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观察

    看着遍洒的星芒,余慈忽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的力量运转,其实并无混乱或改变。依然遵循着既定的路线,吸力也只是阴神驭宝镜产生的自然需求,可是因为转速太快,需求的神魂力量也相应倍增,才产生了阴神要被撕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神魂力量终究是有极限的,同样需要休息、补充。之前由于余慈身具“先天一气”,神魂元气的联系远远超过普通的通神修士。神魂力量消耗过大,自然有元气转化递补,感受还不明显,可如今阴神出窍,没有肉身凭依,单靠神魂本身,自然是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让运转速度变慢才行!”

    说也奇怪,当这个念头变得清晰,外面力量的转速竟真的降了下来。也不知是金焕的冲击余力消褪,还是常年气机互通、包括数月来祭炼所形成的心神联系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“深海漩涡”变得平缓,但并未消失,依旧索取着神魂力量。说到底,只要余慈仍然处在阴神驭器的状态,要维持这种状态,阴神便要持续削弱,而打破这种状态……

    “乖乖!”

    余慈阴神一个极大的震荡,险些就崩散了掉,还好,他及时稳住,重新进入阴神驭器状态。

    一次尝试,让他心有余悸。中止阴神驭器状态没问题,可是结束掉之后,他认得宝镜,宝镜却不认得他!

    那一刻,余慈差点儿就和那头被吞噬掉的阴魔落得一样下场!

    宝镜对阴神一类的东西有超乎寻常的兴趣,似乎有一种吞噬的本能。一旦中止阴神驭器状态,放弃对宝镜那点儿控制权,他就立刻进入与宝镜对立的状态,那一瞬间,外围力量的运转模式,甚至有激变的迹象——当然,变化的方向,绝不是对他有利的那种。

    若非余慈之前十余年与宝镜气机互通,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感应,及时夺回控制权,现在他可能已经被吞掉且消化了。相比之下,之前“深海漩涡”的吸力,实在是太温和了些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宝镜内蕴力量的运转模式至少有两套:改变增进神魂感应是一套,吞噬阴魔之类时又是一套。

    倒是个不错的新发现。

    余慈苦中作乐,随后他默念着《玄元根本气法》中“澄静虚空”的口诀,让心思安定下来。他并非是束手无策,至少他心中刚成形一个比较冒险的做法,真是情势危急,舍命一搏便是。

    可现在,情况似乎还没到那种地步,也许他还能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他的阴神仍被困在宝镜中,可是随着星芒抛洒,点亮山林中那些生灵脑宫,他又和外面的天地联系起来。神魂感应还在运作,他并不是真成了睁眼瞎子,他甚至发现,现才在天翼楼上抛洒的那些神意星芒,至此效果还未过去,正将山崖那边的情形清晰呈现。

    反倒是这片山阴坡地,一群还丹修士集聚于此,星芒放射再密集,都无法突破其强大的屏障,只能隐约感受到混杂在一起的强大气息,其余一切休提。

    之前金焕似乎是穷途末路,此刻说不定已经伏诛。这样,他完全可以寻找可信得过的人帮忙。可惜,附近没什么鸟儿之类……

    余慈早就发现,星芒不只是可以作用在人类身上,一切飞禽走兽、蝼蚁蛇虫,只要是生灵、具备基本的神魂,便能够被星芒驻扎,开启其独有的视角。只不过受其感应限制,映照范围大小不等。

    像是这片山阴坡地,就是因为之前一场大战,吓跑了所有林间禽鸟兽类,留下那点儿小小爬虫,又怎么能构筑足够完整的视界?没有完整的视界,他又怎么找到值得信任的人帮忙?

    事情变得很奇怪,纵使隔着一座山峰,一里外的天翼楼上,对余慈来说仍是纤毫毕现,可他偏偏就看不到近在咫尺的山阴坡地的变故。附近就缺少一个能够承载他神意星芒、感知范围又足够广大的生灵。

    想到此点,余慈心中忽又一动。这种生灵,其实还真有一个。

    隔着山峰,在摇摇欲坠的天翼楼上,有个小东西,在满目疮痍的楼本和断折廊柱间悠游闲逛,和那些急匆匆跑下楼的家伙们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那是鱼龙。

    余慈在天翼楼上放“烟火”的时候,神意星芒自动寻找生灵投寄,鱼龙自然不是例外。而随后余慈遭遇影傀儡攻击,事情太过突然,根本没心思却照顾它,鱼龙也就留在天翼楼上。

    鱼龙思维简单、体质特殊,影傀儡的“虚空心魔蛛影咒”奈何它不得,反倒是事后死者散逸的神魂,算是对了它的胃口,转了几圈儿,将这些神魂余沥吸食干净,算是吃些甜点。

    它是有名的大胃王,一点点神魂余沥,是满足不了它的,本能驱使着它,开始寻找新的食物。而此时,几日来一时尽力供养它的那个“美食”,又散发出若无若无的“香气”,诱惑着它前往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迟疑,鱼龙纤细修长的身子在虚空中一缩一弹,化为一溜乌光,飞射而出,转眼便翻过山崖。

    只是它不知道,随着身形移动,他微小头部正闪烁光芒,层层颜色沿着它飞行路途,迅速铺染开来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!过来,过来!”

