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灭杀

    在这一夜,绝壁城中上百万居民,真切感受到了“上仙”的伟力。

    距离凌晨还有近两个时辰,高空连续迸发的光波让绝壁城在白昼与黑夜间连续转换,有些好奇心重的,在“白昼”时往天上看得过久,便如直视了刺目的太阳,两眼发黑,好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同时还伴着隆隆的雷声。沉重的声音从城东碾到城西、从城南滚到城北,整个绝壁城都在颤动,居民窗棂房梁也随之簌簌发抖。更不用提从前半夜就开始的吼叫厮杀,那轰响全城的爆鸣声,让城中居民一个个心如坠铅,只能紧闭门户,祈求这乱局快快过去。

    平民的眼光和心态,本来无论如何也难以同修士们相一致的,不过今夜的情况有些不同。在白日府中、在天翼楼上,不知有多少修士像城中平民一样,期盼着夜色早早结束,希望真如离尘宗的余仙长所言,在凌晨之前,结束这场乱局。

    耿福靠墙坐在三层的角落里,抚着胸口,不停地翻白眼、吐白沫,感觉腰椎都要断了。他也算是福大命大,四楼崩解时,及时掉下来,虽是摔了个七荤八素,却也保住了性命。而在阴影之网铺开之后,他虽是骇得屁滚尿流,也给折磨得元气大伤,可终究没像旁边许多人一样,在恐惧和痛苦挣扎中死去。

    作为天翼楼的掌柜,他对主楼和两侧廊桥上的人员是有数儿的,一共是三百五十余位。可如今他觉得,这里剩下一半,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在主楼上,看那些实力高强,平日里眼高过顶的修士们,倒伏死亡的也要超过三成,更不必须说两侧廊桥上那些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妖怪,必是妖怪!”

    虽然阴影之网已经消失,可想起当时的情形,耿福还是觉得腿软,根本没力气站起来。唯一可庆幸的是,那妖怪大概被余仙长他们灭杀掉了,如今楼上幸存的人们都慢慢地从恐惧和绝望中恢复,有些状态比较好的,还能跑到栏杆处,努力向外张望,看看情况发展。

    耿福哎哟两声,想看看是不是有人能帮他的忙,摸摸腰骨是不是真断了。然而目光扫射时,脑瓜皮忽地一凉:

    地面上……影子,似乎动了动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强烈的光波横扫天空的时候,余慈看到了赤阴。

    自从宴席上给了金焕一刀之后,女修便不见了踪影,此时现身山上,颇得神出鬼没之旨。

    强光下,赤阴罩身的斗篷似能吸收一切光线,仍是一团漆黑,却更映得她姿容美艳夺目,当然,那高傲凌厉的气魄也没有半点儿遮掩。她虚浮在半空,居高临下,俯视过来。

    山上冷风劲吹,拂动斗篷一角。从余慈这个角度,恰能够看到里面一幅缕金百裥裙袂,上缀碧烟流霞,随风舒卷,漫以细细幽香,偶尔翻动,其内宝相花纹云头锦履,也隐约得见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来打打斗的服饰。

    余慈却半点儿都不惊讶,他知赤阴性子高傲,面子里子是向来是不输人的,在起居衣饰等方面也极尚奢华,在赴宴时华服锦履,盛装而来,是很正常的事,在外面用斗篷罩着,大概也只是随教中规矩而已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,听到赤阴刚才的言语,必然认定这女人口出恶言,纯是讥讽之意,不过凭着当初的记忆,余慈明白,当赤阴以这种口吻说话的时候,她是真的在夸奖你,只不过她向来善于把夸奖抛在地上,让人去/舔。

    以前在双仙教中时,余慈会非常积极地去分辨里面的语气变化,找准脉搏,小心应对,又或自寻安慰。如今,他脸上也反射性地露出笑容,像镀上一层不变的面具,唇齿间吐字清晰:

    “赤阴上师说笑了,乾坤借法,寻常小术,哪比不过贵教神主垂青,神通天降?”

    所谓狗仗人势,赤阴是指余慈借离尘宗的实力狐假虎威,而余慈则扯到玄阴教、乃至东海罗刹教敬奉神主之事上。虽未明指,可赤阴何等人物,怎会听不明白?

    这正是针锋相对,彼此彼此。

    赤阴凤目微冷,但她不屑于和一个通神中阶的小辈斗口,按她的性子,直接杀了便是!

