄恨——谁让他老人家剑出半截呢?对此天地灵物的损伤,识货的都在心疼,不过,也有人完全没把心意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趁着鱼龙造成的轻微混乱,明蓝走到赤阴身边,神情姿态均非常自然。旁人见了,只会以为她是和自家上师会合,只有赤阴瞥她一眼,脸上似笑非笑,已看出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,赤阴主动开了口:“今夜过后,我便要回返东海。此间事,烦劳明法师了。”

    明蓝圆脸上惯常的笑容变得淡了:“上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,我自有计较。”赤阴的视线自周围诸修士脸上扫过,“十载光阴,几若虚度,还好,在这穷乡僻壤的日子,总算是过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她发着感慨,明蓝则轻声道:“可教中接任之人尚未抵达……”

    赤阴眉头忽地一蹙,面目神情分明是有些气恼。明蓝停了口,但很快发现,女修并不是针对她。

    夜色中,赤阴稍整理下袖子。明蓝离她最近,又是一直关注,便见女修借此稍稍换了站姿,而且在华服遮掩下,其柔韧的肌体似乎有一个幅度较小的动作。

    此时,她听到赤阴轻咝吸气,恼一声:

    “好烫!”

    明蓝愕然,旋又看到女修脸色明显阴沉下去,目光则移到半空鱼龙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同样移转,然后明蓝就看到,那条受到重创的鱼龙像是被抽去了骨头,直坠而下,突来一道山风,鱼龙纤细的身子被风一卷,悠悠侧飘,挂在一个树枝上,再无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惊讶疑惑之际,有一声极低的呻吟,顺着风飘过来。

    声音源于谢严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谢严脸上发僵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余慈睁眼,正好全程欣赏了谢严从未有过的,由惊愕而至狂喜的神情变化。他咧嘴笑了笑,想再说两句,但实在撑不住,头一偏,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鱼刺兄对赤阴讲:咱们这就开始了;赤阴对鱼刺兄说:我和你没完!明蓝说:小偷小摸的时候,藏东西一定要藏对位置。

    召唤点击、召唤收藏、召唤红票!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,减肥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