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暗影

    死亡,对任何一种生灵来说,都是最终的归宿。但对修士这一特殊群体而言,死亡除了归宿之外,还代表了一种状况:

    失败,彻头彻尾的失败。

    追逐长生,最终迎来死亡,无疑是对他们毕生追求的否定,但在大多数修士身上,死亡又是如此难以逃避。

    修行伊始,修士们便和自己的寿元作斗争,希望尽可能长久地留存在世上,他们有三次机会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修行之初,经气动而至长息境界,凡人肉胎蜕变,可得真息,寿延近一甲子,至百五十岁而终。这算是修士基础中的基础,能称为修士的,肯定都过了这一关,余慈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相较于第一次机会的普遍,第二次机会便不是每个人都能享用了。那需要连跨过明窍、通神两重境界,直至还丹成就,使精气神浑然一体,相合相抱,全身生机,都受‘还丹’的统驭,再无疏漏散逸。这回,在前者基础上,修士的寿元可再增长一倍,达到三百年,这已经是人身潜力的极限。能达到这一境界的,一万个修士里,也未必能有一个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次机会,能触及的更是少之又少。那需要突破还丹境界,步虚飞空至九天外域,汲纳“玄真”这一天地间的至粹灵气,淬炼形神,慢慢提升寿元。这种提升并无定数,十年八年的有、百年千年的也有。但其最终的目标就是打破劫关,成就真人,至此达成理论上的长生久视。整个修行界,亿万修士,能最终达成这一点的,古往今来,也是少数中的少数。

    长息、还丹、步虚三个境界、三个机会,像是险陡的长生路上三个阶梯、三个平台。只有攀上去了,才有喘息的机会。如今,余慈不过刚刚起步,可他还年轻,还有的是时间去攀爬。至于于舟老道,这个已在世磋砣三百年的老人,即使和第三个阶梯只差一线,但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,连探手的力气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从实际年岁上说,谢严是要比于舟大的。可只观外表,谢严正值壮年,于舟却已是白发蟠然,强烈的对比,令人分外感受到修行路上的残酷。

    想起老道多次提及“垂垂老矣”、“前路已绝”等说法,想必老道心中也如明镜似的——坐而等死,那究竟是种什么状态,余慈未能理解,已觉得心中恻然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谢严却是发了力:“最多两三年,他寿元便要耗尽。以他如今的状态,便是今日进入步虚境界,登九天外域,汲取至粹‘玄真’,延命也不过二十年,毫无意义。据说此次随心阁由西方佛国购来一片金骨玉碟,乃是以得道高僧头盖骨所制,内蕴金身灵血,植入体内,可再次易骨洗髓,重得生机,至少延命五十载。此物,我志在必得!”

    谢严握着手中黑鞘长剑,用剑柄虚点过来,怪异的瞳孔中寒气逼人:“我修炼的法门太过凌厉,一身真煞那鱼龙难以消受,不宜修炼控灵法,这才要你帮忙……你也别给我出漏子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神态仍很糟糕,不过余慈听来,又是另一番感觉。正如老道所说,他和谢严、解良等人,实是过命的交情。也许这家伙的性情确实糟糕,也不讨人喜欢,但那份交情,却是不必置疑的。

    他仍不喜欢谢严的姿态,却不再多说,默默接过控灵法的玉简,神识探入,开始学习。

    正如谢严所说,控灵法十分易学,而鱼龙脑子简单,又贪食灵气,在不受刺激的情况下,其实很容易控制。余慈依着法诀上所言,以自身元气形成饵食,用以滋养鱼龙,很快就将其引诱过来,留连不去。

    这种控灵法,其实是在时刻损耗自身元气的。尤其鱼龙身子虽是纤细,却是个“大肚汉”,就算余慈可以利用技巧混杂外界灵气喂食,但元气损耗的速度仍是很快,以他此时凝成阴神,潜力大幅外放的状况,也有点儿吃不消。

    易宝宴前这几日,莫说是修行精进,恐怕还要倒贴去一些。

    余慈却没有提及此点,只是问道:“有了那‘金骨玉碟’,观主可过得此关?”

    谢严没有正面回应,只是盯着绕着余慈飞舞的鱼龙,半晌,才开口说话:“他可对你说起过鱼龙之道?”

