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为

    你让一个通神修士去解开还丹修士的战局?

    不管金川的态度有多么恭敬,话意有多么委婉,但那意思却是明明白白:

    “你管理绝壁城诸项事务,维持城内秩序安定,眼下这事情,你管是不管?”

    耿福觉得脑子发昏,冷汗“刷”又流下。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,他这边附和过了,再看外面愈来愈激烈的场面,他还真觉得经营了数十年的天翼楼变得岌岌可危起来,但比天翼楼更危险的,就是他的小命!

    不管是惹恼了哪位爷,他今儿都没好下场……

    他都奇怪自己还没软瘫到地上,只能掏出手帕,连连擦拭:“祸事了,祸事了!”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个祸事,耿掌柜终究没看出来。只因为余慈根本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余慈一直看着栏外虚空的打斗,便是金川向他请教的时候也一样。金川等着看他笑话,殊不知他心中转动的,完全与之前事情无关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在想:这卢明月与伊辛和尚的关系究竟如何?仅仅是伊辛和尚的酒肉朋友,又或是涉及到天裂谷动乱的关键人物?

    余慈认为伊辛和尚是有同伴的,从他在天裂谷下的经历来看,那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步虚境界的高手。余慈还记得照神图上,那团将证严和尚甩出来的大范围雾霾,那便是一个颇为有力的证据。

    不过看眼下的卢明月,又实在不怎么像。

    疑惑中,他终于听到金川重重的哼声。

    转眼看去,金川的脸色很是糟糕。无论是谁,被无视到这种地步,心情都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年轻人心中的纠结,余慈并不关心。他只是觉得这家伙大概是被仇恨烧坏了脑子。在当前形势下,竟然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挑衅,便是真能争得一时之快又如何?还不是返身就要连本带利地赔出去?

    说起来,这段时间金焕一直在调整着白日府对外的态度。或许,可以将其看做是一场拙劣的试探?

    恰好,余慈需要这么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在金川咬着牙将“请求”说出第二遍之后,他做出明确回应:

    “分开他们便是!”

    “分开?”

    金川话音方落,天外剑气如瀑,垂流千丈。冲得高崖云雾翻滚如潮,然后才是嗡然剑啸。

    修为低下如耿福,只觉得耳门嗡地一声响,接着摇摇晃晃,还是旁边余慈托他一把,才稳住肥躯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,刚才还悬空激战的卢明月和赵子曰两人翻翻滚滚下摔,姿态狼狈不堪。磅礴的剑压如长江大浪,激涌而至,又好似无边深海,锁住二人周围空间,只有冷冽剑意,如蛟如龙,在周边游动,择人欲噬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种状态下,两位还丹修士,竟连驭器都变得困难,一路下挫,直撞到绝壁城的岩石地面,摔了个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天翼楼上下、乃至两个修士摔落地点的周边,瞬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谢严出手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位离尘宗三代弟子第一人驻身何处,不过这湍如飞瀑的一剑,却是无比清晰地宣示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余慈旁边,金川和耿福都看得目瞪口呆,廊桥之上,那个沙聪扶着同伴,表情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喜欢在天翼楼顶层眺望,这里可以看到绝壁城的全景,也让暂时失去照神图的他,重新找到把握全局的感觉。

    挥出一剑后,谢严并没有现身。不过金川是绝没有脸再呆下去,匆匆下楼。这小子脑壳儿里是否填了些东西余慈不知道,不过有些信息,就写在他那张铁青的脸上,足够让某些人理解了。

    刚刚被夹在中间的耿福,也是心有余悸,肥胖的身子有点儿吃不消,告了声罪,也下楼去了。至于掉下去的赵子曰和卢明月,也许是达成了合解协议,又或是纯粹被谢严镇住,也不再纠缠,都是匆匆离开,此时天翼楼上下,便显得分外安静。

    这是谢严那一剑的威力,却也是余慈引导之功。

    鱼龙又开始嬉游玩乐,当然也绝不忘从余慈身上汲取生机元气以自肥,过得极是滋润。它没有半点儿惹祸精的自觉,自然也不知道,它已经是许多人心中,绝对的重心所在。

    余慈一直按照谢严的要求,以控灵法控制鱼龙、用自身元气饲养鱼龙,为八天后的易宝宴做准备,这点他做得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完全遵从谢严的安排,撇开一切事务,只围着鱼龙打转。

