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胖子

    谢严和余慈的到来,把顶层正忙活的耿福吓了一跳。此时顶层宴会的场面倒是都铺开了,可这个时段,是绝不能把两位身份最尊贵的人物请上席的,胖掌柜当下一路小跑地过来,毕恭毕敬地请二人移驾边上的云竹园。

    云竹园是天翼楼上最好的观景地,这里半封闭的空间,不适合举行大的酒宴,但作为贵宾的休息室却是正好。余慈便很喜欢这地方,至于谢严,此时除了金骨玉碟,什么都不挂在心上,任由耿福安排。

    将两位贵宾迎入园中,耿福也不敢久待,看着茶点都供应上来后,便施礼告退。

    云竹园内随即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看向谢严,见这位仙长坐下之后,便瞑目养神,大概是想直接坐到宴会开始。鱼龙对谢严有些本能地畏惧,离他远远的,在翠竹中游动,余慈一笑,也就凭栏远眺,俯瞰绝壁城的景色。

    因为夹在山间,又是冬日,绝壁城的天色暗得很快。当山体挡住太阳斜照的光晖,巨大的山体阴影投射下来,遮住了大半个的城区,有一层灰色的阴影弥散开来,蒙住了绝壁城的上空,城中灯火由此逐一点亮。

    城中纵横交错的街道上,人流熙攘,店铺门面纷纷打开,烟火之气蒸腾而上,和高空云雾混杂在一起,遮住对面黑沉沉的丹崖,仿佛将其从渐暗的天幕下抹去。

    忽有这么一个印象,余慈也是失笑。他不再看那边,只看新城万家灯火,闲来无事之下,他运使从《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》中学来的连星秘法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天空尚无星辰,他就用城中的灯火代替,在灯火间连线,用巨大的山城为背景,画出符来。什么清心咒、五雷符、神行符……诸多符纹在他眼前心间流过,或许这也算是修行,不过他更多还是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,在尝试五方通灵符的时候,他没有成功。此符毕竟复杂,且城中灯火闪闪灭灭,并无定数,也不是正经的运用连星秘法的环境,他多次尝试失败,也不再强求,干脆直接动手,顷刻间一道正经的五方通灵符书就,灵光飞洒,一解心中郁闷。

    谢严只是瞥来一眼,也懒得管他。

    顶层闪耀的灵光自然瞒不过楼上的诸多修士,不过谁都知道顶层此时有得罪不起的仙长在,议论之余,也不敢当真上来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感受着灵光扩散,余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闭上眼睛。多日来的修行让他养成了习惯,放出五方通灵符后,便要练习一下神魂感应,正如解良所说,两相结合,是锻炼神魂的极好办法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之下,余慈“心湖”扩张,一组巨大的同心圆铺开,并且很快形成了一个由感应信息到做出判断、由做出判断而明确环境、由明确环境而更清晰感应的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慢慢的,一组模糊的轮廓呈现出来:有栏杆、有修竹、有隐约的人形,还有活泼游动的细长生灵。

    这是身畔的云竹园。

    如此感应,正是解良所说的还丹修士一颗金丹“虚空悬照,映彻大千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以前,余慈能够利用五方通灵符加强神魂感应,在长时间准备后,进入此一状态。如今,无论是进入的方式还是准备时间并没有缩短,可是,呈现此状态的“地方”却改变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天色沉暗,上有明月悬照,山林静谧清幽。中央小湖波光粼粼,如撒碎银。湖水中,游动着一个模糊的影子,那是余慈已经呈现,却仍未成形的心象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余慈的心神已经进入了“心内虚空”之中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中央小湖上。

    余慈布置的“心内虚空”的结构布局中,明月代表着过去的痕迹,无边黑暗便是亟待探索的未来,而山林小湖,则构成了他现在拥有的一切。其中,中央小湖可以看作是余慈的形神本体,外围山林则是以照神铜鉴为代表的“外物”映像,二者相对相成。

    在余慈看来,在中央小湖中游动的影子是“心象”,但不能将中央小湖和心象区分开来。小湖其实是“心象”的延伸,是他的“物象”的某种象征,正对应着神魂、或是“同心圆理论”的基本结构。

    因此,很自然的,代表着神魂结构的“心湖”便与中央小湖浑融一体,无分彼此。

    当然,不能忘记还有外围山林所象征的照神铜鉴在起作用。这件宝物除了映衬心象,还在“心内虚空”和外面真实世界之间架起了一座桥,使本来相对独立的“心内虚空”,与外界天地发生联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余慈可以在“心内虚空”进行神魂感应,联通外界,再将感应到的信息投进来,倒似是照神图在“心内虚空”复现一般,只是范围和清晰度什么的,就不能强求了。

