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弄潮

    “蹭蹭蹭!”

    余慈脚下连进三步,手中利剑便如一条铁杖捣过,呜呜作响,破空有声。一时竟将宝德师兄的掌劲雷音压下,就算“先天一气大擒拿”布下的气墙真如铜墙铁壁一般,剑气嘶啸间,依然一击洞穿。宝德见剑势逼人,无奈只好后退,至此先机已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清冷的冬日,止心观中却是热火朝天。在后殿专门辟出的演武场内,余慈打着赤膊,露出线条明晰流畅的肌肉,对面的宝德乃是观中外室弟子中,最早凝成阴神,进入通神中阶的一位,虽然受资质所限,此后二十年,也只是勉强阴神出窍,进入通神上阶,但一身修为当真精纯,“先天一气大擒拿”展开时,掌指间如有雷鸣,轰轰作响,震得十余丈外的殿堂都嗡嗡颤动。只是这等威煞,却被余慈十剑之内,逼得退守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用出半山蜃楼的剑意,而是用基础的元神驭剑法门,每一剑都是正面强攻,凭着剑气之锋锐凝实,在宝德浑厚的真息狂潮中来去自如,劲风余波打在精赤的肌肉上,如重锤擂鼓,砰砰作响,余慈浑身气血也在这撞击之下,愈发地澎湃奔流。

    外围彩声大作,这一场比斗虽是都大有保留,却也极其精彩,尤其这已经是余慈连续战败七位同门之后,挟胜势而来,又战的是比他高出一阶的宝德师兄,场外彩声倒有大半是对着他去的,其中宝光的声音最是响亮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台阶上的于舟老道突然叫停,宝德如蒙大赦,当下跳出场外,摇头苦笑: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有相熟的师弟便笑:“阴神成就之后,身体深层潜力开发出来,这段时间正是一日千里的时候,当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洗炼阴神,潜力外放的阶段我也经历过,可也没有他这么亢奋!”

    “亢奋?是有点儿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此时,场中余慈持剑而立,身上热气蒸腾,身上肌肉微幅跳动,筋络骨肉已经在接连八场的比斗中完全舒展开了,他非但不觉得疲累,反而愈觉得精力充沛,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儿,恨不能扬声邀战,找个更强的对手,再战一场。

    场外忽地一静,余慈扭头,却看见白发蟠然的于舟老道正拔出剑来,微笑走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我来做你对手!”

    满场哄然中,他不给余慈作出任何表示的机会,有剑光裂空而来。

    这种对战,结果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老道收剑,自有宝光小道士过来,将宝剑入鞘收好,同时往余慈那边瞥了一眼,嘿嘿发笑。

    余慈躺在冰冷的石板上,大口大口地喘息,对宝光的嘲笑已经没反应了。疲累的感觉遍及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可是心脏的搏动依然稳定有力,还有他的精神,仍处在极亢奋的状态中。就是在这状态的驱动下,很快,四肢百骸又有丝丝缕缕的力量翻上来,渐渐汇聚成流。他动了动手指,要是此刻再来一场,他肯定能跳起来再战!

    于舟挥散了围观的弟子,低头盯着他,良久,方道一声:“做得好……可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余慈咧开嘴笑。发现“心象”的过程,真是他这些年来,最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是的,他没有画出“心象”,而是发现了“心象”。

    他通过照神铜鉴的映衬和整体布局的变化,使“心象”不再是以空对空的妄想,而是依存于规矩法度,可以推演归拢的具体存在。虽然这“存在”还比较模糊,仍不能说是“心象”的完满状态,可是,现实就是最好的证明,他稳稳迈入了通神中阶,激发了最深处的潜力,修为进入了一日千里的大爆发阶段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他几乎是完美地利用了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,且从头到尾思路清晰,层层推进,没有任何冗余的步骤,现在回想起来,仍是非常得意,也乐于将此事说与老道分享。

    当然,过程中掺杂着余慈的思路想法,还有照神铜鉴这个比较关键的东西,余慈只是将思路说清楚了,至于具体如何实施,未免有些含糊。其实他倒希望老道多问一句,现在他心情舒畅,且又没有外人,便是照神铜鉴的秘密,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。可惜,老道没有细问,依然为他保留了相当的余地,只是赞道:

    “这已经做到了你现阶段思辨、结构和法度上的极致,非是‘描画’而是‘发现’,从虚幻意象到确确实实的存在,这般做法,恐怕解师弟也没有想过。唔,倒有些实证部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笑,笑后又是摇头:“可惜了,仍未完备。”

