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相见

    在运使“玄藏飞星大炼度术”的过程中,符剑、法印、宝镜各有用处。其中符剑用来指引目标、法印用来驱动力量呼应星辰、宝镜则是映照反射星辰投影,各司其职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也因此,符剑的变动,就等于是目标的变动。

    纯阳符剑,不是去飞斩“屠独”阴神,而是在“咻”声中,飞向悬崖之外。

    便是以“屠独”的老辣,此时也疑惑了:“这狡猾小辈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被小辈层出不穷的手段影响了,不自觉顺着小辈的思路走,对这种虫子一样的东西,就应该直接捻死啊!

    他随即咆哮出声:“滚你的吧!”

    声落石碎,暴起的阴影抽击脚下地面,将丈许方圆的地面击成粉碎。崖顶地面沟壑纹路是为分担余慈的负担而安排的,“屠独”将其一击毁去,地面上流动的符法灵光登时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混乱的力量四面迸发,而其中大部分便作用到与地面沟壑相连的余慈身上。真如“屠独”所言,余慈被逆贯的大力冲得站不住脚,闷哼声中,被硬生生轰飞出去。

    身形不稳,镜面也随之偏移,映射的星辰投影之光也就错开,“屠独”一下子失去钳制,怪叫一声,身外/阴影暴涨。

    余慈周身气机跳荡两下,五官七窍同时沁血,不过他持印的双手依然稳定,他没有强行止住后撞的身形,而是顺着冲击力,向后飞掼,临去前,甚至有闲分出一只手,一把抓住悬空的宝镜。阴影的抽击只迟了一线,随后便被持续激荡的乱流引偏了。

    巨力贯体入过,冲势极强。而崖顶相对平整的地面其实没多大,余慈一下子便给甩到山阴处的倾斜面上。

    高山绝顶,冰岩垒垒,便是临近冬末,也没有消融的迹象。余慈在滑不溜湫的冰雪斜坡上,根本消不掉去势,一路下滑,瞬间便滑落十余丈。崖顶的情况被冰岩挡住,已看不到了,可是山坡阴面的巨大阴影,分明是受到某种力量的驱使,蠢蠢欲动,随时都要掀起来,给他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驾驭影子的能力,是叫‘影虚空’吗?”

    念头一闪,旋又无踪,此时余慈滑落的势头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,一路上翻翻滚滚,身体与岩石冰刺接连撞击,便是有“先天一气”护身,也极是疼痛。

    但在此刻,他的脑子非常清醒,与之相对应的是,他周身关键气机,丝毫不乱!

    他早已经习惯了——在与人近身搏杀,生死须臾之际,若是气乱心乱,和引颈受戮无异!而过往的心得体会,放在此处,便形成一种情况:

    不管他的身体如何激烈动荡,他驱使运用的符法结构,依然稳固。也就是说,“玄藏飞星大炼度术”没有中断,仍在运行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余慈和几件法器用具的联系也没有断。其中法印、宝镜在手,至于纯阳符剑,即使刚才被他驱动飞天,余慈仍对其保持一线感应,他知道,符剑此时到了最高点,正是将坠未坠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妙的时机。任身体滚落、周边阴影杀机四伏,余慈闭上眼。此时此刻,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巨大的图景:

    绝壁城!

    或者说,是由照神图映照出的绝壁城全景。

    当然,照神图并没有恢复,余慈脑海中映现的,只是记忆中的影像,是他当时以虾须草换取三阳符剑,在城中逗留的那几日,无数次开启照神图,映彻全城,无所不至,留下的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如今,印象在脑海中清晰呈现,余慈仿佛又一次用那神灵的眼睛俯瞰巨城,无所遗漏。而开始下落的纯阳符剑,凭借一线感应,同样映现在他脑海中,倾斜的剑尖,指向了巨城一角。

    空间感清晰而又明确。

    经过数月的修行,余慈对符法一道,有了更深的认识:符法的运作是就人与天地自然、万物生灵、妖鬼精怪等交互作用的过程,在此过程中,人是主体,符法是扶手和中介,广袤天地便是力量的源头。

    从《玄元根本气法》的整体思维看,一符既成,人、符、天地便应该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,而施符的对象,则以敌我之分,选择是让其融入这个整体,还是将其排斥出去。

    当纯阳符剑倾斜的剑尖,指定目标位置之时,余慈便体会着人、符、天地浑然一体的状态。在符法结构的连接下,他和天地、至少是绝壁城范围内的天地再无内外之别,这种水乳/交融的感应一直延伸到极遥远的天空,与九天星辰遥遥相接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敢肯定这是否是错觉,不过在此瞬间,他清晰把握到了“敌我”的差别。

