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约定

    “议”字刚出,窗外便是火光大盛,金焕切齿之声轰传过来:“余慈小辈,你为一己之私……”

    他尚未说完,便有史嵩长笑声加入:“多胜寡,众胜孤,金焕你横行霸道,欺凌同道之时,可想过有今日?”

    从窗口望去,夜空中火光再度被压制,天空中那条粗有合围的巨大蛇影蜿蜒而上,不顾炽烈火光烤得皮肉焦炙,扭曲盘折,将金焕身形及那“万芒披霞珠”圈在其中,隆隆之声如石磨碾动,在天上翻翻滚滚,转眼离开天翼楼上空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到了一层之后,又转身上楼:“这个有异议的去了,还有别的没有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各楼层间都有三五个通神修为以上的人物,领着精锐武士,如狼似虎,又像是筛子,在人群中筛过,有些刚刚趁乱想上下其手的,当即就给控制起来,虽不能说是天网恢恢,但震慑力极强,一些心里蠢蠢欲动的家伙,见此场面,不免都要有些戒慎之意。而眼尖的更是发现,最初那场混乱过后,夹杂在人群中的白日府人马,竟然给摘了个干净,全部给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等余慈重又走上四层楼梯口的时候,有人从后跟上。

    “白日府一干人等,管事两人,执事七人、武士十五人,除一名执事和三个武士因反抗被格杀外,均已生擒。”

    余慈颔首笑道:“胡长老出手,果然干脆利落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还是贵宗威仪,使其难有抵抗之心。否则二十几个人一同作乱,仍是难以控制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万灵门第一高手胡丹。此人身高八尺,燕额虎目,外形极是威猛,心思却细,之前史嵩在楼上第一次弄响白骨吹的时候,便是他领着四宗精锐,完成了对此楼上白日府人马的控制。等到第二次白骨吹响起,楼上诸事已定,而丹崖那边,也就发动了。

    胡丹本也是心高气傲之辈,然而看到白日府此时几乎要瞬间分崩离析的模样,又如何没有感触,和余慈交谈时,不自觉就谨慎许多,用词很是得当。

    余慈一笑,与之同登顶层。此时楼顶已被轰飞,从这里可以看到绝壁城的天空,对面丹崖上燃起的火光和天空激战的烈芒交织在一起,映得夜幕明灭不定。下楼时还在的赤阴和伊辛和尚都已不见,想必是追了上去,楼层上剩下的几个人,此时便如泥雕木塑一般。看到余慈上来了,都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余慈冲他们拱拱手:“今夜这易宝宴,大伙儿恐怕是要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了,抱歉得很。”

    能参加易宝宴,并上顶层来的修士,没有一个简单人物。赵子曰不必说,剩下四位,也都是一时之选,尤其是他们都属于离尘宗治下,仰离尘宗鼻息,对内里的弯弯绕绕,认识得更为深刻。这里面未尝没有和白日府关系比较近的,可如今上、乃至绝壁的局势已经拎清,难道还会有人跳出来找不痛快么?

    一时宴席上都是一片“无妨”之声,但“无妨”之后,再说些什么,便让人煞费思量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有人叹息。叹息的正是周有德。对这位随心阁的商队管事而言,今天就是个失败的日子。他对宴席上出现的这桩子事当然很郁闷,不过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,类似的事不是没有经验,真正让他忧心忡忡的,还是谢严一怒出门的表现。

    易宝宴就是个噱头,成功与否都无所谓,但若因此而招惹了离尘宗的重要人物,其后续影响,便会非常糟糕。甚至有可能让随心阁多年来在修行界中西部的经营受到惨重打击。

    他愁眉不展,身上旧伤也隐隐作痛,正纠结的时候,忽听到余慈对他说话:“周管事,有一事请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语气,周有德心中一跳,忙展露笑脸:“不敢当,余道友有话请讲。”

    余慈指了指天空,道:“周管事也见到我谢师伯的模样了。其实这是因为我一位长辈,也是谢师伯的挚友,如今大限将至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谢严的打算说了,在周有德皱眉思索之时,又道:“随心阁乃是此界数得着的大商家,向来信誉卓著,周管事又是见多识广,经手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。我想要请教,这种情况下,可能延命的宝物、丹药?”

    周有德沉思了好一会儿,才字字斟酌着说话:“好叫道友得知。这种宝物是有的,但敝阁绝无可能留存!要知天下修士,苦于寿元将尽者何止百万,那眼睛都是死盯着的,一件宝物出世,弄不好就是腥风血雨。所以敝阁从不将类似宝物存库,都是随得随卖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打断他的话:“若周管事能在一年之内,将类似的宝物携一件过来,我谢师伯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周有德只能苦笑:“我知谢仙长和道友心思急切,可这种事凭的是个机缘,强求不得。敝人也不敢大包大揽,只能说若有消息,必会告知……将信以传讯飞剑发往贵宗山门,可否?”