    在照神图消失之前,余慈一直在尝试将神魂感应和照神图相结合,却全无头绪。如今照神图不在了,他却获得了突破,世事之奇妙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中央小湖之外的广阔空间,山林依旧。可是在贴近湖边的那部分,却代之以“云竹园”的模糊轮廓。这是由神魂感应映现出来的,也是内外虚空相通的标志。

    其实,此次余慈锻炼神魂,加强感应,过程并不顺利。天翼楼内的气息非常复杂。,因为里面加进来太多修士,他们的气息混杂在一起,给神魂感应提供了极大的信息量,使余慈能够在更丰富详实的条件下做出判断,但也几十上百倍地增长了环境的复杂程度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他在崖顶感叹的那样,小小一条鱼龙,其周身气机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他的把握极限,更不要说楼上百多号修为有成的修士聚在一处,彼此影响变化。

    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情况:一方面,余慈对周边环境中的摆设,就像是围栏、桌椅板凳、各种装饰陈设之类的位置、轮廓越来清晰,这都是他神魂作出的精准判断的结果;另一方面,感应范围内的所有修士的形象又是极其模糊混乱,彼此错杂,很难分辨。

    在五方通灵符的作用下,余慈的感应极限要在三里以上。可受上面情况的影响,他现在能够比较准确把握的,也就是“云竹园”的范围。他知道,在他潜心感应的时候,园中陆续进来几位实力颇强的修士,向谢严请安问好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气息表征都非常鲜明,可若想进一步探知,扩散的神意力量像是撞在无形的幕布上,总是隔过一层。持续的时间久了,这些人的气息又混杂在一起,感应起来愈发吃力,憋得他心里难受,但对这巨大厚实的“幕布”,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僵持半晌仍毫无进展,余慈又觉得云竹园里人来得差不多,正要暂时放弃。“心湖”的水波潮汐忽然一个激荡,这片小天地中,加进来一个新的对象。

    相较于其他修为精湛之辈,这家伙周身气机可要简单太多太多!好像是巨大幕布之上的破烂缺口、最薄弱的所在。缺口乍一出现,余慈已顾不得那究竟是什么,神魂感应自发运作,积蓄了很久的神意力量轰然涌入。这一瞬间,余慈似乎听到了一声屏障破碎的脆响。

    然后,一个憨态可掬的大胖子从虚空中“跳”出来。

    胖子厚唇启合,似乎是说些什么,余慈全没听清。他只是“看”到,以胖子为中心,鲜亮的色彩向四面八方蔓延。

    如果说最初的胖子形象还只是用墨笔以写意的手法描绘的大致轮廓,但在“着色”之后,便成了一幅细腻精致的工笔画,然后这画便“活”了,成为清晰真实的人物,映现眼前。连带着他周围的环境,也都鲜亮明艳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想起了照神图。

    也是这一刻,谢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震,心神从“心内虚空”弹出,回到现实世界。此时,云竹园内已有七八个人,自然以谢严为中心形成一个小圈子,此时都站起来,准备往外走,同时用非常古怪的眼神投射过来。

    在谢严起身之后,只有余慈这一位,依旧大咧咧的斜倚栏杆,瞑目养神,要让谢严亲自叫他,才睁目回神。

    余慈还稳得住,既然是修士,自然是修炼比天大,连谢严都不在意了,旁人的目光更是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他冲着园内诸位面熟或面生的修士点头笑笑,也站起身。只这一眼的功夫,他便看到,耿福正躬着腰,做出“请”的姿势,招呼这些仙长入席。形象和他“心内虚空”所显现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而且,胖子对余慈刚刚的神意冲击,显然是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左小臂烧灼的痛感直刺脑际。

    余慈袖中,照神铜鉴热得发烫,澎湃的热力从胳膊内侧的嫩肉传导而入,融进周身元气之中,一时难分彼此。被这般热力推动,余慈的心脏不可抑止地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,他有了一个了不起的发现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他暂时没有时间去研究了。此刻,以谢严为首,云竹园内各头面人物陆续走出竹林屏障,外间宴会厅堂八音齐奏,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时辰到,易宝宴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最后的准备,绝壁城要动起来了。狂求收藏、红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