    余慈刚一点头,旁边宝光先是不乐意了:“我觉得已经很厉害了呀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很是羡慕余慈的进度,看来或是有效仿之心。但对自家弟子,老道是不用客气的,瞪了他一眼:

    “若是寻常的先天气法也就罢了,可《玄元根本气法》能被迎入祖师堂,哪会是这么简单?从宗门近些年修行的情况看,描画‘心象’确实艰难,可一旦成功,便是无以伦比的大进步,甚至可以连跨两阶,直接阴神出窍……”

    宝光被瞪得缩头,余慈冲他眨眨眼,终于站起身来,坦白道:“弟子终究还是取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取巧没有问题,任是谁见了,也要赞一声‘思路开阔’或是‘极具巧思’。只是该做的功课还是不能丢下,你如今阴神虽成,可又没有定型,出现这种情况,应该是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缺了理念!”

    余慈非常明白自身的局限。要知他是以一个结构整体的角度,把心象“算”出来的,而非是在真正了解物象的基础上,水到渠成。这样,按照梦微信中所言,便是缺了一以贯之的理念,也就是缺了心象的“骨架”,也无怪乎他“心内虚空”中,山林中央小湖处,心象永远都是那个稀淡的影子,看不真切,而“真灵”闪耀在外,也是一团时刻变化的烟气,难以定型。

    老道见他清楚明白,也很欣慰,但还要提醒他两句:“修行中洗炼阴神,其主要目的固然是要激发潜力,但激发出的潜力,总还要控制得当。你如今阴神虽成,却是个半成品,在‘控制’这一环上,未免不得力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这几句话的功夫,余慈身上又蓄满了力量,带动气血循环,整个身体都微微发烫,那激涌澎湃的感觉,顶得他恨不能吼上几声,以为发泄。如此,正符合了老道所言。

    老道看他模样,突然道:“你真的不愿去绝壁城?”

    余慈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老道负起手来,慢慢踱步:“若说以前这还只是个考量,可如今,看你的状态,我真的建议,你要动起来。理念这种东西,要么从极静中寻觅、要么在极动中掌握,而以你此时的情况,想静下心去,怕是难了!不如置身于更复杂的环境中,在人与人的交往中磨砺心志,以求进步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绝壁城,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嘴边,余慈忽然失语。是啊,他为什么不愿意去呢?

    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契机,以老道过来人的经验,此行对心象“理念”的确认,是有好处的。以前他不愿意去,或许还可说是不愿意耽搁了修行,可如今,心象初现,阴神有成,正是一个体会验证的好机会,他为什么不愿意去?

    他思绪流动,瞬间从绝壁城中几个“熟人”中间流过。金焕、屠独、证严……

    当证严和尚尖瘦的脸变得清晰,余慈忽然明白过来:

    也许,他怕了?

    他很早就有一个念头,就是蝼蚁要避开巨人的战斗。整个离尘宗内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天裂谷动乱之后隐藏的大阴谋,那是一个他现在绝对无力触及的层面,就算是阴神成就,功力大进,也是一样。明知这种情况,还要前往伊辛和尚和卢明月这二人的大本营,除了要有非凡的胆色,还要有足够蠢的脑子才成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余慈忽然发现自己形容不当。究竟是谁蠢?是闹着要回山的李佑,还是那位素未谋面的谢严谢仙长?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事实便是:没有人是蠢货,那两位山门派去的修士,都安然存活至今,并没有因为陷在阴谋圈内,而有所伤损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余慈去看于舟。老道仍在困惑中,不过此时,余慈却想起前日他在书房中,意态豪雄,所说那一段话:“若你去了绝壁城,你便是代表我离尘宗,别人看你要有个变化,你看自己也有转过弯来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一直没绕过弯来。

    以前,就算是有映彻大千的照神图傍身,可余慈终究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知道的秘密越多,压力反而越重,直至无法承受,只能远远逃离。可如今,情况却有了根本的改变,照神图或是没了,可他已是离尘宗的外室弟子,若去绝壁城,便是整个离尘宗的代表。

    要从“整体”去看:在绝壁城的修士,不是一个、两个孤立的人,而是离尘宗伸过去的手,是观察、反映城中信息的触角,可以想见,若真有变故,这个雄踞断界山脉数万年的庞然大物就会轰然发动,将违逆它意志和威严的对象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真是壮观!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派到绝壁城的修士,就是宗门庞大力量的引导者,是驾驭巨浪狂澜的弄潮儿。此时此刻,蝼蚁在哪里?

    有此想法,余慈忽地心胸一畅,当下便笑了起来:“去,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集体的力量是很强滴,兄弟姐妹们携起来手来,用红票和收藏来支持吧!