    他可以容纳全城,唯独不能容纳城中某个点。

    不是此时极力致他于死地的“屠独”阴神虚影,而是丹崖之上,隐藏于深层岩石土壤之下的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敌我既判,坚定的排斥力便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中,天地轻轻动荡一下,浑融如一的状态就此破碎,而余慈全身气力,瞬间抽空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响,余慈撞上一块巨大的岩石,全身骨骼欲裂,终于是止住去势。也在此时,受“屠独”魔功驱动的周边阴影终于扑卷上来,要将余慈生吞进去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动,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这一刻,黑暗天幕的某一点上,似有星芒闪耀,非常微弱,却牵动了余慈的全副心神。

    极细极淡的光芒投射下来,一闪不见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白日府中,绝望的情绪已蔓延到了每个角落,便是深及地下数丈,也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黄泰在暗道中狂奔,后面阴冷的寒意始终跟着他,让他无法喘息。经过半夜的厮杀,他此时早已经丧失了斗志,只懂得沿着地下暗道飞奔,把生命的希望都寄托在暗道尽头,铁门后的石室中。

    要说自天裂谷回来后,对石室中那位,黄泰本是躲都躲不及,更不要提像现在这样,直接找上对方清修之地。可如今生死攸关,他还顾忌个屁!

    “轰”声爆震,他直接撞开了大铁门,扑入石室之中,嘶叫道:

    “长老救命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便傻在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刻,他看到,一道微弱纤细到极致的光线,从上方厚厚的岩层土壤中透进来,直直照在石室内侧床榻上,那个静躺着的黑袍人影胸口,形成一个小小的光点。

    然后,黑袍人的身体开始崩解。从胸口光点开始,四面扩散,速度越来越快,不过两息时间,便蔓延到全身的每个角落。床头案上,摆放的一块玉牌砰声炸裂,突兀的声音震得黄泰身子一抖,旋又见飞灰满室,给狭小的空间又蒙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这一点,黄泰再难体会了,他后脑被一根手指插进去,穿透颅骨,阴冷咒力直接灭杀神魂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站在倒仆的尸体旁,明蓝略有些疑惑。她看着榻上残余的灰烬和床头案上的碎玉,又抬头看那并没有明显穿孔的岩顶,仔细想了想,身形倏闪,直接没入上方岩石土壤之中,以土遁穿行其间,很快浮上地面。

    刚见看头顶虚空,便有金光烈焰轰然爆发,扑卷的热浪炙烤面皮,置身其中,连头发都要打卷儿。明蓝微皱眉头,身子忽地闪到数丈外,接着便是轰地一声响,她原来所立之处,有一人重重砸下,把地面撞出一个大坑。不过那人随又跳起,龙精虎猛,全然无恙。

    与那人视线对上,明蓝咦声道:“明月先生可无恙么?”

    对方哈哈便笑:“无妨无妨,只是借势消力,金焕已是强弩之末,不足为虑!”

    撞下来这人正是卢明月,明蓝发现他心情倒真是不错,虽是激战中,也是满面春风。不过此时,金焕却是借着卢明月这边裂开的口子,厉啸声里,裹起千层霞光,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看他飞遁方向,是往新城那边去的。

    半空中,史嵩和胡丹呼喝追击,紧紧跟上。明蓝视线随之移动一段距离,又转回来,此时,卢明月身边,却多了一人,正是伊辛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方正的面孔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,却是很认真地施礼问好,明蓝也回礼相应。随后,和尚方道:

    “刚刚接引星辰之力,一击灭杀屠独肉身的,可是明法师?”

    “不敢掠人之美。”明蓝微微笑着,也有些奇怪,“大师怎知道屠独死了?”

    “金焕为屠独设一对本命牌,一枚在屠独静室,另一枚就悬在自己腰上。刚才他腰上本命牌碎掉,又反应强烈,自然是屠独死了。”

    对伊辛的情报能力,明蓝不免轻赞一声,目光又遥望对面新城依靠的山体,沉吟道:“天翼楼似乎有变?”

    和尚和道士对视一眼,神色微妙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山崖背阴处,择人欲噬的阴影颤了颤,倏化轻烟。

    大斜坡上,骚动的影子也一下子安静下去。

    余慈屏住呼吸,等了半晌,方依靠巨岩,慢慢起身,阴影的安静,显出他刚刚釜底抽薪的一招见了效果,不过,他还要再确认一下。深深吸了几口气,让气力回复一些,他正想着攀上崖顶,耳畔忽有声音流入:

    “这一手真不错。符咒叫什么名目?”

    听起像是夸赞,但接下来就全变了味道:“原来也不全是个狗仗人势的……”

    音色优美而特殊,有着金铁般的磁力,话意则比刀剑还要伤人。

    余慈身体几不可察地一颤,颈后汗毛全竖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高空中第二波强光爆发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唔,这也算是互动吧,当然,更详细的互动在后面。请兄弟姐妹们继续支持,红票啥的多多益善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