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闻香

    赤阴刚刚结束了和那位落日谷徐回的交谈,微笑着退后一步,是“到此为止”的意思,在身体移动的时候,目光瞥过,非常隐蔽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中的余慈阴神,感觉却非常强烈,似乎有一根冰针,破开外围,直扎进来。强烈的刺激使得阴神乃至于他的思维都颤了一下,生出波动。只是这波动很快就消融在在外围澎湃的力量漩涡里,不见痕迹。

    冰针就是赤阴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心神绷紧,紧接着,赤阴又有了些小动作。

    在两位步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搞鬼,恐怕任何一个还丹修士都要仔细斟酌,可赤阴就这么做了,且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余慈其实没看到赤阴用了什么手法,但此刻,照神铜鉴分明在往下陷,很快被雪泥彻底埋住,至此下陷的速度不减反增,转眼便深入地下七八尺深,好像周围不是被冻硬的土地岩石,而是一片虚不着力的沼泽。

    没有人发现这一变化。

    从距离上说,赤阴距离照神铜鉴是最近的。因之前抵挡“金石流体”而被崩飞,照神铜鉴距离余慈肉身有近十丈的距离,而赤阴恰好就在二者之间,她的身体恰好挡住谢严等人往这边看的角度,至于更远处的那些人,他们的注意力如今全被谢严和徐回两位步虚高手吸引,偶尔也有人去看赤阴,但谁有兴趣往黑暗的山林深处投注视线?

    深入地下数尺后,镜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,向侧方移动。这个区域已经超出了鱼龙的感应范围,不过地下也有一些虫子之类,被神意星芒点亮,通过这些细碎狭小的视角,结合上方鱼龙的点染的视界,余慈能够确定,镜子是往赤阴方向去的,移动速度非常快,不过数息,就在她正下方停下来,由始至终,没有任何人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此刻除了赤阴,再没有人知道照神铜鉴的下落。

    镜子和女修之间,上下垂直距离不过五尺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余慈逃离双仙教后,和赤阴最为接近的一次。

    但这可绝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。如果按这种局面发展下去,此间事了,众修士星散,谢严带走他的肉身,而赤阴则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照神铜鉴收起,就算以后有人想起来此事,也绝不会联想到她的头上去。

    若真是那样,余慈不认为他还有任何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此时的地面上,徐回扭头,对谢严说了句话,再不看任何人,转身离开;也在此时,谢严依旧沉默着,抱着余慈的肉身,脚尖已经离开地面;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两位步虚修士身上,赤阴微微而笑,静止片刻的照神铜鉴,在她精纯真煞的牵引下,慢慢上浮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路径,两息后,将破土而出,在女修华美裙裾的掩护下,循着其优美的腿线,贴身而上,彻底为其掌握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香艳但致命的路线。余慈心神冷澈,现在,他不用选择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余慈心志凝定,朝着外围的“深海漩涡”扑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保留,余慈抓住外围力量运转造成的某股吸劲儿,借势发力,不是像以前那样,让阴神之力抽取一股,循那既定的路线向宝镜边缘发散,而是全副心神的投入,是阴神整体孤注一掷地投进去!

    思维轰然震荡,照神铜鉴内蕴的力量狂潮瞬间将其灭顶。如果阴神有“呼吸”一说,余慈现在必然已经窒息了。

    冲击连迭而至,要轰垮余慈的神智,要将投进来的阴神力量按照它们的意志,撕成千百块儿,再循环、改质和发散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余慈的意识越发地清晰明确。

    阴神驭器状态下,阴神会持续损耗,放射神意星芒,直至将他吸干;脱离阴神驭器状态,宝镜则会直接把他吞掉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余慈选择了前者,然后更进一步:

    既然都是吸取阴神之力,最终放射星芒,那么为什么不能在此一功效,将阴神之力的源头,也即阴神本体投出去呢?外围力量的循环,就是像错综复杂的河道,但“河道”终究有一个“出海口”,只要坚持到那里,就是胜利!

    这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,而是一场不得不进行的赌博。

    好像是一场生死间的斗剑,没有思考的空隙,他只要相信自己的千锤百炼的灵觉,再灌注勇气就足够了!

    从阴神投注的那一刻起,震荡便再无止歇,一切感应都混乱了,完全不辨东南西北。阴神之力在迅速损耗,神魂结构也动荡不休,余慈就像是一艘破烂的小船,撞进了地下暗河,只能在“黑暗”中和激流搏斗,承受一次又一次的碰撞,随时都有可能崩溃、解体。

    但与之同时,余慈也感觉到,每一次震荡撞击,都有丝丝缕缕的力量渗进来,与阴神之力发生反应,最终作用在阴神上,改变其某些性质。他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因为在他进一步体会之前,“出海口”到了!

