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炼度

    咒文极其短促,和前面的许多准备一样,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缩短时间,以应对最恶劣的局面。

    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那种思虑周详,算无遗策的人物,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。可他也不是一个懒鬼,早早便知道今夜有一场大战,对敌人的来历虚实又非常清楚,他又怎么会没有准备?

    悬崖下方,数百人的负面情绪形成的恐惧大潮如惊涛拍岸,翻涌而上,代表着“屠独”已经追来。

    余慈瞥了一眼虚悬空中的照神铜鉴,光洁的镜面上,有一圈莹莹光芒扩散,七滴血点在光芒中变得有些模糊,乍看去像是七颗发光的红宝石,与肩头道经师宝印挥发的光芒遥相呼应。事实上,二者的气机也确实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与二者气机相连的,还有纯阳符剑。

    崖壁下方,阴影翻卷而上,“屠独”的阴神虚影仿佛披着一条斗蓬,阴影连成幕布,并在不断扩展。阴神虚影眼中,正放出炽热的光芒,没有看余慈,却是死盯住虚悬空中的宝镜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了他的态度,然而关键时刻,这点儿小小的感应便如浮云,风吹便散。

    吐出积蓄在胸口的浊气,他手中纯阳符剑前指。这一刻,原本缺乏重心,虚虚泛泛关联着的符剑、法印和宝镜,乃至于一直握在手中,真正作为关联核心的玉符,一下子便发生了气机的大倾斜,重心落在了“屠独”阴神虚影之上。

    气机的倾斜转移,便高山抛石,巨大的牵引力,几乎把余慈的阴神从肉身扯出去。

    此种情况下,余慈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,他倾尽全力!

    阴神驱动了所有的神魂之力,在“先天一气”神气合抱的状态下,更带动周身元气如滚如沸,几乎将毛发尖端的力气都抽出来,作用到阴神之上。与之同时,手中玉符砰声碎裂,灵光混染鲜血生成反应,瞬间爆燃,像是点着了爆竹的药捻,引动庞然大力,隆隆滚动。

    “屠独”身外刚刚形成的阴影斗篷为之震荡,不过,这庞大的力量,针对着“屠独”,却没有直接作用在他身上。倒是虚悬的照神铜鉴微倾斜出一个角度,虽有个斜面,也算是对准了“屠独”,镜面上红宝石般的血光剧烈闪耀,以至于整个镜子都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余慈在控制着一股远超出他极限的力量。“

    当日在显德殿中,解良授课之时,匡言启曾问及符法一道,表示在狭路相逢,短兵相接的时候符法用处不大。这是没错的,可与之相对应,在预知对手、事先准备的情况下,符法又是有大用的。

    因为它可以将巨大的、甚至是远超出本人极限的恐怖力量预先蓄积起来,到适当的时候,一举放出,达到攻敌不备、以弱胜强的目的。解良数十年如一日所凝就的五雷符珠,便是最典型、也最极端的例子。余慈没有解良的修为,不过之前那一记九次贯气的“阴都黑律缚鬼符”,使来也非常惊艳。

    但更重要的是,运用符法的人,如果胆子再大一些,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屠独”才不管余慈是什么打算,修为上的优势让他不会去见招拆招,而是直接出手,掌控局面。

    阴影斗篷弥天盖地抖落,与之同时,“屠独”抖震阴影之网,只这一抖,网上捆缚的修士平民,便不知有多少受到重创、乃至于死亡。巨量的神魂之力被抽取过来,被搅碎了,填补到千疮百孔阴神虚影上去。

    他先前对匡言启所说的并无虚言,屠独的阴神因天裂谷受到的重创以及肉身的急剧老化,当然还有粗暴的天魔种子移植,已经不堪重负,随时都有崩解的危险。之所以还能威风凛凛,全靠他以绝顶的战斗意识和经验,将阴神的每一分潜力都榨取出来,后面也不得不通过“虚空心魔蛛影咒”布下阴影之网,抽取外力,暂时维持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!只要取了宝镜,立刻以本命神通祭炼,然后驭镜回到北地,便是赚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转着念头,阴影大幕已将余慈及那几件法器用具一发地盖住,向内收卷。阴影流淌着血腥气,那是里面加持的“化血神咒”,人身入内,不过数息,便要被化成一滩污血,一切精气都要被卷吸过去,成为滋补阴神的养份。

    对临头的阴影,余慈视若不见。纵然视野尽被遮蔽,灼热的痛感也刺激皮肤,他也全然忽略。他现在全副心神都集中在驱动符法上,因专注而格外敏锐的灵觉告诉他,只要沉稳不犯错误,时间肯定来得及!