    马上就要返东海,她根本就无视离尘宗的威胁,念动便要下手,可此时,之前生出来的某个想法又让她微心思多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一个耽搁的功夫,特殊的感应传导而至,令她剑眉蹙起,

    论修为,余慈和赤阴有差距,感应自然要慢一些。不过很快,他便看到了,山阴斜坡上的影子,分明在躁动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惊,又听风声飒然,再抬头,赤阴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悬崖之顶,层层阴影汇聚,在虚空中扭曲变化,想构成一个类人的形状,却总差一了点儿,力有不逮。不过这时候,先前因为阴神溃散而崩解的阴影之网,却又若继若续地连接起来,虽然控制的人少了大半,还是将神魂力量源源不断地送来,供崖上阴影变化所需。

    崖上有人察觉到了这情况,开始大呼小叫,但崖上阴影变化依然故我,受其先前声威所摄,下面一时也没有人敢来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在阴影汇聚的最核心处,有思维流动:“还好早早转移了天魔种子,若还在那屠独身上,此次必然无幸!”

    思维转过一个方向:“事情棘手,没了阴神可供寄生,便是杀了那小辈,夺镜而走,也难以长期驭使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至此便有一道心念越空而走,与渐渐远离的某个目标搭上了线。

    刚做完准备,铿锵冷澈的声音便响起来:“原来真是‘影傀儡’,不过相隔亿万里,这边发生什么,本体那边怕是也感觉不到吧。”

    至此阴影不过只凝了个大概的人形,闻音变化倏止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;自作聪明,顾此失彼。你做的破事儿,让我们为难,只可惜了慕容万里迢迢到此,最终还是白费唇舌。”

    山风动幽香,锦履踏冰雪,赤阴女仙袅袅而至。只可惜这绝美姿态,“影傀儡”不会欣赏。

    影傀儡的能力强弱,大部分取决于寄生的对象。当它寄生在屠独身上时,便能有还丹修为,但如今屠独阴神已灭,它只能依靠阴影之网传来的神魂力量拼凑一些,实力骤降。更重要的是,没有稳定的寄生体,它的思维也渐渐变得简单,魔物的本能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它感觉到赤阴话里透露出很多信息,可是不耐思考,便鼓动空气发声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回答它的,是赤阴舒展的袍袖,还有瞬间肃杀的寒意。

    只一拂,崖顶滚动汇聚的阴影,便平平抹去,连点儿渣滓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“区区傀儡小丑,哪有问话的资格……真当我是慕容那般好脾气么?”

    轻而易举抹杀了影傀儡,赤阴冷冷一笑,心情仍不怎么舒畅。柳观那厮好让人着恼,走便走吧,还留个尾巴在这儿,行事又肆无忌惮,什么“影虚空”、“虚空心魔蛛影咒”都被人认了出来,而这些都是北方魔教,也即元始魔宗极有名气的法门。天裂谷那边刚刚消停,又出了这档子事儿,落在有心人眼里,岂不又要多生事端?

    “罢了,反正快要回去,此事留给明蓝和后来人伤脑筋便是……唔?”

    白雪皑皑的山顶上,忽地一片通红。千层霞光飞卷,内蕴着令人骨肉化灰的炽热火力,层层叠叠,瞬间覆盖半边天空,山顶积雪为之消融,金焕出奇平静的嗓音也随之过来:

    “是你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掠人之美。”

    赤阴不知道,她和自家传法仙师默契甚好,回应都是一字不差。她抿唇而笑,眯着眼睛,看向刺目的霞光,稍一评估,便任其将自己吞没。

    霞光似乎将赤阴蒸腾为一缕轻烟。金焕当然不会这么认为,可是这一瞬间,他确确实实失去了对赤阴的感应。

    然后,赤阴包裹在黑色斗篷内的娇躯从十丈外虚空现身,也不知是怎么从霞光中脱离,似乎要投往山崖背阴处去。金焕才不管究竟是不是赤阴杀了屠独,他牢牢记得,天翼楼上,就是赤阴捅了他第一刀——亏他以前还对玄阴教照顾有加!

    万芒披霞珠喷吐出霞光百丈,轰扫而过。

    赤阴翻下崖顶,可她绝没有避战的意思:“自以为是的东西,早看你看得厌烦……

    “正好,一起解决掉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在唇齿边一转,没有真正出口,只是勾动嘴角,浅浅而笑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金焕锐眼扫过,山体背阴斜坡上,一切情形都瞒不过他。此时,他不仅看到了赤阴,还见到了另外一人!

    “哈,你在这里!”

    金焕忽地纵声长笑,自从激战后显得过分沉寂的态度,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契机,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后面天空中,史嵩和胡丹终于赶到,想在半空截住金焕,可此时金焕纵然浑身浴血,战力却已经运使到了巅峰,两人拦他不住,眼睁睁看他如陨星般下坠,没有丝毫减速,直撞上悬崖之顶。

    轰声大震,绝壁城所依靠的这半边高山,山顶冰岩,转眼被削去一层。震波所及,下方的天翼楼剧烈摇晃,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大战将结束,收尾时召唤红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