    余慈也没想到事情进展如此顺利。随着神魂感应的复苏、扩大,他和外界许多目标都重新建立了联系。当然,那都是原本就与他气机密切相连的东西。十余丈外的肉身理所当然是一个,袖子里面祭炼过的法印是一个,最后那个,便是鱼龙。

    经过十日“饲灵法”的喂养,鱼龙早与他心意互通,能够接受较简单的指令。即使操控起来还不能随心所欲,但若以他本身气息为铒,便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鱼龙展示了它超绝的速度,转眼便翻山过来。到这附近,已经不需要余慈命令指引,即刻找到余慈肉身所在,欢天喜地飞过去,要和往常一样,饱餐一顿。这样,在它的感知范围内,余慈便看到了想要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山阴斜坡上,气氛非常僵硬。

    当赤阴将万芒披霞珠纳入手中时,有人冷讥出声。换了旁人,赤阴必然会给他好看,但那时开口的,偏偏就是落日谷的徐回,那焦黄须发,便是招牌。堂堂步虚上阶的大高手,便是以她的高傲,一时也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徐回心里却憋着一团火,他和谢严在高空苦战,几乎打散了以往百多年的交情,赶下来时,却连金焕的尸身都找不见,这般回去,又该怎么向长辈交待?

    恰逢其时,赤阴收纳宝珠的动作,直接将他怒火引爆,他大步上前:“这颗万芒披霞珠,乃是敝宗金师伯赐给俗家血脉的宝物。如今血脉既绝,还是物归原主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到赤阴近前,直接伸手去取。他心中打定主意,只要赤阴稍有一点儿抗拒,他便要借势发挥,少说也要把这女修连带周围几个围攻金焕的还丹小辈,斩杀大半,才算甘心。

    然而,赤阴的反应却是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女修素来倨傲的脸上竟是浅浅而笑:“是‘驻日戈’徐仙长吧。仙长心地宽宏,看破生死,让人好生佩服。宝珠既是贵宗之物,物归原主最好,免得让我们这些争名逐利之徒,污了宝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纤纤指尖捏住珠子,将其轻轻放置在徐回伸开的掌心上。

    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典型了,言语挤兑得也是颇见火候。徐回眯起眼睛,若是谢严不在这里,他才不会管什么挤兑,早挥戈将此女击杀当场,可如今谢严早把事情定义成离尘宗内部事务,若他再强行发难,恐怕又要和谢严战上一场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如今谢严的心情,可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谢严笔直地站着,水色的眼珠里是全不掩饰的阴郁冰冷。史嵩和胡丹都算是一方豪雄了,此时此刻,却觉得脊梁骨都被冰块儿浸着,伸不直腰板。

    史嵩已经将之前的情况以及余慈的现状都对谢严说了一遍,此时强撑着伤体,等着谢严发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心中又是感慨,又是黯然:本来白日府绝户,万灵门顺理成章要成为绝壁城的霸主,可天不遂人愿,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余慈成了这般模样,莫说取而代之,能否承受得住谢严、于舟乃至于离尘宗的怒火,都还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哪知谢严什么都没说,弯下腰,也不嫌雪泥脏污,径自将余慈抱起,竟然是就此离开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能走!

    余慈通过鱼龙星芒映照,将周围大概情况收入眼底,见了谢严的模样,心叫不好。

    谢严的心思他太明白了,这位是一等一的性情中人,见他如今模样,必是以为自己已然不幸,正是满心懊悔自责的时候,又想好好将他“遗体”安置,绝不会在此久留。

    他不久留没什么,可封住他阴神的照神铜鉴绝不能丢下啊!

    山林中,摔在雪泥中的照神铜鉴蓦地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余慈是想着以阴神驱动宝镜,当空飞起,提醒谢严注意。但是之前他的消耗已超乎想象的严重,用尽全力,也只是将宝镜稍稍掀起一点儿,未成形的阴神倒险些散掉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谢严的注意力没引过来,赤阴的视线却冷冷投至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第二更到。习惯于下午、晚上看书的朋友们记得前面有一章的。鱼刺兄的大危机、大转机,明晨到来。新老书友不要吝啬红票啊!当然,看书之后不妨动动指头,看看收藏了本书没有,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