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翼

    白日的绝壁城非常繁华,近段时间,更是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因为天裂谷动乱,相当一部分居住在城外村落的百姓蜂拥入城,使得城内人口增加了两成以上,又因为后续防护还算得力,城中局面安定,市面便显得分外繁荣。

    余慈凭栏远眺,只见冬季难得的暖日之下,城中人流熙熙攘攘,在新城旧城的大街小巷中流动。山壁的阴影斜切过去,使明暗分界,就此刻而言,清晰的光线变化显然比模糊的声音更生动些。

    因为余慈如今所在之处,是在绝壁城天翼楼顶层。

    天翼楼位于绝壁城新城最边缘,背倚高崖之地。

    名为楼,实为一个从千丈绝壁修建延伸出去的平台。左右两边是呈曲环状的悬空廊桥,廊桥聚拢处,便是天翼楼的主楼,结构不过四层,却是悬在两百丈的高空,倚高崖,接云雾,设计独特。面对整个绝壁城,俯瞰景致,令人心胸畅然。

    天翼楼的整体布局,便像是一只昂首展翅的雄鹰。两边的廊桥便是双翅,主楼便是头颈,外间云流雾卷,远远看去,还真有点儿鹰击长空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天翼楼悬空而建,乃是绝壁城百多年来,最大的工程。里面还有一段故事,传说此楼是当年万灵门未被驱赶出绝壁城之前,为与白日府的丹崖府邸针锋相对,专门在新城高处修建的。其高度正好比丹崖上最高的建筑高出半尺,取的是“压过一头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很讽刺的,此楼建成不足一年,便有了金焕邀战史嵩、胡丹这万灵门两大高手之事。一战过后,万灵门黯然让出在绝壁城及周边所有的资源,远走僻壤,在外围惨淡经营。这天翼楼,也就成了白日府的产业,直至今日。

    八日后的易宝宴,便要在这天翼楼的顶层上举行。

    这几十年,天翼楼顶层并不轻易对外开放,一直都是城中最顶尖的二三十个人才有资格上来,又或者借此招待重要客人、举办重要活动,便如此次易宝宴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,佑大的顶层,便只有余慈一个人,周边就是绿葱葱的云竹园。乃是在观景用的平台上,错落种植翠竹,形成天然屏风,亦是生趣盎然。

    鱼龙在小小的竹林中盘旋飞动,转眼又扑出栏外,点缀着高楼云雾。

    便如谢严所安排的那样,在易宝宴开始之前,余慈真的没有任何具体的事务。每日里只是用控灵法,以本身元气饲养鱼龙,慢慢的使小家伙身外一层鳞皮油光水亮,精神焕发,也就愈发地粘住他不放,早忘了眼前这位是使其失去自由的罪魁祸首,已是赶都赶不走了。

    盯着这活泼的小东西在无所凭依的虚空中灵活游动,余慈颇有些羡慕,他又想起两天前谢严的结论: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过他自己的‘道’?肯定没有,因为他早把自家的‘道’给丢了。这蠢材,便是给他金骨玉碟,又怎能保证,他能抓住机会?”

    时隔两日,余慈还记得谢严那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鱼龙之道其实反映的是实证部的一贯精神,就是要撷取天下善法而用之,求一个尽速提升境界,取得长生之实,只不过被某人发挥成取舍之道,利我者用之,不利我者弃之,虽是偏激无情,却是条实实在在的路径。他和那人相比,实在是远远不如,远远不如!”

    那人是谁?余慈没敢问。不过,他却从谢严的话中明白了一些道理:只说那些虚泛的“道”,自然不好理解,但若是换成“理念”,便差不多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的阴神,正是缺乏这种东西,才迟迟不能定型,只是这‘道’、这‘理念’,还有丢掉的道理?

    摇摇头,余慈又将目光移回到鱼龙身上。便连谢严都认同的“鱼龙之道”,似乎确有些研究价值,不过相处这几日,余慈实在没有从小东西身上感觉出任何“取舍”的精义,却实实在在觉得这家伙是个贪婪到极点的大胃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鱼龙每时每刻都在毫无节制地从外界汲取生机元气,尽都化为催长身体的养份,只进不出,便如同不见底的深渊,投下个大石头,连响声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因为要以本身元气饲养这家伙,余慈凝成阴神之后一日千里的修行进度,硬给它拖累到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不过连续几日的饲养,余慈和鱼龙之间也有了些感应,便像是祭炼法器那样,能够在有限的幅度内,对鱼龙下一些简单的指令,鱼龙未必都能遵守,但影响是显而易见的。这是谢严交给他的“控灵法”的作用之一,虽然这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八天后,鱼龙就是随心阁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,有人从楼梯走上来。一副谨小慎微的态度,踏在长绒地毯上,几乎没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余仙长。”