    余慈怔了下才明白,“他”是指于舟老道,而“鱼龙之道”就是那长生路上的利用取舍之道,便点点头。接着便听到谢严的冷笑:“拾人牙慧。”

    伴着他的冷笑,握在手中的黑鞘长剑也在匣中嗡声震鸣,以为呼应。冷笑剑鸣声里,夜空中的鱼龙游动得更欢了,而且随着姿态活跃,小家伙对灵气的吸引力也在增加,好像被禁锢久了,感觉到饥饿,便放开肚皮进食。游动的轨迹上,分明荡漾起一圈圈细微的波纹。

    余慈深吸口气,压住鱼龙吸食元气带来的微微不适。他也记得,老道曾坦言“鱼龙之道”是学他人成功的经验,对此谢严自有一番讥讽评断:

    “他拿鱼龙之道说得痛快,可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过他自己的‘道’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谢严和余慈飞上天空去交谈,地面上的人都给晾在一边,李佑早习惯了,笑眯眯地回去睡觉。白日府的人马却没有这么好命,谢严仙长难得到丹崖上来一遭,还指名要见府主金焕,这可绝不能怠慢。在场中地位最高的陆扬指挥下,丹崖上一时便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场面怎么忙碌,终究有人会闲着,匡言启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陆扬没有给徒儿安排具体的差事,匡言启呆站一会儿,觉得没什么意思,便给陆扬说了一声,径直回返。

    慢慢地离开了人群和纷乱,匡言启觉得自己有些感慨:府主平时是何等英雄了得,可在那谢严仙长的召唤下,肯定也要急匆匆回来拜见。这就是层次的不同了,不提谢严的修为,单凭他的“离尘宗三代嫡系弟子”这一身份,就是要让整个绝壁城为之仰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是匡言启尚未实现的追求,所以他非常羡慕,可再深想一层,他又觉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,现在还应该是他在离尘宗山门的修行时间。只是由于天裂谷动乱,他和金川给安了一个“居中协调”的名目,被派遣回府。如果只是这样,那么在动乱临近平息之际,他应该要回山去了。可事实上,这个日子恐怕将是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金川,那个蠢材!

    当日在止心观,金川因为愤恨余慈毁了白日府多名精锐,骗借了李佑的“一气千结阴雷网”,想要对余慈不利,哪想到被李佑和梦微抓了现行,已经备了案,要受到戒律严惩。按照规矩,一年半载的面壁思过是绝少不掉的,可满打满算,他在山上的修行时间也只有一年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金川不想去了,就打个马虎眼,留在府中,想来离尘宗也不会计较。如此做法,竟然获得了金焕的首肯!

    金川不去,以匡言启的身份,又怎能独自回去?

    同样是入山修行,金川的目标是白日府,匡言启的目标却要高远得多。可是,在现实面前,这个梦想刚刚开了头,便给轰碎了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沿着山林小径回返,月光和远近灯火的交映之下,稀疏的林木在地面岩层上映出千奇百怪的影子,随夜风晃动不休。

    再走出十几步,匡言启突然背心一冷,不自觉停下脚步。在离尘宗山门数月时间,他的修为进步幅度不大,可是受各位仙长潜移默化,灵觉倒是愈发地敏锐。

    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?

    匡言启是个颇细心的人,他站定之后,转瞬将周边环境打量一遍。此时寒夜冷风吹动,掠过枯枝,枝影错乱,微微有声,难得他不受这些干扰,心思还算得上镇定。

    本来么,白日府中能有什么危险!只是……影子?

    匡言启找到了触动他发觉的异样之处。与遍地山石树木的乱影中,不知何时有一道明显的人影掺在其中,甚至还随风微微扭曲晃动。那绝不是他的影子!

    头皮一炸,他猛地扭头,入眼是一个虚淡近乎透明的人形,在夜风中飘荡。

    这是标准的夜路见鬼,可是匡言启不惊反喜。府中有此状态的,仅有一位:

    “屠长老,您出关了!”

    白日府在天裂谷中损兵折将,一府精锐被那余慈磨去了三成,便连屠独都重伤而回。如今那厮又披上离尘宗的虎皮到绝壁城来,显而易见是要灭白日府的威风。满府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,屠独适时出关,无异于给府中诸人服下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匡言启对首席长老大人还是很敬畏的,他忙迎前两步,躬身请安。之后又笑道:“长老身子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倏断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一件事:阴神状态下,可有影子么?

    然后他便看到,屠独脚下,那细长的影子扭曲变化,瞬间化为一层黑雾,从地表浮起来!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嗯,记得这位是谁吗?鱼刺兄的朋友越来越多,敌人越来越多,引发的风暴也越来越大。恳请兄弟姐妹们给力支持,收藏红票,样样不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