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危楼

    竹林中,鱼龙探头探脑。它简单的思维回路里始终缺乏足够的危机感,所以很快它就再次嬉游在花竹之间,漆黑而又亮泽的鳞片也就毫无顾忌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贯鳞顶角,真是好品相!这只鱼龙,精血中怕已有天龙之气,道友是准备拿在易宝宴上出售么?”

    赵子曰笑吟吟地踱步过来,臂弯中的狮子猫刚打了呵欠,眯着眼懒洋洋的样子,和活泼的鱼龙恰形成鲜明的对照。

    余慈瞥他一眼,没有回应,目光落到手中名单上。在这份白日府统计的入城修士名单中,这赵子曰便列在第一位,对他的描述也是最为详尽。这不只是因为他怀中抱一只惹眼的大猫,更重要的是,此人乃是所有入城修士中,已知的最强的一个。

    白日府的情报里,给出的是还丹中阶的判断。

    还丹中阶的修为,在绝壁城各势力中,明面上也只有金焕才能稳压他一头,至于暗地里……暗地里也就没必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赵子曰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一点,因为此人并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和他的同伴共计七人,即使其中再没有第二位还丹修士,但剩下六人,修为最差的也是通神中阶、洗炼阴神的层次。只此七人,其实力已足够在绝壁城横着走,便是白日府,也要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赵子曰便是这个精锐小群体的头头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,赵子曰脸上笑容却是丝毫不变,继续道:“既然道友也要把鱼龙出售,在不在易宝宴上,都无所谓了。我这位沙兄弟对道友的鱼龙很是看好,你们不妨谈谈价钱。我们这边身家也算丰厚……”

    “鱼龙我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余慈抖抖名单,打断他的话。也不起身,只道:“顶层正在为易宝宴做准备,期间不向他人开放,两位下楼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赵子曰还没什么,那沙聪是个脾气暴燥的,怎能消受他这冷脸,当下便瞪大眼睛,呸声道:“给你好脸你不使,偏要找不自在!老子在哪儿,还要你来聒噪?实话告诉你,那鱼龙老子今儿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”字未出,旁边耿福便是“啊”地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他身上去。

    被三位修为精湛的人物盯视,耿福额头全是汗珠,脸上更是死白一片,可是这家伙也真有点儿胆色,撑着肥躯顶上来,即使是哭丧着脸,可终究把话说明白了:

    “赵仙长、沙仙长,不敢这样啊,这是离尘宗的余仙长,是绝壁城的这号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竖起大拇指,肥厚的手分明就在抖。可他表达的意思很明白,也没有人计较他话里并不准确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赵子曰白皙的脸上笑容收敛,转为讶色:“离尘宗?”

    他和沙聪对视一眼,旋又笑道:“原来是离尘宗的高弟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似乎想圆圆场,但在此时,楼梯口又有人蹬蹬地上楼:

    “赵师叔,怎么许久不见下来?”

    话音一出,耿福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精彩。

    余慈瞥去一眼,目光穿过翠屏竹影,见得那边大步而来的,正是金焕的侄孙,有“居中调度”之职的金川。此时他锦袍玉带,打扮得极是俊秀,正笑容满面地走过来。不知他什么时候和赵子曰等人凑在一处。

    和余慈目光一对,他便显出很惊讶的样子:“余师兄?对了,今日是余师兄在此。这样,余师兄,我为你引见一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字他咬得稍重一些,转脸去看赵子曰:“赵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曰脸上一贯的笑容变得非常微妙,他伸手轻抚臂弯的狮子猫,目光在两个年轻人身上扫过,正要说话,臂弯中大猫“嗷”地一声叫唤,几乎在同时,楼外虚空嘭声大震,碎裂、惨叫之声裹着风里,直刮进来。

    余慈的位置正在最外侧,稍一偏头,便看到天翼楼西侧密封廊桥有一道人影撞开了窗棂,在木屑残块中,惨叫下落,下方要一直到近百丈后,才能碰到实地,这么下去,他死定了!然而后方剑气破空,嘶嘶作响,如千丝万线,又如同亮出毒牙的毒蛇,竟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身畔风起,是那赵子曰无声无息地飞越栏杆,身外嗡声涨开一层莹绿的光,裹着他在虚空中飞行。转眼便冲到摔落那人的上方,一把揪着,向上猛甩。

    此时千丝万线般的剑气已然袭至,赵子曰身外绿莹莹的光芒略一波动,有一道紫光裂空而出,当空飞绕,与剑气撞击,发出叮叮连响。被他飞甩出去的那人直飞向廊桥,被刚刚扑出来的沙聪一把接着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破开的廓桥侧面,一道灰影悄然扑出,半空中游动剑气,猛然间提升了一个层级。赵子曰也发现了来人:

    “那位道友,为何与我兄弟为难!”