    余慈回头,见是负责经营天翼楼的白日府执事耿福,难得他两百多斤的肥躯还能把走路的声音压得那么低。

    像耿福这样的执事,白日府有几十上百个,负责打理绝壁城的各处产业,相当于掌柜。本身称不上什么修为,倒更像是普通百姓,在城中娶妻生子,挣钱养家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耿福对府中的“大仇人”其实没什么感觉,且又性子圆滑,对谁都笑脸相迎,白日府把他推出来,倒也很合适。这两日余慈留连在天翼楼上,他几乎就成了余慈的管家,跑前跑后,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。

    “余仙长,这是您要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耿福仍是那极谦卑的笑脸,他拿出来是的城中近日来涌入的修士名单和基本情报,是由白日府借着询问是否参加易宝宴的名目统计出来,汇总后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余慈以前有一个错误的印象,那就是绝壁城是在断界山脉和天裂谷之间的“孤岛”,是一个近乎完全孤立的城邦。现在他明白了,在此界修士眼中,动辙以万里计的茫茫大山荒野,其实算不得什么,尤其是有热闹可凑、有宝贝可看、有便宜可捡的时候,来自三山五岳的种种人物,便悉数登场。

    名单上便显示,近一个月来,绝壁城中仅通神修为以上的修士,便增加了三四十位。其中大半都是奔着易宝宴而来,剩下那几位,在听闻此消息后,也都留下,准备凑回热闹。

    从安全角度来说,余慈并不欢迎这类人,这让绝壁城本就有限的防护力受到影响,而且这里面鱼龙混杂,不排除有人盯上了随心阁商队携来的宝贝,想捞上一票。

    余慈本来是没想这么多,不过昨日有消息传来,说是随心阁的商队遇到一拨劫匪,实力高强,使得商队多人重伤,倒是携来的宝物并无损失。

    修行界的……劫匪!

    余慈发现自己必须再次调低对修行界的整体期待,这和他十二年流浪所见的凡俗的世界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发着感慨,他将名单细看一遍。白日府倒是没有偷懒,每个人后面都有一段简洁的介绍,让他可以大致了解来人的特点,当然,如此详备,也许是因为这名单最终要送到谢严手中的缘故——余慈是这么说的,谢严也没否认。

    正看着,忽听到一声叫唤。

    “鱼龙!”

    大嗓门的叫嚷声从楼下直传上来,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发现了在空中遨游的鱼龙,失态惊呼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个人影便翻越三楼的栏杆,直窜上来。

    余慈眉头一皱,四楼外围却有光芒骤亮,这是建楼之初布下的禁制,是要让顶层和下面三层区分开来,分出档次。不过这种禁制也仅是象征性的,是典型的防君子不防小人。来人大笑一声,轻松破开外围屏障,越过顶层围栏,跳进了这云竹园。

    鱼龙受惊,蹭地一下撞进竹影屏风内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跳上来的这位,姿态甚是随意,并没有不请自来的自觉。他看云竹园精致的景色,啧啧两声:“怪不得这儿封得严实,原来真是个好去处……喂,那鱼龙是你的?开个价,咱们好买好卖!”

    来人视线终于移到余慈脸上。此时余慈仍倚栏斜坐,脸色也不见变化,见来人面目性情,衣着打扮又有些异地风味儿,便拿名单对照一下:

    “沙聪?”

    来人一怔:“你认得我?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尚未回应,楼梯口却有人笑道:“老沙,不告而入,可不是当客人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同样是不请自来的这位,分开竹林屏风,缓步走过来。其人身材中等,皮肤白皙,脸上总是微笑,让人生不出恶感。比较奇特的是,他一身黑色长袍,臂弯处却搂着一只肥硕的狮子猫,大猫雪白的毛皮与黑衣相衬,煞是惹眼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形象,余慈连名单都不用去看了。对上面当头第一位,他的印象还是颇为深刻的:

    “赵子曰。”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来人臂弯处的大猫轻叫了一声,然后就打了个呵欠。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,闪着一黄一蓝,色泽迥异的光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两位龙套登场。更夫老兄一个,另外那个就不用再多说鸟……今日还有一章,恳请收藏和红票鼓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