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蛛网

    “步虚级别的大战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喃喃说了一句,在陡然变得静默的环境下,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高空迸发的光波是如此强烈,非但使得绝壁城亮如白昼,便连天因翼楼顶怪崩毁而造成的骚动,一时间都被镇住。

    城中诸修士,修为愈高,感受到的就越是强烈。在已经面目全非的天翼楼边上,几个还丹修士都是神情微妙。也许还丹境界和步虚只是一个级数的区别,但真正的差距,无异于天上地下,而最直观的认识,大约就在此刻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发生在丹崖那边的激战都有了变化,每个人都在消化天空光波带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却有两个人未受影响。

    一个是“屠独”。他一辈子见过的步虚级别的战斗数以千计,便是更高层次的大战,也屡见不鲜。纵然绝壁城中只是一个分魂傀儡,记忆也有残缺,但感觉是不会变的。在光芒照耀之初,他想要施展的手段受到影响,可是他很快就变更法门。天地间有光便有影,有明就有暗,对他而言,并无差别。很快,阴神虚影便融入强光之中,不见痕迹。

    第二个没受影响的便是余慈。一方面他早笃定战斗的一方必是谢严无疑,对谢严抱有信心;另一方面,经由照神铜鉴运作的神魂感应,在激战中愈发地敏锐,他隐约察觉到了“屠独”的行踪变化。

    “‘影虚空’为何物?”

    他问的是赵子曰,刚刚就是这家伙喊出了“影虚空、北方魔教”之类的话,此时,赵子曰也失神了,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然后,一切都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“诃摩罗,希诃鲁多,图梭拉呢苏诃罗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咒文漫过耳际,天翼楼周边的每一个人——不论是余慈这一拨高层人员,还是下方惊魂未定的修士、平民,都听到了耳边的咒音。十个人里倒有十个不明白咒文的内容是什么,但由咒文而滋生的感觉,又是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那是星空下的呢喃,是向无尽虚空的礼赞。

    照彻整个绝壁城的光波终究还有极限,照得十里、百里,却无法越过更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只有众人头顶这片天空、脚下这片大地、乃至于包容这天地的无量虚空,才永无超越之可能。

    以人类的层次,无法理解无量虚空究竟为何形、何相,只能想象它的伟岸无边,拜伏于它的恢宏壮美,迷失在它横无际涯的苍茫之中,无凭无依、无遮无掩。由震憾而至缈小、由缈小而至恐惧、由恐惧而至卑微。

    至此,咒文流动的音节忽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更低沉的声音仿佛是幽魂的私语,将人们的思维引到岔路上去。无尽虚空之前,人们心念中已没有了道德屏障,只有更深层的种种负面情绪滋生出来,像是黑暗中成长的藤蔓,想抓住一个凭依,也就自动授人以柄,将心中最虚弱也最阴暗的一面交付出去,被冥冥中的大手攫取拿捏。

    此时此时,天翼楼周边,人们身外依旧光明,然而心底却已是暗影蔓延,这情绪被某种不可知的力量从心底深处牵出,与周围其他人的类似的情绪捆绑在一起,瞬间化为一张扭曲的阴影大网,把几乎所有人都网在其中,如同蛛网上的蚊虫,越是挣扎,捆缚得越紧。

    “虚空心魔蛛影咒!”

    有两个人齐齐叫出了声。一个是周有德,另一个是赵子曰。前者持“通心犀环”护身,佛光加持,抵御住了咒文的法力,赵子曰则不知是用什么法子,也及时脱离了心神的恍惚状态。

    但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天翼楼及两侧廊桥上,已经是哭号声一片,无论是平民和还是修士,在咒文诱发下,心底最虚弱的一面都或多或少地暴露出来,更被咒力顺势攫取了相当规模的神魂之力,以形成阴影之网。更要命的是,这张“大网”中,无数的负面情绪是没有区分和边界的,所有的阴暗和痛苦,都汇聚在一起,为所有人感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恐惧大潮席卷整个阴影之网,在大网成形的瞬间,不知有多少人精神崩溃,惨叫号啕,又或直接昏迷过去。里面实力最强的四位还丹修士,抵抗力稍强一些,但在阴暗情绪狂潮之下,心防也是岌岌可危,而最初不慎被咒文浸染的影响,也在迅速扩大。