    要说周有德是非常想挽回因“金骨玉碟”而起的糟糕影响的,由他主动说起联系方式,便可见一斑,余慈也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又谈及一些细节,商议已定,余慈长身而起,向仍在座诸人拱了拱手:“诸位请安坐,长夜已过半,天明前必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向胡丹点头示意,两人一起往云竹园中去了。

    赵子曰轻抚狮子猫柔顺的皮毛,往宴厅中央烟树上看了两眼,又回头与其他人聊起来眼下的局势。在座诸人身份虽不同,可很快就有了共识:

    “如此局面,必是预谋已久,大有以山压卵之势,白日府安能不败?”

    在云竹园凭栏眺望,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丹崖上,火光冲天。金焕终于还是凭借着修为和披霞珠之利,退到丹崖上空,白日府则开启了府中禁制,助他迎敌,也苦苦抵挡四宗合力的冲击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是垂死挣扎了。

    宴厅内众人想的没错,今夜之事确实是有预谋。不过,对余慈来说,“预”的成份更多,“谋”的部分,他却没怎么参与。

    四家齐攻白日府,肇始于天裂谷鬼兽、寻宝等事中,具体的情况余慈没兴趣知道,不过就是从那时起,万灵门、净水坛、玄阴教已达成了初步的结盟意向,当时所谓的“结盟”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,没有哪一方想着立刻凭借这个盟约,掀翻白日府在绝壁城的统治。然而,余慈的出现、天裂谷动乱的发生,送给他们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屠独重伤、三名管事和大批精锐武士身亡,短短时间内,白日府的主要战力折损了将近一半,而余慈这位白日府的大敌,成功拜入离尘宗,更从根本上动摇了白日府的地位,这立刻使得结盟的三家,至少是万灵门蠢蠢欲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能说金焕没有准备,借着天裂谷动乱,引谷中猛禽凶兽和妖魔攻击万灵门,便是他的得意手笔。因为此战,万灵门也是元气大伤,在金焕的估计中,至少十年八年都缓不过劲儿来。可他绝没想到,余慈在此时从于舟老道手里,获得了接管绝壁城的授权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余慈也只做了一件事,他对绝壁城中,除了白日府之外的各大势力做了一个证明:白日府虽然拥有对离尘宗的专办之权,却不享受离尘宗的庇护。换言之,离尘宗对白日府的存亡与否,不感兴趣!

    只这一件事,白日府借离尘宗的名头,在绝壁城城门上挂起的大锁,便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不但是三家联盟,就是一直托庇于白日府的无生剑门,也心动了。出现这种情况,固然是余慈掌握了离尘宗的渠道,但也是因为白日府素行太过霸道的缘故。以董剡为首的“十三鹰”,并没有和金焕有过硬的交情,平日里也没有从金焕手中得到足够的好处,当然没必要给他卖命。

    至于反咬一口,不正是为以后没有白日府的日子下注么?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,这事儿谁都会。

    四宗结盟的速度快得惊人。余慈离开止心观前,不过是和万灵门在观中的眼线徐松交谈片刻,等他到达绝壁城,联盟的雏形就出现了,余慈所要做的,也只是一个明确的姿态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当天翼楼上,谢严一剑轰飞了卢明月和赵子曰,羞走金川之后,四宗联盟便正式成形,白日府的命运也就此注定。

    就算是全盛时期的白日府,也无法抵挡四宗联手的力量,更不用说实力大损的此刻。过往五十年强势的姿态,让金焕取得了在绝壁城最大的利益,可是也把自己抬到了孤家寡人的位子上。这时候,撤掉椅子,他就什么也不是!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强大存在的影响力。它让周边地域的势力消长始终受其干扰,像是巨石下的小草、岩缝中根系,天然便是扭曲的,一旦变易环境,就会展现出极其荒谬的姿态来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云竹园,余慈倒想起了另一件事:刚才那匡言启是到这里来了吧?跑哪儿去了?

    正想问胡丹详情,丹崖那边,忽地射出万道金光,凌厉如剑,四面轮斩飞射,映得夜空亮如白昼,金光下一时不知撕裂了多少人体,血雾涨开。

    对此,更熟悉情况的胡丹却不惊反喜:

    “白日府完了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白日府完蛋,只是本书情节的真正开始,下面,就开始了(囧,怎么看起来像是说我拖戏?)。不管怎么说,收藏和红票,俺是都想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