    “哧”地一声长音,只响在余慈神魂中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已经破土而出,探入赤阴裙裾之下。便在此时,一颗超大的星芒从镜面上喷射出来,穿透了女修华丽的碧烟流霞长裙,飞射到空气中。

    经过宝镜内蕴力量的浸透改造,阴神星芒无形无质,没有任何人看到,也无从感应——本来应该是这样的,但在星芒射出镜面的瞬间,余慈清晰感觉到,他撞上了一层无形的网。

    那网分明是早早就布在照神铜鉴外围的,有着非常厉害的禁锢作用,但由于阴神星芒性质特殊到极点,那网没有拦住他。不过在常人难以触及的层面,星芒撞击网丝的瞬间,有一层细微的波动传导出去。

    赤阴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余慈却没时间体会这表情。

    阴神星芒飞到山林上空,恰逢一阵山风吹过,风力由外而内,几乎在瞬间撕裂了星芒外壳,直接触及余慈阴神。余慈蓦地打个了寒颤,然后就是火辣辣的痛感,在那瞬间,余慈便似被刮去了一层皮!

    这不是皮肉之苦,但疼痛却是直接作用到神魂深处,没有半点儿延迟或保留。

    余慈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凝成阴神之后,于舟老道曾经很严肃地对他说过:阴神初成之时,虽然威力已是很强,但又是非常敏感的,就像是火油,与外界天地元气直接接触,会发生非常激烈的反应,造成严重损耗。所以没有修炼到足够的水准、没有足够的防护准备,绝对不能轻率出窍,不然也许一阵风中蕴含的元气,就能将其彻底点燃,以至于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现在余慈就碰到了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阴神毫无准备地暴露在空气中,因其敏感,瞬间接收了无可计量的复杂信息,同时还有火一样的天地元气。这些东西随着风吹过来,稍一接触,便有剧烈的疼痛从外而内渗透进来,真像是一层层地剥皮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余慈忍着痛,强迫自己定下心来:时间紧迫,他要知道,他的肉身在哪儿?

    其实以阴神直接感应外部天地,并还原为人类所习惯的五感六识,是需要一段时间练习的,不过余慈非常熟悉神魂感应的模式,只是一个恍惚,外围有些混乱的天地就渐渐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将这块山阴坡地的情况尽收“眼底”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已经飞过林梢的谢严,以及谢严怀中,他全无知觉的肉身。

    还没走远!

    余慈大喜,连阴神的创痛都忘记了,驱动阴神往上疾飞。可偏在此时,又一阵强风吹过,莫名的,风中竟有一丝香气,为他所察知。

    阴神状态下,怎么能闻到香气的?

    疑惑方起,剧烈的反应由内而外,轰声点燃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阴神像是吹足气的皮囊,“呼”地涨开,且一下子涨到了要炸掉的极限。有那么一刻,他甚至听到了细密的崩裂声,又或者是火舌舔舐的爆音。而外围的强风更是“风助火势”,内外交逼之下,余慈的神志几乎要给焚成飞灰!

    之所以还能维持的住,还多亏在照神铜鉴的“河道”中曲回逆折之时,受其力量浸淫,阴神质性似乎有了些改变,至少是一个缓冲,使得余慈没有在瞬间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难以承受的痛苦之下,余慈嘶叫起来。阴神的嘶叫,其实就是神魂结构最激烈的震荡变形,并无声息,可是那震荡却能引动外界元气,在常人难以触及的层面掀起波动。

    还丹修士并非常人。这一刻,附近的修士或多或少地都有所感应。但那波动太短暂了,又来得突兀,几乎没人能准确把握住里面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人可以。

    明蓝是与伊辛、卢明月一起到来的。因为身份有差距,便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,很没有存在感。但此时,她脸上一贯的微笑敛去了,目光则从某处林梢转移到赤阴身上,再不曾稍移。

    在天空中,谢严毕竟修为高绝,心神不定之下,也有所感应。他怔了怔,回身往下看,很快锁定了大概的范围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只看到从林梢突兀蹿起的鱼龙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囧,不知道为啥一直上不来,刷到这个点儿,总算能更了。呃,从兄弟姐妹的反馈来看,凌晨更的话或许跟的比较辛苦?其实我发的也辛苦……

    暂时先不管这个。虽然更的晚,但还是要规规矩矩求红票,求收藏。请不要吝啬动指头,书架上摆一本问镜,敝人自觉还是值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