    余慈有自己的事情、自己的原则、自己的追求。他到绝壁城来之前,就分清了各类事项的轻重缓急,有了一个通盘的计划。即使计划会因实际的情况而有所变更,但却不会因为谢严的强势而夭折。

    他到绝壁城来,终究是要有所作为的。

    余慈最明确的目的就是要增长修为,要为自己的阴神,寻到一个真正成型的契机。这贯穿在所有事项之中,即使现在因为鱼龙有些耽搁了,后面也要努力找回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三件具体事务:当头第一位,无疑就是防备妖魔,避免妖魔作乱,保证绝壁城百万民众基本安全,这是宗门的命令,是绝不可逾越的底线,一切事情都要以此为优先,也是此行的根本原则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为掌握绝壁城而布局,建立一个对他负责的上情上达的渠道,白日府的问题就包含这件事里,现在看来,白日府中自金焕以下,没有与他配合的意向。那么,他就需要重新建立一个既能够体现宗门意志,又能为他所顺利掌握的新渠道。这一点,他现在已经有了头绪。

    排在最后的,就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了。余慈想要借着离尘宗庞大的力量,试探一下天裂谷阴谋背后强大的势力。这个势力必然与净水坛的伊辛和尚有关,玄阴教也牵涉进来。

    余慈很有自知之明,要做到以上这三条,纯凭他个人的能力,只能说是不自量力,他必须借用离尘宗的力量。如何借用?自然就是和这个修行界中西部巨擘合而为一,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。当他融入离尘宗、和离尘宗目标一致的时候,他就是能够与任何势力叫板的巨人,否则,他便只能是被巨人踩死的蝼蚁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把握到融入的办法,就是像于舟老道所说的那样:要代表宗门的意志,宗门的意志也要通过你来代表。

    所以,把握住原则、不逾越底线、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,就是余慈在绝壁城中行事的方针,在此方针之下,尽可发挥他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做的不错。

    通过饲养鱼龙,他争取到了谢严的支持。在绝壁城,谢严就是离尘宗威严的真正代表,与其保持目标一致,毫无疑问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因为有于舟这一层关系做依靠,余慈可以不断试探谢严的底线,争取越来越多的支持。这一点,想必谢严心里也如明镜一般,这就是二人的默契,是余慈可以借用的扶手,是他在绝壁城最大的资本。

    唔,怎么有点儿“鱼龙之道”的味道?

    鱼龙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微妙的心念变化,摇头摆尾,从翠屏竹影中穿出来,又飞向栏外广阔的天空。成为落日余晖下,绝壁城全景最绝妙的点缀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在白天那如瀑剑光之后,绝壁城确实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看法。城中大部分人是见识到了离尘宗仙长的威煞,由此愈发敬畏;而某些人则是看到了来自离尘宗内部的二人之间,高度的默契,对他们来说,这不算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而不管从什么角度看,被谢严一剑轰趴在地上的赵子曰和卢明月二人,都是面子里子尽失,狼狈模样,不过半天时间,便传遍全城。那赵子曰一下子低调许多,接过了同伴之后,一行七人便在客栈中闭门不出,便是白日府派人传来余慈殊不客气的警告时,也没有引起什么风波。

    至于卢明月,脸皮倒是更厚一些。消停半日,确定谢严、余慈均已离开,竟是又回返天翼楼,与两个当红窑姐儿折腾了大半夜,这才晃悠悠离开,精神看上去倒是愈发地健旺,这也是他一贯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终究是后半夜了,绝壁城也没有什么可玩儿的地方,他只能回到新城东墙根下自家宅院休息。

    这是城中巡逻队所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不知道,在短短一刻钟后,卢明月已经借土遁出了城,在城外荒山上七拐八绕,最终到了一处极隐秘的山隙前。

    手掐印诀,过了山隙中的禁制,他继续前行,山隙导引向下,内里伸手不见五指。卢明月睁着一双夜眼,缓步走出数丈,找到又一个封着禁制的入口,破解后又用土遁,到更深层的地下。如是三番,花了小半刻钟时间,才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宽敞的石室,卢明月捏着鼻子进去。到里面便是极刺眼的一片血红颜色,浓重的血腥气透鼻而入。其来源是在室中心的石台上,台上正平躺着一个瘦长的人体,身上处处开裂,露出里面白生生的骨头。

    石台前,正有一个袒着半边臂膀的和尚,手持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盘,朝着台上人体顶门按下去。

    颅骨碎裂声清晰可辩,然后,金灿灿的光华亮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这也是伊卜拉辛同学正式登场,掌声鼓励,同求收藏、红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