    来人回应呸了一声:“抢女人要鸟的理由!”

    那赵子曰也是个妙人,大笑道:“道友果然善解鸟意!”

    人影乍分乍合,随后便拉开距离,大概是觉得对方近身难缠,剑气紫光又隔空撞在一起,打得半空风啸,劲气余波扫地过,隔着近一里路,也挤得天翼楼的木制外壳吱吱作响,似乎随时都要坍塌一般。

    金川显然是没料到这种情况,急赶两步,探头去看。

    余慈倚栏看了会儿,作个手势,旁边耿福犹豫了下,终究还是拱着肥躯移过来,哭丧着脸,不时朝背对他的金川瞥上两眼。这样子惹人发嚎,不过刚刚他能及时插进余慈和赵子曰之间,道出余慈的身份,缓冲事态,眼光胆色都很了不起,若不是金川插进来,也许此事就要一团和气收场,余慈倒是对他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这胖掌柜擦着额头的汗,压低声音道:“余仙长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声音压得再低,也瞒不过就在旁边的金川。这位白日府未来的府主冷冷一眼扫过来,耿福双膝一软,差点儿跪下去。余慈却是在笑: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!传下话去,有什么宝贝,易宝宴上相见,这是城里的规矩,若赵子曰这伙人,再有今日行径,那易宝宴,便不用参与了,自出城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耿福一愣,还没有回应,旁边竖起耳朵在听的金川已经嚷嚷起来:“这怎么可以,他们也是拿宝贝来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认他们还会强买强卖?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把金川给闷了回去,不过耿福在一旁倒说了句:“余仙长,他们是‘外地人’……”

    耿福口中的“外地人”,一般来说是指非绝壁城势力的修士,不过在这种情境下,含义则要更狭窄一些,是指来自于离尘宗控制范围之外的人物。这种人能万里迢迢到此,实力往往非常了得,又很难查根究底,折腾出严重后果,拍拍屁股就走,全无负担,最是难缠。

    余慈明白他的意思,尤其是这群人,很可能来自于北荒。

    视线偏移,只见密封廊桥顶部,那沙新正取出一串似乎由拳头大的头骨串成的诡异玩意儿,像捻拂珠那样转动,口中念念有辞,分明是行一种巫法,为同伴疗伤。

    白日府递来的情报推断,赵子曰等一行七人,极有可能来自修行界一个顶有名的地方,即断界山脉以北,相隔无边草原,号称天下贫瘠之最的北荒地界。

    传说中那地方资源贫瘠,一年四季都是黑沙漫天,形成弥天盖地的“黑潮”,里面又有极凶恶的妖兽魔头游荡,在那种环境下,就是还丹、步虚的高人,轻率飞上天空,都有可能被吞掉。如此恶劣的环境,逼得居民都要住进地下,也没有成气候的宗门驻扎,然而那里却是广大散修的乐土,超过百万散修汇集于此,形成成千上万个松散的大小势力。

    当然,势力纷乱,那也不是个安稳的地方。从离尘宗了解的情况看,北荒是天底下最大的蠹修出产地,无数醉生梦死的蛀虫从那里出来,又有无数类似的人投身进去,在那里寻找同类,寻找他们希望的生活。

    好勇斗狠、无法无天是这群人一贯的风格。若是他们在城里闹起来,确实比较难办。

    不过余慈没有修改决定的意思。此时,另一位其实更值得他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余慈指的是与赵子曰激战的那位,修为也是还丹境界,一手一意千丝的剑术好生精纯。其实他早已有了答案,只是要耿福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出他所料,耿福很是敬畏地回应:“是卢仙长!”

    绝壁城里只有一位卢仙长,那就是号称城中散修第一人的卢明月,大概是最接近蠹修的人物,日日寻花问柳,狂欢作乐,也是净水坛伊辛和尚的狐朋狗友。

    余慈盯着那个人影,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金川突地笑起来:“要是再这么打下去,天翼楼塌掉,八天后的易宝宴就不用开了对吧?”

    耿福愣了楞,心说这天翼楼哪能这么容易塌掉,不过他本就是最圆滑的,观金川语气神态,忙附和道:“正是,再打下去,这楼就不好说了!”

    说了这话他就后悔了,果然,金川见他回应,便转向余慈,恭恭敬敬地道:“余师兄,这两位打得兴发了,可不知道回护楼体,您可要想个办法才是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第二更。明月本无心老兄大概算是正式出场?恳请各位兄弟姐妹以收藏和红票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