    旁人只是情绪冲击而已,他们心里蠢蠢欲动的,可是要命的心魔!像南松子那样,操控、利用心魔以修行的人终究是少数,大部分人对神魂都是时时洗炼,务必使之保持澄澈清净,一旦心魔泛起,便要及时清理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如今心魔被咒文引发,来势汹汹,玉尺道人等措手不及,觉得浑身气机紊乱,内里心魔竟有和外界恐惧大潮遥相呼应之势,一个弄不好,内外魔头交迸,怕是要立刻走火入魔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手段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他显然是没有听到赵子曰和周有德先前的呼叫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听到了。

    论修为,他远比不上这些还丹修士,可在“屠独”编织的这张阴影之网中,他却保持了清醒。

    他没挡住咒文的侵袭——咒文并非是直接攻击神魂,而是透过六识感应,无孔不入,渗透进来,便是他已把牵心角含在嘴里,也没有用处。真正起作用的,是他胸口微微发烫的还真紫烟暖玉。

    氤氲紫气如温水般浸泡全身、清洗神魂,将刚有了苗头的心魔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,自从获得此玉后,余慈一直将它贴身放置,尝试其精进修为的功效。只是此玉性质温润悠长,短时间内还看不出特别明显的效果,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发力,帮了他的大忙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任何迟疑,心魔侵扰才一消减,便飞身而起,一路上行。身后,咒文吟颂声不知何时断绝,烧红尖针似的恶意从虚空中透出,锁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循着恶意回眸,余慈看到了“屠独”。

    此时,天上激荡的光波在迅速消减,而在天翼楼周边,又换了一番模样。仅以目见,无数条阴影长线从天翼楼乃至两侧廊桥上抽出来,纵横交错,编织成网,那“屠独”便踞于大网中央,像一头丑陋的蜘蛛,拔动丝线,戏弄网上挣扎的‘虫儿’们,并从‘虫儿’们身上吸取养分,壮大自身。

    大概这就是“虚空心魔蛛影咒”名称的由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如此法咒魔功,纵然妖异诡谲,却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,相比之下,天裂谷中的屠独,所用的那些手段,便粗糙得不堪入目了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“屠独”,“屠独”也盯着余慈,阴神虚影面上,森然一笑,继而阴影扩张,直逼上来。阴影之网骤然拉伸,被大网粘连的数百修士、平民竟也受到影响,齐齐呻吟哀号,音波绵延,凄厉得很。

    就是在此哀号声中,“屠独”阴神虚影又显凝实数分,崖壁上斑驳混乱的影子似也与之相呼应,蠢蠢欲动,要来绊余慈的手足。

    雾化剑气嘶声发啸,余慈破开这些影子的纠缠,继续上行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!”

    叫着莫名其妙的话,“屠独”怪笑着追击而上,这需经过赵子曰和周有德两人身边。前者完全没有出手拦截的意思,而周有德自从听到“影虚空”和“北方魔教”的名号后,便有些魂不守舍,见“屠独”追上,想伸手,却吃“屠独”喝一声: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周有德墩实的身子一颤,心中迟疑,而“屠独”的速度又是何其之快,阴影漫过,便已突破过去。“通心犀环”上的佛光变得黯淡,周有德这时才感觉到,内腑隐隐做痛,刚刚那一轮激战,已将他内伤触发。

    余慈根本没去想下面赵子曰两人能否挡住“屠独”的可能。危机之下,仍想着依靠哪一位,本身就是最大的危机,余慈很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看都没看,径直从储物指环中取出一枚新玉符。此符形态与前面那枚阴都黑律缚鬼符不太一样,刻意磨出了尖端。余慈手掌发力时有意为之,玉符尖端刺破手心,鲜血涌出,瞬间浸染符上繁密复杂的符纹。

    受此刺激,符箓灵光闪耀,随后与鲜血混合,在掌心方寸间积蕴流动,力量飞速增强,似要涨破五指关,喷发出来。余慈开始引导这股力量,照神铜鉴滑入手中,他就用沾血的指头,在光洁的镜面上印下七个鲜红的血点。

    身前一空,余慈已经踏上了崖顶。这是他近日来时常逗留之地,易宝宴开始之前,他还在此地与赵子曰会面。不过,赵子曰显然没有察觉,就在他们席地而坐的位置,山岩上看似风化形成的浅浅沟回之间,有着极严谨细密的联系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上方步虚大战形成的刺目光波已经彻底消失,黑暗天幕重新铺开,相对明亮的月色下,有几点稀疏的星辰聊作点缀。

    余慈没去管“屠独”追至何处,只是仰头看天,一团白光浮上肩头,那是道经师宝印。

    低细的符咒之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书评区热闹起来的感觉很好,点击啥的突然就浮云了(也许只是一小会儿?)。请兄弟姐妹们继续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