    纯阳符剑在指引目标之后,便再无用处,他抛掉符剑,双手合扣在法印印钮上,将印章举过头顶,如撑山岳,当头印下。

    印者,象征天地神灵之威,代表坚定不移之志。一印既下,便是飞檄传召,号令鬼神,不可更改移换。

    悬崖之上,仿佛是敲响了巨钟,嗡嗡震波从虚空中排荡而出,席卷整个崖顶。

    轰鸣声里,悬崖上预留的“风化痕迹”,上面伪装尽数剥离,有如实质的灵光以此为渠道,纵横奔流,分担了余慈难以承受的那部分力量。而在照神铜鉴镜面上,血点颜色不知何时已洗脱,只有那颗粒形态的光芒依旧闪耀,仿佛在镜面上嵌下数颗璀璨的星钻。

    星钻的光芒竟是突破了正围拢的阴影,正映在“屠独”阴神的眼眶里。璀璨的光芒,甚至让他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屠独”本已在等着余慈骨肉化销,被此光一照,便是微怔。

    阴神本无实质可言,眼耳鼻舌身五识,需要以“通感”之法,将感应意识逆行转化,还原为可视、可听、可闻、可尝、可触的实在感觉,中间还隔过一层。所以,能够让阴神觉得刺眼的光,不是真的有多么强烈,而是对阴神感应刺激和威胁!

    他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苍茫无尽的夜空中,寥寥几颗星辰闪烁,看上去很是寻常。然而在“屠独”的感应里,在黑暗天幕之后,分明有星辰之力运转——纵然微弱,却也明晰!

    力量的源头在天上,但发力的位置却在镜子里!

    这正是余慈多跨出的那一步:预先通过符法积蓄力量是不错,却不如借力使力,用此力量撬动更大的力量!

    “玄藏飞星大炼度术!”

    此符箓属于云篆雷文系统,乃是呼应无尽虚空中,恢宏磅礴的星辰之力,锁勾神魂,以星辰投影移换,回生注死,极是凌厉。

    从天裂谷初遇屠独开始,余慈似乎总和阴神、妖魂等非实质的东西打交道。经过这一连串事件,余慈不免就在破邪炼魂等符法下多留了心思。所以,在祭炼道经师宝印,达到两层符咒叠加,开始选择修炼利于发挥法印的功效的符箓时,他优先选取了最适合应付此类情况的一个,也即“玄藏飞星大炼度术”。

    《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》中,有“星枢”二字,似乎隐隐暗示了符经内,与天星相关的符箓,都是极是了得。此符也是如此,原本这符箓至少要阴神出窍的修为,才能勉力使用。可余慈以符法积蓄力量,以为撬棍,巧妙呼应天星之力,纵然只是通过宝镜映射星辰投影,却真正将此法运用出来!

    不知在何时,照神铜鉴镜面上上,璀璨的星钻已悄然变换位置,无声移转。随即镜面打闪,一道光束投射,破开前方阴影,准确照住目标。

    “小辈!”

    “屠独”发出短促的叫声,阴神陡然一个大的波荡,像是水面上的倒影,一个石头扔下去,便要四分五裂。而就在他扭曲的阴神虚影之内,有七个光点,载浮载沉,闪耀着星钻一样的光。

    这是宝镜映出星辰投影,再将投影反射到“屠独”阴神虚影之上。经过两次转移,星辰之力已经削弱了七八成,可依然有着灭魂裂魄的威力。

    星辰之力一道接一道地迸发,如利刃般切割神魂,直接打击最核心处的元神本源。在余慈这边,甚至能听到“屠独”阴神被星辰之力切割、蒸发的滋滋声响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“屠独”阴神虚影便缩水了整整两圈。

    已经蒙头盖脸的阴影陡然变淡,随后化为轻烟,消散于无形,余慈视界恢复,很快就看到了“屠独”那张扭曲的脸。他咧嘴笑了笑,照神铜鉴上、阴影虚影内,彼此对应的星钻光芒再度移换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由“虚空心魔蛛影咒”形成的阴影之网,再次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余慈持印双手上微颤,他感觉到,作用于“屠独”阴神上的星辰之力,便在阴影之网的波荡下,被牵引分解、转输到大网末端的那些修士平民身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?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紧,耳畔也传来“屠独”低哑的笑声:“刚才小看你了,不过虚空心魔蛛影咒下,我之阴神与那些人的神魂以网相连,不但能聚集养份,也能分担伤损……且让我看看,小辈你那大炼度术,可够杀死底下这几百号人么?”

    这肯定是用话来乱他心神,要知“屠独”此时还没有挣开星辰之力的钳制,阴神也在持续衰弱之中。可是也不能否认,他乱人心神的话,就建立在事实上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余慈沉默。

    蓦地,早先落地的纯阳符剑跳起来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一天不要红票,就要被反爆……所以俺要卖力吆喝,为明天与美人儿的互动预支红票吧。同时很喜欢现在的书评区,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